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使徒行者3》没“港味”?“港式角色名”表示不服

拉阔时光

文 | 张十巴仙

使徒粉们最近有眼福了,期待已久的TVB新剧《使徒行者3》终于播出了。

像这类警匪剧,情节时有反转,不到最后都可能有变数。例如刚刚听说钉姐遭人杀害,令人悲愤不已,后又反转成钉姐没被杀,只是失联;例如爆seed本打算为儿子放弃做卧底、恢复警察身份,很快又为了儿子而继续做卧底……

罢了罢了,要评价该剧剧情而不打脸,得看完全剧才行。我们换个角度,先来看看该剧中角色名字中的小小乾坤。

一、爆seed

爆seed这个外号与他的真名薛家强有何关系呢?

懂粤语的人会知道,seed与“薛”姓的粤语发音[sit3] 接近,只不过seed中的[i:]是发长音,而薛中的[i]发短音。

道出seed和“薛”是谐音,只算回答了一半,还有个“爆”字怎么解释?若是“脾气火爆”之意,似乎靠谱,但不是官方解释。

《使徒1》里钉姐问过爆seed绰号的由来。爆seed说,自己小时候用玻璃瓶爆过十几个人,所以叫爆seed。原来“爆”字是爆破之意。

“爆seed”这外号不算编剧生造,而是有出处的。seed就是种子,高达动画中设定将种子爆发出来,能得到超常能力,类似于小宇宙爆发。见识广博的编剧多半看过高达动画,知道爆seed这个“典故”。

一改《使徒1》的字幕写法,腾讯播出版《使徒3》字幕中把“爆seed”写成了“爆薛”。这写法太照顾大陆观众了,不愧是陆港合拍剧。字幕写“爆薛”,配音读“爆seed”,不明所以的观众会否以为“薛”是多音字呢?

Δ 爆薛=爆seed?

二、Madam G

Madam G是CIB同事对女督察章纪孜的称呼。章纪孜并无G打头的英文名,为何叫Madam G呢,而不叫Madam Cheung(章警官)呢?

这回又是粤语谐音在起作用。“孜”的普通话拼音是[zī],粤语拼音是[zi1],很类似。然而,“孜”字用地道粤语读偏偏会很像ji,即与G很接近。我不是臆测,Madam G曾对韦作荣提起过此谐音。

这个G不光能代表名字这么简单,还有第二个用意。受童年阴影影响,Madam G小时候变得自闭,长大后演化为学者症候群。这个自闭女孩喜欢待在电梯里,感觉狭小的电梯空间会令她有安全感。

Δ 卓sir都忍不住问Madam G为什么这么喜欢坐电梯

电梯按钮中有一个G字按钮,表示底层(ground floor)。Madam G小时候坐电梯时听人家喊G层,还以为是在喊她呢。另外,这位电梯女孩除了爱待在电梯里,还特喜欢搜集G字按钮。区区一个G字母,居然还能代表Madam G的喜好和性格,妙哉妙哉。

Δ Madam G一直很想要这个G按键

三、阿梅

郑淑梅叫阿梅,简单明了,不需讨论。不过,她的昵称可不止一个。

郑淑梅常被徐天堂叫做“正梅”,为何要加个“正”字呢?

Δ 《使徒2》中徐天堂常叫郑淑梅为正梅

原来,香港人喜欢称呼年轻美女为“正妹”,字面上就是“正点美眉”的意思。徐天堂就是将“梅”字替换“妹”字,用“正梅”称呼郑淑梅,估计是夸她年轻漂亮。

另一种可能是把“郑淑梅”去掉“淑”字,变成“郑梅”,再谐音为“正梅”,也取“正妹”之意。香港人爱称刘德华为刘华,黄日华为黄华,马国明为马明,那么郑淑梅变作郑梅也就好理解了。

Δ 《使徒2》中欢喜哥说的刘华就是刘德华的昵称

此外,郑淑梅也被官方资料冠上“妹头”的外号(剧中很少被这么叫),多半也因其名有个“梅”字。“妹头”在粤语里是妹妹或女孩的意思,更适用于称呼《使徒2》里十年前年轻稚嫩的郑淑梅。

十年后,她在《使徒3》里成熟老练多了,人家都改叫她“梅姐”了。

妹和梅是简单的谐音关系,又被TVB编剧们玩了点花样出来。

四、Wing翔

Wing翔是活在剧中人记忆里的人,早在《使徒2》中就已领了盒饭。他本名叫王永翔,将“永翔”改成“Wing翔”大概又是因为粤语谐音吧?何止是谐音,根本就是注音,因为“永”的粤语拼音就是[wing5]。

Wing替代“永”,比前文seed替代“薛”还要音准。他是不是想强行给外号掺点字母,好显得高大上?

不要冤枉他,Wing翔这个昵称算有点意思。Wing是拼音,也是个英文单词,意为翅膀。“Wing翔”就是“展翅飞翔”之意,与“永翔”的意思各有侧重,互有补充。

五、梅士贵

胖胖的梅士贵虽是配角,却是《使徒3》中的一个搞笑担当。

不幸的是,“梅士贵”三字被爆seed完美地谐音成了“煤屎鬼”。这个外号并未影响两人的和谐关系,毕竟爆seed是梅士贵在沐足店的老板,况且这个可爱的胖子开得起玩笑。

煤屎鬼在现实中就是煤炭烧过的灰和渣。若是此意,爆seed就有黑梅士贵之嫌——黑、脏、屎、鬼都占了。就像欢喜哥称九指强为“狗屎强”,摆明了用粤语谐音在黑他。

幸好,煤屎鬼还有别的形象。宫崎骏动画电影《千与千寻》出现了煤屎鬼的动画形象——有眼耳口鼻的黑色毛球——非常可爱。这样一来,爆seed的调侃就显得有“文化底蕴”,且不显恶意了。

六、殷天侠

殷天侠是潜伏在永恒帮里的新西兰卧底警察,顶替了一个叫Madman(狂人)的身份。

起先不知他是卧底时,看他是亦正亦邪的杀手,我们还可脑洞大开地联想其英文外号的由来。

联想一:“殷天侠”能谐音成“赢天下”,他想赢尽天下,确实是个Madman(狂人)。

联想二:“殷天”可谐音成“赢天”,想斗赢老天爷自然够狂、够mad;“侠”也可与man互译,请参考蝙蝠侠(batman)、钢铁侠(ironman)的译法。这么看,殷天侠与Madman的语意照样关系不浅。

既然后面交代殷天侠和Madman是两个人,那就没必要扯本名和外号的关系了。

这回,角色名的有趣之处,要从本名“殷天侠”三字上找。

殷天侠的扮演者是内地演员曾舜晞,他主演过内地2019版的《倚天屠龙记》,且该剧也被TVB引进播出过。既然曾舜晞版张无忌刚在内地和香港观众面前露过面,TVB编剧借其造个梗都算是趁热打铁。

《使徒3》中“殷天侠”三字极可能改编自《倚天屠龙记》中张无忌的外公——白眉鹰王殷天正。原来,曾舜晞在《使徒3》中起名殷天侠是为了扯上《倚天屠龙记》和演过的张无忌。这帮TVB编剧真会玩,幸好被我识破了。

Δ 曾舜晞主演的《倚天屠龙记》

七、符碌

崇联社的符碌是剧中一个小配角,但他的外号比较“有戏”。

真名刘永禄,以其带“禄”字而称外号为“符碌”。这种取外号的套路很平常,只是不知“符碌”为何意。

原来,符碌一词是英语单词fluke的粤语音译,原指“侥幸将桌球打入袋口”。大众习惯以“符碌”来表达侥幸,后又引申为糊涂。看来,这位刘永禄不介意外号“符碌”所含的贬义。

Δ 许冠文和惠英红调侃当年拿首届金像奖影帝影后是侥幸,就用了“符碌”一词

解释完“符碌”之意,事情还没完。原来,TVB旧剧《潜行狙击》中也出现过一位符碌,是黄宗泽饰演的跛co的老大。这位符碌的真名叫刘长禄,与刘永禄仅一字之差,更甚的是,扮演者和《使徒3》的符碌一样都是戴耀明。难道TVB这是在搞剧与剧之间的角色联动,要塑造TVB宇宙?

Δ 《潜行狙击》里也有个符碌

非也非也,此符碌非彼符碌,只是外号、演员一样而已。TVB这样近乎照搬,一可省事儿,二可让观众觉得有趣。

八、吴唱K

《使徒3》的客串阵容很强大。第27集中,林峰在TVB训练班的同学都前来客串。一帮人来到爆seed开的沐足店,聊得很high。

说起按摩完脚后去KTV唱歌时,赵永洪手舞足蹈地说:“唱歌,我最爱,今晚不唱歌”。这时,吴卓羲走进沐足店,回应了一句“谁说不唱歌”。

这段看似平平无奇的对话其实另有乾坤。听国语配音、看国语字幕,那是看不出来、听不出来的。

若听粤语原声,“唱歌,我最爱,今晚不唱歌”这句话就是“唱K,my favourite,今晚唔唱K”。

Δ 吴卓羲客串《使徒3》,角色名疑似就叫吴卓羲

吴卓羲曾在采访中说过“唔唱K”,恰好这三字发音与“吴卓羲(Ng Cheuk Hai)”接近。于是粉丝和媒体就把“唔唱K”或“吴唱K”当成吴卓羲的外号了。

Δ 他说妈妈也叫他吴唱K

此外,吴卓羲曾用港式英语将my favourite发音成“卖飞佛”,又不小心替自己赚了个外号“卖飞佛”。

《使徒3》借用真人梗调侃了一把吴卓羲,可真会玩。反正这帮人是以演员的真名客串,调侃吴卓羲就是调侃剧中人。

结语

除了以上这些,《使徒3》中还有不少有趣的外号或本名。

徐天堂没什么外号,但卓凯戏称他全名叫“女人天堂”,意思是说他会哄女孩子。

卓凯曾经的狱友林宝刚,外号哥布林。“哥布林”是由他的名字倒序读成“刚宝林”后谐音而成,这原是指西方神话故事里的类人邪恶生物。

菜鸟卧底窦亚希的昵称叫“阿兜”,相必是从姓氏“窦”中谐音而来。她还曾化名“北寄贝”,这是来自于北大西洋冰冷深海的一种可食用的贝类(香港人总想着吃的东西)。

……

《使徒3》中不少角色的外号或本名都内有乾坤,且大多是粤语谐音在起作用。给角色取外号在TVB剧中很常见,现实中香港人也很钟意给人起外号。某人有外号未必low,反能给人加深印象。你看水浒108将个个有绰号,记起来是不是更方便?

这些港式角色名中暗藏了不少粤语文化、香港文化,不失为一种“港味”。吐槽《使徒3》缺乏“港味”的观众们,你们感知到这些港味文化了吗?

看个《使徒3》,既能找点娱乐,也能学点文化,甚好甚好。

注: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拉阔时光(live_moments)”

继续阅读(剩余50%
我要举报

精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