念亲恩——最是难忘祖孙情
凤凰涅槃说心语
2018-08-10 00:00:46

最是难忘祖孙情

文/沁妤

时光荏苒,转眼间,一年又到了尾声,单位也快放假了。突然想给爷爷打个电话,说说回去的事情。孰料,接电话的是小姑,她说爷爷前几天吃饭的时候掉了一颗牙齿,刚好出门补牙去了,没带手机。

和小姑聊了些家常我便挂了电话,可是想着爷爷补牙的事情,心情却无论如何平静不下来。再想起年初在家时,爷爷脸上逐渐长出的老年斑,我终于意识到“岁月不饶人”的残酷事实,顿时难过起来。忆及自己两岁就开始追随爷爷奶奶,还有过去十多年的相依以及他们深重的养育之恩,不禁一阵悲凉。奶奶几年前已去世,爷爷也逐渐苍老了,我突然不知所措。

我小时候很不让大人省心,特别爱哭。当年,才40多岁的爷爷奶奶从爸爸妈妈手中接过了我。爷爷是一名语文老师,奶奶带着我跟随他在学校里生活。奶奶总说,幼小的我常常不肯在床上安睡,极易惊醒,必须背着还要边轻拍我的背以示安抚。有时明明看到我已熟睡,可奶奶刚解开背带将我放到床上,我就会马上惊醒并哭闹起来,声嘶力竭。试了几次都行不通后,爷爷看着哭得小脸发青的我,率先放弃了。决定和奶奶分上下半夜轮流背着我睡,他多背些,实在累时或者第二天课紧,就换奶奶背。

有时候急性子的奶奶心烦了,性格儒雅的爷爷便安慰她说:“爱哭的孩子以后才聪明。”长大后,奶奶常常对着我宠溺地感慨说,带我比带她自己的几个儿女还辛苦。现在想来,我实在难以想象,爷爷奶奶当年三更半夜背着幼小的我,左右踱步有多累。而被我折腾得没睡好的爷爷,第二天上课又有多辛苦。可是爷爷却认定我是聪明的孩子,并在后来的生活中努力为我创造好的学习条件(在小学四年级时将我转到了镇中心小学读书)。

李密曾在他的《陈情表》中说:“臣无祖母,无以至今日。”而我念及童年生活点滴,不禁感慨万千。感谢我的爷爷奶奶,如果不是自幼跟随他们耳濡目染,或许也没有今天热爱文学的我。爷爷除了和奶奶一样地疼我,还给了我接触爱好语文的机会和许多锻炼,才让我今天与文字打交道成为可能。

从小学二年级开始,我就疯狂地迷上了看书。成语故事、语文幽默、字谜、对联、英雄故事……我常常爱不释手。当时恰逢学校的教室不够用,图书室要腾出来,那些图书就被搬到了爷爷的办公室。从此,爷爷的办公室成了我课余最大的乐园。

那时的我,哪怕是课间几分钟,都会跑到爷爷的办公室看书。等到上课铃响了,爷爷催促,我才恋恋不舍地跑回教室。后来每逢学校儿童节搞猜字谜活动,我都轻而易举拿下许多奖励的糖果,常常是爷爷看不过眼了赶我走(我猜得太多,别的同学没得猜了),我才调皮地吐着舌头笑着离开。

后来,一般的知识已经不能满足我,我开始背诵课本上没有的唐诗宋词。不理解意思,但朗朗上口,就是觉得好玩。由于从小记忆力好,所以我每天自觉地重复着“好背书不求甚解”的生活。长大后,才发觉那是我人生中一笔巨大的财富。此外,我还开始看大部头的武侠小说,也看鲁迅和许广平的《两地书》(这个我至今都觉得不可思议,那时候根本不懂“亲爱的害马”是什么东东)。

还有一件让我受益匪浅的事情就是:爷爷常让我帮他批改试卷。那年我读四年级,爷爷也接近退休了,教六年级的语文和一年级的数学。每周末从镇上中心小学回来,就帮爷爷批改学生的单元测试卷,俨然一位“教学秘书”。爷爷经常舒服地躺在旁边的竹床上,一边听我念答案,一边告诉我是正确还是错误的,然后打分。

我至今记得一件小事。有一次成语填空,有个学生写了“各抒已见”,我不懂,照着念。爷爷说,错了,应该是“各抒己见”。然后,再和我解释了这个成语的意思。巧的是,这个成语很快便出现在我们的语文单元测验中,我自然游刃有余,可我很多同学都没答出来。就这样,在潜移默化的实践中,我比同龄同学提前学会了很多高年级的语文知识。每次考起试来总是得心应手,常常考出比第二名还高好多分的成绩。

有了前期的积累,我对写作文表现出了强烈的喜爱。从小学开始就自己写信给山西的《作文通讯》投稿,人生中第一次投稿,作文题目是《我的奶奶》。小学六年级,我又获得了茂名市小学生作文二等奖。初中三年,我喜欢大段地摘抄和背诵精美散文,笔记本抄了满满一大本。高一时在山西的《青少年日记》发表了一篇与我年少笔友有关的作文,拿到了50元稿酬。

高二那年,参加化州市中小学生“橘州颂”征文大赛,获得中学组一等奖,爷爷拿着我的获奖证书,笑得合不拢嘴。还是那一年,我的语文老师让我替他给同学们讲了两节古诗文鉴赏课。尽管经验不足,倒也讲得有板有眼,得到了老师和同学的好评。我还因此在同学们当中得了个“周老师”的绰号……

读大学,我依然沿着这条路继续前进。写的文章越来越多,从系级奖到校级奖,直到大学毕业,顺利考进报社。往事历历在目,我总在想,这一切的一切,都和当年爷爷奶奶的抚育和培养分不开。如今我已参加工作,爷爷也老了。从小到大,我一直让爷爷感到很自豪。此刻,想着年关将至,不禁归心似箭了!

——此文曾发表于《西江日报》(2011年1月31日B3版),在此略有删改。

作者简介周春艳,艺名:沁妤,80后小女子,出身村野,有追求而无大志。喜欢“我手写我心”,信奉“酒逢知己饮,诗向会人吟”,偶作小文,聊以自娱。曾供职报社,当过记者、编辑,现博士在读。迄今已公开发表新闻报道、评论、人物专访及散文等作品共计百余篇。

请长按下方二维码识别关注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