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雯苦等“阶下囚”丈夫9年,倾家荡产还千万巨债

婚姻与家庭杂志

作者:焦晓辉 苏锦瑟 编辑:付洋来源:婚姻与家庭杂志ID:hunyinyujiating99

还记得安雯吗?

她曾在1987版《红楼梦》里扮演晴雯而被全国观众熟悉并喜爱。

这个集美貌与才情于一身、曾经婚姻幸福美满的女人,却因为丈夫苏越失足,触犯法律入狱,后半生陷入了长长的人生噩梦中。

8年为夫还债1100万,等来的却是更大的噩耗……

01

从“晴雯”到落难公主,她说“我没有逃”

有的人演过很多电视剧,却让人记不住一个角色;有的人却因为一个角色,被人记住了30年,比如安雯。

剧中,晴雯桀骜不驯,让观众记忆犹新;剧外,安雯比她有过之而无不及,用她自己的话来说:我从没有委屈求全过

正当红之际,她遇到了自己的爱人苏越,干脆利落地放弃事业和他一起去日本留学;

两个人非常相爱,从恋爱到婚后,苏越对安雯极尽宠爱,连内衣都帮她洗了23年。

她想干嘛就干嘛,想不干就不干,活得像一个万千宠爱在一身的公主。

俗话说:做人别太满,凡事留三分。安雯这种燃烧式的生活,因为苏越的突然入狱,戛然而止了。

2011年,苏越因伪造合同骗股东投资5700万被追究刑事责任,一审被判处无期徒刑。

一夜之间,安雯的整个世界都崩塌了。每天吃安眠药才能睡10分钟。

后来在接受采访时,安雯对鲁豫说:“最后一定要遭这一劫,才让你知道,人生真的不是你为所欲为、随心所欲的。

当初在日本办完婚礼后,两人不知道要去大使馆登记,从法律的角度上讲,他们并不算夫妻,她也不必为他还债。

但她想着,如果能早点偿还完债务,也许他就能早点出来了。

从此,她必须走出城堡,脱掉水晶鞋,光脚踩在满是玻璃渣子的路上前行;她必须学习什么事情都得一个人去面对。

她满眼是泪,却根本没有时间悲伤,开始卖房子、首饰、衣服、拍卖书稿、接商演。

在等待丈夫出狱的日子里,安雯想尽各种办法还了1100万。

从没委屈过自己的安雯跑到夜总会去唱歌,她还安慰自己:没事儿,难过5分钟,说一声谢谢大家,就可以拿钱走人了。

她一无所有,直到现在还只能租朋友的房子住。

最终,因着她的努力,在二次上诉后,二审判决苏越减刑至15年。

那段日子真是过得很苦,安雯却感到很骄傲:“我觉得自己非常有价值。至少人们在我身上看到了一个女性面对灾难的时候,我们应该怎么去做。反正我安雯没有逃过,我没有躲避过一天。我觉得自己挺了不起的。

然而,命运并没有放过对她的考验。

苏越入狱第九年,患癌症晚期,不久就撒手人寰。

这么多的煎熬,换来的是陪丈夫一起度过了他生命最后的26天。

她爱他,所以不悔;但她又恨他,为什么没坚持到出狱,两人团聚!

02

在中国有6万妻子,也没有逃

安雯的婚姻和一生,让看者唏嘘。

但她却并非个例。在生活中,有一群像安雯这样的妻子,因为丈夫犯罪入狱,而过着生不如死的日子。

在百度贴吧,有一个聚集6万多名在押犯妻子、发帖量高达200多万条的“坐牢吧”。在这个贴吧里,每个帖子背后,都有一个备受煎熬的家庭。

杀人偿命,欠债还钱,只要犯罪就应该接受法律的制裁。但是作为妻子,她们要不要原谅犯罪的丈夫,又该怎么继续眼前艰难的生活呢?

小薇新婚第二天,丈夫就被警方逮捕了。因为被人哄骗,他把自己的银行卡转租给别人赚点儿小钱,没想到对方却用他的银行卡从事违法活动。

根据刑法、银行法、反洗钱法的相关规定,即便是在持卡人毫不知情的情况下,租卡人进行违法犯罪活动,持卡人也需承担连带的刑事责任。

家门口的空地上还留有彩炮和气球的碎屑,新房已是人去楼空。

妈妈曾对小薇说,结了婚就是另一种生活的开始。但她万万没想过,婚后生活直接变成了一场噩梦,“我应该是这个世界上最倒霉的新娘”。

还有山霞,距离预产期只有3天,她的丈夫却被警察带走了。因为非法发放林木采伐许可证,他犯了渎职罪。

她根本没办法像其他孕妇一样安心等待宝宝的降生,也没有即将成为一位母亲的幸福感。她一边挺着大肚子到处帮丈夫找律师,一边独自承受临产前的焦虑和亲戚们背后的指指点点。

她原本以为这辈子最难挨的痛就是生孩子,直到那一刻她才知道,心里的痛和煎熬比身体上的痛猛烈太多。

达英的丈夫因为太想做成一笔生意而行贿,被判刑8年。丈夫刚入狱那阵,达英经常使劲儿掐自己的胳膊。直到胳膊被掐出血,浑浑噩噩的她才确信,丈夫是真的出事了。

家里还有两个孩子,她不得不强打起精神上班,面对一切。她告诉记者:“有一次,儿子回家哭得好伤心。他说,同学们都骂他是劳改犯的儿子,没有一个人和他说话。我抱着儿子一直哭,不知怎么安慰他……”

如果丈夫是个抢劫、强奸、贩毒、杀人的混蛋,她们选择离婚就没有心理负担。

可偏偏伴侣不是完全泯灭人性,犯的也不是重罪,刑期一般都在10年以下。

他们也对自己被一时的贪婪与欲望冲昏头脑,而痛悔不已。希望还能重新做人,希望家人不放弃。

另一方面,念着夫妻情意和孩子,妻子们舍不得也不忍心离婚;但是,她们在社会上受到的歧视和压力,却一点儿也不比重刑犯妻子少。她们和孩子都会被贴上“劳改犯家人”的标签。

“没有人关注,也没有人理解,甚至有些人还觉得老公都坐牢了还坚持不离婚,我们活得多惨都是自找的,活该、犯贱。可如果真离了,又会有人跑过来说我们只能同甘不能共苦,一点儿夫妻情义都不念,心肠太狠。总之,怎么选择都是错。”

说这句话的是悠悠,因为在香港旅游时购买的6把仿真枪被鉴定为枪支,她的丈夫朝明被判入狱7年。

03

她们被逼入绝境,却仍抱团取暖

“来到这里,我们惺惺相惜,抱团取暖。我感受到心安和温暖,也让我冷静下来不断提醒自己,为了自己和孩子,不能倒下……”

在“坐牢吧”写下这段文字的妻子叫田美,广东人。2015年1月,她的丈夫因为工程串标触犯法律被警察逮捕。

田美和林中是一对怨偶,结婚与爱情无关。当年,年轻貌美的她嫁给大自己15岁的林中,就因为看中他是包工头,有钱,会对自己好。没想到婚后,林中不仅没赚到钱,还时常借贷。夫妻俩因此经常吵架。

因为负债累累,明知工程串标违法,林中却抱着侥幸心理铤而走险。2015年3月,他还关押在看守所,就有3个债主上门催债,让田美归还丈夫的60万元借贷。

她没钱,只好跟亲戚借。谁知,对方非但不借,反而把她当成笑话,人前人后地嘲笑她。受到这样的歧视和侮辱,一向心高气傲的田美恨不能追到看守所,先杀了丈夫,然后再自杀!

有一段时间,她仿佛陷进了泥沼,压抑到喘不过气来。一次,仅仅因为一件小事,她就向儿子大吼大叫,好像疯了一般。

心思细腻敏感的儿子跪在她面前哭:“你为什么要生我?我没叫你生我,我更不想认识你们……”田美愣住了,然后抱着儿子大哭一场。

来到“坐牢吧”后,她把自己的痛苦跟贴吧里的姐妹们倾诉,大家纷纷跟帖留言,给她加油打气。一句接一句的温暖话语,就像给田美打了强心针。

当时已经在崩溃边缘的田美渐渐冷静下来,对贴吧的姐妹们说:“幸亏有你们,不然我差点儿就要自杀了。”

她不再自怨自艾,也不再仇视社会,而是把儿子托付给父母照顾,自己到城郊租了20多亩果园,租期5年。如果收成好,一年可以赚15万元,5年下来就能还清丈夫的债务。

“我是让他坑惨了,但不能当缩头乌龟,人要活得像个人样儿。不然,我和儿子这辈子都抬不起头来。”

贴吧里姐妹们的坚强和担当深深感染了悠悠。她学的是美术专业,决定教小朋友画画,把教室设在家里,这样既可以照顾年幼的儿子,又可以赚到生活费。

她认真地教孩子们画画,渐渐得到了家长们的认可,学生越来越多。这种发自内心的快乐和自信比以前买名牌包包的感觉好多了,她渐渐喜欢上老师这个职业。

2016年3月8日,悠悠去广东韶关监狱探监。她早早起来化了精致的妆,穿了一件最漂亮的衣服。见到丈夫,她始终微笑着,眼里闪烁着快乐的光。朝明说:“你变了,我真高兴。你把自己和孩子照顾好,就是给我最大的宽慰和鼓励,我就可以安安心心地在这里改造了。”

生活的变故曾将这些女人逼入绝境,但她们互相鼓励,抱团取暖,反而激发出自己体内的潜能和力量,重新找到自我价值。

悠悠说:“在‘坐牢吧’里,坚强独立的女人不胜枚举。其实,我们没有自己想象中那么弱,我们都在积极地用自己的方式渡过难关。”

04

归来后,我们还能做夫妻吗

悠悠的独立,也让丈夫朝明振作起来。在服刑期间,他主动组织文化活动,还利用自己的特长办了艺术兴趣班。因为在狱中表现突出,他被减刑两年半。悠悠每天掰手指计算丈夫出狱的日子。

2019年10月12日,朝明被提前释放。悠悠早早等候在监狱大门外。见到丈夫的那一刻,她再也控制不住自己,扑进他的怀里,生怕再失去他。朝明也泪流满面地紧紧拥抱着妻子,久久不愿松手……

和悠悠一样,小薇、山霞在丈夫归来后,第一时间在贴吧、微信群里与姐妹们分享激动快乐的心情。

然而,也有一些姐妹在丈夫即将归来时做了不同的选择。田美正在拟离婚协议准备离婚。她觉得不幸福的婚姻,是互相消耗和折磨。当初选择不离婚更多是出于责任。既然丈夫快出狱了,不如各自开始新的生活。

面对丈夫归来,最纠结的妻子可能是西琳。林俊是她的初恋情人,当年西琳的父母嫌弃林俊穷,逼迫两人分手。在父母的安排下,西琳嫁给了一个家境富裕的男人,婚姻却不幸福,在女儿两岁时离婚了。

知道西琳离婚后,林俊主动找到她重归于好。2016年5月,两个有情人登记结婚。婚后没多久,林俊出于哥们儿义气帮忙打群架,犯了故意伤害罪,被判处有期徒刑4年。

林俊不想耽误妻子,主动提出离婚。西琳每月只有一次探视机会,会见时间不能超过30分钟。在这30分钟里,林俊也一直沉默。

西琳就开始写信,每个月都写四五封鼓励丈夫。哪怕林俊没有回音,她也从不放弃。她的坚持和接纳,终于让林俊对他们的未来重燃希望。

但随着丈夫归期的临近,西琳越来越感到恐慌。因为林俊入狱后,父母就一直苦劝她离婚,说林俊是因打架斗殴入狱,搞不好会家暴。

一开始,西琳为他极力辩护:“他是因为哥们儿义气为朋友去打架的!他这么爱我,不可能打我!”可时间一长,她也开始害怕。思来想去,她决定相处一段时间试试,不行再离。

2020年7月5日,林俊刑满释放。共同生活几个月后,西琳发觉自己的担忧是多余的。林俊不仅没有家暴行为,还对她和女儿疼爱有加。

出狱后,他开了一家洗车行,每天踏踏实实地努力工作。为了避免自己再冲动犯错,他连酒都戒了,这让西琳很有安全感。最让她意外和感动的是,林俊居然偷偷跑到医院结扎。他用行动告诉妻子,她的女儿就是他的女儿。

悠悠深有体会地告诉记者:“能否和坐过牢的丈夫继续生活,取决于这个男人的人品。人品不坏的男人通过改造,会更有家庭责任感,更珍惜自己所拥有的。”

苏越去世后,安雯打起精神为他安排后事,把他生前最喜欢的手串戴在自己的手腕上,从不离身。

她说,命运教会她一件事:

“谁都救不了你,谁也摧垮不了你,只有你自己救你自己,只有你自己把你自己打垮,所以我们永远不要自己放弃。”

看完她们的故事,相信每个人都会为这些女性的善良、坚韧而感动;

同样,也再次提醒我们,要敬畏法律,不要害人害己,更毁了原本幸福温暖的家。

堂堂正正为人,踏踏实实做事,才是对家人最大的爱和责任。

(文中除安雯、苏越、王扶林外,人物皆为化名)

此内容由腾讯新闻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