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咏:口吃、失声、进央视、怼台长,最难的还是娶哈文
本主儿
2020-07-04 16:05:26

1991年,中央电视台招收播音员。

这一年,在梅地亚中心一层的大演播室外头,一群穿着精神的毕业生正端坐在楼道里,嘴里边儿念念有词,等待着播音员的面试考试。

演播室里,央视当时的台长、副台长正在亲自主持这场考试。

要说这井然有序的场面里有什么不同寻常的地方或者人的话,那得数这位,来自北京广播学院大四的毕业生,李咏。

当时考官问他一道小学的奥数题,说三只鸡三天下三个蛋,九只鸡几天能下几个蛋?

李咏回答不上来也就算了,还来了一句:“我怎么知道,我又不是养鸡的”。

接着人家又问他一道国际时事的题目,他还是回答不上来。

而且还直接怼台长说:“您知道么?要不您跟我说说呗。”

李咏玩世不恭的态度,大家伙儿都替他捏了把汗,就这样的态度还想进央视,估计得完蛋。

可结果却万万没想到。

那年央视唯一的播音员名额还就给了李咏。

理由是,经过综合考评,认为这孩子在第一轮新闻试读环节里表现的可圈可点。

后来的面试问答虽然不太靠谱,可临场的应变能力可是相当的强。

要知道,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初,中央电视台播音员的考试不是谁都有资格报考的。

那会电视台的用工制度还比较传统,只有在校各项考试的成绩都排名前五的学生才有资格报考。

报考之后首先要经过一轮笔试筛选,最后剩下10男10女参加面试。

可以说,剩下的都是精英中的精英。

可是在参加考试的时候,敢直接怼考官的,而且考官还是台长的,李咏可是头一个。

李咏不光在面试的时候表现的玩世不恭。

考试当天别的考生都是坐着小巴或者打车早早地来到现场,只有李咏挤着公交车一路灰头土脸,踩着点赶过来的。

到了现场,人家都在对着镜子化妆,或者反复读稿保持状态,而李咏去洗手间洗了一把脸,直接就进了考场。

许多人会觉得李咏或许就没把这事儿当回事,但真相却恰恰相反。

李咏很珍惜这个机会,因为能够学好播音对他来说,真的是太不容易了。

他曾经不仅是口吃,甚至一度经历过失声。

这一切还得从他的童年说起。

李咏,出生于1968年新疆的一个普通知识分子家庭。

父亲是铁路局的党委秘书,母亲是一名人民教师。

一家三口的生活也算美满,但唯一不足的就是李咏讲话不利索,口吃。

6岁以前,李咏都没有办法讲出一句完整的话。

甚至连“奶奶”这样简单的称呼都喊不准确。

小小的李咏特别倔,努力尝试各种方式来矫正口吃。

终于有一天,他发现唱歌似乎能够改变自己口吃的情况。

每天早上6点,李咏都会跑到一片小树林里唱歌练声。

时间一长,他还真就喜欢上音乐了,立志将来要考上海音乐学院。

口吃的问题解决了,还顺带找到了人生方向。

人常说乐极生悲,这话一点不假。

有一天,李咏照常去小树林练歌,可是不知怎么回事,声音发不出来了。

他赶紧去医院,医生一看没什么大不了,就是练习的时候用力过猛导致声带受损。

医生告诉他回家别讲话,养养就好。

然而,这一养就是两个月,两个月之后李咏再次发声把自己吓了一大跳。

身影低沉嘶哑,压根儿就是不自己原来的声音。

就这样,高音是唱不上去了,之前的努力就算打了水漂,音乐学院的梦就这么碎了。

李咏琢磨着嗓音这么低沉,能不能往广播方面发展?

这么一想,他就像是抓到了救命的稻草,赶紧去报考了北京广播学院。

没想到,这么一考还真考上了。

人常说,想要的得不到,不喜欢的手到擒来,人生往往都是这样。

其实,李咏还真不怎么喜欢播音。

当时只是突然失去了方向,瞎猫撞死耗子,这才进入了北广。

进入北广的第一次期末考试,他就拿了倒数第一。

不光是成绩不好,态度也很散漫,每天不愿意上课,逃课,几乎天天迟到。

有一次上发声课,李咏又迟到了,老师气不打一处来,直接把他拦在讲台边上说:“你就站这,现在就考发声,要是考不过这门课你不用来了。”

谁承想,李咏是张嘴就来,吐字发音特别规范,愣是把老师整的没脾气。

甚至还和全班同学说了一句:“你们什么时候练成这样,这门课就算过了。”

神奇的是,也不知道是不是老师态度的转变刺激到了李咏,让他找到了久违的自信。

反正从那天开始,他就再也没迟到了,甚至学习上也开始认真了。

李咏的博士生导师曾说:“李咏的声音条件不错,特别是他配音和播音的声音。”

学习态度的转变,加上先天的声音条件,让李咏在下次的期末考试中夺得第一,甚至还拿到了学校最高级别的奖学金。

当时还有同学不相信他的成绩,提出要重新给李咏核分,结果核来核去还是第一。

后来,李咏以第一名的成绩成为了学校首推报考中央电视台播音员的人选。

李咏参加考试的时候,刚开始很自信,可是后来面对央视高规格的考试氛围他又特别紧张。

为了掩盖这种紧张,他只好表现出一副玩世不恭的样子。

谁承想,考官还就吃他这一套,选中了他。

九十年代,一个普通人家的孩子,能进入央视工作简直不可想象。

李咏被央视录取的消息很快就从北京传到了新疆老家,一下子轰动了十里八乡。

一时间李咏家高朋满座,有来道喜的,有来申请救济的,流水席是摆了一桌又一桌。

可就在李咏回到学校等待央视最后通知的时候,意外发生了。

有一天中午,李咏正在学校寝室睡午觉,突然有个同学火急火燎地把他摇醒说:“哥们儿,醒醒快醒醒,中央电视台不要你啦”。

本来还迷迷糊糊的李咏吓得“噌”一下坐直了,抓起衣服就往央视跑。

后来,一问才知道,原来李咏考入央视是占用了一个国家人事部的指标,给广电部的名额在这之前用完了。

当时李咏的心情就一个字,“慌”。

要知道,得知考入央视,他把其它所有电视台播音员考试机会全都推了。

这还没入职,就失业了,李咏的心是哇凉哇凉的。

最后实在没辙,他只好去央求自己的校长刘继南。

刘继南了解到李咏走到现在不容易,于是就找到了广电部,几经努力终于为李咏争取到了一个名额。

当李咏真正拿到央视出入证的时候,还感觉自己和做梦一样。

有时候坐在办公室里,还会把出入证来回掏出来看。

可是办公室的座位还没坐热乎,入职央视的第七天,他又接到通知,要把他借调到西藏电视台去工作。

那个时候,对于李咏而言去西藏电视台不光是不能在央视一展才华,更痛苦的是他面临着和自己的女朋友哈文分开。

要知道,李咏能追到哈文可比他得到这份工作难多了。

李咏和哈文是大学同学,刚进大学的时候,李咏还有些自卑。

因为之前的19年,他从未离开新疆,心里总觉得自己是偏远地区来的,和北上广这些大城市的孩子玩不到一起。

这种独来独往的情况,一直持续到有一次在阶梯教室上课,哈文坐在他右手边。

李咏无意中这么一看,就这一眼,他彻底爱上了哈文。

为了引起哈文的注意,李咏就开始琢磨这事儿了。

之后,他上课不再默不吭声,表现欲望变得十分强烈,生怕哈文注意不到他。

后来,在一次同学聚会上李咏主动邀请哈文跳舞。

李咏鼓足了勇气问:“你心目中的男朋友是什么样的?”

哈文回答特别干脆:“个头至少得一米八吧”。

这话让李咏恨不得把脚跟都垫起来,只好又问:“那最底线呢?”

哈文迟疑了一下说:“那怎么着也得一米七五吧。”

这话说的李咏自信心瞬间就提上来了,他底气十足的说:“上礼拜体检我一米七五五”。

难道身高达标了,哈文就同意了?姑娘可不是这么好追的。

表白后没几天,本来态度还好好的哈文突然就不搭理李咏了。

原来,就在李咏和哈文表白的这几天,哈文的父亲来北京出差,哈文也没多想就和父亲提起了李咏。

谁承想,哈文的父亲当场就表示强烈的反对。

后来李咏才明白,原来哈文一家是回族人,父亲是干部,背景很牛掰的那种。

所以,哈文父亲对未来女婿的期望特别高。

哈文是家里的独女,即使对李咏有好感也不会轻易违背父亲的意愿。

这下李咏可就犯了难了,他一琢磨哈文这么孝顺估计是家教好,哈文的父亲也一定是个大孝子。

要是先能征服哈文的奶奶估计就齐活了。

1989年春节刚过,李咏就提着大包小包的礼物坐火车来到了哈文的老家宁夏。

他先是看望了哈文的奶奶,在身边奶奶长,奶奶短的把老人家哄得喜笑颜开。

之后,只要有假期李咏就去宁夏,弄得老太太是连连点头。

搞定奶奶之后,李咏又把目标对准了哈文的父亲,在家里从来没干过活的他在哈文家可积极了。

又是擦地板、又是刷碗,还得准备早餐,给准岳父倒茶等。

就这样,哈文的父亲终于被李咏的诚意所打动,终于点头同意了。

这时,李咏和哈文才开始正式交往。

本来两个人想着毕业了就可以在一起在北京好好奋斗。

李咏刚拿到央视出入证的时候两个人还在央视大楼前拍了一张合影,对未来是充满了无限的幸福和憧憬。

可就在这个时候,李咏收到了借调到西藏电视台的通知。

这对于热恋中的两个年轻人来说,太难受了,好在两个人熬过了这段异地恋。

李咏回到北京后不久,就迫不及待的结婚了。

感情上有了着落,工作上也已经积累了一些经验。

再次回到央视的李咏心里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为了实现自己的播音员的梦想奋斗。

可是,雄心壮志还没开始施展打击又来了。

由于播音员没有空缺,李咏无奈只好先干起了后期。

李咏面试的时候就不走寻常路,即使干起了后期,他也不是善茬。

1994年,李咏接手的大型系列节目《中国西部》,就首次使用了直升机跨越天山山脉,完成了半径八百公里的航拍镜头。

李咏的这一举动,让所有的领导和同事都刮目相看。

就是凭着这股感想、敢创新的劲头,李咏在做幕后的那几年里作品年年都拿奖。

不过和走到台前相比,这些显然不是他最想要的。

其实,李咏也在等,等一个能够在台前崭露头角的机会。

1995年,李咏终于等到了机会。

1992年央视对外部开了一档《天涯共此时》的栏目,主持人程前是从国际部临时借调过来的。

后来,程前调回了国际部,这档栏目就出现了一个主持人的空缺。

领导就想到了播音出身的李咏。

就这样,1995年李咏正式主持了《天涯共此时》,从幕后走到了台前。

但是,李咏在国脸众多的央视主持人里总显得格格不入。

他经常被投诉在台上开玩笑没分寸,完全没有央视主持人稳重的样子。

他的老父亲也常对他说:“你怎么就不能学学人家罗京呢”。

其实,李咏有自己的想法,他认为一个优秀的主持人决不能只做一个单纯的播报员。

而是应该充满人性,人情味。

《天涯共此时》这档节目是坐着主持的,很大程度上限制了李咏的个性。

1997年,李咏的大学同学找到了他说让他帮个忙,为一档在欧洲风靡了三十多年的综艺节目宣传配音。

这一配不要紧,节目的形式把他吸引住了,场内是人声鼎沸,每期节目都会精选出一名大奖获得者。

李咏觉得这档节目充满了激情和娱乐精神,非常符合他的个性,简直就是为他量身定做的。

他当即就产生了一个念头,这个节目必须得拿到央视来做。

可问题是,当时的央视并没有引进过国外的娱乐节目形式。

而且那个时候流行的也都是像《正大综艺》、《综艺大观》等比较传统的节目。

想让央视领导点头,确实还有点困难。

李咏轮番找到了对外部文艺中心的领导看样片,折腾了3个月,答案要么是不适合央视,要么是节目无法嫁接。

直到拿到央视二套的时候,广告中心的主任看到了这档节目的招商能力,才最终同意引进。

就这样,李咏毅然决然的把档案关系调出了对外部,把自己的前途押在了一个连“准生证”都没有的节目上。

许多人或许已经猜到了,这档节目就是后来火遍全国的《幸运52》。

这档节目和过去不同的一点是,节目录制得提前找好观众。

那时候进入电视台是一件很稀罕的事儿,为了成为观众,甚至有人不惜花钱托关系上节目。

就这样,李咏打磨出了一个央视从来没有出现过的节目。

1998年11月22日星期天,早上七点十五分,《幸运52》顺利开播。

没过多久,央视领导们悬着的心终于放下来了。

因为李咏的主持风格得到了观众的认可,收视率直线上升,表扬的声音铺天盖地。

这档节目开播3个月以后,“准生证”也发下来了,播出时间调整为周日中午十一点十五分,这个仅次于黄金时段的次黄金时段。

可以说,李咏和他的《幸运52》是彻底火了。

后来,李咏又接连创办并主持了《非常6+1》、《咏乐汇》等节目,连创收视热潮。

而李咏本人是蝉联五年的中国最具价值主持人评选的冠军。

美国的《纽约时报》甚至在国际版面报道称李咏是“中国电视的秘密武器”。

许多人只看到了李咏人前的那种疯疯癫癫的状态,但他在私下一直在不停地读书,而且还是古书,而且他为了保持身形的匀称,还坚持健身,保持一个永远年轻的身板。

走到这一步的李咏,可以说已经实现了自己的梦想,而且是名利双收。

可是,当事业处在上升期的李咏却突然不再主持节目,而是带着老婆孩子一起去美国了。

当时许多网友都认为他没良心,捞完钱就走了,甚至有不知情的媒体称李咏从央视辞职,全家移民美国。

外界的这一切争议,李咏并没有选择出来澄清。

只有哈文干脆利落地回应了两个字:“没有”。

2018年10月29日,哈文微博更新了一条状态,“在美国,经过17个月的抗癌治疗,永失我爱。”

原来,李咏在2017年5月接受身体检查的时候查出了癌症。

他第一时间去美国接受治疗,外界的争议他一直默默承受,就是不想让广大喜爱他的观众为他担心。

李咏曾说:“假如我的生命还只剩下一天,我会找一个安静的地方静静地待着,我不会道歉,也不会有离别,更不会抱怨,我只会有感谢”。

这就是李咏,一个永远不走寻常路,却走得异常坚定的李咏。

他的离去不仅成为爱人哈文心中永远的痛,也成为了亿万观众永远的遗憾。

图片均来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作者删除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