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号称饭圈界的“奥斯卡奖”,只属于明星们“背后的女人”
NewMediaLab
2020-01-23 23:47:46

热点资讯▕ 知识分享▕ 专业解读

订阅NewMediaLab

广东省新媒体与品牌传播创新应用重点实验室

本期作者

想去琴岛看海的鱼

本期关键词

粉丝经济 | 应援文化 | 站姐

星途漫漫,新旧更迭。对于许多明星和粉丝来说,2019年是流量大洗牌的一年,也是“男友”飞速更替的一年。有人凭借《陈情令》、《亲爱的热爱的》、《长安十二时辰》等大热剧问鼎一线咖位;也有人因电影崩盘、恋情被曝等事件陷入舆论风波;更多的人只能在沉寂中不断被遗忘,只有当大家谈论“谁糊了”时才会被提起。

当然,在新生偶像和老牌明星的名气博弈中,我们也不难发现粉丝们在其中的力量越来越重要,形成了一个个管理有序、体系成熟的应援组织,为自己的爱豆献上了一场场声势浩大又精彩绝伦的应援活动。

1月11日,第一届金饭奖颁奖典礼在北京举行,该奖项是由中国站姐大会发起的、国内第一个面向粉丝应援活动的专业奖项。该活动接受偶像粉丝团(含后援会、个站、散粉团等粉丝组织)的报名,由300万粉丝参加线上票选,结合数十家4A公司、品牌主的专家评审得出。

第一届金饭奖的奖项共分为“最强应援”和“最强站姐”两大单元。在经过提名、专家评审、全民投票等环节后,“最佳应援”从7个维度分别评选出了最佳应援活动;而“最强站姐”则由“郑爽吧”的站姐摘得。

与其他颁奖典礼稍有不同的是,在“最佳站姐”颁奖环节中,长长的红毯上却空无一人。这也符合站姐们的共识:“如果摆在台面上,你就是圈钱的人,你是靶子,有些东西不能说,站姐不能摆出来。”

站姐:从万能工具人到组织管理者

被誉为“首尔站姐图鉴”的韩剧《她的私生活》就讲述了一名站姐的追星路途,掀开了这一神秘职业的冰山一角。剧中的女主角在机场蹲点守候时,浑身都是站姐的标配——严不透风的着装、遮住半张脸的口罩、巧妙又不张扬的爱豆配件和长枪大炮般的单反相机,满足了无数饭圈女孩们的想象和共鸣。

在最开始,站姐们的主要工作就是为喜爱的明星在微博、贴吧、豆瓣等平台开设一个账号,主要发布的内容是爱豆的最新图片以及行程、新闻、专辑应援等消息,因此少不了要随时冲到第一线去拍摄明星的现场图。在娱乐产业发达的韩国,站姐最初被指为用高级相机拍摄偶像的粉丝们。

而随着自媒体的发展和应援经济的成熟,站姐的身份职责也发生了相应的转变。设立金饭奖的果酱文化公司就将“站姐”定义为明星粉丝站、后援会等组织的管理者与运营者,而不再是那群蹲点守候、扛着相机、精通修图软件的人。

“上山下海”的王源站姐

可以说,不少站姐都是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的人才,不仅习得一手精湛的拍照、修图和文案技术,在组织能力和决策力方面也都不弱,甚至能随时平衡好追星与日常工作间的平衡。如果说刘德华时代的粉丝是单项追随,超级女声时代的粉丝开始有了消费力和购买力,那么如今的站姐时代就是在此基础上,关心明星的传播力、路人缘,并亲自下场“打造”偶像,像是“野生”的经纪人。

“造神”游戏下,蓬勃的站姐经济

作为一名合格的站姐,往往要身兼摄影师、设计师、修图师、文案、策划、执行、账号运营等多重职责。但单枪匹马的站姐分身乏术,大多需要组建团队或者是外包任务,从而搭建起一片繁荣的站姐经济。

1. 粉圈乌托邦里的意见领袖

AdMaster与社会化营销研究院于2019年12月发布的《粉丝经济4.0时代白皮书》显示,从2018年开始,粉丝经济进入4.0时代,粉丝团体已经具备较强的组织力、传播力与造势力,粉丝在营销活动中的助推力成为不可或缺的传播战略之一,其话语权也达到前所未有的强。而站姐作为粉圈里的KOL,能够以非常直接的方式在粉丝社群中形成目的明确的规模化传播,快速聚集大量流量,以至于甚至对明星的行为起到一定的决策权。

在站姐的领导下,粉丝社群们不再是简单的围观者或消费者,他们有能力让一个人一夜爆红,也时常发出反对的声音去规范偶像或经纪团队的行为。比如2018年10月份,从《偶像练习生》出道的00后新星陈立农代言了一个护肤品,被粉丝们发现是个微商品牌而引发了抗议。在各大粉丝站的联合声讨下,工作室在一周的时间内向品牌方发布了解约声明,并向粉丝道歉,承诺在制定艺人代言宣传策略时将更加审慎。

相较于贴吧、豆瓣等争论不休的小圈子和更加严肃的艺人官微,微博上的各个小站规则更加自由松散,内容也以图片欣赏为主,于是成为了粉圈的乌托邦,吸引在各圈打投、轮播、控评、撕逼的内耗中感到疲惫的粉丝们前来歇脚。而各个站姐们不仅是明星形象中的重要节点,能够全方位地挖掘并放大明星的魅力点并向粉群传播,也可为粉丝提供物料,起到对外宣传吸粉的作用。一些“神站”能用图片讲出故事,让明星的美好形象更加鲜活,甚至在必要时,对明星的争议问题进行澄清数据的整理发布。

P图技术让人甘拜下风

2. 不只“为爱发电”的掘金之地

尽管一开始大多数小站的建立都是源于站姐的“为爱发电”,但全靠站姐自掏腰包并不是长久之计。为了维护粉丝站的发展,她们会生产明星相关的应援周边或是集资,而其中最常见的就是PB(Photobook,写真集)。只要站姐的出图快、质量好、有信誉,那么粉丝们就愿意为爱买单。

比如去年因为网剧《镇魂》爆红的朱一龙和白宇的双人站“肆月山河”就因为PB销售的巨额流水,一时间被追星圈内奉为“财神”。一套PB定价149元加10元运费,链接上架后不到一小时即卖出上万份,截止次日链接关闭,销量16000+份,销售额超过260万。

不过,真正能够做到“喜提海景房”的站姐只是凤毛麟角。对于大多数亲力亲为的站姐来说,追星并不是一个一本万利的好差事。真正上手运营一个图站需要巨额的投入,包括支付专业的摄影器材、机票、酒店和各类活动的前排门票等费用,一次外地的活动就要花费上千。并且,跟拍行程从财力和体力上来说都是一件消耗颇高的事情。在这种情况下,站姐经济的二级产业应运而生。拍照、修图、文案、设计、绘图、代发周边快递,乃至整合全程的一条龙服务,和站子运营相关的一切流程都可以找到代工。

3. 粉丝与偶像之间的商业连接点

当然,除了为粉丝提供消费内容和赚取经费外,站姐们更重要的是成为粉丝与偶像之间的连接点,在为明星打榜投票、组织应援、落地公益、宣传案例等活动中能正确引导粉丝行为,为偶像带来声量和口碑等方面的提升。毕竟,粉丝的应援、代言产品和偶像作品的销量、各平台的打榜都需要大量的真金白银,甚至连买一个微博小号来刷转发点赞评论数都需要至少4毛钱。

2017年9月,王俊凯18岁生日,粉丝站请来五位特技飞行员在好莱坞上空用喷射气体为他写下生日祝福,在格莱美颁奖礼的娱乐文化中心买下7块LED屏轮播祝福视频。而到了2019年,王俊凯20岁生日,粉丝们则开始关注公益,在教育助学、医疗救助、儿童女性保护、救灾应急和环境保护5大领域开启公益项目,最终获得了“金饭奖”的“最佳生日应援”。

再比如上文提到的“肆月山河”的成功也并非凭空而来的,离不开其背后运营者对粉丝站运营套路的熟悉以及粉丝心理的把控。在《镇魂》播出期间,“肆月山河”在第一时间发现了这对CP的爆红潜力,通过跟拍他们的行程活动并及时更新高质量图文,收割了大批粉丝;之后,在需要粉丝体现购买力的品牌活动中多次身体力行,用大单表率;同时,“肆月山河”还兼顾了部分公益行为,塑造出一个有文化有内涵且有经济实力的站子形象,掌握粉丝群体中的话语权。在愈发成熟的产业运作下,一种明星(经纪公司)在外、站姐主导、粉丝参与、第三方公司推动的模式逐渐形成。

商业化下不可避免的初心渐失

在全民造神的时代,悄然崛起的追星产业链让粉丝和明星的关系在明码标价下愈加经不起考验,喜欢的归喜欢,商业的归商业,已近乎奢望。加之近年来屡屡出现的偶像失格、明星人设崩塌事件,让不少粉丝开始犹豫在追星过程中是否值得投入更多真心。

有人说:“全网只有三千个追星女孩。”虽然听起来戏谑,但在一定程度上也反映了饭圈人员的构成相对固定但流动性强的特点,站姐爬墙(从一家粉丝转为另一家粉丝)、掉皮(暴露账号管理者身份)和卷钱跑路的事情时有发生。用爱发电的真粉和看到巨大消费潜力的“职业站姐”都挤在同一个圈子中,对于“职业站姐”来说,开设站子不再是表达喜爱的方式,而成为了一种“投资”。

在18年2月份,蔡徐坤的粉丝团“你的贤”注册较早且十分活跃,不仅送粉丝亲手拍的爱豆写真集,还积极参加各种应援活动,因此在当时的粉丝社群中声望很高。而粉丝购买写真一般都是先付款后收货的,所以粉丝多、口碑好的粉丝站就成为了首选。但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到了8月份,“你的贤”在收到100万PB销售款后迟迟不发货,甚至最终卷钱逃跑。没有感情投入的投机追星行为,不仅难以长久,也面临着巨大的风险。

对于圈外人来说,追星应援似乎看起来不可理喻。但对于圈内人来说,在这场“你我本无缘,全靠我有钱”的游戏中,所有真金白银的付出和精神愉悦的获得都是明码标价、清晰可见的。正如吴青峰说过的:“我以前一定会坚决拒绝(打榜)这件事情,告诉他们千万不要,榜单明天就没了呢?但现在我觉得,如果对他们来说,看到我在(榜单)上面,他们很开心,就像shopping一样,是为他自己买到的快乐就行,不是为我快乐。”

罗玉清| 文字

罗玉清| 编辑

罗玉清 | 责任编辑

END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