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玩家们的嗜性生活

中国新闻周刊网
2013-06-18 14:28
嗜性者对性有着一种依赖,甚至他们自己都说不清自己为什么会如此放荡。嗜性并不是非黑即白地界定在某个人身上,是一批人的群像。这就是嗜性者的模样,想HOLD住道德和伦理的遮羞布,却又拽不住情欲泛滥的兜裆裤。
一个研究生的私事:我不承认自己在卖淫
在多数人看来,性服务就是卖淫,用肉体换金钱,为了物质出卖肉体。但现实中确有一些人为他人提供性服务,不是出去物质需求,但也不像一夜情那般直接和纯粹。这些人或称之为“嗜性者”。嗜性,可以理解为一种生活状态,广泛存在,却极为隐蔽。
嗜性者对性有着一种严重的依赖,有时候他们自己都搞不清楚自己为什么会如此放荡。嗜性者并不是非黑即白地界定在某个人身上,是一批人的群像,相对是与不是而言,似乎更应该强调嗜性程度的深浅。
在你觉得最纯洁的群体中,可能嗜性者存在的比例更大,在你坚信最纯洁的那个人,可能就是嗜性程度最深的范例。田禾(化名),北京某大学的在读研究生,不仅外形帅气,成绩也是相当不错,当年从本科被保送了硕博连读,不能说前程似锦,至少也是相对平坦的。在谈到性方面的问题时,田禾的言语有些缺乏逻辑。他说,连他自己都理不清最近这几年都发生了什么。
2007年,田禾还是个本科生。在和同学的聊天中,有的同学谈到自己曾经去过色情娱乐场所,并详述了期间经历的事情。年轻的荷尔蒙让田禾在后来时常幻想出同学描述的那个画面,有时候也会有冲动过去消费一次。终于有一天肾上腺素战胜了一切,用了三百块钱完成了自己在色情娱乐场所的第一笔消费。这次消费打开了田禾心中不为人知的一扇门,对肉体快感的追求一直像一团火烤着他的欲望,但是色情场所的长期消费并不是一个在校大学生能承受得起的。几次消费下来解释了一些“圈里人”,听这些圈里人说一个会所在搜罗“新职员”。田禾当时觉得反正都是一样的事情,与其白白送钱过去还不如赚回点生活费。
在经人介绍后,田禾找到了第一份在“养生会所”的兼职工作。每个月“上岗”几次就可以填补自己的生活费,虽然有些“客户”的要求会比较过分,但总体来说工作内容还是可以接受的。田禾说,那时候从没和同学说过自己的兼职工作,他知道这种做法是不可能被人们的道德所宽容的,但内心的某种声音告诉自己,“谁没有点私事呢?”
“圈里人”告诉他给同性客户服务的费用一般更高一些。田禾回忆说,当时觉得自己不是同性恋,但是想到同性之间的性接触却并没有恶心的感觉,不清楚是好奇心的驱使还是利益的驱使,田禾接受了第一位同性客户。
在“服务”过第一位同性客户之后,田禾用了很长的一段时间来接受自己的这种做法。一直到今天,田禾都说不清自己当时为什么接受同性服务,也不明白当时的那种心情焦躁是出于什么原因。反正事情就这样发生了,之后无论是同性还以异性,他都来者不拒。
田禾说,毕竟是“工作”,只有被客户挑挑拣拣的份,自己很少去挑客户。客户中中年人居多,田禾开始不满足于工作范围内对感官的刺激,正如他所说的,“松弛的肌肉让我感觉不太舒服”。在没“业务”的时候,田禾除了课业就是在网上浏览他感兴趣的“交友”网站,留下自己的照片和联系方式。这样做,田禾是为了让自己也能挑选一下性爱对象。
两年前,田禾发现自己的私处出现了小疱疹,到医院做了检查,结果显示,他为自己糜烂的私生活付出了代价。拿到化验结果的田禾为自己的错误选择懊悔不已,心情一片昏暗。在鼓足勇气后和妈妈坦白了情况,妈妈在震惊之后并没有责骂田禾,而是赶到北京陪儿子看病。好在病情发现得较早,在一段时间的持续治疗之后病情得到控制,并最终恢复正常。
田禾说,在接受治疗的那段时间里,满心都是对母亲的愧疚。生长在一个单亲家庭,靠母亲一个人供养他到了今天,田禾没有对母亲说过太多歉意的语言,只是内心里一千遍一万遍地责骂着自己,决心悔改。
当问到田禾后来的生活状况,田禾说“好了伤疤忘了疼”。在得知病情之后田禾终止了在会所里的工作。在痊愈后的小半年中,田禾做到了“严于律己”,但是没过一年,所谓“好了伤疤忘了疼”,他又走回了原先的轨迹。虽然没有再去会所之类的色情场所去兼职,但是在社交媒体的影响下,拔高了田禾的一夜情发生率。田禾说,现在他会做好安全措施的,也算是长记性了。当问到这近一年之内发生过几次一夜情,他说“五十次以上。”
面对卖淫这个问题,田禾说“我讨厌MB(money boy)这个称呼,我也不承认我以前是在卖淫。”
“那是在做什么?”
“生活。只是一种生活状态。卖淫的人是为了赚钱,我不是。”
“但是你确实收费了。”
“那我最多是以这种方式来填补生活,至少不是卖淫。”
……
田禾对MB这个称号恨之入骨,但他却不知不觉走上了他最讨厌的那条道路。在网络等多种途径的刺激下,荷尔蒙的分泌已经打乱了和谐的状态。在欲望的驱使下,很多的人走上了放纵的道路,或许多数人没有走上卖淫这种相对极端的道路,但一夜情的频率已经超乎了我们想象。对于这些嗜性者而言,性不仅仅是达到某种目的的方式,更像是他们欲罢不能的生活状态。
海天盛筵的风波已褪去,但这场大浪将久不为人关注的“商务模特”拍到了沙滩上,她们是“外围”,是“蜜”,她们已经横躺在了人们的视线里,甚至成了某群体中的流行语。她们迷恋着财富,同有钱人勾兑,她们又痛又快。
“外围”“果儿”以及夜场里忙活的商务模特们
海天盛筵的风波已经渐渐褪去,但这场大浪将久不为人关注的“商务模特”群体拍到了沙滩上,她们是“外围”,是“蜜”,她们已经在风波后横躺在了人们的视线里,甚至成为了某群体中的流行语。
在这些诨号或者说是黑话出现之前,他们都统称为“商务模特”。
钻石是女人最好的朋友
商务模特这个群体和我们熟知的时装模特、车模有着很大的区别。商务模特,正如其名,是为商务人士提供陪衬,为商务活动提供服务的,当然也会和商务人士无障碍结合成“商务情侣”。
这个群体一般都是漂在北上广的“趴活儿”演员,不是专职演员,更不是专职模特,仅仅靠接一些临时的活计来供养自己的吃喝,于是“商务模特”也就成了他们捞金的重要手段之一。
对于他们来说活动的范围自然不可能是巴黎、伦敦和米兰,一般就是工体、国贸和新光天地。但当她们站在夜场里或是坐在一个相对高级的西餐厅里的时候,内心也会觉得自己就是在巴黎、在伦敦、在米兰,只是少了闪光灯而已,只是第二天不会在杂志封面上看到自己而已。
你会许说她们太虚荣,但她们就是享受自己这种色彩妖娆的外表,纵使背后有太多的酸苦交易,已然不是她们在乎的问题,只能是接近她们梦想中的那个金字塔尖社交圈的必经之路。
她们会有一个认证微博,身份是隶属于某个乍一听如雷贯耳的经纪公司。很多低端演艺人员都会涉足这个领域,所谓的经纪人发布一些能捞钱的消息,而后圈子里头愿意接活儿的姑娘可以私下联系经纪人谈价格。如此一来,“工作”时间久了,自然就会形成自己的小圈子,圈里的好姐妹们也会互通消息。
不要以为这些商务模特就是微博加V的性工作者。他们参与的这些商业活动多数是保证“正规”和“合法”的,不过在“安全”的范围内打一些色情擦边球或者部分商务人士参加一下额外消费服务也是时有发生的。
一般商务模特的出场费是“正常”演出人员的数倍,当然你任何“出彩”的事情都不做,人家凭什么白付给你那么高的出场费呢。就像海南某个大趴给出的解释一样:网传的所谓“淫乱派对”并不属实,但一部分人私底下下范围自嗨也并非不可能。
“外围”姑娘:和“有钱人”勾兑的生活
“微博上认证是演员、模特、歌手,锥子脸,乳沟深邃,过度依赖美瞳假睫毛以及美图秀秀等软件,爱马仕BIRKIN、香奈儿2.55永不离手,购物、美容、派对是生活三大样,哪里有多金人士的派对活动,哪里就有她们。”这是网络上某网友对“外围”姑娘的描述。
正如这网友所说,外围的标准配置一般是保时捷Panamera,爱马仕BRIKIN,VERTU,并谎称自己是富二代。
她们以自己挂名的演员和模特为幌子,通过外围内部社交圈拉活儿,时不时做个商务情侣什么的,一边跑场赚零花钱一边挂上鱼食等着容易上钩的钻石王老五。
微博认证为“新丝路模特”的孙静雅的微信记录被曝光,微信中称自己在海天盛筵三天赚了60万。当然这并不是将孙静雅定义为外围女郎,只是说外围们参加这种摩肩擦踵、耳鬓厮磨的私人派对是大可捞重金的。
澳门、三亚这两个地区是中国私人派对比较盛行的地方,当然也会成为外围们捞金的战场。外围姐妹们各显神通,和财大气粗的“金主”取得联系,只为将自己勾兑到“上流”社会中。
在高级别的盛筵中,她们没有入场能力,穿着性感却质地粗糙的服装,用着高档化妆品却画不出审美的品质,她们,混迹在核心高端晚宴的外围派对上,她们等的是午夜后荷尔蒙分泌过剩的年轻人。
爱上摇滚的“果儿”们:又痛又快
“果儿“是老北京土话,就是女孩儿的意思,现为国内摇滚圈的专有名词,指情迷音乐追随于乐队的女子。在国外,人们则会把这种女孩儿称之为“骨肉皮“(Groupie)。
“果儿”,如果觉得这个词儿很新鲜,那你一定不是混摇滚圈的,甚至连沾边都算不上。果儿在老北京话里头是女孩儿的意思,如果是漂亮女孩儿,叫“尖果儿”,
“果儿”,如果觉得这个词儿很新鲜,那你一定不是混摇滚圈的,甚至连沾边都算不上。果儿在老北京话里头是女孩儿的意思,“尖果儿”则是漂亮女孩儿的意思,如果一个年龄已经超过“姑娘”的极限,那么这一枚女子就可叫“苍果儿”。
如果说外围姑娘的偶像是帕里斯希尔顿那么果儿们的领袖可能就是小野洋子和寇尼拉夫了。随着地下摇滚文化的发展这个词慢慢在中国大陆开始普及。这个词本来很中性,但是慢慢地,它用来特指狂热喜爱摇滚音乐和摇滚乐手的,甚至愿意与之发生亲密关系的女青年,她们把这种欲望赤裸裸地以热爱摇滚的名义,现实化了,在英文被称作Groupie,就是很多人说的“骨肉皮”。传统的道德伦理价值观似乎很难理解这样的疯狂执迷于摇滚的女生。却不明白她们疯狂地追寻过,就已经是全部的意义。某一位京城摇滚名人也曾慨叹说,“中国摇滚乐是踩着果儿们的累累尸体艰难前进的。”
一部电影,叫《烂生活》,在歌颂这些果儿爱得纯粹、爱得果断、爱得义无反顾。也许于果儿们不在乎旁人的评价,她们只是在被自己感动,觉得自己像是爱情片的主角,一对私奔一般决绝的恋人在废墟上激吻。
反抗和叛逆是果儿们的气质,他们不去理会婚姻的价值,或许在果儿的世界中婚姻就是世俗的枷锁,她们需要的只是万人尖叫和奔涌的热泪,她们需要的只是深夜的糜烂和狂欢,一切的规矩都该死。这是一种脱离现实的乌托邦,这是一种用鼎盛青春交换的快感。
什么是放得开?当性已成为手段
有人说这些聪明、美丽又独立的单身女性已成都市“公害”,到处煽风点火,带来不安定因素。但在她们看来,自己付出了女性最宝贵的身体,自己也是利益社会的受害者。她们在道德宽容尺度不断放开的时代里“大刀阔斧”,她们不惧怕后果。
初入社会的大学毕业生都会有一段挣扎的适应期。人际关系不像曾经想象的那么和谐,自己的道路更不如曾经预想的那么顺畅。料想的世界和现实的状况有着巨大的差距,有人心灰意冷,有人愤愤不平。年轻人们为了自己的“成长”和“发展”费尽心思,尝试着各种方法,或者说是各种“手段”。
钟琪(化名),2010年大学毕业。现在是上海某高端地产项目的项目经理。和她25岁的年龄相比,项目经理的位置确实很耀眼,但通往项目经理这条路上的经历同样也是“与众不同”。
钟琪出生在一个比较传统的家庭,父母都是公务员,在学习和工作上都是个很有上进心的女孩。毕业时应聘进入一家颇有名气的地产集团做销售岗位,工作地点在上海。满怀期待来到上海,正如其他的大学毕业生一样,第一份工作经历了一段艰难的适应期。
刚进入销售团队时,她只是做一些发请柬、整理排期、核实客户信息之类打杂的工作,经过一年的努力已经可以独立谈客户。这一年对于一个刚毕业的女生来说应该是个不小的成长,但销售是个很容易出黑马的职业,有的人工作十几年也是业绩平平,有的人二十出头就已经是收入殷实,前面那些多金的同行不断刺激着钟琪的好胜心。
工作第一年,销售总监曾说过钟琪学生气很重,做起事来放不开。“放不开”这个评价一直刻在她的脑子里,她不想落后,于是拼命让自己放开,让自己成为一个能创造奇迹的销售,开始强迫自己学喝酒,强迫自己去喜欢推杯换盏的生活。
钟琪说记得当时每天起床都会暗示自己一定要放得开。刚参加工作的时候还是很腼腆的,见到客户就谈项目合作,没有其他闲言碎语,客户开个玩笑也是用冷颜应对,起初阶段客户反映一直不太好,很多客户说钟琪实在太骄傲。现在的钟琪已经可以轻松攒个饭局觥筹交错,时不时还能在一群老总中间抛出个黄段子活跃气氛。钟琪说,她现在确实放得挺开了。
应酬上放得开让钟琪小有成绩,工作一年后就被部门经理破格提拔为销售副总监。钟琪无法满足于自己目前的状态,总是期望自己能进入火箭上升的轨道中。于是她决定要放得更开一点。
钟琪说,她在工作之前虽然谈过一次恋爱,但并没有过一次性经历,对待性的问题一直是十分保守的,大学期间也是一直反对婚前性行为的。“再放开一点”像个咒语一直在钟琪的心中念叨着。她回忆说自己在做销售副总监的时候是很焦心的,不满足于当时的位置,一心想飞速上升,一直让自己再放开一点,再勇敢一点,但是当时实在想不出来自己还有哪里可以再放开,除了“性”这道最后防线。
生意场里的人,灵活度还是挺高的,生意成与不成,除了项目本身的价值外,感性因素也是不可小觑的。有时候“谈得来”就会加速一个单子的落定。
2011年同对手公司竞争一家央企集团的广告投放,双方各显神通,陪打球、请喝酒、找小姐,除了不断价高客户回佣价码之外还会私下送给客户“意向金”。在这场竞争中,钟琪不想败下来,她决定放得再开一点,利用自己的女性优势去拿下这单生意。在公关过程中,钟琪提出邀请客户出游,客户也是欣然答应了,钟琪做了一把私人伴游带客户去了海南,当然伴游期间所发生的事情就如人意料了。
最终客户决定将资金投放到钟琪所在的公司,虽然钟琪自己也不知道这次竞争的成功是不是由于自己生理上的付出,但她始终觉得“性”在其中扮演了十分重要的角色。这一次,钟琪觉得,放得开,挺好。
在不久以后,由于业绩突出钟琪被调到公司总部任职,由于“灵活”的社交能力很快为公司成功融得资金。终于在参加工作的第三个年头做到了项目经理的位置,负责一个区域内的多个项目。同行很多人开始羡慕她,问她是怎么做到的,钟琪一般都会回答“可能是自己运气比较好吧。”但自己一步步走上来的个中缘由,只有钟琪自己清楚。
“在职场中,身体上的付出,有必要吗?”钟琪说,“女人不容易,想抢在男人前头,总要付出点什么。”
“这是放得开吗?”她说,“以前觉得是,现在想起来,只能算一种手段吧。”
在很多女性看来,钟琪的做法实在得不偿失。“你想回到曾经吗?”钟琪说,“不想,这样挺好,性这个东西就算看得很重,也得不到什么实际的利益,何必那么束缚自己呢。反正已经这样了,回不去了。”
在很多已婚妇女眼中,这些聪明、美丽又独立的单身女性据称已成都市的“公害”,她们像蝴蝶的翅膀一样扑闪着,到处煽风点火,带来不安定因素。
但像钟琪这样的女孩们,性格强悍,他们希望用迅猛的方式让自己进入火箭式上升的快车道,在她们看来,自己付出了女性最宝贵的身体,她们也是利益社会的受害者。这类女性,在道德宽容尺度不断放开的时代里“大刀阔斧”,她们不惧怕后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