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云汉:中国要有战略定力,不必随部分美国鹰派的音乐起舞
财经杂志
2019-12-07 13:31:01

“中美要重新认识对方,重新认识自己在世界经济里、在国际大格局里所处的位置,以及自己的能力在哪里。现在我们看到了,即使在短期内,对抗冲突或者不信任还会继续往更坏的情况走,但我并不认为它是完全不可逆转的。”12月7日,台大政治系教授、台湾“中央研究院”院士朱云汉在“三亚财经国际论坛——全球格局变化下的应对与抉择”上表示。

台大政治系教授、台湾“中央研究院”院士 朱云来

他解释道,首先最根本的原因是,中美之间相互依存,若要搅动或破坏二者盘根错节的利益连接关系,需要付出代价。“破坏越严重,代价越明显。所做的所有措施,都是杀敌一千自损五百,甚至是杀敌五百自损一千。”

其次,美国将中国视为威胁,这一共识十分脆弱的,含有较多情绪成分,而并非经过理性的政策辩论而形成。因此,反对的声音会逐渐增多。“比如科技公司会说,中国是半导体未来最大的市场,我们怎么可能失去这个市场,失去这个市场,我们维持高利润和研发能力,如果失去这个市场,我们的龙头地位肯定不保。这些声音都会出来,但需要时间。”

“第三,美国经济并不是想象中的那么健康和强大,如果出现金融危机,大家会更冷静一点,全世界央行必须合作,必须用2008的模式,大家协同。”

朱云汉表示,如今美国已经没有一呼百诺的能耐,中美所有的贸易伙伴都不希望二者走向冲突。“中国决策者一定要有战略定力,不要随着部分美国鹰派的音乐起舞,开放的要继续开放,改革的继续改革,在各方面加大力度,做好该做的事。”

以下为发言实录:

张燕冬:朱老师,从IBM越来越受到全球化进程的影响,您作为专家,能不能从这个脉络当中给我们分析一下,将来这种趋势会怎么样,对中美关系会怎么样?

朱云汉:最近任何人如果出去走一圈会得到一个印象,他们的基本判断会分成三种:第一,非常悲观。第二,比较悲观。第三,不容乐观,也许不需要那么悲观。对不起,没有第四种了。而且第三种意见现在看来还是少数,比较悲观的是中美至少已经进入长期战略对抗的通道。我们现在看到的摩擦,只是在初级阶段,还会继续升高,也会扩散到很多不同领域,贸易、科技、网络,甚至金融等等。即使没有彻底脱钩,但大范围的脱钩是可能发生的,这是比较悲观的。

但我个人还是认为,长期来看,我还是比较同意第三个观点,第三个观点跟百家讲的是呼应的,简单说不打不相识,中美要重新认识对方,重新认识自己在世界经济里,在国际大的格局里所处的位置,以及自己的能力在哪里。现在我们看到了,即使在短期内,对抗冲突,或者不信任还会继续往更坏的情况走,但我并不认为它是完全不可逆转的。

为什么呢?四点理由:

第一、最根本的是,过去35年快速的全球化,有些人叫做超级全球化,已经为全球,或者为中美打下了很厚实的基础,他们之间相互依存的关系,盘根错节的利益连接的关系,是存在的,你去搅动它,破坏它,是要付出代价的,破坏越严重代价越明显。所做的所有措施,都是杀敌一千自损五百,甚至是杀敌五百自损一千。

第二、美国把中国看成最大的威胁,甚至敌人,形成两党共识,我认为那个共识是脆弱的,因为后面驱动这个共识有很多情绪的成分,并不是经过非常理性的政策辩论形成的,比如目标在哪里,手段是什么,是不是都愿意为这个目标付出一定的代价?我觉得没有这个共识,所以碰到各种各样代价的时候,反对的声音会漫出来,科技公司会说,中国是半导体未来最大的市场,我们怎么可能失去这个市场,失去这个市场,我们维持高利润和研发能力,如果失去这个市场,我们的龙头地位肯定不保。这些声音都会出来,但需要时间。

第三、美国经济并不是想象中的那么健康和强大,虽然华尔街每天都在创新高,实际上它还有它的脆弱性,禁不起折腾,比如企业债务,甚至来一次下一次的金融危机。特朗普做的各种各样的事情出来,联储升息变成降息了。如果出现金融危机,大家会更冷静一点,全世界央行必须合作,必须用2008的模式,大家协同。

第四、我们不要太高估政府的能耐,任何政府都一样,虽然中国能耐可能大一点。在高度全球化的社会中,企业和各种市场机制有很多适应调试的弹性,它会绕过你,想办法适应你给它加的障碍,但你改不了太大的趋势。中美今年1—10月贸易的确减少,但是中国跟东盟的贸易增加很快,跟欧洲增加很快,尤其是越南,这种调试和变通是很清楚的。跟中国、跟美国有密切贸易关系的伙伴,都不希望中美走向冲突的通道,美国今天已经没有一呼百诺的能耐,所以这是在相互磨合的过程中,很重要的一个相互认识的地方。

张燕冬:您的核心观点是,现在全球化受到了影响,但全球化即使受到影响,要被割裂的话,厚实的基础是很难被崩掉的。

朱云汉:它有很强的韧性。

张燕冬:在摇摆的过程中,历史的长河中可能就是一瞬间,有时候会是一代人。

朱云汉:假定中美的摩擦蔓延到金融领域,华尔街的反应会非常强烈,强烈到特朗普也受不了,更不要说热战了。

张燕冬:结束之前每个人给一句话,对于中美关系的未来或建议。

朱云汉:中国决策者一定要有战略定力,不要随着部分美国鹰派的音乐起舞,开放的要继续开放,改革的继续改革,在各方面加大力度,做好该做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