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种税叫粉红税,也叫全体女性智商税

侯虹斌  |   2019-10-18
导读

女性的衣服,就是该比男性的贵?女性的日化用品、洗护用品,就该比男性的贵?

又到了秋天换季了,双十一也快到了,大家又开始购物忙了。不过我发现,开始有人吐槽:为什么很多女性商品,都比男性的同类商品要贵?甚至不止贵,质量还更差。

这不是中国特有的现象,不同国家的商品都普遍存在这种状况。

开始,我是看到一位网友@Mr王王王王子 发的一个帖子,

“同一个牌子,同一个型号、轮圈,大小全部一样的儿童自行车,男童的149欧元。上面印着强悍男儿、山地征服者之类的爆炸字眼,女童的则要269欧元。仅有的区别,就是女童自行车把手上有塑料流苏,前面有个小篮子。我们女的,从小就要交智商税。”

“只要你细心点,你会发现这个世界,男装男鞋都比女的要便宜很多。特别是牌子,男装折上折打下来你肯定买得起,女装则不一定了。我当时在Dolce Gabbana,喜欢的女款西装,折上折下来还要998欧,原价三千欧。还是棉的,单层。我转身去看男装,经典意大利全羊毛西装,丝质内衬,折上折打下来380欧。号码齐全。”

评论下面各种吐槽:“高街品牌的女装女童材质非常差,各种化纤材料,男装男童的毛衣衬衫大多都是纯棉或羊毛等天然材料。”

“今天去GXX品牌验证了一下,发现男士牛仔裤449打折后349,而女士牛仔裤则是499打折后399,无缘无故贵了50元。以后还真得去男装区多逛逛。”

“男袜,含棉量99%以上的一抓一把。女袜含棉86%算运气好了。”

有个词,叫“粉红税”。它指的是某些产品在功能上相同或相似,但针对不同性别消费者的价格不同,一般来说,女性的支出更高。除了刻意给女性款定价更高以外,还有商品税率不同的因素,比如,女装的进口税就比男装高。

就以美国为例吧。2018年5月29日的《今日美国》里有报道,引用纽约市政府官网的数据说:“年轻女孩的衣服平均比男孩要贵4%;而成年女性,在包和手表这些饰物上要比男性的贵7%,在衣服上贵8%,在个人护理上贵13%。”

2010年,美国《消费者报道》调查了药店产品,发现同样的产品,女性版本比男性版本贵,而且最贵的可以超出50%

2016年7月11日的《消费者报道》又调查到,每一个年龄段,同类的商品男性产品和女性产品价格是不一样的,比如某一款足球,红色的男性款价格是$24.99;闪光粉的女性款价值是$49.99

再往前推,1994年,美国加州进行了一项性别定价研究,研究显示,每年女性在个护服务,诸如理发、干洗上多花费1350美元;2019年,女性在此消费类别要多花2135美元。“粉红税”越缴越高了。

我在《挣得少花得多,歧视女性的隐形“粉红税”了解下》一文中看到一个例子:

“2016年,哥伦比亚广播公司(CBS)做了一个小实验,一男一女两个制片人拿着几乎一样款式、一样尺寸的纯棉衬衫,去不同的干洗店要求同样的服务。在一间干洗店,女制片人的账单是7.5美元,男制片人的账单是2.85美元;在另一家干洗店,女制片人比男制片人多花了3美元。”

而洗衣店对两件衬衫的洗涤实际上没有任何区别。

“发起#Ax The Pink Tax(砍掉粉红税)倡议的Sherry Baker表示:“到了30岁时,平均每个女性比男性多花4.056万美元。每年,女性都要比男性在同类商品上多消费,这些商品包括T恤衫、个护产品和服务,而且这种花销差异大多是因为产品本身的高溢价所造成的。”

而在《粉红税-女性消费的额外成本》(作者:高山流水入翠薇)一文中,则列出了纽约市消费者事务部(DCA)的研究:受“粉红税”影响最大的“洗发香波和护发素”,女性要贵48%;休闲衬衫:女性要贵15%;礼服衬衫,女性要贵13%;手杖,女性要贵12%;润肤露,女性要贵11%;剃须刀,女性要贵11%……这个名单还可以无限长下去。

有韩国设计师表示,韩国优衣库同样的衣服设计,女装基本贵一万韩币(约60元)。还有其他牌子也类似。男女基本款,同款不同价,女性款往往更少的料子、更差的面料、更草率的做工、更贵的价格。反正女装穿不了几次就换新衣服,差一点也没关系,而男装可以穿很久呢!

剃须刀则又是一个显而易见的典型。仅仅因为粉红、粉蓝的造型,女性款就比男性款贵出很多。我还看到一家网店里的同一款哑铃,选黑色是16元,选粉红色是26元,贵61.5%。

至于剪头发?不好意思,同一家发廊,女性弄一次头发,价格是男性的二十倍以上。你也可以说是因为女性头发更长,但即便拆分到单位时间上,无庸置疑,女性花费仍然比男性贵很多很多很多。

名副其实的粉红税,名副其实的“女性智商税”。

也许生活中这样的情况过于普遍,以至于我们,包括我自己,都习焉不察,默认这就是正常状态:女性的衣服,就是该比男性的贵,女性的日化用品、洗护用品,就该比男性的贵——仅仅因为上面的包装印了一个蝴蝶结,刷了点粉红色,成本并没有增加。

为什么不容易发现这种只针对于女性的价格陷阱?是因为女性有数不清的款式,每个季度都翻新,加一颗扣子就像是换了个款。你以为一切都是应该的。

在消费主义的裹挟之下,女性在服装上、在配饰上、在洗护用品上、在护肤化妆上,品类的丰富,也数倍、数十倍于男性。就说口红色号,你以为就是红色吗?不然。仅仅是红色,就可以有上百种不同的色调的微妙差别,还有质感的不同:滋润的、闪粉的、哑光的、釉光的。不同的化妆品牌推出不同的色号、不号的质感、不同的外壳,各种网红款,都在勾引着你的钱包。

现在,有些热门品牌已推出口红全色号,不多,也就一百来支,几万块钱而已。明星晒出品牌方赠送的巨大的口红柜子,你可以看到评论里那些姑娘们羡慕得流口水。嗯,包括我。

其实真没必要。请相信,你永远不会满足,你拥有得再多,当再度推出了新款之后,你仍然会去买。

早些年,在我还买不起名牌包的时候,很向往那些代表了“生活品质”的奢侈包包;那时各种文章引诱我们省吃俭用去购买的理由是:买一个质量好的名牌包,你可以用很多年,比你买很多便宜包包更合算。

等到我已经可以轻松买下奢侈包包的时候,我发现时尚推手们的论调又变了,她们介绍女孩子们,每一季都有很多流行款都是IT包inevitable,不可避免、非要不可的),没有它你就落伍了。想要赶上时髦,不落伍,你不可能一个大牌用三五年,更不能每次出街拍照都是同一个。再贵,你也得经常买。不然人家就看得出你的经济不景气哟!

女性的服装不也是这样?时尚杂志不断把去年的款式贴上了“out”的标签。女孩子们为了避免过时,总得急着赶着买新衣。

连护肤品牌,也永远在研发,永远推陈出新;改个香型就算全新产品了,又圈一回钱。实在连香型都改不动了,就换个包装,变成限量版、联名款,又是新的一天。

但是,男性产品的夭娥子,有女性产品的变化的十分之一、百分之一那么多吗?没有。男明星虽然会穿一身艳丽玫瑰花的大牌西装走红毯,但有钱人买的还是那些灰黑蓝的基本款。他们的衣橱,十年前和二十年前都没有什么区别。

我在做自媒体的时候,经常会有客户来询问我的公众号受众的性别比。他们的意思是,女性占比越高越好,他们越愿意投广告

为什么?因为女性的消费力强,消费意愿也强。买买买,似乎是女性最喜欢的口号。

对女人来说,这算不是算好事?消费市场,一大半都在为女性服务,不仅品种极大丰富,而且层出不穷地制造出新概念、推出新的改良、刺激新的需求——而且,每一件单品的利润,还比男性产品更高。

这么多人为你们服务,你不开心吗?

这么多工厂和商家就为了取悦你们而存在,你不自豪吗?

应该说,商品的极大丰富,选择的增加,这很好,说明大家都有钱了;盯着女人钱包里的钱的商家多了,专攻女性消费的产品多了,这更好,说明女性有相当的财产权了。这是一方面。

但是,反过来想一下就发现有问题了。直至今天,女性的收入是远远低于男性的。世界经济论坛的《2018年度全球性别平等报告》显示,全球2018年性别薪酬差距是51%,意味着女性收入水平只有男性收入的一半。据推断,全球实现男女同工同酬还要202年。

在美国,平均男性收入与女性收入之比为1美元:80.5美分,已算较好的了。中国作为一个女性工作率排名全球前列的国家,2018年,中国女性的薪酬均值为男性的78.3%,男性薪酬优势同比2017年上升8.7个百分点,(数据来源:BOSS直聘网站的《2019中国职场性别差异报告》)这里指的是职场上。如果是全体男性与全体女性(包括全职主妇)对比的话,女性的相对收入会更低。

那问题就来了:为什么收入更高的男性的产品价格更低?为什么男性不需要额外付出高价?为什么很少文章像鼓吹女性消费一样,无所不用其极地鼓吹男性消费?为什么男性没有上千种款式的口红,或者非得用显示男性魅力的蓝色装饰的刮胡刀?

“粉红税”,就有一种“女性智商税”的意思。男性更有钱,但是他们不会花冤枉钱,他们只需要为功能买单。女性更穷,但是愿意为更差的服务和质量,付出更多的钱。原因就是,她们需要为产品额外多出的“女性气质”买单,甚至功能更差,也不所不惜。

虽然,也常听说男性要有男性阳刚之气、男性气质,但打造男性气质不花钱。我举个例子吧。各种卡通人物,比如米老鼠,默认都是男性。要变成女性卡通动物,最简单的,就是在男性卡通人物身上,加上蝴蝶结,加上眼睫毛,添上口红、腮红,添上花裙子、高跟鞋。

也就是说,默认值是男性,你要变成女性,就要增加各种代表女性气质的配件和颜色。

各种玩具也是这样,实现功能性和基本安全的玩具,默认是男性;把它变成女性款,就改为粉红,加上流苏和蕾丝、荷叶边,虽然成本极低,价格马上翻一倍。

衣服更不必说。简单、朴素的T恤、衬衫、外套、西装,默认是男性款,哪怕是女孩穿着,也会认为这个姑娘穿的是男装;直到加上图案,缝上腰线,钉上装饰,加了诸多设计之后,增加了无数女性化特征之后,才是女款。

当然,洗护用品也是。必须加上无用的香味,把瓶子设计得花里胡哨,才是一个精致女孩该用的。

这种“默认值”,不仅在于商品上面,还在于对女性的评价上。男性,你人品端正,事业有成,没有大的恶习,就是个人见人爱的好青年。这是一个对“人”的标准。但是,对优秀女性的评价,除了人品佳、事业好这些“人”的标准之外,你还必须照顾好家庭,生有不止一个孩子,孩子的学业也辅导得很好,还要保持身材和外表,气质优雅,平衡好事业与家庭;当然,你的丈夫也不能出轨,否则你也是一个没有能力挽留男人的可怜女人。

为了实现这种苛刻女性特征,女性活得非常非常累。

现在的独立女性,太容易跟消费主义划等号了。这意味着什么呢?我们对女性的价值的认定,哪怕是事业有成的强大的女性,大家的想象也很贫乏。限于:成功之后,有钱,买名牌,爱打扮,舍得花钱,气场强大。

仿佛消费和花钱,就是女性的终极追求。

可是,消费只是整个庞大现实世界转轴当中非常不起眼的一种小趣味啊,为什么会成为女性成功的一种核心评判标准,定义了女性的姿态?因为,这种女性话语资源的匮乏,本身就是一个大问题。

男性掌握和控制的财产权,比女性多得多;但是商家会不断鼓吹他们买买买吗?很难。因为他们的成功领域和成功定义,比女性开阔得太多。他们有无数种可能性。

“粉红税”的背后,很复杂。它是历史形成的一种对女性气质和价值的判定,再与现代商业不自觉的合谋。一直以来,男性是中心性别,是默认的性别,女性需要构建出区别于男性的女性气质,才能被男性认可、被社会认可。它是繁复的打扮,精心的修饰,对自己身体的取悦能力的极度在意,以期能被男权社会认可。

今天,我自己会说,打扮是为了让自己高兴。但从历史渊源来说,没有办法脱离“被凝视”这种性别身份。这个社会不断鼓吹女性要具备女性气质,必须要耗费十倍、数十倍于男性的金钱、精力、注意力,花在消费上面,才算成功女人、精致女人。它在诱使女性往享乐主义的深坑里掉。

而同等的金钱、精力和注意力,男性就可以做更多的事了,他们稳稳地拿住了社会主控权。

写到这里,我默默地清空了我的购物车。

发表评论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 退出 发表

热门评论

更多热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