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打“卡舒吉报告解密牌”无关正义
新民晚报
2021-03-03 18:04:39

开栏语:国际风云变幻莫测,深海区致力于为广大读者提供专业而独到的国际观察,从本周起,重磅推出“深海评”栏目,一大批国际问题专家进驻,他们将围绕各类国际热点话题,为您呈现专业而颇具个性的思想火花。“深海评”栏目每周一期,敬请关注!

当地时间2月26日,美国国家情报总监办公室解密了关于沙特记者卡舒吉被杀事件的评估报告。一方面,这是新上任的拜登政府“重新校准”美沙关系的重要一步;但另一方面也需要看到,此事绝非突然,而是经历了一个较长时间的酝酿。甚至可以这样说,解密卡舒吉事件报告,是美国政党政治博弈的惯性使然。

美国前总统特朗普(右)与沙特王储(左)展示美国对沙特军售内容。来源:BBC

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是美国政治史上的“黑天鹅事件”,而特朗普政府上台以后,便开始不遗余力兑现竞选时的种种政治承诺。就中东政策而言,特朗普政府上任伊始便毫无顾忌地表现出“拉偏架”的态势:一方面前所未有的全力偏袒以色列,尤其是在耶路撒冷问题上极大突破美以关系和阿以关系的长久规准;另一方面超强遏制与极限施压伊朗,在单方面退出伊核协议与重启对伊单边制裁上肆无忌惮。此外,特朗普瞄准沙特身为美国中东铁杆盟友,与以色列和伊朗均保持公开敌对状态这一特殊且关键的身份,通过强力塑造和渲染伊朗“威胁”使得沙特和以色列不断走近,结果是美国通过整合沙以两大中东盟友来对伊朗形成进一步合围之势。正因如此,特朗普政府对沙特的政治体制保持了极大的容忍度。

卡舒吉是沙特知名的人权活动人士,又是跟特朗普大唱“对台戏”的《华盛顿邮报》记者和专栏作家,他时常对沙特王储及沙特政府进行激烈挞伐。换言之,沙特方面早已对卡舒吉心存愤怒,而特朗普也毫不掩饰对卡舒吉背后的《华盛顿邮报》的仇视态度。正因如此,2018年10月,卡舒吉在沙特驻伊斯坦布尔总领事馆内神秘消失,并最终被确认死亡后,特朗普政府毫不意外极力对此事件进行冷处理。

漫画《特朗普、拜登与王储》。来源:WP

民主党自然不愿放过这一打击特朗普政府的契机,呼吁对此事件进行彻查,并在中期选举后利用掌控众议院的优势来继续推进。但必须承认,在特朗普总统任内,民主党团队就卡舒吉事件调查的动议以及围绕这一案件对特朗普政府展开的政治反制,事实上并无进展。倒是美国在力推阿以和解和外交关系新突破上不断跃进,而这背后是特朗普政府与沙特之间的复杂利益交错。

拜登上台后,民主党政府秉持的传统“人权外交”色彩正在逐步回归,而围绕卡舒吉事件的政党政治博弈也进入了新阶段。

尽管民主党团队打“卡舒吉报告解密牌”的最初矛头是针对特朗普政府,但在特朗普下台后,对民主党团队及拜登政府而言,确保该事件调查的有始有终依然大有裨益:一方面,可以削弱事件背后原本过于浓厚的党争色彩,另一方面又可以顺势将其作为在中东推进人权外交的突破口。

总之,民主党团队以解密卡舒吉事件报告为武器,在特朗普政府时期和拜登政府时期有着不同的诉求和目标,根本目的是为美国政治服务,而非客观公正揭示卡舒吉事件本身的是非曲直。

撰稿钮松 上海外国语大学中东研究所研究员编辑 齐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