搭上特斯拉这辆车,宁德时代的好日子来了?
功夫财经
2020-10-26 11:53:35

作者:岩竹 来源:功夫财经

宁德时代,是最近让人看不懂的一只股票。

10月中旬,特斯拉爆出国产model 3将降低到25万以内的消息,后经人证实,原因即为换用了宁德时代的电池。

这原本是一个提振宁德时代股价最好的机会。但很有意思的是,从特斯拉到宁德时代都对此次合作的细节讳莫如深。

而对宁德时代来说,当前有更需要对媒体解释的事情。

由于5月-9月都出现使用宁德时代旗下811三元锂电池的新能源汽车自燃事件,甚至广汽蔚来都发出了通告,表明如果因宁德时代的811电池自燃,广汽蔚来整车全赔。

一系列的事件,把宁德时代三元锂电池的安全性推到了风口浪尖。

这也是为什么正式供货特斯拉之后,宁德时代的股价依然在震荡不休的原因。

几乎就在特斯拉宣布国产model 3降价的同时,宁德时代董事长曾毓群却在行业高峰论坛上不遗余力宣传自己三元锂电池技术的安全性:“我们设计开发的811三元电池系统,可轻松通过热扩散测试,时间不是5分钟,而是永远不起火”。

但现在看,投资人对曾董事长的解释依然抱有疑虑。

有意思的是,当前正是供货给特斯拉的宁德时代电池,并非宁德时代在业内闻名的811三元锂电池,而是竞争对手比亚迪最擅长的磷酸铁锂动力电池。

这让很多人浮想联翩。

1

突如其来的“婚姻”

说实话,如果不是宁德时代在疫情后第一个工作日突然公布的一起公告,媒体和大众根本就对于这两家企业的合作无从知晓。

此前特斯拉一直与松下在电池领域保持合作伙伴关系,2016年特斯拉和松下还共同成立了太阳能电池合资公司。

但由于双方产能不协调、公司发展理念不同等外界猜测的种种原因,二者在中国市场的合作关系最终于2019年走向终结。

据业内消息显示,大约在2019年第四季度,特斯拉与宁德时代的关系迅速从幕后转向台前。

这也是其中第四季度财报电话会议中隐晦提及“韩国的LG化学和中国的宁德时代将成为其新的合作伙伴”。

而对于宁德时代来说,与特斯拉的合作也有特殊意义。这意味着,宁德时代集齐了包括特斯拉、戴姆勒、宝马、大众、丰田、本田、现代等几乎所有全球头部车企。

而且在国内,宁德时代是新能源汽车电池行业当之无愧的“老大”。

毕竟,借助新能源汽车政策东风,宁德时代这几年营收规模迅速扩大,财报业绩格外亮眼。报告显示2015-2019 年,宁德时代营收和净利润 CAGR 分别为 51.68%、37.41%,保持高速增长。

2019年营业收入457.88亿元,同比增长54.63%,归母净利润45.60亿元,同比增长34.64%,主营业务动力电池系统实现销量40.25 GWh,较上年增长90.04%,销售收入385.84万元,较上年增长57.38%。

这个成绩相对于国内动力电池市场接近50%的同比下滑来说,简直就像奇迹一般的存在。

另外,根据SNE Research统计,宁德时代2017年、2018年和2019年动力电池销量连续三年排名全球第一。

而2019年工信部公布的新能源车型有效目录共4,600余款车型,其中由宁德时代配套动力电池的有1,900余款车型,占比约41.5%,是配套车型最多、客户群体最为广泛的动力电池厂商。

于是,在听闻宁德时代与特斯拉达成合作后,整个资本市场都嗨了。

2月3日在几乎全部的A股股票都打到跌停板的情况下,宁德时代逆势上涨,被众多股评人称作“万绿丛中一点红”。

毕竟作为国内最核心的三元锂电池技术生产和研发方,宁德时代被整个中国新能源汽车产业寄予厚望。而相关电池被特斯拉的采用,也被人解读成中国汽车电池产业引领世界发展潮流的开端。

甚至有媒体提出,宁德时代会不会借由跟特斯拉的合作,突破三元锂电池一些以往没有涉及到的技术,真正实现对汽车电池产业的一统江山。

然而,半年过去了,最终的电池供应如期而至。真正的事实,却让很多人碎了一地的眼镜。

特斯拉并没有选择宁德时代引以为傲的811三元锂电池技术,而是把很多人视为落后的磷酸铁锂动力电池当成了跟宁德时代合作的核心。

现在看特斯拉选择宁德时代,很可能的目的是降低成本,而不是看重宁德时代的技术。

这点让人觉得异常尴尬。

2

未采用的811

当然,磷酸铁锂动力电池技术目前已经比较成熟,宁德时代虽然不是比亚迪那种拿这个技术当家并做了深度研发的厂商,但一般的技术储备也已经可以让这种电池满足model 3基础款400多公里的续航。

关键是磷酸铁锂动力电池能实现马斯克提出的电池去钴化,而且还能大幅降低成本。因此,特斯拉选择宁德时代生产磷酸铁锂动力电池作为国产model 3的动力源,肯定有价格上的考虑。

毕竟在爆出这条新闻没有多久,特斯拉就宣布新生产的国产model 3汽车将继续降价至25万人民币之内。

但更核心的,恐怕是对宁德时代目前为止不断推陈出新的8113元锂电池技术,心有疑虑。

造成这一点的最重要的原因,是由于宁德时代的产品和特斯拉已经采用的电池之间所用技术的不同。

众所周知,三元锂电池的技术分为两种,即NCM和NCA。NCM是指正极材料由镍钴锰三种材料由一定比例组合而成,而NCA的正极材料是由镍钴铝构成。

一个基础事实是,随着镍元素含量的升高,三元正极材料的比容量逐渐升高,电芯的能量密度也会随之提高。NCA技术本身就使得镍元素的含量高于NCM的产品,而且在电池的稳定性和循环次数上,NCA的电池也更有优势。因此,特斯拉一上来采用的就是NCA技术制造的圆柱形电池。

而由于NCA的电池制造非常复杂,而且技术门槛太高,宁德时代一直以来在国内引导和发展的是NCM的技术,其电池的形态是方形电池包。

当前宁德时代主推的NCM811型电池,即镍钴锰酸锂电池,其镍、钴、锰比例为8:1:1,是三元锂电池的一种。由于镍元素较为活跃,其所占比例越高,能量密度也会越高。这款NCM811型电池就是当前NCM系列中能量密度最高的电池。

长期以来,里程焦虑都是电动车行业最大痛点,宁德时代凭借这款电池,拿下了大量订单。不管是续航500公里的广汽Aion S、几何A,还是600公里、700公里的蔚来ES6、广汽Aion LX和小鹏P7,都搭载了宁德时代的这款电池。

这可以看作是在不想投入巨资研发NCA三元锂电池技术的情况下,宁德时代把NCM技术用到极致的一个产品。

然而,电池高能量密度的同时,也将让电池热稳定性下降,安全性也就越差。再加上宁德时代生产的是方形电池包,电池的容量和大小远远超于特斯拉当前使用的小型圆柱电池。

这就使得遇到高温、撞击等情况导致电池热失控自燃时,由于体积较大,对宁德时代电池进行分段控制以降低对整车影响的效果,远远比不上对特斯拉现在使用的小型圆柱电池调控效果。

这可能是特斯拉衡量许久,并没有采用宁德时代核心技术811电池的最主要原因。

3

赚不到特斯拉的钱

最新的消息是,特斯拉发布了三季报依然实现了盈利,甚至利润的增长率超过了100%。

这样的成绩出乎人的预料,而且是在特斯拉已经多次降价的基础之上实现的。原因就在于特斯拉中国工厂的启动,以及马斯克开始关注相关供应链成本。

对马斯克来说,特斯拉汽车整车成本最不可控的就是电池。之前采用的松下NCA的电池生产技术极其复杂,成本居高不下,马斯克就有了更换电池供应商的想法。

然而,即使马斯克愿意对自己现有的车型进行大规模的升级改造,以便能在新一轮的生产中使用上宁德时代811技术的电池,对于宁德时代来说,其收益的未知性仍然十分明显。

这是因为,宁德时代现在绝大多数的收入并不是来自于单纯的新能源汽车电池销售,而是向生产新能源汽车的这些汽车厂商出售具有完整控制和使用技术的电池包组。

换句话说,宁德时代最挣钱的业务实际上是把自己电池变成一个模块,并在这个基础之上封装好电池控制和感应使用等所有的技术,然后将成品出售给汽车厂商。

而新能源厂商直接购买这些电池包安装上就可以使用电池,不用再做其他的调整和技术开发。

当然这样的收入一定远远大于单独卖电池的收入,这也是为什么宁德时代能在2019年中国所有的电池厂商都下跌将近50%的情况之下,还实现自己电池销量和收入的逆市上涨。

即使在疫情影响严重的2020年上半年,宁德时代也实现了自己销售收入和利润的稳定。中报显示,宁德时代上半年实现营业总收入188.29亿元,同比下降7.08%,归母净利润19.37亿元,同比下降7.86%。

这放在整个行业不景气的大环境下,几乎是一个奇迹。

但如果真正实现跟特斯拉的具体合作,宁德时代这样的好日子可能就一去不复返。特斯拉有自己完整的电池控制和使用的技术,其采购的一定是宁德时代的“裸”电池,而不是电池包组。

在这种情况下,宁德时代未来还有没有可能有现在这样的利润率水平就非常难以预料。

大概率发生的事件是,宁德时代通过跟特斯拉的合作推高了自己电池年度的销量和销售收入,但产品的利润率会下降幅度明显。

而如果这样情况出现的话,宁德时代的股价还能得到多大的支撑尤未可知。

4

危机与机遇

经过这几年的发展,宁德时代暂时坐稳了国内动力电池龙头企业的位置。市场份额更是从2018年的40.7%上升至2019年的50.5%,占据国内动力电池供应的半壁江山。

总体来看,宁德时代因其具有政策助力、自身亮眼的财报数据和突出的市场地位等核心竞争力,被市场赋予了极高的市值期望。

东吴证券、天风证券等多家券商对公司维持买入评级,其研报均对其未来两年的PE给出了50-60倍的估值。但其中仍有隐忧。

毕竟,动力电池企业早期吃了新能源汽车补贴政策的红利,因而维持较高毛利率。随着补贴退坡、电池产能快速提升、竞争加剧、采购价格等影响,其毛利率开始下降。

宁德时代也是如此。

有业内人士指,国内补贴是根据能量密度来算的,但随着补贴的逐渐退坡,技术路线也出现了波动,行业龙头的位置也将面临很大的不确定性。

宁德时代目前811三元锂产能建设过多,这种推广策略过于激进,容易酿成安全事故,也容易造成他与整车厂之间的关系紧张。

数据显示2016-2018年,宁德时代的毛利率呈现直线下降趋势,分别为43.7%、36.29%、32.79%。而2019年财报显示毛利率为29.08%,依然是一个下降趋势。

再加上作为宁德时代在国际电池产业最主要的竞争对手,以三星、LG为代表的韩系厂商强力复苏,预计2022年左右达到产能巅峰,这给宁德时代接下来的市场拓展埋下了阴影。

另外,越来越多的整车厂不希望动力电池领域处于一家独大的位置。毕竟上游电池出现垄断,对下游车厂控制成本很不利。所以各家新能源汽车厂商几乎都会选择扶持第二家电池供应商。

譬如特斯拉就把订单交给宁德和松下;再譬如德国宝马,刚刚宣布把订单交给国内的亿纬锂能,在国内安排了除宁德时代外的第二家动力电池供应商。

从这点上看,与特斯拉的合作,也许仅仅只是一个试探而已。对于宁德时代自我发展途径的寻求,还远没到停止的时候。

路还长着呢。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