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棱留声机】坐C919,一定要坐机翼位置 !
国机集团
2018-08-10 14:16:14

编者按

罗恒军,国机集团所属中国二重万航公司C919大型客机项目总师。生活中,很多朋友会问“你敢乘坐C919 吗”?“当然”罗恒军的回答很肯定,他说不仅自己会去乘坐C919,还会让自己的儿子去乘坐,“我告诉儿子,坐C919一定坐机翼位置,这些部件是老爸参与做的,放心。”

大家好,我是罗恒军,中国二重万航公司C919大型客机项目总师。

2017年5月5日是我终生难忘的一天。那一天,我国国产大飞机C919首飞,我受邀参加了首飞仪式。站在“胖九”旁边,看着它静静地等待属于它的“毕业大考”,我的心中涌起一丝紧张,手都不自觉地攥紧,沁出了汗珠。而当它缓缓滑行、加速拉升,从我头上飞过、直冲云霄,我紧绷的神经瞬间放松下来,那份紧张完全化成了激动,心跳加速,鼻子发酸,有一种想哭的感觉,很有成就感!

我国新一代大型喷气式客机C919在上海浦东国际机场首飞成功(图片来源:新华网)

要知道,在祖国蓝天上翱翔的我国首架国产大飞机上,有130项关键锻件由我们公司提供,可以说,我们为此次成功首飞提供了有力保障。而也只有我们自己知道,这一步有多难。

说起我负责的C919大飞机起落架锻件国产化国家重大项目,回忆就来到了7年前。那时拦在我们面前的第一关并不是研发、生产,而是我们压根就不具备生产条件。

2011年,在项目研制初期,负责C919大飞机起落架系统总成的德国利勃海尔公司,根本不相信我们的实力。一番考察之后,他们给我们提出了15个整改项,那一双双质疑的眼神都在说不可能。

虽然德国人的这一盆冷水泼得人难受,但我和同事们没有退缩,而是较着劲,做好了在冷水和冷眼中一步步“啃骨头”的准备。我们研制团队从“人机料法环”等要素重新梳理和流程再造,并转变制造理念,强化“过程控制”,强调按“规矩”制造。这样一来,一个产品的数值模拟,从原来只关注“结果”,转变到现在关注“全过程”,从原来只关注“形状”到现在关注“内容”。在产品稳定性方面,我们从产品设计、工艺设计、模具设计等方面,实施全流程的标准化和模块化,提高生产过程的可靠性。在绿色和安全生产方面,也做了露天原材料库房加盖、完善厂区标识等工作,能效环保水平大幅提升。

即便如此,当德国人第二次来审核时,还有8个不符合项没关闭。项目上马3年,审核都没通过,一些年轻人都打退堂鼓了。但责任感让我们不能放弃。继续努力下,当他们第三次来审核时,终于达到不符合项全部关闭,我们具备生产产品的资质了。

具备资质不代表产品成功,下一个难关就是生产。这些锻件标准和精度要求非常高,以材料控制为例,一个起落架主起活塞杆重700多公斤,在下料的时候,正负不能超过5公斤,超过这个参数,就是废品。

或许是为我们的诚心和决心所感动,德国专家逐渐改变了看法,开始主动帮助和指导我们。就这样,我和同事们再接再厉,一鼓作气,进行了7轮次的产品试制。那时,压力巨大,因为每一次失败就意味着巨额资金的支出,在实验阶段,我们制造了30件起落架,现在都成了废品,耗费了六七百万。

2015年年底,我们生产的起落架在德国终于通过中国商飞公司和德国利勃海尔公司组织的评审,可以装机使用。这标志着C919大飞机起落架关键件首次采用国产材料锻件。那一刻,我才找到那么一点点成就感。到目前,中国二重已经提供了5套合格起落架。

这个项目时间紧,任务重,我经常为之着急上火,还因此生病,如果用一个词形容那时的日子,那只能是煎熬。但想到光一个起落架就让C919大飞机材料国产化率提升2%左右,而且按其拥有的815架订单计算,我们为C919提供的一系列锻件就能实现80亿元左右的总收益,这一切的付出都变得那么有意义。

其实,我觉得自己运气挺好。

一毕业就来到了中国二重万航公司,正好就赶上了C919这个大项目。在生活中,总有朋友会问我,“你敢乘坐C919 吗?”我总是告诉他们,不仅我自己会去乘坐C919,还会让我儿子去坐,并且我会告诉他,坐C919一定坐机翼位置,这些部件是老爸参与做的,放心。

近期,我们团队的目标是实现大飞机窗框锻件的国产化。希望在不久的将来,在大飞机上,我们能通过中国人自己制造的窗框看外面的风景。

我国新一代大型喷气式客机C919在上海浦东国际机场首飞成功(图片来源:新华网)

个人简介

罗恒军,中国二重万航公司C919大型客机项目总师、高级工程师、中国二重技术专家、C919首飞个人一等功获得者。

近年来,在罗恒军及其项目团队的牵引下,中国二重万航公司在国内、国际民机锻件研制领域屡有突破,相继取得了一个又一个令人瞩目的成绩。除C919外,中国二重万航公司还相继成为法国赛峰公司、德国利勃海尔等航空业巨头公司的锻件供应商,并开始批量供应产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