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二王”更加凶残,两凶犯90天杀26人,没想到竟在山西翻车

小谈青史

1992年4月14日,这一天应当被许多人铭记。新华社通报:在辽宁、吉林、山西三省公安机关的共同努力下,一起建国以来罕见的特大系列杀人、抢劫、轮奸案告破。

这短短几个字传递了一个信息,那就是累计作案20余起,杀死26人,伤15人,轮奸9人的那起特大刑案终于被破获了,是怎样穷凶极恶的人干下如此惊天大案呢?这要从发生在1991年腊八前一天昌图县的一件强奸杀人案说起。

疯狂作案的“城郊杀手”二人组

1991年腊八的前一天,昌图县公安局的报警电话急促地响了起来,干警接起电话只听对面惊慌地说:“我是昌图镇某村,我们这里发生了一起重大凶杀案!

干警们急忙出警到了案发现场,他们被眼前的惨状惊呆了:50多岁的村民程希会头部被钝器击碎,四周都是飞溅的血污;挨着他的死者是妻子淑芳,同样也是被钝器活活击打致死;地下躺着程希会21岁的女儿程美美,她赤裸着身体,旁边还有一块带血的石头,显然是被强奸以后用石头活活砸死的。

什么样的凶手竟然如此残忍?经过现场勘察,死者家中的两只箱子有被翻动的痕迹,此外另一个屋子还有两块带血的砖头,整个作案现场没有留下更多的痕迹物证。昌图县公安局马上将案情上报到铁岭市,随即又电告省公安厅,公安厅对此案高度重视,特派遣精干力量组成了专案组,专门侦破此案。

正在公安部门紧锣密鼓的调查取证之时,一高一矮两个幽灵一样的人乘火车来到了沈阳,接着又坐汽车到了抚顺,就是这两个人两天前做下了奸杀大案,现在又要找新的作案目标。

二人沿着城郊公路寻找作案目标,在前甸子镇某村发现了此行的目标,那就是朝鲜族村民朴成家中,因为这家人家没有院墙,方便作案。他们编了一个身份去敲门,39岁的朴成刚开门就被这个小个子用铁棍打倒,妻子刚喊了一声也被打倒在炕上,他们又将两个小孩子绑了起来,用袜子堵住了孩子的嘴,然后从朴成家中找出80多元钱,接着大个子又强奸了朴成妻子,随后也将夫妻二人五花大绑,又用袜子堵住嘴,这才逃离现场。

没隔一天又在城郊公路的另外一个村子找到一户姓丰的人家,这两个人又故技重施杀害了丰氏夫妻和他们的三女儿丰彩,而大女儿丰丽、二女儿丰姿被强奸。

羊年的腊月初八,对这两家人来说是灾难的一天,然而惨案并没有因两家人受到伤害而停止,仅仅沿着城郊公路往东走了一公里,这两个魔鬼又对路边一家杂货店动了手。

大个子罪犯拿着从丰家掠来的一把斧子,敲碎玻璃后进了房门。41岁的店主令有文还没反应过来就被砍死在炕上,其妻吴春燕被惊醒大叫,罪犯把斧子架在她脖子上威胁她不准叫,并让她把所有钱财都搜寻出来。丧心病狂的罪犯并没有因钱放过她,最终吴春燕也被砍倒在血泊之中。这两人冷静地用被子把这夫妇二人盖上,然后反锁房门逃之夭夭。

由于此二人沿着城郊公路随机作案,故而被称为“城郊杀手”。

高频率地流动随机作案,警方并案侦查,代号“1.25”。

自从昌图县发生奸杀案以来,辽宁省公安厅高度重视,派出了刑侦处处长刘振江为首的专案组专门侦破此案,但案子毫无线索,而后清原县、抚顺顺城区也先后发生了类似案子,这四起案子从作案人数、作案手段、作案方式、作案特点来看,极有可能是同一伙案犯所为,本应该并案侦查,但没有发现并案的客观依据。

刘振江正在研究四起案情之际,1992年1月16日,“城郊杀手”二人组又来到了海城市西柳服装大集。他们在市场买下一把斧子,一个擀面杖,准备找这里做买卖的个体户下手。

当天夜里,这两个恶魔来到蔬菜大棚旁边的屋子,他们将28岁的村民许发奎逼着绑了起来,然后又逼迫他许妻找出210元钱,随后二人又无耻地强奸了许妻。最后走的时候,二人又抢走受害人一件军大衣,还把受害人的自行车也骑走。几分钟后又来到同村焦老太太家,抢走了她的玛瑙项链和银戒指后,又残忍地杀了她。

两个罪犯沿着铁路走了两公里,他们再次劫掠了一户人家,男主人被砍成重伤。

1月18日,两名罪犯流窜到锦溪市郊区,这次没有入室抢劫,而是在路边劫持了两名路人,这两名男子分别被用石头砸死和尖刀刺死,不知何原因后者竟被残忍的刺了67刀。

这天晚上,他们跳入农民方德书家中,在得到这位百姓准备给儿子娶媳妇的全部积蓄1000多元后,这两个恶魔将这对夫妻用锄头打死,潜伏起来一直等到临晨下夜班的儿子回家,又将儿子活活打死,这才骑上方家的自行车逃窜。

1月21日晚,盖县红花峪再次遭到这两个恶魔的血洗,一家四口人被打死,仅留下4岁的孙女也差点被打爆头。几分钟后,这对恶魔又到了同村严玉玲家,劫掠了5000多元现金后,又强奸了严玉玲的妹妹。

短短12天,辽宁省东西南北竟然接连发生了12起命案,死亡竟达19人之多,这成为辽宁建国以来最大的杀人案,案犯的凶残程度比当年的“二王持枪杀人案”更甚。于是在1992年1月25日,决定将这12起命案并案侦查,原因如下:

一、作案之人皆是两人,且现场足迹相同,被害人描述的体貌特征也基本一致。

二、作案时间都选择在前半夜,作案目标大多离城郊公路或者铁路比较近。

三、作案工具不固定,均就地取材,喜用砖块、石头、斧子等。

四、作案方式基本相同,都是先杀有反抗的男性,威逼钱物,杀人后往往会用被子床单等掩盖尸体,被害人家中的年轻女性都被实施强奸或者轮奸,死者伤口大多在头部等等。

辽宁省公安厅长郭大维亲自作了部署,将该案确定为全省公案,代号“1.25”。

“城郊杀手”销声匿迹,山西打来报喜电话

为了查获“城郊杀手”,防止这两个恶魔再次犯案,案发地的警察、民兵都被动员起来,并根据有辩识能力的十名被害人的描述,又结合了当地百姓的反映,将两名罪犯的体貌特征画了出来,并传至省内各地。

案犯特征是:高个子案犯35岁左右,身高1.78米,体态魁梧,烫发有卷,方脸,肤黑,大眼睛双眼皮,留有八字胡。矮个子案犯28岁左右,身高1.70米,瘦,瓜子脸,肤白,小眼睛,单眼皮,上门牙有缺损。

根据这个体貌特征,辽宁省公安厅还全面清查了有案在逃的罪犯以及被公安机关处理过的流窜犯和刑满释放人员;另外刑侦技术部门也抓紧了指纹、足迹的查证工作,由于过去没有电脑录入,这项工作无疑是最为艰难的。各市县纷纷动员起来,从晚九点到临晨两点,各村、乡、镇的交通要道实行巡逻,发现形迹可疑者一概严加盘查。

然而,正当公安机关的天罗地网张开后,两名罪犯却自1月21日后再未作过案,突然就销声匿迹了,他们去了哪里?本来缺乏线索的干警们在布控半天,竟然连罪犯一根毛都没有摸到,这不仅让刘振江处长有些懊恼。

到了3月中旬,吉林省公安厅电告:洮南市和榆树市先后发生两起杀人案,作案手法与之前辽宁的多起杀人案类似。3月17日,刘振江处长一行来到吉林,结果排除了与辽宁系列杀人案有联系的可能性。

就在刘振江远在吉林调查之际,辽宁省公安厅接到山西省公安厅的电话,称山西连续发生了三起抢劫、杀人、强奸案,两名罪犯被当场击毙一人,另一名则还在逃窜。被击毙之人胸脯上有下山虎的纹身,据分析有可能是东北人,得知辽宁有类似案件发生,特与之联系。

刘振江处长接到消息后有预感,去山西会找到重大线索,于是派出专案组成员项阳、张殿文赴山西一看究竟,他们二人到了山西太原后,勘察了案发现场,调查走访了证人之后,认定被击毙的案犯就是“城郊杀手”之一,所以该案于3月23日与辽宁系列杀人案并案侦查。

这个世界的事往往都很复杂,大个子凶手被击毙,小个子凶手却逃之夭夭,虽说胜利了一半,但剩下一半仍然需要打起百分百的精神才能破案。

4月13日上午,经过技术处理,被击毙的罪犯指纹档案被找到,该犯名叫李刚,35岁,住吉林省辽源市西安区,其在1981年曾因盗窃罪被判有期徒刑,1988年刑满释放。

刘振江处长立刻赶赴辽源侦查李刚的社会关系,通过对李刚妻子的调查得知,李刚在春节前曾回过一次家,交给她1200元钱和一个金戒指、一条玛瑙项链,还说自己和一个姓谭的在做买卖。同时,3月中旬,有一个姓谭的女人曾找到她,问有没有从山西寄来的照片,结果她在厂子里的信箱找到自己的一封来信,里面除了李刚的两张照片外,还有另外一个青年的两张照片,后来这个女人说另外一个男人是她弟弟,遂把照片取走了。大约又过了十多天,照片上那个姓谭的男青年找到她,打听李刚回来没有,声称自己与李刚在山西的商场走散了。

刘振江处长接着又让李刚妻子提供了一些她知道常与李刚来往的社会青年名字、住所等。辽源市警方连夜将这些人请到公安局,这些人指纹鉴定后确定不是另外那个矮个子案犯,于是拿出凶犯的照片让他们辨认,其中伊某自信道:“这不就是唐艳平么,他啥时候姓谭了?”接着又疑惑道:“他不是还在服刑吗,怎么跑山西犯案了?”

刘振江处长得知了矮个子案犯的真实姓名,查阅档案很快便有了结果:唐艳平,1981年4月因盗窃罪判有期徒刑三年,因为在看守所内挖洞越狱一次,在劳改队逃跑两次,共加刑十年,后因表现还算良好减刑三年,1991年8月刑满释放。

接着公安部门对唐艳平的指纹档案对比辽宁、山西案发现场的指纹,痕迹完全一致,矮个子凶手就是唐艳平!

刘振江处长一刻也等不了了,他组织了多名警察,于临晨两点突然对唐艳平居所进行突袭,虽然唐艳平反应较快,很快操起了斧头,但在几支手枪的威慑下,他不得不扔下了斧头,干警们上前麻利地将他拷上,从身上还搜出一把贴身的弹簧刀。

唐艳平喃喃骂道:“完了,全完了,被李刚这个叛徒给卖了!”岂不知,李刚早已被击毙,他这只狡猾的狐狸终于还是没斗过好猎手。

1992年4月14日凌晨四点,这宗建国以来罕见的特大系列杀人、抢劫、轮奸案告破,这时距离第一起案件的发生已经过了95天。

后记

据唐艳平交待:他与李刚在狱中相识,李刚在胸口纹了一个下山虎,他则学着纹了一条云中虎,1991年底他刑满释放,由于没有经济来源,这二人纠集在一起密谋犯罪活动,最终铤而走险,犯下这天大的罪恶。他们二人在第一次作案时曾有一段无耻的对白:

李刚:你得狠点!

唐艳平:我敢怎么干,我就敢怎么干!

李刚:咱俩既采花又毁花,只要哥们联手,谁也没治!

唐艳平:打不倒葫芦倒不出油来,豁出去了!

交待这一段话的时候,在场的干警们都义愤填膺地站了起来,有的干警甚至直接大骂起来……

7月9日,随着一声清脆的枪声,唐艳平结束了自己那短暂而罪恶的一生!

正义只会迟到而永远不会缺席,这个世界有罪恶,但也有英勇的公安战士,正是他们的兢兢业业的守护,我们才有安宁、美好的生活!

谨以此文向全体干警致敬!

此内容由腾讯新闻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