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文章

    加载中...

第3993期2017-08-24

单身社会来了

陶舜  

特约作者

220

“二O一六年,我独自一人在东京生活了一年,东京也拯救了我。”受日本国际交流基金会之邀,作家蒋方舟在东京独居了一年。她越来越喜欢写漫长的日记,觉得孤独地生活一辈子也不是坏事。回国后她曾相过亲,希望32岁能结婚,但看来看去没有满意的对象,不肯将就。她的经历在80后90后里,有一定的代表性。繁荣的经济文化社会,足以支撑一个人的单身生活,婚姻虽然仍是必需品,但人们对单身的看法已经和过去不一样。也许我们该正视这个现象,那就是:单身社会来了。

从双十一到空巢青年:单身社会悄然来了

今年以来,“空巢青年”一词开始走红,它是独居青年的自嘲。多种数据能说明这种趋势。前年央广网报道称,调查显示中国有超过5800万人在过着“一个人的生活”,其中,独居青年(20~39岁)已达到2000万。而民政部门的数据显示,2015年的单身人士超过2亿。

单身社会的各种数据有利于人们客观认识这个现象。根据某社交网站的调查报告,62.28%的单身受访者已保持单身三年以上,而且男性和女性的比例都相当高,分别达到63.87%和59.13%。大龄未婚群体中,男女的城乡和受教育程度呈两极分化趋势,男女存在“错位”。大龄未婚女性绝大部分集中在城镇(92.5%),城镇大龄未婚女性中受教育程度在大学专科以上的比重达到81.1%。而大龄未婚男性更多地集中在农村,农村大龄未婚男性受教育程度在初中及以下的比重达53.7%。

有些空巢青年买了郊区的房,却觉得不适宜居住,宁可租住在公司附近,“使用比拥有更美好”,这种源于凯文·凯利(著名的未来学家)的互联网思维,不仅被用来重估物价,也被用来审视关系。

空巢青年也有社交达人,却觉得社交像甜点,多了会腻,注重自己的感受。有的虽然居家,工作并不耽误,互联网时代的生活工作合流十分明显。有的也是吃货,却经常吃外卖,品味可上可下,并不纠结。

在“空巢青年”诞生之前,光棍节为单身社会代言了许多年,市场反应敏锐的电商借机催生了双十一购物节,成为每年最大的网络购物狂欢节。

2015年,腾讯QQ表情数据挖掘中心通过大数据分析出炉了一份双十一表情汇总,通过11月11日当天QQ用户表情发送量,发现光棍表情发送总量达1亿5千万次,发送次数排名前10的光棍节主题表情中,绝大多数与单身有关。其中“烧情侣”的表情发送量排名第一,达到214522次。

尽管网上有关单身的语词,有较强的自嘲、反讽倾向,它也在宣告单身社会已经悄然到来。

虽然开始是一种自嘲,但人们不羞于承认自己是“单身狗”虽然开始是一种自嘲,但人们不羞于承认自己是“单身狗”

单身社会,作为一场全球性的社会变革

纽约大学社会学教授艾里克·克里南伯格(Eric Klinenberg,1970- )写过一本专著,书名就叫《单身社会》。

这本书说,在1950年代,美国人口中只有22%的人单身生活,而今天,超过一半的美国人正处于单身,而其中,3100万人独自生活——这差不多占到了美国成年人口的1/7。独居户数则占到了美国总户数的28%,这一比重使之成为美国最普遍的家庭形式,甚至超越了核心家庭的所占比重。

在书中,艾里克·克里南伯格向人们证实,这一数字背后绝非是一时的潮流走向,事实上,这正代表着自婴儿潮以来最重大的社会变革——我们正在学习单身,并由此带来了全新的生活方式。

克里南伯格与《单身社会》克里南伯格与《单身社会》

尽管传统思想一直告诫我们,独自生活将导致孤独和与世隔绝的孤立,克里南伯格却向我们揭示了,绝大多数单身者正热忱地投身社会与社交生活中,他们比同龄已婚人士更热衷于外出就餐、锻炼身体、参与艺术及音乐课程、公众活动、演讲以及公益活动。

与其说空巢青年是一个社会忧虑,不如说空巢青年是一种新的社会风尚和时代潮流。它代表的不是孤独、寂寞的情绪失落,而是独立、向上、有节制的生活风貌。“空巢”,过去可能代表着空虚与无力,今天却是独立、自由和活力的象征。

克里南伯格在书中分析了独居人士所面临的挑战和机遇:年轻的专业人士,支付高额的公寓租金,以换取自由和隐私;三四十岁的单身人士,不愿为了不尽如人意的伴侣而牺牲自己的事业或生活方式;离婚人士不再信任婚姻是幸福与稳定的基础;以及那些宁愿独居也不愿与朋友或者孩子共同居住的老年人。根据针对三百多名不同年龄和阶层的男女所做的深度访谈,克里南伯格得出结论:在如今这个媒体无处不在、人与人高度紧密相连的社会中,独自生活令我们更好地了解自己,以及更懂得享受伴侣的陪伴,单身社会,正成为一次空前强大、无可避免的社会变革。

单身社会的潮流不仅仅发生在美国和中国,在法国,介于单身与婚姻之间的中间区——同居,已经非常普遍。这是一种比婚姻灵活得多的生活方式,往前一步就是结婚,退后一步就是单身。

《单身社会》中描绘的地图,发达国家独居人口越来越多《单身社会》中描绘的地图,发达国家独居人口越来越多

据法国国家统计与经济研究研究所统计:2000年法国同居登记的人数为2万多对,2011年迅速上升到21万多对,与此同时,法国人的结婚数从2000年的30多万对减少到2011年的24万多对,考虑到许多同居者没有办理同居登记,因此法国同居者的比例已经远远超过了结婚者。

据法国国家人口研究所统计,2000年77.5万新生儿中,非婚妈妈所生的孩子占42.6%,到2012年这一比例升至55.8%。也就是说,现在法国每10个新生儿中,就将近有6个属非婚父母所生。

在中国,过去非婚生子女会沦为黑户,但时代在进步,多省已经明确表示,不得为新生儿办理户口设前置条件。这一障碍的去除,为中国进一步迈入单身社会创造了条件。

从经济基础到价值多元,这是单身社会的黄金时代

一定程度上可以说,中国已经初步具备了迎来单身潮的基本条件,而考虑到以后可能会有“单身税”,当下也许已经是单身社会的黄金时代。

检视支撑单身社会的条件,最重要的还是经济基础,都市年轻人的收入慢慢能够支撑独居生活,不再需要婚姻来分配负担。中国特有的商住楼——酒店式公寓,这种奇怪的建筑形式,由于匹配了较少的户籍和教育权利,使得炒作价值不高,但它的居住价值却不低,国家政策已经明确,商住房一旦用于租赁,可以享受民水民电。尤其是在单身社会条件下,假如一个人不需要结婚生子,那么商住公寓可能就是最适合的居住产品——交通便利,成本低廉,小而美。

观念上,对待不结婚很多人已经能够理性看待观念上,对待不结婚很多人已经能够理性看待

其次,像陌陌等网络各种社交工具的普及,已经在改写传统的人际关系,它们进一步释放了社交自由,使得包括性关系在内的人际关系,有了更多的可能性。而电商的发达以及外卖平台的崛起,甚至滴滴和共享单车,一定程度上都可以视为是在为独居生活提供物质支持。一个人也可以拥有丰富的生活,已然是可行的生活方式。

独生子女一代,其实在少年时代就已经习惯单身生活,不管是住校上学还是租房上学,独生子女在同居和结婚之前,其实就是在过单身生活。

如今社会心理对单身的接受度也在逐步提高,价值多元也有了空间。情感需求已经成为走入婚姻的关键指标,今天多数人都能接受感情破裂的自然离婚,说明人们对婚姻的认识已经越来越理性,尤其是房地产经济,使得假离婚都成为炒房的工具,人们越来越明白情感的关键性,一纸结婚证的意义早已不同往日。

相比起不合适的家庭:单身也许更安全

昨天网民热议这篇新闻:女孩拒绝富二代男同学示爱,被对方从19楼扔下死亡。据报道,这名男同学追了她多年,由于有女合租伙伴撤出,男同学进来合租,近在咫尺却不能得手,使得男同学一时冲动干出傻事。

这样女方被男方扔下楼的案例还有很多。每一起都惊心动魄,案发原因都是感情矛盾。至于同居一房导致的家庭暴力那更是数不胜数。近日媒体报道,女子惨遭家暴20年浑身淤青,遭囚禁被迫给情妇洗衣做饭。全国妇联的一项调查表明,中国2.7亿个家庭中大约有30%存在家庭暴力,有16%的女性承认遭受过配偶的暴力,14.4%的男性承认打过自己的配偶。每年约40万个解体的家庭中,25%缘于家庭暴力。特别是在离异者中,暴力事件比例高达47.1%。

以上数据和现象揭示了单身的另一种好处。对于那些可能陷入糟糕关系的人,保持单身或者保持独居,是更加安全甚至是可以保命的。因此,从安全偏好出发,单身或者独居并不一定是一件坏事——至少可以避免在发生争执之后,被莫名其妙地伤害。

选择单身的一个好处是可以避免家暴选择单身的一个好处是可以避免家暴

单身社会正在来临,这是个事实判断。而且必须承认的是,单身这种选择有其合理性。这是否表明,婚姻、家庭的价值就会瓦解?恐怕也未必。但至少提示世人,相比起“糟糕的婚姻”,你是有办法选择一个人过的。

新闻立场

热门评论

往期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