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友热评李国庆视频:开滴滴根本不赚钱
财经大门道
2021-03-04 14:02:04

日前,李国庆发布的一则视频引起网友热议。在视频中,李国庆称:“如果遭遇中年危机,面临经济压力,当个滴滴司机总可以吧,不要自暴自弃。”

然而,李国庆力推的“滴滴司机”一职,真的是一个“真香职业”吗?中年人真的能够承受作为滴滴司机的压力与节奏吗?

事实上,如今的滴滴司机,除了要面对平台的高额抽成,不定时的花样规则,还要为车辆租金、吃饭喝水、车辆维护犯愁。滴滴司机早已不是人见人爱的“香饽饽”,更多时候,是无处可去、不得不干、劳苦重担的一份工作。想赚钱?那得看司机是否能够忍受日工作时长超过18小时,过上“007”的生活。

盘点滴滴的发家史

仍依稀记得滴滴和快的在2013与2014年的补贴大战,转眼到了2015年,双方就飞速牵手宣布合并;仍依稀记得Uber在中国正准备轰轰烈烈大干一场,转眼就被滴滴收购。两次大动作,滴滴坐稳了中国网约车的头号宝座,殊不知,它的垄断之路才刚刚开始。

在网约车行业一家独大后,滴滴又盯上了巡游出租车,屡次试探终令后者奋起反击。在海口某活动中,滴滴不仅派出颜色统一的车辆,更是在现场宣传“一键扫码即可上车”,此举无异于在巡游出租车心上划了重重一道伤口。日前,“出租汽车产业”微信公众号发布推文《坚决反对网约车巡游化 呼吁开展平台反垄断调查》,称全国出租汽车暨汽车租赁协会就滴滴近期推出的“扫码上车”等违规行为,将致函交通运输部、市场监管总局等政府管理部门,代表全行业提出反对。

可以说,滴滴的发家过程是通过并购等手段不断吞并竞争对手市场来实现的,在实现绝对市场地位后,又通过推出高度相似产品等方式进一步积压非网约车行业的发展空间,可谓以“发展创新”之名,行“一家垄断”之实。

从补贴到压榨 滴滴“变脸”了

近日,《网约车内参》按照全国网约车监管信息交互平台官方数据,估算了2021年1月各网约车平台的订单数,滴滴出行毫无意料以55470万单排名第一,订单量远超第二名T3出行3343万单的16倍以上。

但与此同时,按照双合规完成订单率排序,滴滴出行仅排名第六,其旗下平台“花小猪”更是垫底。这说明,滴滴平台的亿级订单中,有大量不合规司机与车辆,此时正在路上疾驰……

一家独大之后,滴滴也露出了本来面目。在创立之初,滴滴创造了千万工作岗位,为勤劳肯干的司机增加补贴与收入。不少司机回忆道,在滴滴创立初期加入时,只要肯吃苦肯跑,月入5万都可以实现。只是,这样的“真香”职业,从滴滴行业垄断后,就成为了缥缈的梦。为不断扩张市场份额,滴滴大量吸纳司机,1-2天即可通过注册,对于证照门槛也采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态度,甚至连黑车司机也招入麾下。

等到司机端月活数量远超其他平台后,滴滴的补贴便转换成了对司机的压榨与管制。2018年,滴滴上线口碑值,包含了服务分、出行分、安全分等,因出行分越高,口碑值就越高,派单数量也会水涨船高,因此,口碑值的推出,其实就是变相要求司机多接单。

然而,多接单就能提高收入吗?显而易见,滴滴早就想到了薅司机羊毛的手段。25-28%的高额抽佣便是压榨司机的第一步。

近期,复旦大学管理学院孙金云教授及其团队发布的《2020打车软件调研报告》中,对各个网约车平台的抽成比例进行了实地调查。结果发现,滴滴出行的抽成比例是最高的。且由于抽成比例机制不透明,司机端收到的只是抽成之后的价格,根本不清楚抽成的细则,挨了一刀,也不知道刀从哪个方向来。

*数据来源:微信公众号“老孙漫话”

新浪财经上市公司研究院也对滴滴抽成总额做了预估。根据沙利文数据中心的数据显示,2019年第一季度,滴滴公司在网约车的市场份额为90.3%。如果按照90%的市场份额和20%抽成比例估算,2015-2025年,滴滴在网约车市场的抽成总额将达到4615.38亿元。且越到后期,滴滴的抽成金额越多,呈现指数级的增长。也就是说,滴滴坐享其成的背后,实际上是无数司机的日夜付出。

靠开滴滴赚钱?只会越做越亏

自由,或许是业外人士对于滴滴司机的评价。但事实上,很多老司机一天工作时间都在15-16小时,不然连每月高达6000-6500元的租车费也覆盖不了。而新司机刚入行,平台或许会在初期给予一定的奖励费用,但是对各种滴滴新规的不熟悉,开了半天,流水甚至还不如饭钱、油钱高,入不敷出是常态。

为了提高收入,司机必须增加出车时间。而这么长的工作时间,对司机的身体是种巨大负担。据小编了解,不少司机师傅每天长时间坐在车里,饿着肚子也得接单跑单,甚至上厕所都得卡点,加油站成了他们的排水的好选择。长时间下来,还落下了肾脏与膀胱的炎症。“再下去,别说赚钱了,看病钱都得花掉大把。”某滴滴司机如是说。

滴滴在掌握司机端的绝对话语权后,除去对司机的收入压榨,更多则是以“平台规则”不断约束司机。据司机描述,若乘客无缘无故投诉司机,司机往往难以向平台申诉,只能以扣分了结。扣分后,司机又需要以大量接单来挽回失去的分数,如此长期以往,造成恶性循环。“开滴滴不赚钱,不开滴滴更亏钱”是不少司机开滴滴后,内心的真实写照。

可想而知,遭遇中年危机的人们,如果选择了滴滴司机的工作,可能背上的大山又多了好几座:租车合同、佣金抽成、投诉罚款、新规押金……无处可去的滴滴司机,只能被套牢。

作为城市综合交通运输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网约车平台本应具有公共服务的属性;然而,网约车行业近年来却一直处于被滴滴垄断的局面。近年来,滴滴出行动作不断,但在服务方面并未有明显提升,而是利用低价优势甚至不合规车辆,来迅速占领市场,蚕食其他平台的空间。

在一家独大的平台面前,滴滴平台的司机几乎失去了所有的自主选择权。想转行,又谈何容易?万千司机原本以为逃过了中年危机,将要通过自己的努力来实现收入再增长,万万没想到,却又跌入了“滴滴危机”。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