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鸡娃”还是“佛系”?这是全世界妈妈都逃不掉的焦虑
林小暖bella
2019-02-22 16:44:33

打年盹儿的这段时间,看了部热门的韩剧,又读了本书,巧的是,这俩的主题都和“鸡娃”相关。

估计你们也能猜到,剧的名字叫《天空之城》,书的名字叫《我是个妈妈,我需要铂金包》。

更巧的是,春节期间的几场聚会下来,除了那些还挣扎在吃喝拉撒这些生存底线的小小娃的老母亲以外,剩下的娃妈无一例外都在谈着各种“鸡娃”的话题。

甚至,一个孩子刚一岁半的妈友,也来和我们一起讨论怎么给娃学自然拼读的方法。

我当场有点哑然,这年头,起跑线也太惊人了。

1

儿子考上了顶尖医科大学,英才爸爸故作淡定地把奖金和豪华游轮船票递给英才妈作为奖励,英才妈自是一脸骄傲兴奋,而在场的其他妈妈,更是难掩自己的羡慕之情。

热播韩剧《天空之城》便是在如此夸张的剧情中,慢慢揭开了中产阶级“鸡娃大业”下的满袍子跳蚤和血雨腥风。

在剧中这座城市,有那么一群妈妈,她们虽然是全职主妇,却也有可能收到“年终奖”的嘉奖。

只是发奖的人,不是她们的“老板”,而是她们的“老公”。而得到奖赏的原因,是她们的孩子取得了某些傲人的成绩。

是的,教育和照顾孩子就是她们的全部工作。

她们的人生价值,几乎全部地体现在了孩子的成绩里。

她们的家庭,位于社会金字塔中上层。这些为人父母的精英中产们,因为自己的原生家庭,各自打着心里的小算盘。

曾经在底层的,为了保住现在的地位,不惜头破血流;在中层坐稳了的,为了爬到金字塔顶端,拼尽全力。

而他们都明白,唯有教育,才是那颗帮助他们实现梦想的蓝色药丸。

于是,他们选择对自己的孩子孤注一掷。

孩子由专人接送补习班;为了让孩子在复习不同科目的时候达到效果最佳,在孩子的书房设置不同光源;为了不浪费一分钟学习的时间,要在半小时之内搞定午餐;成绩下滑了哪怕一名也要挨打挨骂。

……

这些妈妈们的关系也扑朔迷离。她们是“敌友”,亦是“战友”。

为了得到邻居孩子考试成功的秘诀,妈妈们不惜斥巨资为孩子的妈妈开party,百般讨好,千般赞美。

她们一边共享着“鸡娃”经验,一边暗搓搓不惜调用一切关系来拉拢天价课外辅导班的顶级名师。

因为,在她们看来,得“名师”者才能得天下。

她们用亲手制作的精致点心和一大盒金条笼络“名师”,要不就表忠心,要不就上演苦肉计,甚至“抛头颅洒热血”只求指点。

更让人目瞪口呆的是,在精英中产圈里,有钱也并不能为所欲为。

“名师”还要对妈妈们进行考核:

你不是全职妈妈?那不行,这样怎么能做到为孩子奉献一切?

孩子以第一名的成绩入学就够了?当然不是,要是对自己不够狠,没有以死争第一的信念和胜负欲,那可不行!

在这个世界里,只有第一才算是赢。

2

当我们叹息亚洲教育圈的畸形,向往西方世界的自由式教育时,纽约曼哈顿上东区的妈妈们,正在投入一场没有硝烟的教育之战中。

在阶级森严,富人云集的上东区,多金妈妈们的鄙视链里,教育算是最重要的一环。

这里的孩子,过着圈外人无法想象的生活:

平日出入有司机、保姆陪同,搭乘直升机到汉普顿度假。

两岁大的孩子,必须上“正确”的音乐课程。到了三岁的时候,就得请家教,准备迎接幼儿园的入学考与面试。到了四岁,不会游戏的孩子还要聘请游戏顾问。

这里的学区房也一样奇货可居,要想得到心仪的房子,不仅先要让高级中介满意,更要接受邻居们对祖上事无巨细地考(ba)察(gua),而相比之下,中国只要有钱就能买到学区房的情景显得实在小儿科。

不过,你买了学区房也未必能上了好学校。

上东区的幼儿园,基本上每家都需要提前一年排队和面试。再加之学校们有着自己的游戏规则,比如对生日是大月份孩子以及性别是女孩的青睐等等,这一切都让这场教育的战火一路烧到了娘胎里。

这里的妈妈,不仅对孩子狠,对自己更狠。

为了永葆年轻,她们几近疯狂的塑形健身,为医美一掷千金。

为了动人容颜,她们永远有着精致的妆容,有铂金包傍身,无论是晨起送孩子上学,亦或是深夜出席活动。

这些令人瞠目结舌的场景,被耶鲁人类学博士温妮斯蒂?马丁看在眼里,写下了那本超级畅销书《我是个妈妈,我需要铂金包》。

正像作者所说:

“除了非洲塞伦盖蒂草原旱季时,口渴的动物抢水喝的水坑,世界上最危机四伏、你争我夺、血流成河、龙争虎斗的地方,就是曼哈顿私立贵族学校早上与下午的接送区。”

3

这样看来,似乎全世界都一样,中产和“精英阶层”的孩子们都在负重前行,根本没可能有什么“岁月静好”的样子。

在帝都的“宇宙中心”海淀黄庄,银网中心的走廊里挤满了一边吃着外卖一边伸长脖子往教室里看的陪读爸妈们。

他们一边担心着教室里孩子们听课的情况,一边盘算着明天几点出门才能坐在孩子身边一起上课。

(图片来自网络)

此时的教室里,更是一派“杀气”。

从父母的陪读状态,大体就能判断一个孩子是牛娃还是普娃。

那些桌上立着自拍杆,摊开本子奋笔疾书一脸认真的父母,娃大多是肯努力但欠缺一点天分的“普娃”,需要父母狠狠拽一把才行;

而那些气定神闲,只是听听而已,偶尔动动笔也只是在刷题的父母,娃很有可能就是那个坐得住、一学就会、一点就透、不用怎么操心的“牛蛙”。

而在知春路上,每晚九点才是它迎来晚高峰的时刻。

孩子们陆陆续续从银网、科贸和新中关结束了辅导班,来接他们放学的家长将知春路围得水泄不通。

每到周末,就有无数的老母亲老父亲,带着孩子来“黄庄两日游”。

有的人说,自己娃一周40小时在学校,15小时在黄庄和“宇宙中心”周边,还有10小时在赶往黄庄的路上。

周末和寒暑假的中午,“宇宙中心”附近的快餐店、咖啡馆便成了妈妈帮的聚会地,大家一边等着放学的娃儿,一边分享着在“宇宙中心”立足的秘诀。

培训机构哪家强?哪个大神老师跳槽去了哪里?怎么能让孩子在“清明上坟杯”考试中,从尖子班逆袭到创新班?各种小道消息、武功秘籍在餐厅不胫而走。

这样的妈妈帮,简直是卧虎藏龙。

也许坐在你旁边那个穿着松懈的t恤,脚踩一双山寨洞洞鞋,长发如枯草般随意,皮肤粗糙暗淡的老母亲,其实就是不折不扣的精英,毕业于北清院校的理科学霸,读英文原版书的速度像翻漫画。

只是,比起上东区妈妈用铂金包傍身,海淀区的老母亲们却更喜欢用学识和头脑行走江湖。

这些在帝都海淀区扎根的父母,很多都是当年家乡的高考状元或者学霸学神。

作为受到“教育改变阶层”惠泽的帝都“移民第一代”,他们深知,实现阶级巩固的唯一途径便是教育。

这也是他们为何在鸡娃大军中冲锋陷阵,殊死搏斗的根本原因。

4

洒得一手好鸡血的,又何止海淀黄庄。

因为现实过于残酷,魔都的妈妈们,也都硬生生被逼成了“推娃小能手”。

前段时间,我的朋友小w在好奇驱使下加入了魔都某鸡血群。一直主打佛系养娃的她,在群里遭到了华丽丽、赤果果的“鄙视”。

当她热情洋溢地和群友分享哪里的亲子餐厅好玩又好吃,哪个公园的绿地最霸气时;当她和群友争论,让5岁的孩子跨级学到二年级到底好不好时,群友们一句“鸡娃有风险,退群保平安”让她不得不重新思考起自己对娃的散养政策。

整个寒假,群里的妈妈们都在热情地为“鸡娃”打卡。

四岁半的中班娃,日程表被口算、钢琴、阅读、英文、识字,甚至还有第二外语法语占满,就连孩子低烧也不能落下这些功课;5岁半的娃,每天要完成100道口算题、6页口算题卡、一篇用拼音写的日记和背5个新的英文单词。

你看,真的如那句话所说,“观念宛若一条长长的鄙视链,鸡血在这边,放养在那边。”

长期的“浴血奋战”,终于让小w开始动摇了起来。最终她给娃报了某知名机构的幼小衔接班,全身心投入到了陪读的第二职业去。

而这个培训班,更是为她打开了一片新天地。

原来,很多孩子在上小学一年级之前就已经通过机构熟练掌握了汉语拼音,识字过千,数学跨级超前学,英语能自主阅读桥梁书。

有的孩子在小学三年级前甚至已经完成了剑桥英语KET和PET考级。

培训班里的水深火热,让小W备受打击,深深懊悔自己之前的散养理念,竟然让娃落后了这么多。

小W很快“知耻而后勇”,如火如荼地开始了庄重的鸡娃之旅。

如果说,一、二线城市的鸡娃多多少少有些身不由己,那么三四线城市,就真的能在“鸡娃大战”中独善其身吗?

殊不知,有了网络,焦虑这种东西,是会像病毒般传播的。

鸡娃的氛围,悄悄在各大群、论坛四散开来。

恨周边的教育资源太少?没关系!有妈妈们的地方就有江湖,一个个“自鸡打卡群”让妈妈们铆足了劲、上紧了发条。

还有各大机构的网课,轻松享受帝都魔都优质教师资源,一解非一线城市妈妈们的内心忧愁。

就光说陪孩子写作业,便把三四线城市,甚至十八线小县城妈妈们的焦虑平均值提升了一个档次。不陪作业不知道,一陪作业吓一跳,知道自家娃不是牛娃也就罢了,原来娃在学习上竟然渣得无底线。

不行!咱得赶快给娃打点鸡血。

刷题、补课走起!

你瞧,在教育这个剧场里,当前排的人为了看得更清楚站起时,后面那些被挡住了视野的人们,也不得不纷纷站起来。

而其他观众看到这些人,也纷纷学着他们的样子站了起来。就这样,站起来的人越来越多,最后,所有的观众都站起来了。

剧场效应,让全世界妈妈的焦虑如出一辙。

她们因为同样的恐惧和相似的欲望,而沦为不安的奴隶。

“总有人要赢,为什么赢的人不是我?”

于是,她们将这份焦虑投射到孩子身上,立志鸡娃到海枯石烂。

到最后,那些并不一定要赢的妈妈们,也因为害怕自己的孩子跟不上进度,而变得焦虑起来。

5

要是问我自己对鸡娃的态度,坦白说,我的确做不到真佛系。

一方面,其实我内心并不喜欢这种高强度的“推娃”氛围,但另一方面,作为剧场里的一名观众,我也同样担心自家娃会落后太多。

那篇文章里我说,我不会把孩子提前送去高强度学习状态的学前班里,因为我觉得这样让娃放弃最后一年幼儿园的轻松生活而苦学整年就为抢个跑完全没必要;但我也不会让她完全零基础入小学,真的什么都不学。

只是,这种被裹挟着往前走的无力感,和想要追求“鸡血”和“佛系”之间的平衡,真的让每个妈妈过得都不太容易。

我们并不否认的确有孩子能在这样的鸡血氛围下自得其乐,享受着秒杀同班学霸的快感,满足着自己争强好胜的欲望(潼潼的同学里就有这样的孩子),但我们同样也不能忽视,并不是所有的孩子都能承受这种童年之重。

就像《天空之城》里的那些在重压之下成长的孩子们,后来怎样了呢?

有的孩子,表面享受其中,实则抗挫能力几乎为零;有的孩子,无法承受这样的压力,而向父母复仇,逼得母亲饮弹自杀;有的孩子,用叛逆表达反抗。

父母们总是选择性地忽略孩子身上的压力。因为他们觉得,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孩子好。可当孩子反问:“你都没有站到金字塔的顶尖,为什么要求我”的时候,父母竟无言以对。

那句“适合自己的孩子”,说起来简单,但做起来也很难。

对于那些拥有潜质的牛娃,放养无疑会埋没了一块璞玉,而要追求更优秀的目标,必然就要经受相对痛苦的磨练。

即便学习的方法再快乐,再有兴趣作为动力启蒙,学习仍然不得不说是一件苦差事。

而对于绝大多数普娃,我其实觉得,真的没有必要紧紧追着牛娃的路子来步步“强推”。

我们或许首先需要自问一下,是不是很多时候,是我们家长自己的欲望在作祟?这强烈的欲望让我们不愿意坦然承认,自己的孩子也许就是一个普通人,将会过普通的人生。

其次,要想在“野蛮生长”和“鸡血圈养”之间找平衡,就要认清“鸡娃”的时间点。

我并不认为放任式的散养是明智之举。找到孩子薄弱的地方,适当的通过补课、强化练习来弥补不足;发现孩子擅长的方面,依循着孩子的兴趣,轻推娃一把,这样的方式是我最为认同的。

在这个躲不开焦虑的时代,真希望做妈妈的我们,能少一点精力去盲目对比,而是多花一点时间向内看。

看清自己,看清孩子,真心接纳,或许这样才能找到真正属于我们自己的位置。

-END-

小暖说

前两天发潼潼在学拼音的微博,评论里就有问我为什么要揠苗助长的。

其实我还真不觉得一周上个一两节拼音课学几个简单的拼音就是“揠苗”了,要这样的话,那些每天从早到晚待在学前班里学习的孩子情何以堪?

潼潼的拼音处于初学阶段,那天微博发的课还在学aoe呢,识字她还在看《四五快读》的第一册,算术还处于10以内加减法的状态……

说真的,怎么看也不是个玩命鸡娃的样子啊?

那天有朋友问我潼潼的英文进展如何,我说自然拼读快学完了,分级读物打算近期拿给她看了,朋友听了笑笑说:“那看来你其实并不鸡血啊!”

我也真觉得自己不鸡血。真的没法比好么,就我们现在这样程度的学习,拿去人家帝都魔都的孩子面前,分分钟被秒掉。这就是现实。

但你问我焦虑吗?我还真的不焦虑。看清大环境的差别,这一点很重要。

北上的幼儿园大班娃自己看英文桥梁书真的不奇怪啊,数学能解个方程式的也大有人在啊,人那环境里大多都这样,不跟着跑的确很难。

而天津,其实也就是个中间状态。大环境绝对不散养,公立私立幼儿园到了大班别管是光明正大还是偷偷摸摸,教孩子认识200个汉字、学会20以内加减法、拼音全部学一遍基本就是标配了。

我那天也说了,让潼潼补拼音课是因为出去玩儿请假多跟不上幼儿园的拼音进度了,这真的没办法不去跟。

不是非要随波逐流,但也不想太过刻意地标新立异。

保持住自己的节奏吧,先知道自己想要什么,知道自己心里教育的目标和意义是什么,就能清楚在每个阶段到底要怎么做,怎么走。

也只有这样,我们自己才能不会被洪流裹挟向前,完全失了章法乱了阵脚。

能看见和感受到自己的念头起落,不被它随便带走,一直保持自己的清明状态,这便才算是能真正掌握自己的生活了。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