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二八惨案:真相不能只讲一半

2015-03-02310

无论台湾当局最早的定性,还是后来民进党、国民党的“重新解释”,都仅仅表现了“二二八事件”的部分真相。

二二八惨案,不止本省人受害,外省人也同样遭到残酷的暴力侵犯

近日,马英九在出席“二二八事件”68周年纪念仪式时,再次表态要“努力弥补家属的创痛”;与此同时,一些“独派”人士,则跑到台北的“中正纪念堂”,再次上演向蒋介石塑像泼墨的戏码。这种冲突的出现,与“二二八”的历史真相长期受到政治操弄,有极大的关系。

所谓“二二八事件”,简言之,即:1947年2月27日,政府缉私人员,在台北打伤一卖烟妇女,引起民众骚乱,并发生枪击血案。主政台湾之行政长官陈仪,未能妥善处理,致骚乱蔓延全岛。3月8日,国军登陆台湾,实施武力镇压。

诚如学者杨天石所说,“二二八事件”,具有反抗暴政与民众骚乱的双重性质。前者,系指台湾民众对陈仪的治台政策——政府专卖、贸易公营——长期不满。后者,则系指“运动”所至之处,不独政府机关受到冲击,许多普通民众也惨遭不幸,这些受害的普通民众,既有本省人,也有外省人。但自台湾戒严以来,本省人在事件中受到的伤害,获得了官方与民间的高度聚焦,外省人所遭遇的不幸,则长期湮没不彰。

譬如,史料显示,在台北,3月1日,“街头的人很少,有些暴徒乘着车辆,少数拿着石子、石块、木棒向公署乱掷,后来则增加为拿小手枪、手榴弹的攻击”。台湾各地县政府、警察局都被民众围攻。甚至“本省人用以前国军集中日本人的方式,来集中大陆人……本省人每餐就给馒头或小小的饭团吃”。①在高雄,3月3日,“早上到菜市场买菜的士兵、外省人士,及妇女均被殴打。时至下午,大批暴徒集中市政府前广场与高雄火车站前广场,挥舞武士刀……”②,与驻军发生对峙。事件中,有些暴徒十分残忍。有记者目击,“一数岁之儿童随其母出街,途遇暴徒,用刀将其母之嘴割裂至耳……其子被用力扭转面部倒置背后,实时气绝毙命……”③

据事后各单位向台湾警备司令部的汇报,在国军抵台之前,外省人共有470人死亡或失踪,2131人受伤。政府财产损失1.4亿台币,私人财产损失4.7亿台币。而依照二二八基金会的补偿记录,本省人死亡673人,失踪174人,1237人受到其他伤害。④可见,外省人与本省人同是事件的受害者,其程度相当,并未发生所谓外省人对本省人的大规模“屠杀”。(值得特别指出的是,在事件中,本省人与外省人互相救助、互相保护的案例,同样不少)

台湾省专卖局台北分局前被焚毁的汽车台湾省专卖局台北分局前被焚毁的汽车

但出于政治需要,“二二八”的历史真相,长期“只讲了一半”

“二二八”事件,至为复杂。除国府军队、本省平民、学生和流氓介入之外,还有大量的日籍军人与日本浪人,也在兴风作浪。后者危害尤其严重。陈仪曾向蒋介石汇报,“‘留用日人’中,亦有想乘机扰乱者。”“前日人统制台湾时代所放逐火烧岛之浪人,光复后均能放回台。工作无着,旧性复萌。此次暴动中最毒最有力之分子,即系此辈。”⑤原台籍日军,甚至结成“海南岛归台者同盟”、“若樱敢死队”、“暗杀团”等组织,袭击外省人。

此外,据原台盟中央顾问吴克泰回忆,事件发生后,“在台北的为数不多的(共产)党员,都立即投入到群众斗争中去……地下党成立了全岛性的武装斗争委员会……台中、高雄、屏东、宜兰、基隆、新竹、彰化等地都开展了不同规模的武装斗争。”⑥

在岛内局势面临失控的时候,美国又介入其中。一些要求“独立”的台湾人,上书美国政府,要求联合国托管台湾。美国驻台副领事葛智超等也四处活动,鼓吹“台独”,“散播各种不实谣言,制造各种纠纷,混淆国际视听,致使事件不断地蔓延、恶化。”美国驻台领事馆甚至对本国政府明确表明立场,“领事馆认定唯一实际的解决办法是美国自己立即介入,或代表联合国介入。”为防止台湾被托管,蒋介石遂不得不下令出兵“平叛”。

但鉴于中美关系、中日关系都是战后中国外交的重中之重,且须避免伤害台湾民心,故在追究事件责任时,国民政府竭力回避日、美因素。蒋介石指示,“其参与此次事变有关之人员,除共党煽惑暴动者外,一律从宽免究。”⑦由此,在整个“戒严”时期,“二二八事件”被片面定性为“共党阴谋”,成了岛内的禁忌话题。

“戒严”解除后,台湾当局致力于“二二八事件”的平反。但却又走向了另一个极端。民进党为在选举中打压国民党,一再重提“二二八事件”,将之打造为台湾民众反对国民党“外来政权”及威权统治的一次民主抗争,刻意夸大省籍冲突与族群矛盾。以至于台湾学者杨渡,2006年在《联合报》撰文批评道:“今天台湾研究二二八的人,仿佛只有一种声音,却忘记了台湾人也曾是暴动的发动者、加害者。在二二八的历史里,本省人外省人都有受害者。如果事情只有一种面向,历史怎么会有真实?和解,应该是一种互相倾听、互相了解的过程,而不是单向的。”⑧

台湾前“新闻局”官员、作家郭冠英,亦在2013年公开对媒体说道:“‘二二八’的真相只讲了一半,另外一半被刻意掩埋,另一半的受害者是外省人,怎么没有人提?这些被残杀的外省妇孺资料汗牛充栋,极为残忍,妇女被奸杀,小孩被打爆头,简直不能够引述,为什么都被视而不见,政府档案不谈这一段,纪念馆没有这一页,这些无辜的受害者没有得到一点补偿。”

略言之,在各种政治定性中,当以马英九对“二二八事件”的表述,较为客观,即:“二二八事件不是族群冲突,是‘官逼民反’,希望60年后看待这个事件,要抓住重点,大家要和解、和谐。”。⑨须知,操弄历史真相者,亦必被历史真相所反噬。

二二八事件后,白崇禧奉命前往台湾宣抚民众二二八事件后,白崇禧奉命前往台湾宣抚民众

注释:

①②《口述历史(二二八事件专号)》,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1993年,第107、359页;③国防部扫荡周报社:《台湾二二八事变始末记》,载于林木顺《台湾二月革命》,前卫出版社1990年,第177、178页。转引自周恩典《台湾省籍问题的源起与异变》,载于《重庆社会主义学院学报》2013年第4期;④杨天石:《二二八事件与蒋介石的对策——蒋介石日记解读》,载于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所编《民国政治与民国人物》,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9年;⑤《刘雨卿呈蒋主席三月九日报告》,《大溪档案》,183—184。转引自苏圣雄《“奸党煽惑”:蒋中正对二二八事件的态度及处置》,台湾大学历史学系硕士论文;⑥吴克泰:《台湾“二二八”事件真相(下)》,载于《军事历史》2004年第3期;⑦《蒋主席对台湾民众广播词》,《大溪档案》,277—278;⑧杨渡:《二二八的六个最基本问题》,《联合报》2006年2月28日。⑨《马英九:“二二八事件”是官逼民反 非族群冲突》,新华网2006年2月23日。

本期编辑

杨津涛

投票

我要投票 查看投票

投票标题

      人参与投票

      往期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