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5年9月—1948年9月,在战火中淬炼的本溪煤湖铁公司

大白解史

序:

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布投降以后,在三年解放战争期间,由于辽东山城本溪作为重工业城市,钢铁、煤矿资源在全国都占有重要的地位,共产党、国民党、苏联等各方势力都在本溪进行角逐,本溪钢铁集团公司的前身,本溪湖煤铁公司也在战火中进行了淬炼。朴明谦老师在《山城旧城》中记录了这段历史。

战火中的本溪煤铁公司

1945年9月—1946年3月,共产党领导下的本溪湖煤铁公司“九三”胜利后,1945年9月1日,由原钢铁公司现金系主任杨喜钰带头发起成立了“公司临时维持会”,等待政府接收,号召工人上班,一电厂工人维持正常发电,煤矿部工人维持为井下通风排水。

10月8日,本溪市民主政府成立,田共生任市长,后任公司总经理,11月3日民主政府接管公司,改称“本溪煤铁总公司”。

11月10日,拆完本溪钢铁公司设备的苏军撤离,公司困难重重,只好留用一部分日本管理和技术人员,日本人前任公司劳务部长冲永健三任公司经理,前公司理事门野正二为副经理,前公司理事长井门文三为顾问,各部由日本人任正职,中国人任副职。

1945年11月3日,田共生离任前召开了有1000多员工参加的复工大会,电厂、煤矿、硫酸厂、运输部开始逐步恢复生产。

1946年2月1日,田共生调离,省政府任命周纯全为总经理,将日本人担任的领导职务一律免除,公司由此完全由中国人自己管理。公司由于设备缺损,劳动力大量流失,准雇员由17460人,减少到2595人,流失70%以上,一铁两座煤铁炉因放弃操作,炉内熔铁凝固无法生产。

1946年3月—1948年10月,国民党统治下的本溪湖煤铁公司

1946年3月13日,国民党军大举进攻本溪,大批钢铁公司工人参加保卫本溪到前线修防御工事,医院也改为野战医院,参加担架队的就有400多名工人。

1946年5月3日,本溪钢铁公司落入国民党之手。

国民党进入沈阳,在南京国民政府经济部长李如翔主持下,东北特派员办公室选派本溪办事处处长靳树梁,率20多名接收大员,于5月7日到本溪接收钢铁公司。其中有接收委员、接收专员、接收技管员,这批人就是国民党的接收大员。由新任国民党本溪市长关大成配合。

公司的机构设有总务、会计、业务、考工、调查、房土、煤矿,制铁、炼钢、炼焦、动力,耐火材料、土建、运输,机械等课,每课由一名接收大员指导,公司权力掌握在接收大员手中。

同时又组织了一个有390人组成的警卫大队,国民政府要求公司尽快生产。由于第一变电所1500千瓦发电机组,3000千瓦发电机的修复,炼焦、煤矿、耐火材料、小型轧钢陆续开始生产。

1946年8、9月间市内公路大桥,沈安铁路大桥、运输部铁桥相继修通,溪湖宫原间交通恢复,产品已能外销,焦炭外销1448吨,钢材15吨。

1946年10月1日,国民政府行政院资源委员会正式接管了经济部本溪煤铁厂矿,更名为“行政院资源委员会本溪煤铁有限公司”,派张松龄为总经理,靳树梁到鞍钢任协理。

杨振磷、陈颂言为协理并带来李右陵、李朴、田润生等一批人来本钢,分别任会计处、总务处、业务处、秘书室主管。张挽强、冯有申、张跃增、岳立分掌保管处、电力处、矿业处、工务处,张振宇任牛心台矿长,邓守屏任医院院长,李陵青任警卫大队长,是全新的一套人马。

本溪被列为东北三大重工业基地之一,为振兴实业,制订了全面复工的三期计划。资源委员会还不断增加“创业经费”投资额,1947年末拨创业费1.5亿元东北流通券,1947年拨17.6亿元,在国民党财政困难的情况下是下了决心的。

1946年冬,南京资源委员会派正、副委员长孙越琦、钱昌照来本溪视察。召集公司各处、科、股长和员工代表开会。号召早日全面复工。

全面复工,首先要解决动力,继续修复第二发电厂。二电厂原有86吨锅炉3台,14000千瓦电机2台。民主联军撤离本溪时炸毁了3号和2号锅炉的一部分。

原计划拨东北流通券7800万元,后因物价飞涨增至4亿元,因战局紧张交通阻塞,东北行政经济委员会经费迟迟不到位,原材料不能如期运到,直到9月5日才修复了1号锅炉,12月修复3号锅炉,2号高炉刚着手修复,国民党在本溪市区的统治已经完结。在此期间只能维持少量生产,日子十分艰难。

1947年6月13日,解放军一度收复本溪,

旋即撤离。二电厂送电后,1948年1月,最高月份产煤38300吨,牛心台矿仅有矿工730人,大坑不能作业,每日只采二、三十吨,送电后最高日产200吨。

1948年5月,东北行辕给本溪煤铁公司拨紧急接济款1亿元,公司以此款购粮,并补贴少许给员工以便继续生产。

当年,本溪焦炭销路好。沈阳各厂争购,而工源二座焦炉被苏军拆走,本溪湖两座黑田式焦炉老旧,只能修复其中一座,仅靠开两座蜂巢窑增加产量。钢厂的5吨电炉,1吨电炉,1吨汽锤开始轧钢和锻造,一直处于半停产状态。

1947年全年共生产钢锭281吨。这点产品大部分给了沈阳兵工厂,少量制造生产工具。此间因战事吃紧,国民党强征工人修防御工事,电力、矽铁、钨铁原料不足,生产走入困境。

耐火厂月产耐火砖120吨,耐火泥20吨,均被军方征用,机械厂只能制造水泵、锉刀、冷硬车轮和铸件工具,以后成了国民党军队的枪械维修厂了。化工厂原存煤焦油5000吨,生产了中油3吨,重油8吨,蒽3吨就停产了。

公司为给员工换粮食,将日伪所存钢材、铸铁运往上海换了三轮船粮食及布匹,船至营口因打仗无法靠岸,返回了上海,又将部分铸铁运往天津,以救公司财政困难。

工人无活可干,公司无钱可支,就用化工厂粉煤掺沥青生产煤球,在本溪和沈阳各开了一个加工厂,日产4-5吨,销路很好。总经理张松龄派专员魏锡銮接收了南芬矿业部,将庙儿沟铁矿及南芬选矿厂划归旗下,而通远堡铁矿、草河口硫化铁矿、楼沟铁矿、八盘岭铁矿、歪头山铁矿、北台铁矿均未复工。虽经资源委员会多次下拨资金,东北行辕垫支2亿、次年又借1亿,均因复工迟缓、生产力低、成本高、资金亏耗大,公司难以为继。

紧急出击

1946年6月,国民党政府的全面内战政策,引发财政赤字,乱发钞票,物价飞涨,通货膨胀,商品奇缺,市场萧条。

1947年3月较一年前物价上涨5-10倍,原来本钢工人工资可换154斤高粱米,此时仅能换41斤,工人生活陷于极度困境之中。

米商又与地方官吏勾结,囤粮不售,发薪时抬高市价,拎一面袋钞票换不回一袋高粱米,工人家庭只好靠豆面、豆饼、麦糠和野菜度日。腹胀腹泻,卖儿卖女,活活饿死已不是新鲜事。

由于战事日紧国民党军又在工人中抓劳工修工事和碉堡、修战壕。员工被征达5万多工日,公司器材耗尽已达窒息状态,而本钢上层和国民党大员却花天酒地生活不受影响,享有每月500万元的高薪以外,副科长以上、处长、协理、总经理还享受1-3个“勤杂员”费,每个月5万元东北流通卷,还有“还治费补贴”形成了两极严重分化矛盾和对立。

我安东省委适时撤消了本溪市委成立了城市工作委员会,加强城市地下工作,并在南芬设立了地下工作站。以孟博生任主任委员和城工部长。我党充分利用这个时机发动工人罢工,推选国民党员,机械厂工人王庆林为代表,找总经理张松龄要求提高工资。马忠信等我党城工人员又趁国民政府资源委员会委员长孙越崎来本溪视察之机,发动千人包围大白楼,要求提高工资、反对贪污。孙越崎狼狈溜走。公司当局也慌了手脚,软硬兼施,不得不给每位员工分粮40斤。

战斗中

1947年5月,我东北人民解放军展开大规模夏季攻势,不到半个月即解放了怀德、昌图、法库、梅河、安东至本溪沿线广大农村城镇,国民党在本溪仅剩207师残部和地方部队。

公司大员慌忙于6月13日爬上火车逃往沈阳,这就是本钢史上有名的

“6.13”大溃退。

我解放军解放城区后不久,国民党又以5万军队为主力杀回本溪,公司大员才陆续回本溪上班。张松龄指派会计处副处长田润生以总经理代表身份负责公司工作,不久田润生不辞而别,公司大员又离开本溪。

南京资源委员会委员长孙越崎拟定了一个“东北撤退员工千人计划”,令煤业总局上海办事处,租用美国陈纳德飞机,接运本钢大员到天津、北京。

在天津、北京设立了以王恒弼为主任的煤铁公司办事处,接待撤离人员。张松龄又与资源委员会拟订一份61人“拟调名单”,将他们分配到华北、华中、华南工作。之后为缓和日益加剧的生存矛盾,由组训课长郭毅坚组织了煤铁公司“员工励进会”。

因公司上层瘫痪,公司课以上人员聚会决定推举电力处副处长高复仁为“临时维持会”会长,通过公司电台与沈阳联络催粮拨款,又派赵国华赴沈交涉,沈阳办事处不得已派飞机向本溪空投22亿东北九省流通卷,暂时给员工开支。但因粮食奇缺、物价暴涨,员工的饥饿问题仍得不到解决。

公司组成了联合请愿团到沈阳,举行记者招待会,要求张松龄速回本溪主持局面。《中苏日报》、《和平日报》、《扫荡简报》均予报导,国民党当局才派政务委员会技术室主任黄寿樾任公司协理,1948年5月1日到本溪工作,答应拨粮拨款,但是残局已无可挽回。总务处长杨名奇辞职,继任总务处长齐常五投奔解放区,员工纷纷效仿。

1948年10月31日,辽东第三军独立一支队解放了本溪城区,本溪煤铁公司回到人民的怀抱。

欢迎山城本溪的朋友,分享关于本溪湖煤铁公司的历史记忆!

此内容由腾讯新闻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