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东兴:粉碎四人帮的关键人物

探针
5年前  
原中共中央副主席、中央顾问委员会委员汪东兴于8月21日5时28分在北京逝世。从1947年起,他负责毛泽东安保工作近三十年,之后参与粉碎四人帮行动。在改革开放后,离开政坛,热心于家乡修史、回忆录撰写。多名历史学者肯定他为粉碎四人帮所做的贡献。
视频:原中共中央副主席汪东兴因病在京逝世 享年100岁,时长约23秒
原中共中央副主席、中央顾问委员会委员汪东兴同志,因病医治无效,于2015年8月21日5时28分在北京逝世。新华社消息称,中国共产党的优秀党员,久经考验的忠诚的共产主义战士,无产阶级革命家,曾担任党的重要领导职务的汪东兴同志,因病医治无效,于2015年8月21日5时28分在北京逝世,享年100岁。

离毛泽东最近的人:1947年起负责毛泽东安保工作30年

汪东兴,1916年出生于江西弋阳县。1932年成为中共党员,参加方志敏等人创建的红十军。1933年1月,他随红十军进入中央革命根据地,参加了中央苏区的第四、第五次反“围剿”斗争,1935年随部队参加长征。
抗日战争时期,任两延河防司令部组织科科长,八路军卫生部政治部副主任兼组织科科长,白求恩国际和平总医院政治委员,中共中央社会部三室副主任、二室主任。
解放战争时期,任中央直属队司令部副参谋长,中央书记处办公处副处长兼警卫处处长。1945年被选为中共七大候补代表。
1947年春,他被调到毛泽东等领导身边负责警卫工作。此后,汪东兴承担毛泽东的安保工作30年。
毛泽东与汪东兴、护士吴旭君在天安门城楼上
1947年3月18日下午,时任中央直属队司令部副参谋长的汪东兴接到命令,立即带领中央警卫团团长等人和一个骑兵分队前往王家坪,执行保卫毛泽东、周恩来等领导同志以及中央直属机关撤离延安的任务。
新中国成立后,毛泽东外出视察,大都是由汪东兴负责警卫工作。
1949年冬,新中国成立不久,毛泽东亲率中共代表团第一次访问苏联。访苏之前,他就选定由汪东兴具体负责毛主席专列和他身边保卫工作。毛泽东1963年考察黄河,1965年重上井冈山,1966年在武汉游长江,警卫工作都由汪东兴负责。
在特殊情况下,毛泽东还委派汪东兴做他与某些重要人物之间的联系人,毛泽东对这些人的保护,以及处理意见,都交由汪东兴去办理。
在一些公开资料中能看到毛泽东对汪东兴的评价:他是一直要跟我走的,别人我用起来不放心,东兴在我的身边,我习惯了。人还是旧的好一点,他的长处是心细,缺点是理论水平差、不喜欢动脑子。但是,不要小看了厚重少文,汉朝的周勃可是立了大功的。而叶群几次拉拢汪东兴、江青几次打击汪东兴都没有最后得逞,毛泽东的话是很说明了一些他和汪东兴的关系的。
汪东兴所在家乡弋阳县旅游局在微信公号文章中称:毛泽东对汪东兴的信任还体现在自身的工作安排上。毛泽东的有些工作安排,别人也许不知道,甚至连江青也不清楚,但一般汪东兴是知道的。1970年庐山会议期间,江青要想知道毛泽东的行踪,需要向汪东兴打听。因为汪东兴直接负责毛泽东的安全警卫工作,一般没有交代,别人都不会过问。毛泽东实际上是把自己的人身安全都托付给了汪东兴。
文革期间陪同毛泽东主席的汪东兴
1967年:毛泽东、周恩来接见红卫兵(毛、周之间,稍靠后的位置为汪东兴)

功:参与粉碎“四人帮”

1976年9月9日,毛泽东逝世后,“四人帮”加紧夺权活动。汪东兴与叶剑英等一起制订了抓捕“四人帮”的行动方案。
10月6日晚7时,汪东兴带着警卫们来到怀仁堂。因为通知开会的内容与汪东兴无关,他决定坐在屏风后边指挥战斗。考虑到这场斗争很严酷,汪东兴还随身带了一把装满子弹的手枪。
在顺利抓捕了王洪文、张春桥之后,汪东兴风趣地对华国锋、叶剑英两位领导说:“这两个人跟我们合作得不错啊!准时来,按时走,很听指挥嘛!”华、叶听后,会心地笑了起来。
接着,汪东兴命令中共中央办公厅副主任张耀祠、中央警卫局副局长武健华对江青实施抓捕,进行得同样顺利。
随后,汪东兴建议华国锋亲自给姚文元打电话,把他叫到怀仁堂来。华国锋让秘书曹万贵接通姚文元的电话,姚文元表示说:“我马上就到。”汪东兴和华国锋、叶剑英商议,抓捕姚文元,决定由武健华带人去抓捕姚文元。汪东兴请华国锋写个手令,华国锋很快就写好了,武健华接过手令,回身走向正厅东南小门,与在那里的四位行动小组同志会合。不一会儿,姚文元就被戴上了手铐,押上早已等候的汽车,拘押在地下隔离室。
10月6日晚11时,中央政治局在玉泉山开会通报粉碎“四人帮”的情况。汪东兴最后说了一句话:如果“四人帮”政变成功,在座的都得上断头台。
1976年11月,汪东兴与许世友在天安门城楼
于光远在《1978年我亲历的那次历史大转折》中写道:“我们认为汪东兴在粉碎‘四人帮’中起了很重要的作用。这本来是一件该做的事,但还是应该承认他立了大功。没有他的积极参与,不动用归他直接指挥的八三四一部队,1976年10月一举粉碎“四人帮”的事就办不成。”
学者杨继绳对探针称,汪东兴在粉碎“四人帮”过程中起了关键作用,如果没有他是很难的。中国人民大学政治学教授张鸣则表示,由于汪东兴长期身居要职,在粉碎“四人帮”过程中功绩很大,是“关键人物”。

落:在改革开放初期离开政坛

文革结束后,鉴于汪东兴的特殊作用和贡献,1977年8月在中共第十一次全国代表大会上,他被选为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共中央副主席。
但是,随着党和国家形势的迅速发展变化,1980年2月,中共第十一届五中全会决定批准他辞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共中央副主席的职务。
社科院近代史研究所研究员马勇对探针称,在粉碎“四人帮”、进入新时期之后,汪东兴最正确的选择是应该离开政治,但他却成为了中共中央副主席,去主管意识形态的工作。一个文化和理论素养不高的去主管意识形态的工作就“太自不量力”和“非常荒唐”,后来导致很多问题,包括“两个凡是”问题都与其有关。
张鸣向探针介绍,汪东兴曾坚持“两个凡是”,在改革开放初期(1978年—1980年)与中央唱反调。
《1978年我亲历的那次历史大转折》一书提到了汪东兴被点名批评一事:
“但是要讲‘两个凡是’的提法和对它的坚持,对真理标准问题讨论的抵制,对平反‘天安门事件’和邓小平出来领导我们党和国家的工作的阻挠,对解决文革中的冤假错案和康生问题的消极态度,等等,汪东兴欠的账就很多很多。他在立场上的的确确非常错误,态度上非常不好……不把他的名字点出来,许多事情就讲不透彻,许多问题就说不明白。”
在20世纪80年代初全国掀起修志热潮中,汪东兴担任了《弋阳县志》编纂顾问。据曾几次拜访过汪东兴、在江西弋阳从事编史修志工作的陈家鹦称,汪东兴“非常热心支持家乡编史修志,常常带着老花眼镜,一笔一笔地按他们的要求写文字材料;对于送他审阅的各种文字图片稿,也是一丝不苟的把关。”
汪东兴晚年照片
此外,汪东兴赋闲后写过许多回忆录,如《汪东兴日记》、《汪东兴回忆——毛泽东与林彪反革命集团的斗争》等。
在杨继绳看来,它们一方面是党史研究者“必看”的资料,不过并没有提供独特的史料。张鸣表示,这些著作在许多历史事件的论述中要么语焉不详,要么有空白。
马勇对此评价道,已出版的汪东兴回忆录他全都看过,但其价值不是很高,和文件很相似。他认为,汪东兴作为长期接触最高领导层的人,“他应该知道的更多。”
许多年来,汪东兴对毛泽东的思念之情不减,在汪东兴家客厅西墙靠窗处挂着的就是一幅毛泽东1961年亲笔书赠汪东兴的王勃《送别》诗。每逢毛泽东的生辰、忌辰,汪东兴都会到毛主席纪念堂去献花、瞻仰。每逢五周年、十周年纪念时,他往往会发表一些纪念文章以表达怀念之情。
撰稿:探针/马佩连、高逸文 (综合中央政府门户网站、梁俊英《汪东兴的传奇人生》、陈家鹦《走近汪东兴》、于光远在《1978年我亲历的那次历史大转折》等)
请关注探针微信公众号(news-probe),与我们一起探索世界,调查求真。
分享好友
分享好友
—— 分享新闻,还能获得积分兑换好礼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