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季女孩因桃色流言遭泼妇暴打,这部佳作不该跟国内无缘
锐影Vanguard
2019-12-05 08:00:09

11年前,李晨和黄轩,还没家喻户晓,却在一部电影里贡献出绝佳的表演;

11年前,有部土生土长的国产佳片,拿下诸多国际大奖,却只能在捷克上映;

豆瓣上,它有7.9的高分,标记过的人数却不足1千——

《地下的天空》

壹 被泼脏水的花季少女

贵州,六盘水,某煤矿区。

俯瞰矿区,目力所及全是黑色。

地面上,矿车兜兜转转,间断发出吱吱的呻吟;

矿井下,工人你来我往,偶尔冒出一两句打趣的话。

地表死气沉沉,地下灯火通明。

与下井挖矿的男工不同,井水每天的工作,是给下井的工人发放工具。

她的工作间非常局促,铁锹头盔磕碰的声响,总会把她游走的思绪拽回来。

她抬起眼皮,继续目视眼前这条铺满煤灰的甬道。

井水跟每个小镇青年一样,烦透了两点一线的生活,想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

每天下班后,她都会在矿区和家的土路上,看着缓缓而过的绿皮火车发呆。

想象着有一天,自己也要搭上火车,逃离这黑色的故乡。

井水的男朋友宋大明(李晨饰),也是矿工中的一员,结实耐劳,沉稳木讷。

当得知井水想出去看看后,大明的反应在意料之中:

“我除了挖煤,什么都不会”

过了几天,矿长把井水调到办公室做文职,离开了那闭塞的工作间。

这再正常不过的人事调动,却让井水遭遇了无妄之灾...

闲言碎语接踵而来,工人们凭空意淫的桃色流言病毒一样地传播。

“矿长和井水有一腿”

“井水为了升职送了重金”

“那丫头不是什么省油的灯”

“这下宋大明的绿帽子是戴稳咯”

谣言越传越凶,好事者添油加醋,玄而又玄。

终于,事情爆发了。

有天,矿长夫人招呼了一帮人,凶神恶煞般找到井水,拳脚相加...

还在调休的工人们一听有热闹看,迅速拥簇,把办公楼围得里外三层。

事后,遍体鳞伤的井水,躲进房间,抱着双腿,低声抽泣。

她从小在这里长大,深知人言可畏。

现在,不管她跟矿长有没有发生关系,都已经没办法抬起头做人了。

出去看看的梦想,也就此打住,锐气和冲劲灰飞烟灭...

贰 认命的摇滚青年

井水的弟弟叫井生(黄轩饰)。

跟姐姐一样,井生也不认命,神情中总带着睥睨一切的孤傲。

他不爱读书,擅长翘课。

台球厅、KTV、城市郊区的老街区,总有他漫无目的游荡的身影。

井生爸爸曾警告,这里的人只有两条路:要么考上学,要么下井。

井生却说:我考不上,但我不下井。

他的梦想,比姐姐更精准:当歌星。

有两句歌词可以概括井生的人物弧光。

他渴望成为一生不羁放纵爱自由的摇滚歌手,他也自信,没有什么能阻挡他对自由的向往。

想当歌星,就要去北京。

脚下这片土地,只有煤灰。

接着,井生想方设法去北京。

爸爸阻止:北京那是谁都能去的地方吗?

井生相信自己是被命运眷顾的人,他相信自己一定能梦想成真。

在接下来的社会的毒打下,井生彻底蔫儿了。

本想去报名歌唱班,却连报名费凑不齐;

做保安攒钱,却被中介机构骗了100元。

压垮他的最后的稻草,是他发现,自己完全没有做歌手的天赋。

井水和井生,被现实打败的姐妹俩。

他们最终还是没有逃脱黑色的命运。

这部《地下的天空》曾收获大大小小的国际奖项,它最初在捷克上映,却始终与国内观众无缘。

要说缺点,能挑出一大堆。

吞温水的剧情,粗粝的画面,现场收声非常糟糕。

但影片贵在真实。

全片成本低得可怜,拍摄周期只有20天,贵州矿区实地取景。

井水演员郑罗茜说:拉煤车一过,满身满脸全都是黑的...

有点像《盲井》,因为粉尘过量,剧组很多工作人员都患上了呼吸道疾病,拍完后一周内,吐得都是黑痰。

整部影片,平平叙述,淡淡忧伤。

前面,是小人物对命运的怒吼和反抗;

后面,则是他们的妥协和乐天知命。

必须要夸的是,李晨和黄轩的表演。

有网友统计,全片李晨台词,不超过25句,大多数剧情,需要用形体展示。

怒气冲冲的矿长夫人,正对女朋友井水拳打脚踢。

大明却拉开与人群的距离,不上前帮忙。

抬头、低头、喘息,拳头攥了又攥,还是没下定决心。

这场戏中,李晨没有一句台词,却把宋大明自卑、懦弱、憋屈、无望诠释地淋漓尽致。

再来看黄轩。

2008年,黄轩22岁,在这部处女作里,就展示了惊人的天赋。

不少网友称赞有加。

影片中,黄轩展示了一种与年龄不符的成熟。

他对角色的驾驭,完全不像一个新演员。

前半段,井生少年感极强,自信、痛快、初生牛犊。

后半段,接受命运的井生,开始认命、妥协、凡事无所谓。

少年感和老气横秋,两种相反的气质,从黄轩身上完美展现。

除了这些,《地下的天空》还好在,它展示了一部分人,最真实的生活。

影片有大量零碎的镜头,看上去都不动声色。

因为每个人的生活,大都是平凡而枯燥的。

这种真实感融于导演展现的每个长镜头、每句台词,以及演员的每个眼神中。

多少人像井生和井水,想要离开那片黑色故乡,去外面的世界。

只为给自己心灵一个交代。

但最后,进入了围城,才发现,仍旧没摆脱下井挖煤的命运。

姐姐井水被恶语中伤后,找了个远乡人嫁了;

弟弟井生兜一圈回来后,跟大多数小镇青年一样,下了井。

第一次进入黑洞时,井生曾经不安和不甘。

可这一瞬的思绪,都随着矿井的电梯,深深沉入了地底。

改变命运,实现梦想的鸡汤说了太多太多。

除了片刻的精神麻痹和逃避现实,鸡汤起不到任何功效。

如今,多少大腹便便、随波逐流的中年人,曾经也是热血、坚定、为了梦想不顾一切的少年。

都说选择大于努力。

但人的选择,总是受困于环境、学识、眼界。

最后的结局,也只能是承认自己平庸,接受如白开水一样的生活。

两姐妹父亲六十大寿,一家人团结。

这顿饭,也算吃的融洽愉快。

经过一番折腾,也许到最后一切都变了,也有可能什么都没有变。

(文中图片来源于网络)

锐影Vanguard作者 | 碗

欢迎转载,但一定要注明来源和作者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