疫苗、药物与病毒

文章的结论其实是大部分业内人士都早已经知道或者提到过的事情,包括病毒的重组问题,病毒的突变问题,以及病毒的隐性感染和传播问题,这些很多人都反复提到过,包括我自己都在之前大量提到过这些观点。然而,大家的共同点是:全凭常识推理,缺乏证据。一个病毒能够从一个物种传递到另一个物种并且获得适应性,必然经历了大量的突变和重组过程,而且还进行了适应。而按照病毒本身传播的变化,必然经历了一个从低传播性到高传播性,甚至发生过毒性的变化,比如之前广为讨论过的病毒S型和L型等位点。 然而,我们缺乏证据。这个证据难度在于,我们无法去采集早期患者的样本了,甚至连华南海鲜市场的样本我们都无法获取了。尤其是在相当长一段时间,武汉基本上不上传新的基因组数据了,所以我们现在看到的基因组信息,其实是非常滞后的,也是极其不全面的,包括很多人讨论的武汉当地病毒类型的多样性问题。 随着时间推进,这个弥补的可能性越来越低了,因为随着病毒被个体排出,我们已经无法从早期患者身上获得病毒的核酸了,那么自然也无法去补上最开始这一环了,而对全民做检测又是个不太现实的事情。 总体上,以史为鉴,在接下来的抗疫过程中,我觉得各国应该加强对病毒基因组的监测,这对于提供更好的抗疫办法和思路具有重要的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