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宝国与赵奎娥:相爱相伴46年,他们才是最佳校园眷侣
1号唠嗑员
2020-11-30 12:07:53

在最新一期的《幸福三重奏》中,终于迎来了于谦和谦嫂的高糖时刻。

谦哥过生日,谦嫂偷偷和谢楠一起做了蛋糕,给谦哥送上祝福。

已经20年没在一起单独过生日的两人,节目上感动得泪眼婆娑。

一对老夫老妻拥抱、轻吻的一瞬间,感动无数观众。

网友感慨:热气腾腾的烟火气息,才最感人。

其实,在娱乐圈中,不乏谦哥谦嫂般相濡以沫多年的夫妻。

而老戏骨中,最低调也最被忽略的当属陈宝国与赵奎娥的“神仙爱情”。

两人从校服到婚纱再到老去,已经携手走过了46年风雨之路。

在网友心中,他们才是“最佳校园情侣”。

陈宝国其实是在阴差阳错中,无意间踏上了演艺道路。

18岁之前,他只是北京普通家庭的普通孩子。

母亲恰好赶上70年代裁员浪潮,被迫下岗。

眼看父亲要用微薄工资养活一大家子,他二话没说,立马找了一份搬运工的工作,补贴生计。

这样的日子持续到18岁,风华正茂的陈宝国厌倦了靠体力赚钱的日子,怀揣一线希望,报考了中央戏剧学院。

当年的中戏,报考要求繁琐,除了会唱歌、跳舞等,还需要两年正式工作经验。

可陈宝国什么都没有,他没有考虑自己既没有表演功底,也不会诗舞朗诵,空凭一腔热血,兴致勃勃提交了报名表。

可偏偏,人家天生就是祖师爷赏饭吃的那款。

一张端正帅气的脸庞,五官立体、眼神深邃,一下子就打动了考官梁伯正,大笔一挥,给他送上了录取通知书。

而此时,和陈宝国同岁,出生在山东烟台的赵奎娥,也报考了央戏和上戏。

不过赵奎娥的底子就扎实多了,不仅擅长打乒乓球、游泳等运动项目,跳舞、唱歌方面也颇具天赋。

再加上本就天生丽质、容貌出众,竟被两所艺术高校同时录取。

几经斟酌,她选择了离家更近的中央戏剧学院。

这大概就是传说中的“有缘千里来相会”吧,倘若赵奎娥当年去了上海,两人的相遇恐怕就是另一番光景。

大学时期的赵奎娥,面容姣好,成绩优秀,是班里出类拔萃的那个。

而“半路转行”来的陈宝国,则是个默默无闻的书呆子,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学习表演和精进演技上。

两人的交集来自第一学期结束。

当时,学期末的作业是排练话剧《雷雨之前》。

赵奎娥饰演的小战士小金,当年的她一头长发、青丝如绢,与角色本身不太吻合。

排练时,她试图把辫子扎起来收进帽子里,几番尝试无果后,竟干脆拿起剪刀,手起刀落,长发落地。

这一举动惊呆了旁观的陈宝国,他不由自主开始关注这个果断的女同学。

渐渐地,他发现这个女孩不仅学习好,性格也好,待人温和、做事认真,陈宝国对她的喜欢与日俱增。

当时班里25个学生,只有6朵金花,如此“僧多粥少”的局面,陈宝国担心赵奎娥被“截胡”,就提前和其他男生打好招呼:

“我正在追赵奎娥,大家都别和我抢”。

25年后,陈宝国在《大宅门》中饰演白景琦,追求相见恨晚的香秀时,再现当年相似的霸气,历史仿佛再度上演。

同学们都很讲义气,全都一起帮着撮合陈宝国对“班花”的追求。

赵奎娥本就对浓眉大眼、学习刻苦的陈宝国颇有好感,再加上一群“给力”助攻,两人

很快就正式确认了恋爱关系。

但在上世纪70年代,学校明文规定不准在校生谈恋爱。

两人只能偷偷摸摸地展开地下恋,同学们也经常帮着两人在老师面前打掩护。

“优秀的灵魂总是相互吸引”,这对俊男美女也没让大家失望,一直到毕业都认定,彼此就是那个对的人。

好容易等到毕业,陈宝国被分配到儿童艺术剧院做演员,赵奎娥则留校任教。

当年的大学老师,可比看不到未来的演员稳定多了,陈宝国深觉配不上女朋友,更是不好意思公开。

赵奎娥因为成绩优秀、能力出色,在校期间出演荧幕初作《青春似火》,先于陈宝国踏入演艺圈。

而陈宝国毕业一年,才获得了参演话剧的机会,又过一年迎来登上荧屏的机会,事业始终不见起色。

直到1982年,电视剧《赤橙黄绿青蓝紫》横空出世,陈宝国才得以摆脱困境,一炮打响了自己的演艺事业。

凭借这个角色,陈宝国斩获首届金鹰节最佳男主角奖,一夜成名,一举跃为新中国第一代青春偶像。

有了影帝头衔的加持,陈宝国底气十足,迫不及待向赵奎娥求了婚。

1982年,两人欢天喜地结了婚,爱情长跑8年修成正果。

“金榜题名时,洞房花烛夜”,陈宝国的喜悦之情溢于言表。

婚后一年,儿子陈月末出生。

和那个年代许多的已婚太太一样,赵奎娥逐渐淡出演艺圈,做起了成功男人背后的贤内助。

陈宝国是业内公认的“戏痴、戏疯子”,在他心中,戏比天大是使命。

身为妻子的赵奎娥,每当丈夫接了新戏,就开始悬着一颗心,她怕习惯为戏拼命的丈夫,屡添新伤。

陈宝国拍戏,报酬可以不计,台词可以不计,但对剧本的选择却格外谨慎:

“我要付出对得起观众的努力,贡献出一部部更好的作品”。

这是他对观众的承诺,也是对妻子牺牲自己事业的回报。

1986年,陈宝国为了突破自己,接下电影《神鞭》里的反派,混混玻璃花一角。

这部改编自冯骥才同名小说的电影,在当年的拍摄中一波三折。

导演张子恩和摄影师顾长卫,险些葬身在迟爆的炸弹中。

而陈宝国也为此剧,做出巨大牺牲。

剧中玻璃花一角人如其名——瞎了一只眼、瞳孔形似玻璃花,在那个没有美瞳作为道具的年代,剧组急的团团转。

苦思冥想许久,陈宝国竟拿起一枚扣子,指挥人磨成薄片,随后放置在眼睛中,“玻璃花”当即产生。

角色的生动应运而生,可这种强行在眼睛里放入异物的方法,对眼睛伤害极大。

他一边拍戏,一边不由自主流泪,为了缓解不适只能频繁眨眼睛。

等戏拍完,去医院一检查,医生说眼神经磨坏了,自此他的视力极速下降,至今都未能恢复。

后来,陈宝国在采访中回忆,谈到自己对演艺事业的敬畏,还说起自己深受妻子当年“斩断长发”壮举的鼓舞。

果然,感情深厚的夫妻,一定是相互影响。

还有一次,拍摄《越王勾践》时,他有一场拉着马和车的戏。

镜头只有3秒,但在他亲自上阵跑了20米后,马却停不下来了!

还没等他解开套在脖子上的绳索,身后的马就已经踩踏上来。

马的四蹄踩在背上,连马车都跟着倒过来压在身上!

多年后,陈宝国仍能清楚记得当时后脖颈上马的喘息声,一瞬间他的大脑一片空白,以为自己即将命丧于此。

所幸剧组把他送进医院后,人捡回一条命,但后背、胳膊等处严重擦伤,肋骨也留下了后遗症。

处理完伤口,陈宝国一个人回到招待所,心里久久难以平静,最后还是打电话给妻子,才逐渐平复了心绪。

赵奎娥对陈宝国,就像谢楠对吴京,把所有的担心、恐惧都深藏心底,因为她们知道,那是丈夫最热爱、最无法放弃的事业。

生活中,陈宝国一直忙于拍戏,赵奎娥则将更多精力放在家庭中,偶尔出境,大多也都是“夫妻档”同现。

电影《女子戒毒所》中,赵奎娥饰演女一号陆红,陈宝国正是她虚情假意的前男友。

《正者无敌》中,陈宝国饰演粗中有细、坐拥四房太太的陈天魁,赵奎娥饰演其中的大太太竹梅。

《京华烟云》中,陈宝国是博学多才、温文儒雅的甲骨文专家姚思安,赵奎娥则是他贤惠温柔、智慧大方的结发妻子。

戏里戏外都是夫妻的两人,还曾在《咱爸咱妈》的拍摄中闹出一段插曲。

这部剧是两人第一次出演夫妻角色,

其中,有一场陈宝国要抽妻子大嘴巴的戏。

或许是对着赵奎娥,陈宝国于心不忍,连抽两个回合都没通过。

后来导演一生气,陈宝国来劲了,一嘴巴下去,赵奎娥的眼泪刷地就下来了。

事后,陈宝国还是觉得心疼妻子:

“干什么容易啊!名角还要抽自己老婆呢,还硬说是为了艺术。”

从业以来,陈宝国揽获大小奖项50余项,头顶“国家一级演员”等多项桂冠,早已成为德高望重的老艺术家。

但在妻子面前,他始终是那个一往情深的好丈夫,一如多年前,校园中那个真情告白的少年郎。

成名后的陈宝国,经常会收到很多女粉丝的来信,他统一回复:“好好学习”。

而赵奎娥也在丈夫打拼事业的这些年,任劳任怨、坚守后方,一个人把家里家外打理的井井有条。

《大宅门》开拍过程中,陈宝国的父亲生病住院,但得知儿子拍的是郭宝昌导演的戏,特别想看看剧本。

其实,赵奎娥可以让陈宝国直接将剧本送到医院,可为了不打扰丈夫拍戏,她就自己去北京电影制片厂的影棚借剧本。

之后再一张张打印出来,归还原剧本之后,再将复印好的剧本送往医院。

父亲看完剧本后,非常喜欢“白景琦”,反复叮嘱儿子一定要演好这个角色,还表示自己努力多活几年,争取能看到这部戏上映。

期间,《大宅门》拍摄不顺,陈宝国一直忙于剧组工作,无暇分身。

赵奎娥没有多言,独自一人接过照顾公公的重任,忙前忙后,每天看护。

虽然父亲最终没能看到儿子的表演,成为陈宝国心中无法弥补的遗憾。

但妻子对父亲的悉心照顾,父亲离世前的安详平和、无牵无挂,也让他在内疚之余,感到些许安慰。

这当然,都是赵奎娥的功劳。

都说夫妻相处是门学问,陈宝国和赵奎娥深谙此道。

工作中,陈宝国是个极其认真、铁面无私的人,赵奎娥完全了解这一点。

有一次拍摄现场,赵奎娥来探班。

这时一个演员的手机响了,已经拍了3分钟的长镜头,就这么白拍了。

那个演员径直去接电话,把所有工作人员晾在一遍,毫无歉意。

陈宝国一下子就火了,他离开座位,走到另外一边坐着。

那个演员电话结束,回来开拍了,但陈宝国岿然不动。

无论导演和制片人说什么,陈宝国始终不动,大家都只能这么等着。

有人请赵奎娥劝劝丈夫,这样做别人还以为他耍大牌呢。

但赵奎娥却认为丈夫做得对,正襟危坐,一句话都没说。

后来,那个打电话的演员向陈宝国、导演等所有工作人员公开道歉,陈宝国才重新继续拍戏。

事后有人问赵奎娥,当时为什么不去解解围?

赵奎娥微笑回答,这些年夫妻和睦的原因,就是她遵守“该管的管,不该管的不管”的原则。

而且她绝对相信丈夫的人品和戏品,无论出现什么样的情况,她都无条件选择相信丈夫。

陈宝国也对得起这份信任,他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是:

“我太太如果出来演戏,不会比我混得差”。

2015年,陈宝国荣获第30届电视剧飞天奖的优秀男演员奖。

发表获奖感言时,他略显激动,在众目睽睽之下,大声喊出:“赵奎娥,我爱你!”

短短几个字,饱含千钧分量。

采访中,陈宝国说:

“作为丈夫,要让妻子踏实。作为父亲,要让孩子佩服。作为男人,对于外界那点诱惑还不至于把控不住。”

她为他放弃事业,心甘情愿牺牲个人理想;而他为她拒绝所有诱惑,一心一意感念她的付出。

这就是爱情最美好的模样吧,我懂你的牺牲,你懂我的执念。

2014年,陈宝国不幸患上了男性更年期综合征。

食欲不振、失眠焦虑、记忆退减,病症的种种反应,一度将他折磨得心力交瘁、近乎绝望。

在这段难熬的日子里,正是家人给予的关怀和爱意,照亮他黯淡无光的人生。

而赵奎娥,更是给予他无微不至的关怀、陪伴和照顾,这才让陈宝国一步步走出阴霾、重见阳光。

丈夫住院期间,赵奎娥当起贴身护工,24小时陪护。

丈夫出院后,她开始研习各种民间食疗偏方,每天为丈夫准备改善睡眠的花生茶。

终于,在妻子的精心呵护下,脱离了药物的陈宝国,也逐渐拥有正常人的睡眠,身体一天天好转。

抗病3年后,陈宝国彻底摆脱病症,重新恢复了容光焕发、精神矍铄的状态,他把这一切都归功于妻子。

“同甘易,共难难”,赵奎娥真正做到了丈夫脆弱时给予支持,孤独时给予陪伴,失意时给予鼓励。

可以说,陈宝国在事业上取得的所有成就,军功章的一大半,当属赵奎娥。

而经历过这场大病的陈宝国,也改变了以往“戏疯子”的状态。

他开始调整工作规划,一年只拍一部戏。

余下时间在家安享晚年,和妻子共度惬意温馨的时光。

恋爱8年,婚后38年,零绯闻的陈宝国与赵奎娥就是娱乐圈中的一股清流,低调的生活,不变的感情,柴米油盐的小日子。

早前,在一个访谈节目中,主持人问他,在女人这方面的情商高不高。

陈宝国思量片刻,微笑回答:

“我夫人是我的原配,我俩青梅竹马。”

一时间,观众掌声连连。

所谓夫妻情深,所谓铁血柔情,当如这般。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