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忘毕业那一天
戈大人
2018-08-10 05:30:28

2010年4月10日,是我拿硕士学位的日子,我永远忘不了那一天。

四月的津城依然寒意袭人,北洋广场上的阳光却格外显得明媚。敬业湖上波光粼粼,耀眼生辉;青年湖畔劲风阵阵,杨花飞舞。已经有三三两两身穿黑袍的毕业生在北洋园的晨晖里留影。

顾不上欣赏这份美丽,我匆匆穿过旭东路,去长江学者办公楼找我的导师肖凤翔教授。

走在熟悉的办公楼里,心底突然生出一丝悲伤和沉重。

两年来,这儿是我最熟悉的地方,然而,离别就在眼前了

……

09年暑假,我独自在老师的办公室里写一本书。晨光微露时就带着早点来到办公室,打开电脑,在海豚音王子维塔斯的音乐里开始一天的工作。

导师的办公室四面都是书柜,从屋顶到地板满满的都是藏书。在导师制定的写作框架指导下,上午的任务是查阅相关资料、做笔记和构思,下午动笔写作并不断反思和修改。

每天的工作都要持续到深夜12点,不要以为我工作得很晚,每次我离开5楼,旁边的计算机芯片研究室依然是灯火通明呢。

有一种感觉,一到导师的办公室,立马就会进入疯狂的工作状态。学术氛围真得太重要了,可以让一个平庸的人也卓越起来。

那种象牙塔顶端的使命感,能叫一个人忘记渺小的世俗,全身心投入于学习和研究。后来,在毕业论文写作最紧张的日子里,我也曾多次和导师促膝长谈,以至忘记了吃饭的时间。

我的导师是高等教育研究所的所长,研究生院里最严格的老师之一。我亲眼见过他在答辩会上把学生说得张口结舌、泪光点点。可是在生活中,他是那么的和蔼可亲,就像是你的家人。

来到5楼,1号办公室的门虚掩着,阿拉伯克咖啡豆的香味缓缓飘出来,弥散在走廊里。推开门,导师提着乌普塔往陶瓷杯里倒咖啡。看到我,他亲切地微笑着说:你来得正好,喝点热咖啡吧。

捧起咖啡,一缕浓郁的芳香由口鼻直钻肺腑,顿觉精神为之一振。

导师说:今天,你就要毕业了,以后无论到了哪里,都不要忘记你在我这儿做过的研究。人文科学的每一个课题都是没有止境的,学无止境,研无止境啊。

我看着眼前这个老人,他是高等教育研究界的泰斗,也是音乐教育学界的知名学者。现在,他就像我的父亲,用慈爱而欣慰的眼神看着我。

忽然我的脑海里出现了论文答辩那天的场景,在学术圈内素来以严厉著称的南开大学严再芬教授是我的答辩委员会主席。

导师在我上台前脸色一反常态的严肃,甚至,我觉得他有点紧张。直到我在台上侃侃而谈渐入佳境,导师的脸色才微微缓和。

后来严再芬教授总结陈词,给了我高度的评价和赞美。这时,我竟然发现了导师脸上有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

现在,我懂了。我可敬可爱的肖老师,他对我这样一个普通学生的关爱,何异于对待自己的子女啊!

窗外,人声喧哗起来,北洋园的钟声沉沉敲响。导师抬起手掌拍拍我的肩膀,用一种极温柔的语调说到:你该去广场参加毕业典礼啦。

我的嗓子竟突然沙哑起来:"老师,我去了。"导师深深吸了一口气,眼睛眯缝着,转瞬又睁大了眼,定定地看着我:今天是你的毕业礼,也是你离开学校和老师,开始自己人生之路的起点,一定要开开心心地啊。

……

楼下的北洋园沸腾了,这一届春季毕业的硕士和博士们聚集在北洋广场,等待着天津大学校长龚克的致词。

阳光映照在一张张年轻快乐的脸上,这是收获的时节,我们开心!杨花盘旋在一颗颗婀娜多姿的杨树下,这是离别的日子,我们留恋!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