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世上只有一种病,那就是穷病
图解电影
2020-02-17 11:01:13

本届奥斯卡最大赢家,无疑是韩国电影《寄生虫》,它一举斩获了奥斯卡最佳影片奖、最佳导演奖、最佳国际电影奖、最佳原创剧本奖。

不管你如何看待《寄生虫》,它都创造了韩国电影的历史,也创造了奥斯卡的历史。

在强势登顶奥斯卡之前,该片就已在欧洲大放光彩,斩获戛纳电影节金棕榈奖等多项桂冠。在国内也获得了很好的口碑。

《寄生虫》由韩国著名导演奉俊昊执导,借用“楼上楼下”的阶层隐喻,以黑色幽默演绎了社会底层一家人“寄居”上流家庭的荒诞悲喜剧。

地面之上,生活着有一对儿女的朴社长一家,他们是韩国最富有的那一群人,住在别墅里,终日沐浴阳光,连他们的地下室WIFI信号都很强;

地面之下,生活着基泽夫妇和儿子基宇、女儿基婷,他们全都是无业游民,住在廉价的半地下室出租房内,终日见不到阳光,蹭个WIFI都得跑到卫生间,因为那里地势最高信号最强。

同样的一对中年夫妻,又同样的一子一女,似乎并没有什么两样。

然而实际却大相径庭。一个坐拥豪宅名车,往来于上流社会。而另一个却拥挤于暗无天日的地下室,每日为生计发愁。

因为人活着,就会有比较,从而产生欲望。

而且经过这次疫情,我们会发现,它不只是一部电影,它更是一面镜子!

导演奉俊昊说过这么一句话:“虽然生活在一个国家和城市,但富人和穷人可能都没机会相遇”。

再看这次疫情,我们在朋友圈总能看到有人炫耀口罩,炫耀酒精,炫耀买到的双黄连口服液。人向来都是有优越感的动物。

而我们在网上听到最多的话就是:

“都这时候了,为什么还要跑出来,不要命了吗?

“他们怎么就不知道戴口罩呢,钱重要还是命重要?

可现在看来,这颇有“何不食肉糜”的感觉。

电影中,在一场大暴雨后的清晨,朴太太在别墅中醒来觉得阳光正好,空气清新;

而住在地下室的基泽一家因为这场暴雨一切尽失,只能在污水里挣扎。

当我们戴着口罩的时候,其实有一群人连口罩都没有的。当我们以为拿方便面桶、柚子皮做口罩是搞笑的段子,殊不知这背后是残酷的现实。

如今,虽然疫情的拐点仍不清晰,形式依旧严峻,但为了一件事,很多人已经不得不开始出门了。

那就是工作挣钱。

在网络世界里,本硕早已不值钱,逼乎里更是人在美国下飞机,博士在读刚下课;人均收入一万那是起薪;人人都应该境外旅游过几次,要不每年也得几次国内游。

但就像电影中,如基泽一家那样在社会底层努力生存的人们有很多,你认为,他们能发出声音吗?

大家都知道这段时间最好不要出门工作,外来务工人员也不要着急返城。但他们并不知道很多人不工作就等于没收入。

不是所有的人都有五险一金,不是所有的人都能在家办公。

如果非要找一种原因,那就是“这世上只有一种病,那就是穷病。

而《寄生虫》并不是要去表达对社会底层的同情或偏袒。奉俊昊是尽力表现并探究人性中更多复杂的特质。

比如作为”底层“的人们并非完美,他们懒惰无知、爱慕虚荣。

爸爸基泽用没有计划来应对未来,听起来好像能应对所有困难,但正因为这样的阿Q精神,让他一直停留在自己的舒适圈止步不前。

当富人不在家时,穷人鸠占鹊巢,基泽一家在别墅中享受着,幻想着不切实际的未来,沉浸其中难以自拔。

还调侃着:因为有钱,所以善良,如果我这么有钱,也会很善良。

而当一家人的行径被前保姆撞破时,为了抢夺“寄生地盘”,两个家庭产生了激烈的争执打斗,就算是在在寄生者的世界,同样适用以强凌弱的丛林法则。

但他们仍然有自身值得珍重的事物,并愿意为之付出生命,他们有自己的生存之道,也有自己赖以生存的理念。

“爱“,才是最具有普世意义的不变主题。

影片最后我们本以为哥哥总算出人头地,买下了那栋豪宅,父子俩在阳光下相拥。但镜头往下,再次回到阴暗的地下室,原来一切都只是美好幻想。

但每晚,基泽点亮的那盏闪烁却坚定的灯光,也是底层人尊严与希望之光,不曾熄灭。

在如今的这个世界,对于绝大部分人来说,一个小小的风浪就能把人从体面打到没有尊严。尤其在灾难面前,我们随时都可能成为“底层”中的一员。

这个时候更需要互相关爱,尤其要关注那些脆弱的个体。每个人都值得被他人温柔以待,无论贫富,无论性别……

世界如镜,你对世界以刻薄,世界还你抑郁;你对世界以温柔,世界还你春暖花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