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录节目就是为了赚钱,还被大家叫好,就只有他行了!
青春剧未央
2019-12-14 20:01:45

文 | 青春剧未央原创

娱乐圈里总有一些人,有着谜一样的吸粉体质,不需要多做什么,就有人愿意“为他疯,为他狂,为他哐哐撞大墙”。比如说,玩子最近越来越喜欢的朴树。

别人的耿直、自我、真性情可能随时会成为被黑的理由,或是被骂立人设,可当这些特点体现在朴树身上,却总是格外地招人喜欢。

最近有媒体旧事重提,询问朴树在参加《乐队的夏天》的录制时为什么要中途回家睡觉。

注意看当时马东惊讶的表情,可能见过大风大浪的马老师,也没遇上过这样的嘉宾吧。

当时曾一度有人质疑朴树个性太过张扬、随意,有耍大牌嫌疑,然而万万没想到,真相居然是做了一夜飞机又累又困,在录制现场又不知道做什么,所以就选择了到点回家睡觉。

他居然还认真问经纪人“有没有要求扛到最后”,这个“扛”字有些过于真实了毕竟是不爱营业的朴老师。

不止是在出席节目录制,就连自己的专访朴树都会严格按照自己的习惯随性而为。

近日凭借“真的吗,我不信”经典语录重新回到大家视野的著名“反pua大师”陈鲁豫就曾经去朴树家里做过采访。

前脚大家还在其乐融融的共进午餐。

转眼间,吃完饭朴树就在镜头下直接睡起了午觉。

这也太真实可爱了吧。正是这种自然的状态,让朴树与这个高负荷、快节奏的娱乐圈格格不入,但也正因如此,才显出他的可贵。

他活在自己的节奏里,从不在意什么镜头或者是节目效果。参加《奇遇人生》时,刚见面就和主持人阿雅说自己后悔来参加节目了。

当节目组提出安排他坐摩托车时,他更是拒绝,直言这不是自己爱做的事,不愿意坐摩托车。

但他虽然自由却敬业,还是选择了认真的配合。

当体会了摩托车的速度和迎面吹拂的微风之后,朴树笑了,开心的像个两百斤的孩子。

更是提出之后全程都要坐摩托车......果然,再酷的人也逃不过真香定律。

镜头前的朴树真实自然,而私下里的他更是单纯不世故。

好友高晓松曾经讲过一个“还钱梗”:高晓松最惨的时候找朴树借了15万,朴树只回了两个字“账号”;等到之后朴树自己遇到经济上的困难时,他也只发了两个字“还钱”。

不需要过多的寒暄和客套,简单直白地解决问题,彼此信任、坦诚,也算是神仙友情了。

一个是幽默风趣的文化才子,一个是沉默寡言的脱俗歌手,两人之所以能够成为好友,也是因为有着相似的生活背景。

我们都知道,高晓松出身高知家庭,但鲜为人知的是,朴树的父母,也都是北大的教授。

朴树(本名濮树)的父亲濮祖荫教授,是空间物理学家,也是我国“双星计划”的发起人,有着令人闪瞎眼的学术成就。

显赫而又充满书香的成长环境,让朴树从小就有着自己独立的见解和思考。不同于其他北大教授家的孩子的成长轨迹(北大附小——北大附中——北大——出国),朴树从小就“非主流”,他喜欢的,一直是哥哥的那把吉他。

热爱音乐的他,还是遵从父母的希望努力考上了首都师范大学,然而这并不是他想要的生活,大二那年他就申请了退学,专心在家写歌,卖歌,直到两年后被高晓松介绍给了宋柯。

朴树的《那些花儿》、《白桦林》唱哭了高晓松和宋柯,他俩为了签下朴树,成立了唱片公司——麦田。

1999年,朴树的第一张专辑《我去2000》面世,朴树一炮而红。

然而,一夜爆红后,天天活在聚光灯下的他并不快乐,反而感到焦虑、整夜整夜的失眠,常常一个人从地铁起点坐到终点、一个人偷偷哭,甚至以“下周我可能生病”为由拒绝商演。

最痛苦的时候,他曾经多次想过放弃生命。

不能与这个社会“和平共处”,朴树选择把自己封闭起来,一躲就是十年,明明出场费几乎是顶级的,但他却宁愿落魄也不愿委曲求全,就像他自己说的,“我只想好好写歌,我不祸害人”。

直到他治愈了自己,然后凭借《平凡之路》华丽归来。

即使已经人到中年,但他眼里仍有着少年人的光彩,在舞台上仍然还是那么的耀眼。

现在的他,比从前更加开朗、乐观,他会为了音乐梦想去上综艺,去赚钱。当主持人问他为什么参加节目时,他会耿直地回复“我这一段真的需要钱”

别说是大明星,就算是普通人,也做不到如此坦诚吧。

在他身上,我们看不到一个大明星的样子,反而能见到一个很纯粹的人,能感受到他的世界很单纯,不喜欢做的事情,给再多钱也不干。

如果除了做自己,朴树还有什么坚持,那应该就是音乐了。

没钱做音乐,他就出来营业赚钱;钱赚的够了,就又“神隐”去做自己喜欢的音乐。

与其说是朴树的音乐像诗,倒不如说是他的诗一般的生活成就了他干净纯粹的音乐。可能别人唱得是歌,但正如高晓松说的,朴树,唱的是生命。

希望他能一直享受这种纯粹的生活,也希望每个人都能拥有这种纯粹的人生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