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企图利用亚裔的痛苦时刻来颠覆平权行动|华盛顿邮报
新约客
2021-04-08 08:12:33

《纽约时间》原创文章,转载须征求许可,规范署名(公号名/ID/作者),违者必究

编辑、译:江南

来源:华盛顿邮报

【编者按】

针对亚裔的仇恨和歧视事件激增,引起了全美各地亚裔社区的愤怒和抗议。这对于亚裔美国人来说,是一个真正痛苦的时刻;而一些共和党人和保守团体则企图利用这种痛苦所吸引的注意力,来达到他们自己的目的。《华盛顿邮报》的亚裔政治新闻记者大卫·中村(David Nakamura)就此写了一篇报道,记录了各方在此过程中的声明、评论和态度。

原标题:【共和党在利用对反亚裔仇恨事件的注意力来推翻平权行动】

作者:大卫·中村(David Nakamura)

在公众对反亚裔仇恨事件日益关注的情况下,一些共和党人和倾向保守的倡导团体正试图利用这场辩论来支持他们长期以来为推翻精英大学和高中的平权政策所做的努力。

共和党的立法者对常春藤盟校使用的录取标准进行了抨击,称其歧视亚裔美国学生。包括播客主持人本·夏皮罗(Ben Shapiro)在内的有影响力的评论家也在社交媒体上提出了类似的论点,认为民主党和自由派团体在他们宣扬的主张上是两面派。

而在本周二(4月6日),一个主要位于西海岸的亚裔美国人团体的新联盟呼吁司法部恢复川普政府的诉讼——拜登政府在2月撤销了这一诉讼——该诉讼指控耶鲁大学在招生中歧视白人和亚裔美国学生。

“我们谴责反亚裔的仇恨,但我们呼吁采取行动,而不是空谈。对亚裔受到更广泛攻击感到震惊的人,应该对亚裔学生因种族而被剥夺接受大学教育的公平机会同样感到愤怒。”华盛顿亚裔平等组织主任杨琳达(Linda Yang)说,该组织成立于2018年,旨在反对华盛顿州的平权措施。

杨是新联盟的联合创始人之一,她在电话会议上告诉记者,希望拜登总统“有勇气正式承认在新冠疫情之前就存在反亚裔的种族主义”,并指示司法部恢复对耶鲁大学的诉讼案件。

在一份声明中,耶鲁大学发言人凯伦·珀尔特(Karen N. Peart)否认了任何关于该校招生程序具有歧视性的说法。

她说:“耶鲁把每一个申请者都当作一个完整的人来考虑,从来不会仅凭种族和族裔决定录取,耶鲁也从不强加数字配额或目标。”她指出,目前亚裔美国人每年占该校新生的26%左右,而20年前只有14%。

民主党人谴责这些努力是共和党人试图在意识形态问题上取得政治分数的虚伪企图,并将焦点从过去一年针对亚裔美国人的种族主义和仇外心理的上升中转移开来,他们认为,部分原因是前总统唐纳德·川普将新冠病毒大流行归咎于中国的言论所煽动的。

“这是一种愤世嫉俗的利用真正痛苦的时刻来推进一个(多数)亚裔美国人社区甚至并不支持的议程,”马里兰大学教授、AAPI Data的联合创始人詹妮尔·黄(Janelle Wong)说,AAPI Data是一个在亚裔美国人和太平洋岛民中进行民意调查的人口和政策研究行动。

AAPI Data在2012年和2016年的调查显示,亚裔美国人对平权行动的支持率下降,主要是由于美籍华人的观点更加负面。调查发现,其他亚裔美国人群体的支持率大致稳定在73%左右。

“他们试图在公共政策中结束对种族的任何考虑,这与结束种族歧视是不一致的。”黄在谈到共和党人时说。

辩论的同时,由保守派法律战略家埃德·布卢姆(Ed Blum)领导的“学生争取公平录取”组织也在努力说服最高法院审理他们的诉讼,挑战哈佛大学在录取过程中对种族的考虑,他们说这损害了亚裔美国学生的利益,而有利于黑人和拉美裔。一名联邦法官在2019年做出了有利于哈佛的裁决,总部位于波士顿的美国第一巡回上诉法院在11月维持了这一裁决,称该大学对种族的考虑并不是“不允许的超出范围”,而是“有意义的”,因为它有助于保持多样性。

在众议院司法小组委员会3月举行的反亚裔暴力事件听证会上,4名共和党议员在给民主党主席的信中要求邀请耶鲁大学校长彼得·萨洛维(Peter Salovey)作证。耶鲁大学发言人表示,校方从未收到正式要求。

但加州的两位共和党众议员米歇尔·斯蒂尔(Michelle Steel)和扬·金(Young Kim)(都是韩裔美国人),在听证会上发言反对平权行动。斯蒂尔谴责了去年秋天被加州选民否决的第16号提案,该提案将放宽在政府招聘和公立大学招生中考虑种族和性别的限制。

斯蒂尔称拜登政府撤销耶鲁案“完全错误,是一个危险的先例”。

一名司法部官员以问题敏感为由匿名发言,他周二表示,该机构的律师是在审查了“所有可用的事实、情况和法律发展”(包括联邦上诉法院对哈佛大学案件的裁决)后,撤销了对耶鲁大学的诉讼。该官员说,该机构还撤回了一封发现耶鲁大学的做法违反了1964年民权法案第六章的通知信,并将继续通过其行政程序审查此事。

3月下旬,在另一个众议院委员会的听证会上,紧张局势沸腾了,争论的焦点是联邦法官缺乏多样性。

保守派劳工律师、美国民权委员会成员彼得·基尔萨诺(Peter Kirsanow)将哈佛案作为亚裔美国人面临歧视的一个例子,并告诉立法者,他已经提交了一份支持起诉哈佛的简报。

“别再把无关紧要的问题扯进来了,”加州民主党众议员刘云平(Ted Lieu)厉声打断他的话。基尔萨诺随后认为,在对亚裔美国人联邦法官候选人的选拔中存在“管道歧视”,部分原因是哈佛大学和其他学校的决定。

刘云平说:“你不能谈论联邦司法机构,而一直去讨论大学问题,是因为你知道你在联邦司法机构的问题上没有任何依据。”他一直是川普在新冠疫情问题上言论的著名批评者。刘引用了美国进步中心(Center for American Progress)2019年的一项研究,发现73%的联邦法官是白人男性。

一些保守派人士认为,民主党人利用大量针对亚裔美国人的袭击事件制造了一种虚假的说法,即川普对共和党基本盘中极右翼、白人民族主义分子的拥抱是暴力事件的主要罪魁祸首。

南加州一家致力于帮助美国亚裔企业的非营利组织主席马克·安(Marc Ang)指出,上个月亚特兰大发生大规模枪击案,一名白人男子被指控在三家亚裔经营的水疗中心杀害了8人,其中包括6名亚裔妇女,新闻报道了这一事件。

当局表示,被控杀人的罗伯特·亚伦·朗(Robert Aaron Long)告诉他们,他不是出于种族动机,而是为了消除性诱惑,但一些民主党人称枪击案是仇恨犯罪,试图恐吓美国亚裔社区。

“全国对亚裔遇袭事件的整体报道,虽然善意地照亮了某些事件,如亚特兰大(事件),但却产生了一种膝跳反应,以牺牲其他事件为代价,进一步推动某些叙述,”安说。

但哥伦比亚大学社会学教授詹妮弗·李(Jennifer Lee)表示,过去一年的情况表明,那些试图与保守的亚裔美国人合作去拆除平权行动的共和党领导人,并不愿意“在他们(指亚裔美国人)成为种族主义和仇外攻击的目标时站在他们一边”。

李称此刻是美国亚裔的“清算”时刻,“他们所认知的竞争力并不能抵挡仇外攻击”。我们应该痛苦地清楚,种族在我们的生活中将如何保持重要,它如何影响我们的机会,以及它为什么必须成为政策的核心,包括平权行动。”

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national-security/asian-americans-affirmative-action/2021/04/06/355454a8-96fa-11eb-a6d0-13d207aadb78_story.html

纽约华人资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