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时尚-时尚入流

我们KOL的派对

作者王欣

第124期

我们KOL的派对

谁要是现在还管我叫时尚博主,我只能对她说,你才是博主,你们全家都是博主!

单身公寓里白天也开着强光灯,拢共三十来平的大开间,只得朝北一扇落地窗,休说这城市常年黑云压城一般的霾,即使难得的艳阳高照,照进这房间,也匆匆得像男人的性欲一样,来得快,来得强烈,几十分钟后便迅速退了潮,一点温度都不留的。朝南的入户门更是开不得,从电梯出来,一字排开,十几间公寓,家家户户都有些不干净的声音或味道。送外卖的中年男人见到虚掩的门会探头进来,下了夜的合租小姐们在走廊里咯咯的笑,互相说些裤裆里的笑话,款款走了过去,令沿途房间的女租户顿时都显得形迹可疑。从南方老家过来照看孩子的丈母娘成日对着坐月子的女儿唉声叹气:他们家到底有没有钱给你换大房子?

玫琳站在穿衣镜前,百般不得满意。她还没有上妆,一张稍有痘印的脸有些经不起无情的当头照射。脸盘子倒是窄而尖,作价两万块的瘦脸针是要比八千块的见效些。玫琳五官原先不算精致。后来开了眼头、垫起山根,扫了眼影扑了鼻粉点了红唇,于是颇有几分日本杂志混血大模的意思。一头烫过的长发染了最时兴的栗色,发根毫不见黑,绝无破绽。她穿一件缀满金色亮片的Topshop包身连衣裙,光着后背,胳膊上一串成套的Forever 21镀金手环,众星捧月般的簇拥着一只Cartier的k金镯子,与手头Lulu Guinness的金粉盒型坤包成套。

裙子是第一次穿,且是亚洲没有的款式。玫琳对着镜子左右审视,心里快速过着派对嘉宾名单,思量这一身沉甸甸的金黄是否值得今晚上场。派对去得多了,拣什么衣服穿再不可只贪图漂亮:大品牌的基本款外套要有几件,反复搭配,穿去下午时段的商店开业、新品发布,低调,但不廉价,各人均是冲着车马费去的,同一件衣服穿多几次,不会引起俾倪。样式新潮、颜色出挑的战衣绝不能买贵的,穿出去立马被人记住,今时今日上了当晚最佳着装,下一个major event 再穿去,便沾了几分时运不济的萧条,是圈子大忌。所以,一件保质期只有一次的衣服,必须搭配红毯、明星、无限供应的香槟,否则,着实对不起玫琳从巴黎、从米兰、从伦敦那些尚且不被大陆游客知晓的成衣店里千挑万选再千山万水、付了超重行李罚金背回来的用心。

“算了,就这么穿吧”。玫琳看了看时间,又迅速化了妆。出门前的功课亦没忘记做——打开美图秀秀,先是一张自拍,妆面够全,修图就没那么多费劲功夫,简单磨磨皮,即可发布。连同品牌递来的邀请函、新做的法式指甲,三张一组,并上“出发啦,一会儿见~”,发到朋友圈。

玫琳妈妈是个弄潮儿,至今还在玫琳老家的税务局挂着闲职。微信、微博全用得熟练,朋友圈里常见她转发杨澜送给女孩的14个忠告、马云背后的女人、穿山甲的母爱……之类热门文章,老女孩心性可见一斑。她看玫琳的朋友圈,偶尔也有困惑,忍不住时就问玫琳:你说你也不上班,天天就看你花枝招展地出去吃饭喝酒,你靠什么生活?不是背着我们做了下作的事吧?玫琳气急,说,胡说什么?都给你说了我现在专职做时尚博主,帮杂志和品牌写稿、出席活动,一点不少挣,还有什么必要上班?现在什么年代了,全球都讲个人品牌、意见领袖,我这叫自媒体,也是媒体,懂么?

通过打车软件预定的专车已经在楼下恭候玫琳,支付一百多块,便有奥迪A6接送,这是近两年除了自媒体之外,最实惠的新事物。玫琳是吃过亏的,有一年被品牌叫去太庙参加派对,结束时,明星、主编们都被专车接走了,玫琳走得迟,离场才发现连地铁都关了,长安街上哪有空驶的出租车?玫琳踩着12厘米高跟鞋沿着地安门大街走到了东单,暴起的血管像蚯蚓一样沿着玫琳的小腿往上爬,一直爬到玫琳的脸上,又热又痒,令她第一次觉得有些败兴。

今晚的派对在798,某国际品牌的年度大秀,车子才开到798北门,已经能听到蓝色大罐那边的人声鼎沸,玫琳远远下了车,躲在角落补了点粉,撩开了头发,才朝明晃晃的那一方走去。像这样的场子,博主们永远是最先到的,然后才是杂志编辑,大杂志编辑,杂志主编,开场时明星总算出现,或者不小心早到了,也会躲在保姆车里,死活不肯出来。玫琳算好了时间,还是早到了一些,金光闪闪地去了签到台,负责接待的公关盛赞她性感迷人,到底也没让她从红地毯上堂而皇之地走进会场,照例是从嘉宾通道不声不响地把她领了进去。

美鞋控小姐和时尚警察已经在里面喝开了——这当然是网名,品牌请博主出席活动邀请函上写的是网名、签到本上写的是网名、桌台上的名牌亦是网名。玫琳记得有一次和美鞋控小姐一起坐飞机去外地参加活动,无意瞥见她的身份证,大概是叫什么惠娟,广东省湛江市遂溪县人。并没来得及细看,美鞋控小姐已警觉地把证件收了回去。

“玫琳,快来呀!”玫琳正不知道该把自己往哪儿放,美鞋控小姐隔着半个场子的招呼替她解了围。

“怎么才来?是刚才还去了别家的活动?”

玫琳自是听出来美鞋控小姐话里的话,心里轻笑一声:相互都加了朋友圈,我去了什么活动你又不是看不见,还问这一句,生怕我把你分组了不成?

“就在家呆着,今晚本都不想来的,若不是和Joyce关系好的话。”——Joyce是品牌的公关,和谁的关系都好。

“你进来签到的时候,领红包了么?”时尚警察刚做博主不久,还指着跑活动发软文维持开销,所以掩不住的心急。他大学毕业从外地来北京找工作,张嘴就要月薪一万,自然没有着落。久而久之,他也不找工作了,认识了几个混时尚圈的小基友,跟着跑跑派对、发发微博,渐渐也混出了一些资源,品牌搞活动总是要请博主的,请谁不请谁全是看关系或者看谁听话,所谓KPI数据,公关花点小钱做做,每个人都是好看的、有影响力的。

玫琳不悦,她和时尚警察不熟,想不到是一个短见的人。连此时站在一起,无端都开始别扭,毕竟自己还是要脸的人,没办法做得直白露骨,于是毫不客气:“这品牌能请你过来看秀就不错了,车马费,想什么呢?”

美鞋控小姐打了个圆场,说:“车马费虽然不给,但我听说是有礼物的,坐第一排的给个大包,坐后面的给一个钱包。倒也值。”

正说着,娜娜从外面进来,眼睛恰好落在玫琳这一桌,她和几个人点头示意,却先绕去和别处的编辑、公关肉麻了一阵,满场霎时全是她的小尖叫。

娜娜今天穿了利落的长款修身西服,衬一件素白的恤衫,拎一只Celine手袋,绕场一周后走了过来,笑笑对玫琳说:“你今天穿得也太拼了吧!”

玫琳不可思议地看了娜娜一眼,心想今天这是怎么了?人人要来找不痛快,又不能发作,只好讪讪陪笑,说:“你以前每一场都比我穿得拼吧?不要假装低调好么?”

“玫琳,给介绍一下呗。”时尚警察趁玫琳斗嘴的功夫,已经上下打量过了娜娜,认定她必然有些来头。

“哦,这是娜娜呀,网上大名鼎鼎的娜娜的衣橱,你看过的吧?”

“呀,久仰久仰!我是您的粉丝,我一直都有在看……”

“谢谢啊”,不等时尚警察把话说完,娜娜像着急洗白似的,说:“我好久不更新了,现在忙都忙死了,每个月拍片都拍不过来。”

美鞋控小姐道:“娜娜现在是国际大刊的时装编辑呢。”

娜娜轻轻扬了扬嘴角,不置可否,问时尚警察:“你是……?”

“我的微博名是时尚警察。”

“哦,我也看过你的微博,有空给我们杂志写写稿。”娜娜这话说得轻飘飘的,旁人都听出了不过是句客套。

时尚警察冷笑,道:“怕是没机会,现在我也没时间给杂志写稿,稿费又低,人还事事儿的,我这边品牌合作都做不过来。”这口气他没打算忍,顿了顿,他干脆直接打了娜娜的脸:“况且,给杂志写也是浪费,现在谁还看杂志?”

娜娜果然脸色不好看了,不咸不淡地“哦”了一声,看玫琳和美鞋控小姐亦无打算给她找台阶下,便自己找了个由头,说:“我们主编来了,你们聊吧”。忿忿走了。

玫琳暗爽不已,心想还是gay比较豁得出去,大大方方就当了婊子做了恶人,不象女的心里再恨面上照样姐姐妹妹。她和娜娜认识最早,曾经也是相互转发一起跑会的博主姐妹。娜娜能写,博客写着写着就开始给各家杂志写稿、之后趁了个职位空缺,顺势去了常合作的杂志做了正儿八经的编辑。大概从那时起,娜娜开始和她、和所有曾经出现在一张签到名单上的人生份起来:微博不互动了,活动上遇见亦不亲热,就在同一张桌子吃饭喝酒,娜娜永远是和别刊编辑故作神秘地议论各家办公室里的八卦,哪怕玫琳坐在旁边,一条楚河汉界清清楚楚隔在当间,谁也不肯轻易做过河卒子。真正令她们决裂的是,不久前某杂志编辑写出专栏大肆嘲笑中国时尚博主的廉价与浮躁,其中几乎指名道姓地抨击了几个最得势的——玫琳并不在其中,是娜娜在微博上对此文的转发激怒了她,娜娜在转发时写道:谁要是现在还管我叫时尚博主,我只能对她说,你才是博主,你们全家都是博主!

站了半晌,大秀总算是要开场。玫琳她们正往秀场过去,迎面碰上Joyce偕同品牌高层宝贝似的前后簇拥着一个人也往这边过来。玫琳好奇是哪个明星驾到,定睛一看,竟是当红博主挨踢女孩。她全身上下皆是品牌本季最新秀款,想也不用想,一定是品牌赞助的。Joyce一脸陪着笑,护送挨踢女孩走上红毯签名拍照,真真儿和明星一个待遇。

玫琳看得出了神,一旁的美鞋控小姐补了一句:“真是比不得,我今天和她同一班飞机从上海过来的,人家是头等舱往返,连酒店房间都是行政楼层待遇,比许多杂志总监都要体面些。”

果不其然,看秀时挨踢女孩坐在第一排居中偏右的位置,紧挨着三流女明星和二线杂志主编。玫琳远远地坐在她对面后三排的位置,哪有心思看秀?一双眼睛全不由自主在挨踢女孩身上游移,看她自拍,看她交头接耳,看她洋洋得意。玫琳几乎想像到,品牌送给第一排嘉宾的新款it包,之后将如何出现在挨踢女孩的微博及Instagram中,她一定会搭配一身有贵有便宜的衣服,左手一杯咖啡,假装站在路边打车,亮点全在右手腕上这一只免费的名牌包上,不出意外,至少五千人点赞,一千人在评论里高呼“女神”!然后,下一季,她将直接飞到巴黎看秀,还是头等舱,还是第一排。玫琳不禁又想起自己,计算不出从后三排到第一排、从零钱包到新款包、从签到本签到到大背板签到、从车马费到出场费……的距离,这其中还差了多少篇专栏、多少场派对、多少张自拍、多少样尖货,以及多少次转发、多少条热门微博、多少个活跃粉丝。于是,玫琳有点颓唐,她想趁这空档赶紧摇一辆车过来,秀一结束立即从旁门溜走一刻也不要多留,热闹全是别人的,自己怎么现在才明白?刚打开软件,微信先来了。是Joyce,说:亲爱的,秀结束后还有after party,务必留下来喝两杯,有鲜肉。玫琳下意识抬头找Joyce,却恰恰看见坐在对面后三排的娜娜此刻亦似幽似怨地注视着第一排的挨踢女孩,玫琳像看见龟兔赛跑的结局、童话结尾后的真相,以及藏在华丽袍子下面比虱子更不堪的东西。即使坐在第一排的人不是自己,但第一排的位置,总是给博主留了几席,先行离开的人,或许只是黔驴技穷深怕走到穷途末路罢了。想到这里,玫琳释了怀,她关了打车软件,回了Joyce两个字:好的。

玫琳在秀后派对上玩儿得特别开,她全身上下的亮片因为身体的亢奋像通了电,在忽明忽灭的舞池中一闪一闪,好不引人注目。Joyce走过来拉住玫琳的手,说:“去VIP区域,我给你介绍高帅富!”

派对的VIP区域,是半封闭式的几个包厢,供奉着品牌高层和各路明星,其中一个,坐着几个百无聊赖的年轻男子并几个走秀模特和说不出来路的盛装女子,各款跑车钥匙四散在台面上,表明了这一桌的身份:富二代。

Joyce对其中一个说:给你介绍一个特能喝的美女!

玫琳知趣地坐到男子旁边,斜起眼角偷偷打量了他:一身订制西服,袖扣上想必是他名字的缩写,偏偏脚上一对金光闪闪的厚底铆钉球鞋,是88后公子哥的标准品位。

“喝一杯吧”,公子哥端起香槟杯,示意玫琳干掉。

玫琳皱了皱眉,只微微抿一口,露出害羞而矜持的表情,说:“Joyce瞎说的,我根本不能喝。”

“哦。”

公子哥淡应一声之后,转头邀别的女宾干杯,那些女子,果然是一饮而尽。

玫琳觉得自己要为这冷掉的气氛负责,但又知道必须把持住,否则她和野模大蜜有什么区别?Joyce可以拿她当陪high妹用,她自己不可以一上来就全盘作贱,说不定让这帮野惯了的富二代们白白玩儿了连一百块钱都不给她,好坏好恶心的。

“你平时喜欢做什么?”玫琳端起酒杯,主动发问。

“做爱”,公子哥嘿嘿坏笑,观察了玫琳的反应,又说:“嘿嘿,开玩笑的,我就喜欢玩儿。”

“哦。”玫琳无话可接,眼看公子哥又要把脸别开,令气氛冷掉,她赶紧道:“你可真逗!加个微信吧!”

玫琳抓紧查了查公子哥的朋友圈,豪宅是真的、跑车是真的、海外生活是真的、花天酒地亦是真的。扑,还是不扑?这的确是个问题。扑了,多半hold不住;不扑,就像参加品牌预览看见作价近百万的名牌皮草,就算不买,试试也无伤大雅。

玫琳决定以退为进,她必须要先离场,免得混在一群陪high妹中,自己不多会儿也来路不明,面容模糊了去。玫琳说,时间不早,我先走了。公子哥不咸不淡地说:好,以后找你喝酒。最后连起身送送的姿态都没做。

玫琳回到家,并不着急卸妆,她算了算,从派对离开已经差不多俩小时了。玫琳打开微信,点进公子哥的对话页面,发了一条过去:我到家了,但有点睡不着,你要不要再出来喝一杯?

整整一个小时过去,公子哥没有回复。期间玫琳点开了公子哥的朋友圈好几次,看他有没有更新已确定他是不是明明看见了,就是故意不回。

玫琳等不住了,又想着没有消息就是好消息,于是决定去睡觉。刚洗漱完,手机响了一下,玫琳如遇大赦,赶紧点开了看。结果是陌陌发来的新消息提醒,一个穿着不合体西装形似地产中介的偏矮眼镜男子问她:在哪儿?约吗?

约你妹!玫琳心中怒骂,觉得晦气极了,愤愤拉黑,她想要不要连公子哥也拉黑算了,就当从没认识过。几番挣扎后,玫琳觉得至少还是得等他回个消息再说。

又过了一个多小时,微信终于来了。是他没错,不过回的是:正喝着呢,改天吧。

如果他说,“你要不要来”,或许玫琳就去了。但他并没有邀请她,想是今晚已经尽兴,不想节外生枝。玫琳没有介意,回了他:好,等你约。

玫琳打开朋友圈,发了一组今晚派对的图,最后三张,是她刚才和包厢里的几个公子哥分别自拍合的影。她配了文字:大秀好赞!又是一个新老朋友相聚的夜晚,玩太high以至于在after party后自组after after party受得了么!坏姐姐此时要回家变乖乖睡觉的好女孩了,嫩肉们别太想我!

三分钟后,美鞋控小姐点了赞,时尚警察点了赞,Joyce点了赞,意外的,娜娜也点了赞。

玫琳终于关了微信,滑进被窝,一脸甜美地睡去。

注释:

*图片均来自电影《Breakfast at Tiffany's》剧照。

腾讯网刊登此文仅为传达更多信息之目的,不代表赞同或支持其观点。 版权声明:本文系腾讯时尚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王欣 本期作者 王欣 王欣,时尚媒体人,作家。著有长篇小说《在不安的世界安静的活》,及杂文集《致我们总被戳中的人生》,《猴样》。

反裤衩阵地

热门评论查看全部

    点击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