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派集团CEO一句话,股价暴涨60%!公司紧急澄清来了
中国基金报
2019-12-09 23:44:25

酷派集团CEO梁锐表示:“截止2018年,公司还处于亏损,今年7月成功复牌后,每个月开始盈利,今年可以做到不亏损,明年争取实现扭亏为盈。”

中国基金报记者 李智

因CEO一句话,公司股价暴涨59.51%!

12月6日,酷派集团(2369.HK)在北京召开全体员工大会,酷派集团CEO梁锐表示:“截止2018年,公司还处于亏损,今年7月成功复牌后,每个月开始盈利,今年可以做到不亏损,明年争取实现扭亏为盈。”

受此消息影响,酷派集团放量飙涨,截止收盘,上涨59.51%,报0.26港元,全日成交额达8415.34万,最新总市值为13.1亿港元。

上半年亏损大幅收窄80%

据悉,酷派集团主要从事研发、生产和销售移动电话及物业投资。公司的间接全资附属公司宇龙计算机通信科技(深圳)有限公司是中国领先的酷派智能手机、移数据平台系统及增值业务动运营开发商及一体化解决方案提供商。宇龙深圳主要向中国企业、政府部门及手机运营商与个人消费者供应其酷派产品。酷派未来还将持续探索细分市场的消费者需求,研发智能穿戴领域。

另外,酷派今年持续开拓北美与加拿大等周边国家市场并丰富产品品类,从手机衍生出如充电宝、数据线、多功能插头等家居配件,还有随身移动热点coolpad surf和在美国热销的追踪器coolpad tracker。

公司2019年中期收入为6.58亿港元,同比减少18.1%;毛利为1.06亿港元,而去年同期毛损为2514.9万港元,除税前亏损为2637万港元,同比收窄92.3%;公司拥有人应占亏损为2682.8万港元,同比收窄91.8%。

此前于8月7日,酷派集团曾发布公告称,公司上半年业绩回暖,综合亏损净额相较于2018年同期收窄80%。对于综合亏损额大幅减少的原因,酷派集团方面表示,系万咖壹联有限公司股份股本投资的公平价值增加产生的收益。同时,报告期间,本集团积极有效地提高运营效率及成本控制导致的本集团预期毛利,而2018年同期录得毛损2515万港元。

曾3年亏损近65亿

被基金公司估值为0

酷派自2017年3月被停牌之后,一直在积极寻求复牌。2019年3月31日,酷派接连公布了2018年中期报以及年报。然而,这一份财报却依然无法挽救其停牌的实事,更令投资者一片唏嘘。

2018年年报显示,酷派营业总收入为12亿港元,期内亏损3.59亿港元,流动负债超出流动资产约11.63亿港元,资产负债率超过80%。在各项业务全面收缩的背景下,酷派在财报中还披露称面临着赔偿部分供应商1.47亿港元的民事申诉。

虽然2018年酷派的亏损幅度已经大幅缩小,但是酷派在财报中并未披露亏损大幅收窄的原因,仅表示亏损源于智能手机市场竞争剧烈及公司出货量减少。

截至2018年,酷派已经连续巨亏3年,累计亏损超过65亿港元,经营状况备受质疑。

然而,就在酷派业绩承压的同时,易方达基金发布公告称,自2019年6月11日起,对旗下证券投资基金(交易型开放式指数证券投资基金除外)持有的“酷派集团”按照0.00港元/股进行估值。待上述股票复牌且交易体现活跃市场交易特征后,将恢复为采用当日收盘价格进行估值。

乐视曾为酷派第一大股东

公告显示,2016年6月17日,乐视通过旗下子公司再次购买酷派集团11%的股份,加上此前持有的18%股权,乐视共持有酷派集团29%股权,正式成为酷派集团的第一大股东,贾跃亭也就此成为酷派集团董事长。

但是在乐视遭遇生态危机之时,乐视将其持有的酷派17.83%的股权转让至威日创投,成交价8.08亿港元。酷派年报显示,威日创投正是由深圳地产商京基集团创始人陈华的大公子陈家荣控股,之后,陈家荣又将持股转让至其弟陈家俊手中。

今年7月酷派成功复牌之后,酷派董事会已经发生了重大变化。截至6月30日,陈家俊通过Kingkey Financial持有酷派17.83%股权,为酷派第一大股东;Zeal Limited持有酷派10.95%股权为第二大股东;创始人郭德英则通过Data Dreamland持股9.20%,为酷派的第三大股东。此外,陈家俊担任酷派的董事会主席,郭德英为名誉主席。

昔日“国产手机巨头”辉煌不再

被称作“中华酷联”之一的酷派早已辉煌不再,昔日国产手机巨头似乎已遭市场淘汰。据悉,“中华酷联”这一称号的形成是因为在2013年左右,中国内地的四家主流智能手机厂商,包括中兴、华为、酷派和联想销售额最高,所以四家企业被合称为“中华酷联”。然而,6年过去了,国内的手机业务格局也已悄然发生巨变。

此前,权威数据机构CINNO Research发布的月度国内手机销量监测数据显示,2019年上半年,国内智能手机销量为1.9亿部,同比降低6.0%。销量最好的前五名手机品牌分别是华为(含荣耀)、OPPO、vivo、小米和苹果,其中,前三家手机销量占国内智能手机市场的71.4%。若以手机销量排名而言,在2019年上半年,华为和荣耀占据了中国智能手机市场34.3%的市场份额,以绝对优势占据第一,而并未出现中兴、酷派和联想的身影。

酷派似乎有意转移核心业务,根据最新财报显示,2019年酷派的研发支出仅有0.57%,而酷派2018年的研发支出仅有1亿元,这一数字相对于相对同类科技公司来讲毫无可比性。今年9月,酷派推出其新款手机“coolpad 26臻藏版”,目前,京东售价为1299。但业界对其褒贬不一,其机性能仅能与千元机相媲美。

酷派手机销售收入大幅下降,似有意“卖地求生”。今年4月,酷派将西安一地块的土地使用权及地上在建工程出售给西安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土地储备中心,作价人民币2.36亿元。在公告中酷派集团称,此次出售事项的所得净款项将用作集团品牌在海外,尤其是美国可持续的推广和新技术的持续投入,并补充酷派的运营资金。另表示,过往数月主营业务仍为开发销售智能手机,但上述期间智能手机销售收入同比下降。

酷派集团紧急澄清:

CEO梁锐确认相关陈述仅为对员工的期望

今日大涨60%的酷派集团刚刚澄清称,本公司执行董事及行政总裁梁锐确认相关陈述仅为其对员工的期望,且并不反映对本公司未来营运、财务或业务状况的任何预测。本公司谨此强调其并未作出任何溢利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