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问水滴筹“扫楼”:它的“错”到底在哪?
一见财经
2019-12-03 14:17:35

近日,梨视频报道,大病筹款平台水滴筹线下志愿者在医院“扫楼”,吸引患者筹款。该报道和其他媒体跟进的一系列报道,把水滴筹推上风口浪尖,甚至上升为到全民讨论的话题了。

其实关于这次事件,刨除所有情绪,可以总结为以下几个关键问题。

一问:水滴筹真的“扫楼”了吗?

答案:扫了。

水滴的回应里提到:“视频报道中提到的部分地区个别线下人员的违规现象,严重违反了水滴公司价值观、准则及相关规定,调查清楚后我们将给以严惩。同时自即刻起,线下服务团队全面暂停服务,整顿彻查类似违规行为,组织重新回炉学习,再次加强平台纪律培训和提升服务规范,培训通过后方可重新提供服务。”

从这一段话里不难看出,水滴筹已经默认有扫楼行为。

二问:水滴筹该不该扫楼?

答案:该。

从水滴筹的回应里可以看出,组建线下服务团队的初心是好的:“发现一些年纪偏大、互联网使用水平较低的患者,在陷入没钱治病的困境时,还不知道可以通过水滴筹自救。”

截至2018年12月,我国网民规模为8.29亿,互联网普及率达59.6%。农村网民规模为2.22亿,占整体网民的26.7%;城镇网民规模为6.07亿,占比达73.3%。这意味着,仍有接近40%的人口没有使用互联网,而且以农村人口为主。

40%里面,老年人和贫困人口应该占据了不小的比例:老年人学习新事物的能力变弱,贫困人口受限于经济水平,使用互联网的几率都较弱。

与此同时,老年人身体健康走下坡路,得大病的几率高;贫困人口无钱负担大病费用的几率也很高。这两类人,都很可能成为“得了大病但是无法自行发起水滴筹”的人。

所以,水滴筹作为大病筹款平台,“扫楼”帮助这些人自救,是必要的。

三问:水滴筹错在哪里?

答案:没管好地推人员。

地推人员,是公司里比较特殊的一类工作人员。如外卖员如美团,快递员如三通一达和顺丰,更如滴滴司机如滴滴,一线面对用户、直观代表着平台的对外形象,但相比坐办公室的工作人员,更难管控。

正因为如此,地推人员需要更严格的岗前培训和更严厉的工作监管。显然,在这方面,水滴公司没有做到位,水滴筹的初心在“上传下达”的过程中发生了偏移:一个颇具公益感觉的社会企业形象,扭曲成了一个唯利是图的商业资本家形象。

四问:谁养的水滴筹?

答案:水滴公司。

即便是纯公益的组织,也需要最低的运营成本。

根据公开资料,截至2019年9月底,水滴筹已成功为经济困难的大病患者免费筹得235亿元的医疗救助款,精准帮扶国家级贫困县的困难患者超过7万人,覆盖全国563个国家级贫困县,共筹集17亿余元医疗救助款。这些数字的背后,离不开大量的平台运营成本。

水滴筹的平台运营成本来自哪里?

是来自好心人捐助的筹款吗?不是。

水滴筹的运营费用,来自水滴公司的100%“贴补”。

相比于从好心人捐助中抽取一定比例来维持自身运营的平台来讲,水滴公司的纯“贴补”,极大地维护了筹款人的利益。

一个人是否真正文明、富有,要看他对“穷人”的态度。一个大病筹款平台是否真的不是为了盈利,要看他是否真正为筹款人考虑。水滴筹是国内互联网个人大病筹款0服务费的开创者。在此之前,业内的其他平台如轻松筹等,都是要收取一定比例的服务费。这个费用对于普通人来讲也许不算什么,但是对于已陷入大病困境的人来讲,往往就是难以逾越的大山。

水滴筹砸了其他大病筹款平台的“饭碗”,却设身处地为筹款人谋取了更多利益,从这个角度来看是值得肯定的。

从网友的爆料看出,水滴筹一单是150元,悟空筹、360筹是500多元一单。从整个行业的角度来看,水滴筹给地推人员提成更像是“随行就市”,如果真的想用提成来激励地推人员,完全可以给比150元更高的提成。

五问:水滴公司的盈利模式可耻吗?

答:不可耻。

从水滴筹成立起,就没有避讳过母公司水滴公司的“筹款+互助+保险”模式。互助和筹款为保险打造了的良好的场景,保险为互助和筹款的免费提供了支持。这个模式一度得到了诸如百度、京东、苏宁、360、美团、悟空筹的认可和争相模仿。

捐款人通过筹款和互助,了解到保险的必要性,在经过深思熟虑后,慎重地选择适合自己和家人的保险,这对于一个有成熟心智的成年人来讲,本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更谈上不上“诱导”。

何况,无数事实证明,“全免费”的公益走不远。如果对慈善、公益过于苛刻,对任何一丁点的商业元素都容忍不下,反而会对公益和慈善造成伤害。

水滴筹成立至今,帮助过无数的最底层人民。很难说,没有水滴筹,这些底层人民是否只能默默地等待死亡。用商业的模式,支撑水滴筹运作得更持久,并不可耻。

六问:水滴筹的“错”到底在哪里?

答案:不成熟

从2016年7月成立,水滴筹的年龄三年多一点。相比于对社会做出的巨大贡献和取得的突出成绩来讲,这个年龄实在是有点小。

年龄小,也就意味着会有很多的不成熟。而且,这种不成熟是整个行业的不成熟,从小凤雅时间到吴鹤臣事件,水滴筹面临的每一次质疑,都是是大众对这个行业共有的质疑,是行业共同面临的问题。

之所以是水滴筹而不是其他平台被推上风口浪尖,只是因为它是这个行业做得最好、成长最快的平台,最适合做“标杆”。

在基本医保和商业医保覆盖不到的地方,水滴筹的存在,为那些缺乏保障的底层人民,提供了唯一的生机。

任何新生事物的发展都会经历一个逐渐成熟的过程。面对媒体的质疑,水滴筹立刻整改,这个态度在互联网公司中还是比较少见,足以说明“扫楼”事件并非主观造成,而是平台成长过程中的“阵痛”。对个人大病筹款平台多一些耐心,就能给自己和身边的人多一些机会。

七问:怎样能更好地避免类似“扫楼”事件的发生?

答:官方监管。

个人大病筹款平台作为互联网+的新生事物,从模式上来讲,是有利于社会的。对于有一个有利于社会的新生事物,求全责备、过于苛刻,并不现实。

水滴筹此次“扫楼”事件,之所以成为全民争议事件,也是因为有有利社会的一面,并不适合一棒子打死。何况,这并非是一个平台的问题,而是整个大病筹款行业的问题。

公众更应该做的事情,是呼唤监管,以更好地避免以后发生类似“扫楼”事件的发生。

大病筹款行业每一个负面新闻的背后,都有涉及筹款人信息审核的问题。但尴尬的是,站在审核一线的平台,并没有资格去审核发起人的资产等信息。如果有一个有相关权利的监管部门,对个人大病筹款行业进行严格监管,会大大利于整个行业更有序地发展。

早在德云社相声演员吴某的众筹事件时,就有人呼唤民政部对大病筹款行业进行监管。但当时的民政部回应:个人求助不属于慈善募捐,不在民政部法定监管职责范围内,但由于影响到慈善领域秩序规范,下一步,民政部将引导平台修订自律公约,针对群众关切持续完善自律机制,也将动员其他平台加入自律。

确实,“水滴筹”们作为一种互联网+的新生事物,本质上并非属于慈善或者公益,所以很难“名正言顺”地受民政部监管。但是个人大病筹款平台和公益、慈善有许多相似性和相关性,由民政部来监管,更为合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