闾丘露薇:再谈美国青年之死

腾讯大家
2014-11-26 10:18
骚乱在预期当中,很多美国人难以接受白人警察无罪。可接下来呢?
文/闾丘露薇(腾讯·大家专栏作者,凤凰卫视著名记者、主持人)
三个月前,我来到了密苏里州弗格森镇,采访因为一个叫做Michael Brown的年轻人被警察射杀而导致的骚乱。
我之前在专栏写过一篇文章《一个美国小镇青年之死》,在那篇文章里面,讲述了事件的过程,也详细讨论了几个问题,包括:是否存在“警权过度”,警方处理手法是否“公正处理”,事件是否涉及“种族歧视”,以及“抗争和骚乱”之间的分别,当然还有“媒体的角色”。
因此,在这里就不再重复,但是尝试结合事件进展再次从这五个角度来展开讨论:
-----------------------------
【事件进展】
密苏里州大陪审团在经过三个月的审理之后,美国时间11月25号傍晚,宣布开枪射杀Michael Brown的白人警察Wilson无罪。
事件引发美国各地大大小小规模的抗议,而圣路易斯市周边更为频密,其中在Michael Brown的家乡弗格森镇,示威者放火焚烧了十几座建筑,主要是当地的商铺,警方表示,听到了大约一百五十次的枪声。
当地警方释放烟雾弹。
星期二,密苏里州州长表示,会要求出动国民自卫队,保护当地民众的财产。
纽约时报的报道显示,弗格森镇的示威从当地警察局开始,在Michael Brown的母亲对裁定表示失望,并且失声痛哭之后,他的继父冲上讲台,大叫“烧了这些商铺”,于是人群开始骚动起来。这段视频在社交网站上被广泛传播。
第二天,Michael Brown家人召开记者会,他们的两位辩护律师认为裁决不公,但是也承认,Michael Brown的继父言语不当,呼吁民众保持和平理性。
和8月份的骚乱只是集中在弗格森镇只有一百多米长的弗格森西街上不同,这次波及的范围要大得多。
看到集会从警察局开始,忽然想起八月份,在当地采访的那家开快餐店的中国人。上一次,他们是亲戚打电话来才知道,当地发生了骚乱。男主人说,他只是好奇,为何生意那么好,这才知道,原来其他商铺都关门停业了。对他们来说,自家的店就在警察局边上,这是一直以来让他们觉得安全的一个主要原因。
媒体采访那些遭到焚烧抢劫的店主,不少本身就是住在当地的黑人,对于警察还有抗议者的行为,心情相当复杂。因为他们说,平时遭到过警察的不公待遇,但是用这样的方式发泄,也不对。
【警权过度?】
还是那句话,警权过大和警权过度是不同的概念。前者需要从制度上加以纠正,后者则可以透过法律,以及监管来对滥用警权的行为进行监督和惩罚。
在这次事件上,关键在于警察开枪是否恰当,是否滥用了警权。
大陪审团在经过听证之后,裁定警察合理使用自己的开枪权。
同样的例子来自1992年,四名洛杉矶白人警察殴打一名黑人,虽然从一名市民提供的视频上看,公众会觉得警察滥用权力无疑,但是最终法庭陪审团裁定警察无罪。
陪审员判定的关键点在于,警察开枪,有没有违反警队的规则和程序?即便外界认为规则不合理,只要警察没有违反,就不会惹上刑事罪行。
当然,这并不意味着警察开枪,一点也不用承担责任。拿1992年洛杉矶事件来说,四名警察被陪审团裁定无罪后,当事人又通过民事途径上诉,使四名涉案警察被联邦法院以违反民权被审判,其中两名被裁定有罪,判处30个月监禁。当事人后来控告洛杉矶市政府,最后获得380万美元赔偿。
对于Michael Brown的家人来说,他们还可以走民事途径,而他们也正在申诉。
【公正处理?】
由于圣路易斯郡的检察官,被指和弗格森警察局关系密切。检察官可以决定是否起诉,以及用怎样的罪名起诉,为了避嫌,这次采取了大陪审团制度来决定是否起诉。
当然,对于这个由12位圣路易斯郡民众组成的大陪审团的裁决,很多人并不满意。Michael Brown家人的律师认为,大陪审团给了开枪警察太长的时间进行叙述,也就是个人抗辩,整个过程中,质疑太少。
说到陪审团制度,最终的决定,是由陪审员根据眼前的证据来作出自己的决定,但是这个决定,也和每个人的学识、价值观、信仰、喜好有直接关系,因为大部分人都没有接受过法律的专业培训。也因为这样,在法庭上辩控双方会在开庭前挑选陪审团成员,目的就是把那些倾向很明显、不利于自己一方的陪审员筛走。
奥巴马在裁决出来之后呼吁:“最主要的,我们是一个法治国家,我们必须接受大陪审团的裁决。”
即便是Michael Brown的两位辩护律师,在表示裁决不公的时候,也只是批评大陪审团的做法细节,而不是大陪审团制度本身。
当然,他们还提出了一个愿景,希望Michael Brown死有所值:那就是可以改变检察官和警方关系过于密切的现状,确保检察官公正行事。
(资料图:一位参加抗议示威活动的黑人妇女高举标语“为我们的权利而战斗”)
【种族歧视?】
在事件发生之后,美国的媒体列举了很多数据,包括警察开枪个案中,黑人和白人的比例,显然黑人青少年占了大多数。
而我在采访弗格森镇民的时候,他们认为,由于当地的警察都是世家,这个小镇,虽然现在是黑人居多,但是最早是白人中产聚居的地方,因此当地五十三个警察,只有三个黑人。这让他们在和当地黑人居民沟通的时候,缺乏渠道。
和华盛顿大学的一名教授谈,她一直从事黑人青少年教育研究,她指出,不仅仅是弗格森,而是整个密苏里州,黑人警察比例太低,确实是一个问题。这里面的原因,第一是能够达到警察入职要求的黑人比白人数量少,也许警队需要考虑降低要求;其次,对于黑人青少年来说,做警察并不是很有吸引力的事情,因为会被同伴们排斥,这种文化需要改变。
种族歧视问题,尤其是在美国,确实是一个很敏感的话题。而我在弗格森采访学者,好几位白人教授都推荐我采访非洲裔教授,觉得这个时候,他们来谈,更加恰当。
当时《纽约时报》的记者,在描述死去的黑人青年布朗时,用了“No angel”(不是天使)的说法,在社交网络上引起很大争议,推特上还出现一个“No angel”的专门标签。愤怒的读者觉得,这名记者是在暗示布朗死有余辜。
谁都不是天使,这是人人都明白的事。作为一名读者,我只觉得这位同行是在尝试将一个真实立体的年轻人还原在读者面前。只要有点思考能力都会懂得,就算一个“不是天使”的人,也并不意味警察就能连开六枪,这是截然不同的两件事。
只是,很多人在阅读时已带入太多的感情。看到《纽约时报》主编在接受访问时说,其实如果布朗是白人,也会有同样的报道,同样的用词。可惜世事没有如果,这样的解释很难让不满的读者接受。倒是记者很诚恳地道歉,承认自己如果用“No perfect”(不完美)会更贴切些。
在我看来,还好这名记者本身就是非洲裔,所以风波也就到此为止。
【抗争和骚乱】
正如我在《一个美国小镇青年之死》里面所谈,要分清楚公民抗命和犯罪。
争取黑人权益,为一个陌生人向当局要公平,虽然用了违法的方式,比如聚集在马路上,冲上高速公路,但是这算是公民抗命的方式,前提是,这样做的人,要做好因为违法而受到法律制裁的准备。
但是放火烧别人的财产,抢劫,这一定不是公民抗命,即便出发点说,不是为了个人私利,获取财物,因为公民抗命的其中一个特征,就是非暴力。
正如在Michael Brown家人的记者会上,律师非常清楚,星期一晚上的暴力行为,只会降低外界对于他们的诉求的支持,因此必须和这样的行为划清界限。
同样,一名美国著名的民权运动领袖在记者会上呼吁:烧掉了房子,然后呢?公正会因此而降临吗?不会的,只有改变现有的体制,才会有更多的公平。
于是问题来了,如何改变?
街头抗争,为的是得到改变。如果政府没有回应,那么人们会发现,运用自己和平示威的权利的道路根本走不通,自然会寻求更激烈方式,不惜用非暴力的方式。而之所以人们有示威的权利,目标就是避免迫使人们只能用违法的方式,让人们的声音变大,让政府听见。
说到弗格森,三个月前的骚乱之后,当地社区马上做了不少努力,希望能够弥合伤痛。一场“我爱弗格森”的活动八月份的骚乱后展开,但是显然还是无法融合一部分的居民。对于不少黑人居民来说,觉得这种努力,本身就是白人的专利。我在现场采访,确实参与的黑人不多,但是有不少当地的其他少数族裔。
当地的黑人社区,缺乏社区领袖,是在骚乱发生三个月之后,很多专家一直在谈论的事情,只是到现在,并没有太大的改善,甚至更加糟糕。
上一次的骚乱,抢劫的大多数人来自外地,但是这一次,放火和抢劫的都是住在当地的居民。尽管有不少示威者在一边劝解,但却无力阻止他们的行为。
街头抗争,如何让情绪不失控,如何防止那些乘火打劫的人,一直是街头运动要面对的问题。
【媒体的角色】
在弗格森事件中,媒体的作用是巨大的,让一个小镇的一个角落发生的事情,变成了国际新闻。
但是正是因为媒体的广泛报道,是否影响了事件的进展?
警方的声音,死者家人的诉求,展现的篇幅的多少,会影响公众的判断。
骚乱的场面,放火抢劫和警察动用催泪弹,比例的不同,会影响公众的情感和立场。
对于事件的评论,切入的角度以及论点的不同,会影响那些容易接受别人观点的公众。
说到媒体,有个小插曲,原定星期二的记者会时Michael Brown的父母会见记者,但是最终取消,根据在现场的CNN记者报道,是因为遭到两名博客记者在她们进入举行记者会的教堂时提问,双方发生了言语冲突,不欢而散。
当一个家庭,承受丧子之痛的同时,还要把自己放在全世界的注视下,没有人有资格,来代替这家人来谈论他们的感受。
其实这次的骚乱在很多人预期当中,因为一定会有很多人无法接受这个结果。问题是,接下来呢?
……………………………………
本文系腾讯《大家》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关注《大家》微信ipress,每日阅读精选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