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力电池“争霸赛”:宁德时代暂失第一,这家非上市公司后来居上?

国际金融报

动力电池领域的这场战役,从之前的三足鼎立,慢慢地演变成为了宁德时代和LG化学的角逐赛。

日前,据市场研究机构SNE Research的报告,今年5月,LG化学的装机量同比增加3.7倍至5.7GWh,成功打败宁德时代夺得榜首位置。

据了解,今年5月份全球注册的电动乘用车(包括插电混动和混合动力但不包括电动巴士和卡车)的动力电池总装机量为19.7GWh,同比增长3.3倍。

但就今年前5个月来看,宁德时代依旧以较小的差距(0.4GWh)卫冕了动力电池装机量冠军。在此之前,宁德时代已经连续卫冕了4年冠军。

而今年以来,原本与宁德时代、LG化学同台竞技的松下电池则表现出了明显的颓势,虽然依旧排在第三,但差距已经拉开。这场全球动力电池“争霸赛”俨然已经进入宁德时代和LG化学的决赛阶段。

抓住欧洲市场逆袭?

随着全球新能源汽车销量的大增,其核心零部件动力电池装机量也迎来了春天。

据SNE Research数据,今年前5个月,全球电动汽车电池使用量同比增长约2.7倍至81.6GWh。其中,宁德时代装机量为22.1GWh,同比增长301.8%,市场占有率27.1%,位列第一;LG化学装机量为21.7GWh,同比增长183.7%,市场占有率26.6%,仅以0.4GWh的差距败北。

制图:肖逸思

曾经尚有一力与宁德时代和LG化学一较高下的松下电池,今年前5个月装机量仅13GWh,同比增长73.5%,市场占有率16%,明显与前两位拉开了差距。

在松下电池之后,比亚迪、三星SDI、SK创新、中航锂电、国轩高科分别排在第4、5、6、7、9位,这些也与松下电池的装机量有着较大差距。

目前今年前5个月动力电池市场呈现出了“两超一强”的新竞争格局。在去年刚结束时,全球动力电池行业还是以宁德时代、LG化学和松下电池为主,去年其累计装机量分别为34GWh、31GWh和25GWh。

此次进入决赛阶段的LG化学其实是后来居上。从全球动力电池市场的第五名爬到现在的位置,LG化学只用了三年多的时间。

2018年时,LG化学动力电池装机量还不如比亚迪;2019年,随着国内动力电池“白名单”的失效,LG化学又回到了国内战场,并迅速开始攻城略地。

今年上半年,根据中国汽车动力电池产业创新联盟数据,LG化学国内装机量为4.72GWh,市场占有率9%,排在国内榜单的第三位。

也就在2019年,LG化学与国产特斯拉签订了供货协议,当年,其以1GWh的优势超过了比亚迪,正式来到全球动力电池企业榜前三。

不过这时候的LG化学仍与宁德时代、松下电池有着很大的差距,但LG化学另外一件做得对的事情就是与欧洲市场深度捆绑,其大客户包括特斯拉、雷诺、现代、奥迪等。

而2020年,因补贴力度加大,欧洲新能源汽车市场异军突起,全年销量超136万辆,超过了中国市场的124万辆。而这一年,LG化学装机量也随之爆发,打败松下电池,仅以3GWh的差距败给宁德时代,直接威胁到了宁德时代“老大哥”的位置。今年前5个月,这个差距更是缩小到0.4GWh。

目前LG化学还在谋求上市,其于去年正式宣布,自2020年12月1日起,将把电池业务拆分为一个新的全资子公司,暂定名为LG能源解决方案。此前韩媒曾报道,LG化学最早可能今年7月有IPO的计划。

保供应成重要课题

反观宁德时代的近况,其凭借新能源汽车概念的狂热,在资本市场可谓是如鱼得水。

截至7月21日收盘,宁德时代股价上涨5.25%至555.78元,总市值来到了近1.3万亿元,这让创立时间不到10年的宁德时代成为了“深市一哥”,创始人曾毓群前不久身价还超越了马云,可谓风光无两。

但正是这样一位操控一艘万亿航母的掌舵人,最近也比较烦。曾毓群曾在近期召开的股东大会上表示,客户最近的催货让他快受不了了。

这是因为动力电池行业出现了供需结构严重失衡的现象。据SNE Research预测,到2023年,全球电动汽车对动力电池的需求达406GWh,而动力电池供应预计为335GWh,缺口约18%。而到2025年,这一缺口将扩大到约40%。

《国际金融报》记者了解到,这种供需失衡现象与动力电池上游原材料的供需失衡有莫大的联系。

近日,在动力电池行业,六氟磷酸锂“火”了。国内动力电池巨头都在哄抢这种原材料,这是全球范围内最主流的动力电池电解质品种,应用范围最广的锂盐电解质,也是生产锂离子电池电解液的主要成分。

从去年下半年开始,六氟磷酸锂一直处于供需紧张的状态,价格也在持续上涨。有数据显示,去年7月,六氟磷酸锂价格最低不足7万/吨,但近期,该材料价格已经来到了40万/吨,且各生产企业目前暂无库存,现货紧张,以交付订单为主。

正是因为供给紧张,为保证自身供应,宁德时代已于今年5月底与天赐材料签订协议,后者将在一年内向前者供应预计六氟磷酸锂使用量为15000吨的对应数量电解液产品,这几乎包下了天赐材料所有的产能。

当然,比亚迪和孚能科技近期也在花大价钱采购。

要提高装机量,对于宁德时代来说,除面对各方的竞争压力外,如何保供应也成为了其重要挑战之一。据招商证券预计,电解液的供应紧张可能会延续明年;而规模较大的电池公司,保障电解液未来几年的稳定供应是比较急迫的课题。同时,预计铜箔在电池中游材料中的供给紧张程度可能仅次于电解液产业链。

记者 肖逸思

编辑 王克

责任编辑 孙霄

继续阅读(剩余50%
我要举报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