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知道胡歌的新片有多猛!
一碑电影
2019-12-06 23:55:57

它身上有太多标签。

「金棕榈提名」、「胡歌真正意义上的银幕处女作」、「柏林金熊奖得主之新作」…

但当你看过电影,你或许会忘记这所有的光环,聚焦于电影本身。

它不一定是所有观众的高潮,但一定是中国电影的一次拓界。

《南方车站的聚会》

导演:刁亦男

主演:胡歌 / 桂纶镁 / 廖凡 / 万茜

豆瓣:7.7 |IMDb:6.7

风格,延续《白日焰火》的黑色犯罪的残酷与凌冽。

但它又尝试再次踏步越过类型的边界,倾向于氛围更浓烈的作者电影。

难得的是,它做到了类型元素与强烈个人表达的兼顾。

相比端着的纯文艺片,相比晦涩的小众电影,它携带的类型片故事躯壳,它包裹的极端个人表达,既亲民,又自由。

整部电影拍得淋漓尽致,任意泼洒的意象,随意划开的大量留白,布下的模糊、暧昧的细节,梦幻且真实,现实又超现实。

那些慢慢放大、布满大银幕的影子,那些没日没夜下不完的雨。

那些雨水和血水的融合,那些霓虹灯与雨夜的配合,那些看似随意却又充满设计感的光影的运用,都在印证着这部国产电影的罕见。

彪悍、生猛、凛冽、暗黑、血腥…

这个故事,你可能听过,因为,它正脱胎于一个真实案件。

2009年,某南方小镇,刚刚出狱的周泽农(胡歌 饰)参加偷车团伙的区域划分聚会。

因为一个街区划分上的分歧,一场帮派间的纷争,随着一声枪响拉开。

争斗间,周泽农的手下黄毛(汤青松 饰)开枪打了另一个帮派头目猫眼(常嘉豪 饰)的兄弟猫耳(常嘉壮 饰),由此,一场「盗窃运动会」,开始了。

比赛规则:哪一方在当天晚上偷到的摩托车多,兴业街区的「领土权」就归谁。

祸端,就这样酿下…

当晚,猫眼悄悄在黑暗的桥洞中布下陷阱,试图勒下周泽农的脑袋,不料,黄毛冲在前头,断了头。

猫眼还在追击,每一枪都瞄准周泽农的要害。

见此慌乱逃跑的他,在经过一个路口时,看到前方有一只持枪的手蠢蠢欲动,他眼睛一闭,条件反射下抢先扣动扳机,迅速逃离。

周泽农不知道,这个他以为在追击他的仇家,并非猫眼一伙,而是来调查摩托盗窃案的无辜警察。

很快,警方发布了30万的悬赏,「猫鼠游戏」中,一个走投无路的亡命困兽的逃亡之旅正式开启。

30万赏金的诱惑下,试图取周泽农性命的猫眼一伙、周泽农的老婆杨淑俊(万茜 饰)、周泽农的手下兼小舅子杨志烈(陈自杰 饰)、周泽农的好友华华(奇道 饰)、陪泳女刘爱爱(桂纶镁 饰)被卷进这场困局。

他们的爱恨与情仇、人性与救赎,交相辉映着现实世界的光怪陆离、猛兽横行…

作为今年戛纳电影节唯一一部入围主竞赛单元的华语片,昆汀在戛纳现场表达了自己对它的喜爱,看过之后,并不意外。

整部电影,「暴力美学」被挥发到极致,带来诗一般的视听体验。

疾驰而行的摩托车经过桥洞,霎那间,血光四溅,头身分离,扑面的生猛感袭来,这应该是今年你能看到的最彪悍的画面。

刁亦男似乎没留下什么余地和退路,一场雨伞刺穿身体的戏,是一个完整的视觉过程,在这个过程中,你可以看到他对昆汀的致敬,也可以看到其它黑色电影的剪影。

几场深陷欲海的激情戏,同样尺度颇大,暴力与情欲在一个个南方的雨夜中融合。

那场在船上的交合,叙事暧昧、张力十足,自由联想宽泛无边。

紧接着,它另辟蹊径,进一步深化放大环境和人的关系。

这部《南方车站的聚会》的英文名是Wild Goose Lake,野鹅湖。

周泽农与刘爱爱在车站与湖畔游荡,出没于此,溺亡于此。

而这个藏污纳垢的野鹅湖,不久后依旧恢复风平浪静。

可你发现没有,明明故事发生在野鹅湖,但电影的片尾曲却是《美丽的梭罗河》,这首歌曲在片中也出现过,为何?

看这首曲子背后的意义:这首歌在音乐与歌词上都在展现人们渴望生活,以及河流表现出于讴歌的旺盛生命力。

身陷绝路,自己值30万,这30万成为周泽农之后所有挣扎、逃亡、博斗且重新燃起生命力,依旧不屈的一束微光。

电影的野心显然不是曲径通幽地还原一桩真实案件。

它想通过一个在绝境中寻求救赎的故事,用影像去抵达一个身陷江湖,充满宿命感的真实命运速写。

刁亦男导演曾说:有些观众的观影习惯是,饭菜端上桌,切好,掰开,揉碎,喂到嘴里才行。

这场聚会,显然没有这样的饭菜。

如果你希望看到的是一部疑点密布的悬疑电影,我劝你提醒做好心理准备,电影放弃了在剧本上的过多打磨,而是将重心放在了镜头语言,让意象大于叙事。

它用了极度断裂的空间结构与跳剪拼接而成的叙事技法,来串起这个充满宿命感,充满诗意的故事。

比如,电影中出现了好几处值得玩味的透明剪影。

那把透明的白色雨伞下,罩住刘爱爱瘦弱的身影。

警匪斗争时,刘爱爱无措慌乱间想藏身,她躲进身旁小卖铺的塑料棚,霓虹灯的映射下,她显得更无处遁形。

比如,电影中多次聚焦的影子。

你会发现,镜头常常不直接对准人,而是对准墙上的影子。

那场在筒子楼的追逐戏,周泽农跑上楼梯,人物已经出画,镜头却没有一点变换的意思,而是静置原地,让悬在墙上的影子不断抖动,不断消失,不断放大,最后,即便不见人,人影也布满了整个屏幕。

无处不在的影子配合鼓点声、脚步声、喘息声,既带给观众压迫感与不安感,也带来一种无处可逃的绝望感。

比如,电影中那段可谓叫绝的动物特写。

刁亦男将人物从现实世界里剥离,然后赋予他们动物化的特性。

一场在动物园的枪战戏,镜头对准了动物们的眼睛,强光照射下老虎与猫头鹰收缩的镜头与角色眼睛的交叉剪辑,是独属于这个挣扎着的群体的蒙太奇写照。

所以你看,这些透明剪影,这些影子,这些困兽,某种意义上就是周泽农逃命的写照,孤独,无力,张牙舞爪,又充满宿命感。

而整部电影中类似这样的光影构建、镜头语言、蒙太奇手法俯拾皆是。

或觉遗憾的是,这样个人风格强烈的作者电影里,其实留给演员赋予角色的发挥空间很小,自然,表演上面少了一些击节称快的惊喜。

但必须承认,无论你喜不喜欢,都不能否认这部电影在视听语言上的独特与魅力,都不能否认刁亦男导演个人风格的浓烈,都不能否认这种类型在突破上的前所未见。

它能在国内上映,真的真的是一件不容易的事。

无论从哪个维度看,它都值得被更多人看到。

编辑 泛泛

图片 /来源于网络

「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