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年前侯孝贤押房子拍它,上映后票房惨淡,但豆瓣高达8.5!
青石电影
2019-11-12 15:54:58

回顾80年代,侯孝贤的电影中有三部作品带着浓厚的传记色彩。

除了在《童年往事》中追忆少年叛逆时光的侯孝贤,多年与侯导合作的知名导演、编剧吴念真也在影片《恋恋风尘》中带着怅然回望一段无果的恋情。

而另一部影片的故事则来自于被称为“侯导御用编剧”的朱天文。

1983年,朱天文在《风柜来的人》中担任编剧,这是她与侯孝贤的第一次合作,两人此后就组成了固定搭档。

在《悲情城市》、《童年往事》、《刺客聂隐娘》等多部影片背后,我们都能看到这位才女的身影,朱天文与侯孝贤的合作已有30多年,获得多项大奖。

而在这部35年前的电影里,朱天文首次追溯了自己的童年记忆——

《冬冬的假期》

电影改编自朱天文的短篇小说,凭借影片侯孝贤斩获了第30届亚太影展最佳导演奖、法国第7届南特三大洲国际电影节最佳剧情片等多项大奖,编剧朱天文也在第21届金马奖中获得了最佳改编剧本提名。

值得一提的是,这部获得诸多奖项的电影中大部分的演员都是新人,包括在片中饰演主角冬冬的小演员王启光。

凭借在影片中的出色表现,他在第21届金马奖中获得了最佳童星提名,受到了大家的认可。

虽然电影在业内获得了认可,但是影片上映时的票房却并不理想。

侯孝贤在采访中透露,《冬冬的假期》是他押着房子拍的,因为票房惨淡,把他的个人财务也顺带拖垮了。

这部在多年前不被看好的影片,如今却受到了观众的好评,是一部值得二刷的好片子。

豆瓣评分高达8.5,被誉为侯孝贤电影中最温暖的一部。

电影讲述了因冬冬母亲患病住院,冬冬和妹妹婷婷随着小舅搭火车从台北到乡下的外公家度暑假,在孩子和大人这两个世界间周转成长的故事。

刚下火车,冬冬就用时髦的遥控小汽车交换了乡下小孩的乌龟,打入了孩子群中。

童年时的世界和自然是最亲近的。

冬冬与小伙伴们在乡间阡陌中追逐欢笑,在大树下乘凉看乌龟赛跑。

他们在漫长的午后里脱去衣服跳入清澈的溪水,在盛夏里的蝉鸣中嬉戏打闹。

但在单纯快乐的玩耍时光外,冬冬也以儿童的目光来旁观着成人世界的风起云涌。

冬冬和伙伴们在玩耍间无意中撞见小偷在盗窃,下车休息的货车司机睡着了,身上的财物都被小偷拿走。

而小偷的另一名同伙举着石头防范着司机醒来,一边用眼神威胁路过的冬冬等一伙小孩离开。

癫麻女人寒子被村里捉麻雀的无赖调戏,冬冬和小伙伴在门外看着屋里,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镜头注视着寒子的父亲进屋,几个小孩纷纷藏到远处,片刻后屋内传来了一声怒吼。

画面一切,寒子的父亲拿着锄头在田间的小路上追打无赖,隔着远远的长镜头,几个懵懂的小孩在一旁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

冬冬和小舅打台球,小舅的女友来了,这对热恋中的情人在侄子面前眉目传情。

小舅带着女友进到里屋“办事”,房间里传来两人的笑闹声,而只顾着打台球的冬冬却无知无觉。

冬冬的目光注视着眼前发生的一切,却并未真正理解,始终和成人世界隔着远远的距离。

而同样被隔绝在成人世界之外的还有冬冬的妹妹婷婷。

如果冬冬是大人世界的旁观者,那婷婷就是大人世界和冬冬所属的小孩世界之外的另一旁观者。

在整部影片中,婷婷的身影都是孤寂的。

严厉的外公外婆只会训斥她,以冬冬为首的孩子群体不带她玩,直到寒子出现。

寒子这个人物的出现让我有些动容,在我童年的时候村子里也有一个像寒子这样的癫麻。

小孩们远远地绕开他,大人们则是冷眼旁观,这样一个癫麻的人生是怎样的,没有人知道,也没有会去关心。

《冬冬的假期》里的寒子也是这样一个被众人远离的存在。

但巧妙的是,电影中寒子救了婷婷,使我们终于有机会在电影中从一个懵懂的小女孩的视角去了解众人眼中的癫麻。

婷婷在铁轨前摔倒,路过的寒子在火车的汽笛声中将婷婷从死亡面前救下,撑着一把破伞背着被孤立的婷婷回家。

在婷婷捡到死去的小鸟时,寒子把小鸟捂在掌心中难受地呜咽,为了把死去的鸟放回巢中,怀孕的寒子从树上摔下来不幸流产。

遗憾的是,没有人看见寒子的善良,在村民的眼中寒子始终是那个神经不正常、会打人的癫麻。

婷婷或许能明白寒子的善良,却无法对寒子遭受的痛苦感同身受,她和冬冬一样,终究只是成人世界的旁观者。

所幸,在《冬冬的假期》中,那些残忍、罪恶与病痛并没有被直接呈现,只是隐晦地带过。

冬冬那个生病的母亲也只是在电影开头的时候短暂的出现,后来关于母亲的病情或是从大人口中得知,或是通过电话传来,从未真正直面镜头。

如果母亲生病是背景,那焦虑的外公外婆、担心的冬冬和婷婷则共同构成了画面的前景。

前后两层的结构使《冬冬的假期》模糊了那些残酷的现实,这样的叙事方式使得电影中虽然有哀伤,但也存在着温暖,不像直面生死的《童年往事》那般沉重苦闷。

电影中对亲情的描写是细致温情的。

小舅昌民和热恋中的女友碧云发生关系,碧云的母亲得知女儿怀孕后跑到外公家来闹事,失了颜面的外公在愤怒下追打小舅,并把他赶出了家门。

担心小舅一个人在外面受委屈的外婆瞒着外公拿钱给小舅,偷偷回家的小舅怕被外公看见,就只敢走后门。

而说着“你走了就不要回来”的外公其实也不像表面那么冷漠无情,在小舅犯事被警察带走后,外公装作毫不关心,私下却悄悄托人保他出来。

这就是父母对子女的爱意,表面上都很遵循传统,很严厉,但外婆会偷偷塞钱给小舅用,外公也在背后始终关注着儿子。

两辈人私底下都有一颗温软的心,始终牵挂,却不曾表露。

影片运用了大量的长镜头和空镜,除了隔开与画面中人物的距离,也使影片蒙上了一层朦胧的诗意。

小孩们在河边游泳,远处稻田上的农民在烧秸秆,烟雾袅袅升起,火车远远驶来,发出一阵“哐当哐当”声。

在大树上乘凉的冬冬望向远方,蝉声、风、树在动,偶尔有一个人经过,村庄是宁静的。

这些空镜头里带着浓浓的乡土记忆,就像侯孝贤说的,它并不为了介绍环境或负担剧情推进,虽说是“空”,但有一种气息,一种意思在那里。

《冬冬的假期》虽然是朱天文的对童年的回望,但我们依然能在这些镜头里找到自己的故乡,能够从故事里发现我们也经历过的情感。

假期过去了,夏蝉依旧喧嚣,冬冬和婷婷即将回到台北,他站在乡间的路上与朋友们挥手告别。

乡村的少年踏上了离去的路,而我们也挥手告别了童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