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反盗猎的中国孤军

2016-03-04 腾讯新闻 -- 大字
1/--

作为一支来自中国民间的公益组织,蓝天救援队深入非洲丛林,一切都是那么陌生。几张中国面孔,比狮子大象更稀奇。即使在津巴布韦这个对中国友好的国家,中国人“喜好象牙、盗猎帮凶”已是刻板印象。而西方公益组织早就在非洲大陆上占据了各个山头,他们对中国人能在反盗猎活动中起到的作用表示质疑。蓝天救援队的几名队员面临着重重考验。摄影/冯海泳 撰稿/黄媛 编辑/王崴

拍摄手记

走进非洲丛林:象牙反盗猎 中国人在行动

文/黄媛


“他在偷拍你们”,老弗说,“你们几张中国面孔在这片林子里出现,实在是太罕见了,比狮子大象更稀奇”。

 

我们也注意到了对面越野车顶上那个挺着大肚子、塌在椅子上的白人Safari游客,他先拿着相机假拍了一圈周围环境,然后假装看照片的时候,对着我们摁下了快门。 

 

那动作挺像我们帐篷外边窜来窜去的狒狒,装作捡草、捡草、捡草,突然,冷不丁地就把疣猪面前的食物抢走了。

 

我们没有点破这种尴尬,礼貌地打过招呼后,两台越野车各自擦肩而去。事实上,各种陌生与好奇、甚至猜疑,我们已经见惯不惊了。

 

这里从来没有出现过一个中国NGO来开展野保项目,而且还要参与象牙反盗猎。

 

对于津巴布韦人民来说,中国人民虽然是好兄弟,但也就是帮着修修路、建设体育馆之类。丛林里突然钻出几张中国面孔,说“我们要帮你们反盗猎”,他们虽然会表示感谢,但内心真正的嘀咕是:这几个对丛林一无所知的中国兄弟,出门就会被大象踩死吗?

 

而对于当地已经势力盘踞的西方野保NGO来说,中国一向背负的是世界最大象牙走私目的地的恶名,中国人除了买买买的激情高涨,居然还会万里迢迢跑来反盗猎,这有些像新的东方奇谭。

 

有的人会不愿意和我们接触,我们之前的先遣队甚至遇上过被西方NGO告为盗猎者的意外。有人会去网上谷歌出我们是中国的蓝天救援队,了解到我们曾经参与的国内外救援事迹,但对于我们在非洲能够担当的野保角色仍感困惑,他们会试探性地问:你们愿不愿意扮中国买家,帮我们破获象牙走私买卖?

 

我们愿意与其他NGO合作共同推进野保事业,但是我们也必须找到足以让自己的野保工作能长期持续进行的独立路径。

 

老弗成了当地第一个帮助我们的野保人士。他是一个在津巴布韦呆了近30年的意大利人。

 

老爷子对中国人不陌生,他见过不少在津巴布韦谋生的中国人,以至于他都能准确的概括出中国人的特点:你永远不能让中国人保持安静或者让他们不着急。

 

他说他以前接触的中国人见到丛林里的动物,首先想到的就是它们的肉好不好吃,但是他会强调“那是上一代中国人,你们不一样”。他希望有更多的中国年轻人能够到非洲去了解野生动物。

 

我们的营地位于赞比西河谷的Mana Pools国家公园,刚刚开始搭建。这里水草丰美,动物种群密集。

 

早上5点钟天一亮,狒狒和疣猪就开始在帐篷外面追逐打闹,固定给我们提供叫醒服务。老弗会纠正说,它们才没功夫戏耍对方,只有万年不变的主题:争食。

 

然后象群会过来盘树,捡拾地上掉落的野芒果,顺便瞅瞅看看,再便便下。一般有了帐篷这样的遮挡物,动物都会自觉的保持界限。隔着帐篷上透气的纱网,和大象近距离对视的感觉真的很奇妙——尽管它们的视力不太好。


不过也有惊魂时刻。有一次,大家才刚起床,正穿着衣服,一只好奇心旺盛的小象把鼻子探到帐篷里来,然后护子心切的母象也过来在帐篷边刮蹭;帐篷里的队员愣在当地,动不敢动,呼吸几乎都要停止,直盯着小象鼻子在一臂远的地方探来探去——那天如果大象真的推倒了帐篷,后果不堪设想。

 

可是如同老弗所说,在这片天地里,动物们做什么都是天经地义的,是我们在打扰它们,而不是相反。

 

白天太阳升起来后,林子里的温度可以到50摄氏度以上,没有遮蔽的空地上简直可以烤鸡蛋。尤其下午,连动物都安静了不少。只有远处在河里泡凉的河马偶尔幽幽地传来叫声。河马的低共鸣腔,实在有千里传音的本事,时时处处都能让你觉得这个以坏脾气著称的危险家伙就在耳边。

 

夜幕降临后,林子里则迎来最生机勃勃、却也是杀机盎然的时光。各种动物的叫声充耳不绝,各种喘着粗气在你耳边晃荡。尤其斑鬣犬,这种总是暗算偷袭的动物不仅长得极不遭人待见,叫声也最为聒噪。可一旦动物安静起来,危险却更大,意味着狮子就在附近。

 

老弗说就在我们的帐篷外不远,曾经就是一群狮子猎杀野牛的现场,野牛可以反抗好几个小时才筋疲力尽、落入狮口,可自然就是这么残酷。

 

然而,更残忍的却是人类。

 

最近,津巴布韦出现了毒杀大象的新盗猎方式。这些毒杀点通常非常荒僻,行车数小时后,还需再步行几十公里。而毒杀现场往往尸横遍地,除了象群,还有野狗、狒狒以及兀鹫的尸体。

 

在津巴布韦,每年可能有大约1200头象被盗猎者捕杀。而在非洲大陆,世界野生动物基金会预见,50年内大象就有灭绝的危险。在津巴布韦这样自身国民经济已陷入崩溃的极贫弱国家,政府的野保力量力不从心,巡林员的基本交通、通信工具都缺乏,致使盗猎份子经常如入无人之境。

 

如今,中国政府已承诺将禁止象牙商业贸易。在津巴布韦,中国政府捐赠给津巴布韦反盗猎的230万美元物资已经在陆续到位。蓝天救援队联络捐赠的三角翼、船艇、越野车也已逐渐运到Mana Pools。老弗也在运筹他的直升机到位、和反盗猎特别行动队的组建。届时,我们可以从陆水空全方位展开对盗猎份子的侦查打击。

 

而如果在Mana Pools的行动方案成功,我们还可以向其他的国家公园推广。

 

曾经的天方夜谭,在我们一手一脚、一沙一土的努力中,一天天离现实更近。走进这片神奇的丛林,走近这些野生动物,它们生命的温度能烫到我们;和几个爱着这片土地的人,做着爱这片土地的事情,足矣!


-完-

摄影/冯海泳  编辑/王崴  2016-03-07

分享到

热门评论

点击查看更多

往期回顾

    下载⌈客户端⌋看更多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