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牛王朝》24:大虫迷途知返科尔传奇跳投 公牛捧得第五冠

腾讯体育
05-14 10:13
视频:乔丹纪录片《最后之舞》第九十集预告 曲终人散篮球之神终成传奇,时长约32秒
编者按:记录迈克尔-乔丹与芝加哥公牛队 1997-98 赛季的十集纪录片《最后之舞》正在腾讯体育上映。由腾讯体育高级编辑潘谨勤所著一书《公牛王朝》也已同步开启线上连载。
1996-97赛季,公牛拥有一个比前一年更好的开局,13连胜,第一次输球已经是11月23日,客场100比105不敌犹他爵士。
与杰克逊不同,乔丹并不担心队友的体能,“我对他们有足够多的信心”。这更多是源于乔丹的“早餐俱乐部”。1995年复出之后,乔丹的体能训练师蒂姆·格洛弗为他重启“早餐体能训练”。在NBA,如果当天没有比赛,球员一般会在11点到1点进行两个小时的训练,很多球员对这两个小时的训练畏之如虎,但乔丹认为这还不够。他会在早上起来之后,7点到8点开始训练,然后9点15分吃完早餐,再前往公牛训练馆贝托中心与全队合练。
在乔丹的影响下,与他一起在早上加练的球员越来越多,也就有了“早餐俱乐部”的说法。罗恩·哈珀、皮蓬都是“早餐俱乐部”的常客,而他们在漫长的赛季中也从未有过体能危机。
乔丹担心的是队友的求胜欲望,以及他们在漫长联赛中产生的惰性。
12月7日,公牛主场80比83不敌迈阿密热火,8日,客场又以89比97输给多伦多猛龙。乔丹对球队遭遇两连败非常不满,他在更衣室大发雷霆:“我们完全不在状态,如果继续这样打球,我们不可能拿到总冠军。”
更令他担忧的是,罗德曼我行我素,对比赛的积极性降低,且更多与裁判较劲。
在多伦多,罗德曼吃到两次技术犯规,被罚出场。而他的第二次技术犯规极为诡异,当时他在篮下被吹了一个进攻犯规,抬起手来,对吹罚的裁判迈克·马西斯做了一个手势,结果马西斯还没有反应,球场另一端的裁判比尔·斯普纳跑了过来,吹了一个技术犯规。
“我一直努力去扮演好孩子,不知道为什么会得到这样的结果,”罗德曼说,“大卫·斯特恩(时任NBA联盟总裁)该给他的裁判换尿布了,他们根本不知道怎么吹罚比赛。球员对裁判挥挥手就会吃到技术犯规?我从来没见过。”
与前一个赛季不同的是,杰克逊对罗德曼的约束力开始减弱,尽管乔丹与皮蓬私下对罗德曼非常不满,但杰克逊仍然站在罗德曼这一边。“丹尼斯告诉我,他只是说了‘好哨’,在看比赛录像之前,我还是选择相信他,”杰克逊说。
这让乔丹非常担心,有一次与《芝加哥论坛报》记者萨姆·史密斯聊天,乔丹提到了这件事,“也许他还会闹点事儿出来”。
一语成谶。
1月15日,公牛客场挑战明尼苏达森林狼队,罗德曼在与森林狼大前锋凯文·加内特争抢篮板时跌出场外,撞到摄影机上,他爬起来,一脚踹向摄影记者尤金·阿莫斯的腹股沟,后者被担架抬出球馆,进入医院治疗。警方介入调查,判定罗德曼五级攻击罪,轻罪。
罗德曼的这一举动彻底激怒联盟,两天之后,斯特恩开出罚单,罗德曼被禁赛11场,罚款25万美金。而且,斯特恩还宣布,罗德曼必须接受联盟指定的心理辅导师检查,“如果没有通过检测,禁赛结束他也不能回到球场。”
这一次,公牛队从管理层、教练到球员,再没有任何人站在罗德曼这一边。
克劳斯告诉记者,禁赛期间,罗德曼不能拿到任何薪金,以他年薪900万美金来计算,“他的损失大概是100万美金”。
作为罗德曼的经纪人,曼利试图祸水东引,让公牛队为罗德曼的错误背锅。“我觉得这对丹尼斯并不公平,尤其是联盟还想让他接受心理辅导,太夸张了,”曼利说,“整个事件都被过度解读了,公牛队在引进他的时候就很清楚,丹尼斯没有任何精神上的问题,他很正常。”
但公牛队不接锅。克劳斯说:“丹尼斯·罗德曼对此感到抱歉,我们也一样,他有很多优点,但我们都认为他这一次做错了,他也这么想。”
他与雷恩斯多夫都决定不向联盟上诉,“我们不会上诉请求联盟宽容他的行为,”雷恩斯多夫说,“他做错了,我们支持大卫·斯特恩的决定。与公牛无关,现在只是丹尼斯与联盟的事儿。”
与此同时,乔丹也对罗德曼提出严厉批评,他说:“我们很失望,丹尼斯·罗德曼也很失望,因为他让球队受到了伤害。木已成舟,我们只能继续向前,而不是继续坐下来讨论过去发生的事情。不管我们说什么或者做什么,都不会改变大卫·斯特恩的决定。”
菲尔·杰克逊一直以来对罗德曼都很宽容,但这一次他的回应最为简单:“从下一场比赛开始,杰森·卡菲将会成为我们的首发大前锋,其他无可奉告。”
他与乔丹、皮蓬有过一次谈话,主题鲜明,“没有罗德曼,我们也能夺冠吗?”
1月17日到到2月5日,11场球,公牛9胜2负,但就是第11场球,公牛90比106输给洛杉矶湖人,给芝加哥人敲响警钟。沙克·奥尼尔,1996年夏天转投湖人,缺席了这场比赛,但大前锋埃尔登·坎贝尔一个人就摧毁了公牛内线,他得到34分、14个篮板球,湖人全队篮板球是惊人的50个,比公牛多了27个。
乔丹不得不承认,没有罗德曼,公牛不是无敌的。“没有沙克?我们也没有丹尼斯,”乔丹说,“湖人是一支出色的球队,很多人并没有注意到他们的潜力。但不管怎样,我们不应该输掉那么多篮板球。”
42胜6负,前48场球,公牛已经输掉6场,要想刷新上个赛季的纪录几无可能,而且这11场比赛,后6场全是西部客场之旅,包括乔丹在内的所有球员都精疲力竭,菲尔·杰克逊说:“我们必须补上丹尼斯留下的空缺,而这不是一个人的责任。”
被他寄予厚望的杰森·卡菲,11场比赛,没有一场篮板球达到7个。
好在,全明星大赛给了公牛喘息机会,而在全明星赛后,罗德曼就复出了。
2月11日,公牛主场103比100击败夏洛特黄蜂,最后时刻,乔丹接皮蓬传球,三分线外出手,绝杀黄蜂。走下球场,乔丹第一个拥抱的不是助攻的皮蓬,而是罗德曼,“欢迎回来”。
重回球场的罗德曼得到14个篮板、5次助攻,但他既没有为自己的回归而兴奋,也没有因为乔丹的拥抱而欣喜,反倒有些冷漠,他仍然记恨乔丹与皮蓬在他禁赛时没有支持他。“如果你不想支持我,你可以不说任何与我有关的话,”罗德曼说,“我的目标只是为了赢总冠军,我想,如果我做到了,人们又会爱我;如果我没做到,人们会继续恨我。”
很久以后,乔丹回忆这段往事,感慨良多。“丹尼斯·罗德曼不是我们的朋友,我和斯科蒂都认识到了这一点,”乔丹说,“但这并不妨碍我们为共同目标努力,我们是队友,我认为这样的关系已经足够了。”
罗德曼的言论以及他的逆反心态,让菲尔·杰克逊、乔丹与皮蓬也开始思考他们是否过于轻视罗德曼。毫无疑问,罗德曼在更衣室中并不招人喜欢,也许球迷对他另眼相看,但朝夕相处的队友则对他颇有微词,哪怕是人际关系极佳的斯蒂芬·科尔,谈到罗德曼也会打个磕巴,“丹尼斯……他在场上非常投入”。
皮蓬说:“我们并不是忽视他的存在,没人能忽视他的存在,但我们的一些言论的确伤害了他。”
随着乔丹、皮蓬态度的改变,罗德曼也做出回应,他说:“我爱芝加哥公牛,我喜欢现在的队友,他们努力训练,认真打球。人们总想从我们这儿找出一些矛盾,制造一些话题,但我们非常团结。”
令人意外的是,经过这次禁赛,罗德曼在更衣室反而得到更多话语权,也许是出于尊重,乔丹并不介意罗德曼批评其他队友,这一权力在之前只属于他。“丹尼斯并非无的放矢,很多时候他能切中要害,”乔丹说,“他能发现我们的问题,而且立刻指出来。”
3月14日,公牛意外地以98比99输给鱼腩新泽西篮网队。罗德曼公开向媒体指责队友不够卖力,他说:“我们配不上一场胜利,完全没有动力。很多球队,比如凯尔特人、76人队,他们战绩不佳,我们都会没有动力,这很糟糕。哪怕是这样的对手,我们也没有任何理由打出如此糟糕的比赛。”
这得到了乔丹的认可:“我们是联盟战绩最好的球队,但我们很放松,也很自大,这可不是一个好消息。”
这之后,公牛迎来了一波9连胜,他们仍然有拿到72胜的机会。
但罗德曼再一次缺席,不是因为禁赛,而是伤病。1997年3月25日,与小牛的比赛,还剩最后3秒,全场抢下21个篮板球的罗德曼突然左膝扭伤,当时他还能走出球馆,但一天后,医生通知菲尔·杰克逊,罗德曼将缺席接下来的常规赛,到4月下旬的季后赛才能复出。
杰克逊是有心理准备的,他一直担心罗德曼的耐力问题,尤其是3月初,罗德曼曾经前一天晚上去玩摔跤表演,第二天再赶回来参加训练。“这对一个职业球员来说是不合适的,”杰克逊说,“他应该更好地保护自己,而不是为所欲为。他已经35岁了。”
罗德曼的缺席也让公牛彻底失去追平上赛季72胜的希望,连拿到70胜也格外艰难。
4月16日,已经拿到69胜的公牛,在他们的第81场常规赛,客场92比102输给迈阿密热火。“如果我们只想70胜,那肯定拿不到70胜,”乔丹有些感慨地说。
这就好像墨菲定律——最坏的事情一定会发生。果然,在公牛的第82场常规赛,也是最后一场常规赛,全力以赴的公牛在主场101比103不敌宿敌纽约尼克斯,常规赛战绩锁定在69胜13负。这让纽约人非常兴奋,最终排名东部第三的他们,希望能在东部决赛与公牛相逢。
帕特里克·尤因,这场胜利中予取予求,21投13中得到27分,他说:“常规赛的胜利并不能证明什么,但我们很期待能与芝加哥公牛打一轮系列赛。”
他的愿望没能实现。
东部半决赛,前四场球,尼克斯3比1领先常规赛排名东部第二的热火,但在第五场,尼克斯替补后卫查理·沃德与热火大前锋P.J.布朗发生冲突,场面混乱。此时,已经坐在场边的尤因、拉里·约翰逊、阿兰·休斯顿与约翰·斯塔克斯这四名球员齐齐离开板凳席,奔向球场试图帮忙,犯下大错。按照NBA规则,场上球员发生冲突,场边球员如果离开替补席走进球场,都将遭到禁赛。
尤因、约翰逊与休斯顿是尼克斯在1996-97赛季的绝对主力,而斯塔克斯是他们的第六人,四人都遭到一场禁赛的处分。奇葩的是,NBA将这四名球员分为两场禁赛,尤因、休斯顿在第六场被禁赛,而约翰逊、斯塔克斯则在第七场被禁赛。
而这造就了热火的惊天大逆转,他们最终以4比3淘汰尼克斯,在东部决赛中迎战公牛。
与一地鸡毛的热火不同,公牛在季后赛迎回罗德曼之后,变得顺利而又轻松。他们先在首轮3比0淘汰华盛顿子弹队,又在东部半决赛中4比1击溃亚特兰大老鹰。然后,以看热闹的心态等完热火实现逆转,无论从身体状况还是心理准备角度都完胜对手。
就在4比3淘汰尼克斯后,热火队主教练帕特·莱利已经明白,要想击败公牛太难。“他们现在阵容完整,体能充沛,我们则显得有些慌乱,坦白讲,要想击败一支在常规赛拿到69胜的球队并不容易,他们是卫冕冠军,经验丰富,”莱利说。
但莱利不想束手就擒,他给出一条结合热火特点的求生之道,“我们会用防守限制芝加哥公牛”。
于是,1997年的东部决赛变成史上最难看的一个系列赛之一,尤其是第二场,双方加起来只拿到143分,这是NBA执行24秒进攻限时以来的季后赛最低分。但莱利没有想到,即便是比拼防守,公牛也并不逊色热火——在被所有人都称为“丑陋”的第二场,仍然是公牛取胜,75比68击败热火。
整个系列赛中,热火只赢下一场球,第四场,他们87比80险胜公牛,87分也是他们在整个系列赛的最高分。
莱利在1比4遭公牛淘汰后,心平气和地说:“我们面对的是NBA历史上最好的一支球队,输给他们,我们没有遗憾。”
一位来自迈阿密的记者追问了一句:“他们比上个赛季更好?”
莱利想了想,他说:“确切地说,两支球队各有特色,他们都很难被击败。”
芝加哥公牛,第五次进入总决赛,而在前四次,他们都拿到了总冠军。
此前在外界的预测中,公牛在总决赛的对手应该是西雅图超音速,又或者休斯敦火箭——查尔斯·巴克利在1996年被交易到火箭,与“大梦”奥拉朱旺、“滑翔机”德雷克斯勒组成三巨头,常规赛中拿到57胜25负,位列西部第三。
没有人想到,犹他爵士走上西部之巅。
在公牛的球馆中,悬挂着一件已经退役的球衣——4号,杰里·斯隆。
从1966到1976年,斯隆为公牛效力10个赛季,期间2次入选全明星,4次入选最佳第一防守阵容;在他效力期间,公牛刷新了数个纪录,第一次胜率过半;第一次拿到分区冠军,以及,第一次杀入分区决赛。在迈克尔·乔丹之前,斯隆是公牛最伟大的球星。稍有遗憾的是,球员时代的斯隆,从未进入总决赛。
1978年2月,就在斯隆退役一个多赛季之后,公牛队迫不及待地退役了他的球衣,“我们不知道未来还能不能拥有像杰里·斯隆这么出色的球员”。
1997年,斯隆实现了他的总决赛梦想——以教练的身份,造化弄人,他的对手,偏偏就是老东家公牛队。
退役之后,斯隆在1978-79赛季担任公牛队助教,又在1979年接过公牛主帅的教鞭。1981-82赛季,在开局19胜32负之后,斯隆被公牛解雇。随后,斯隆先在犹他爵士队当了一年球探,又在1985-88赛季当了三年爵士助教,直到1988-89赛季,他中途接任临时决定退休的弗兰克·雷登 ,成为爵士主教练。
1984年,也就是公牛用探花签选中乔丹的这一年,爵士在首轮第16位选中约翰·斯托克顿;1985年,爵士又用首轮第13号签选中卡尔·马龙,从那之后,他们从未缺席季后赛,是西部最稳定的球队之一,斯隆围绕斯托克顿与马龙打造了堪称NBA最经典的挡拆战术,而这也帮助斯托克顿与马龙在1992年入选美国男篮“梦之队”。
与此同时,爵士队也从未进入总决赛,1997年之前,他们三次进入西部决赛,分别是1992年输给波特兰开拓者,1994年输给休斯敦火箭,以及1996年输给西雅图超音速。其实,就在1996年西部决赛败北之后,人们认为马龙与斯托克顿的组合已经走向尾声,当时马龙已经32岁,而斯托克顿也34岁了。
但在1997年,爵士创造奇迹,他们在常规赛拿到创造队史纪录的64胜,成为西部常规赛冠军。35岁的马龙,绰号邮差——每次投篮都能像邮差那样准确送达,场均拿到27.4分、9.9个篮板与4.5次助攻,在常规赛MVP投票中得到986分,力压得到957分的乔丹,当选MVP。
“我们是老家伙了,队里有两个年轻人都叫我祖父,”马龙在总决赛之前说,“但老家伙们很会保护自己的身体,我们知道何时该全力以赴,何时该下场休息,而且,我们也知道何时该做好冲刺的准备。”
对马龙而言,总决赛就是最后的百米冲刺,他说:“你们都在谈年轻人,但总决赛属于我们这些老家伙的。”马龙,33岁;斯托克顿,35岁;乔丹,34岁;罗德曼,36岁,同样是老将,但性质完全不同,公牛球员拥有丰富的总决赛经验,而马龙与斯托克顿则是总决赛菜鸟,而这,也让爵士在他们的第一次总决赛中吃尽苦头。
1997年6月1日,星期天。
在芝加哥,总决赛第一场,还剩不到9秒,双方打成82平,马龙获得两次罚球机会,爵士看似即将迎来他们的第一场总决赛胜利。
皮蓬,在一次采访中透露,“马龙是我在球场上认识的唯一的朋友”,走到马龙的身边,说了一句垃圾话,“邮差星期日不上班”。令人惊讶的一幕出现了,常规赛罚球命中率达到75.5%的马龙,两罚全失。他本应该成为英雄,全场比赛,他轰下23分、15个篮板,第四节拿到9分,但现在一切化为乌有。
还剩7秒,球权到了公牛手中,谁来执行最后一投?
“在这种时候,只要球到了我的手中,菲尔就知道选择只有一个了,我们只有一个人能投篮,那就是我,”乔丹说。
他用一个标准的后仰跳投,绝杀爵士,84比82,公牛1比0领先。
这场失利让爵士队的心态受到极大影响,在接下来的第二场,马龙与斯托克顿加起来32投10中,爵士以85比97再丢一局,0比2。接下来三场球,双方移师到盐湖城的三角洲中心球馆。
这是爵士建队23年以来第一次主场打总决赛,而在1996-97赛季,三角洲中心是NBA的百慕大,在总决赛之前,爵士主场46胜3负,包括季后赛的8胜0负。公牛球员在比赛之前对所谓的“魔鬼主场”并不感冒,罗恩·哈珀说:“我们喜欢去客场打球,上万名球迷憎恶我们,他们制造出震耳欲聋的噪音,这很有趣。”
但现实没那么有趣。开场前,三角洲中心甚至燃放烟火,噪音之大让部分公牛球员不得不戴上耳塞,直到比赛开始,他们都没有恢复过来。
乔丹22投9中得到26分,皮蓬13投7中拿到全队最高的27分,但剩下三名首发球员,加起来只得到6分,最佳第六人库科奇,8投3中也只拿到8分。公牛上半场就输了16分,最终93比104,让对手将总比分改写为2比1。
第四场,缓过劲儿来的公牛,直到比赛还剩2分钟时,仍有获胜希望,他们73比69领先爵士4分,但接下来,斯托克顿4罚3中,将分差缩小到1分,乔丹又错过了一次跳投,斯托克顿给出一记可以记录史册的后场长传,马龙上篮得手,就此成为比赛的胜负手。
73比78,公牛客场再输一局,总比分2比2。
公牛承受不起在客场连输三场的代价,在他们前四次总决赛中,从未2比3落后,但在第五场之前,公牛再受重创。
6月10日,总决赛第五场前一天凌晨2点,公牛队医所在的酒店房间电话铃声响起,乔丹虚弱的声音传来,“我腹泻得很厉害”。当队医赶到乔丹的房间,后者蜷成一团,汗水浸湿了床单。通过诊断,乔丹食物中毒。后来人们推测,乔丹是吃了9日晚上叫的外卖披萨才出了问题。
队医通知乔丹,他在6月11日上场打球“完全不可能”。
比赛当天,直到下午5点50分之前,乔丹还躺在床上,但他最终赶在7点到达三角洲中心,并且首发出场。
每个人都能看出他非常虚弱,刚上场时,乔丹完全找不到节奏,而爵士也迅速建立优势,36比20领先16分。每到暂停或者节间休息时,乔丹都坐在场边一动不动,浑身冒汗,疲惫不堪。但在第二节,乔丹依然轰下17分,率领公牛将分差缩小到4分;第三节,爵士再度将比分拉开,但本已经完全没有体能的乔丹,仍然站了出来,单节拿到16分,在还有46.4秒时,帮助公牛将分差缩小到1分。
还剩25秒,看起来已经走不动路的乔丹,接到皮蓬传球,投中三分,88比85,公牛反超三分,胜局已定。
当裁判吹响终场的哨音,乔丹瘫倒在皮蓬的怀里,他抬起头,看着比分牌——90比88,公牛攻破魔鬼主场,总比分3比2,距离第五个冠军只差一场胜利。
6月13日,芝加哥联合中心球馆,总决赛第六场。
这场比赛,比公牛球员想像得还要艰难,乔丹还没有完全从食物中毒中恢复,尽管他仍然拿到39分。第四节还剩1分44秒,拜伦·拉塞尔为爵士队投入三分,将比分追到86平。爵士原本有机会反超比分,但山顿·安德森近在咫尺的上篮没有进,罗德曼抓住篮板并且果断叫了一次暂停。
一切与13天前的第一场极为相似,双方打平,公牛拥有最后一击的机会,那么,这一次公牛的最后一投会交给谁呢?
爵士笃定乔丹会执行最后一投,他们决定只要乔丹持球就对他夹击。但在球场的另一侧,乔丹拉过科尔,与他耳语了几句,“我会找机会将球传给你”。
乔丹持球,一切都如同他判断的那样,斯托克顿迅速放弃科尔,赶过来夹击,乔丹突破,做出投篮的动作,突然将球传给罚球线附近无人防守的科尔,后者接球之后毫不犹豫,跳投,命中!88比86,公牛领先!
点击播放 GIF 5.0M
爵士仍然有反超比分的机会,但拉塞尔给安德森的传球被识破,皮蓬抢断后直接传给库科奇,后者用一次扣篮结束了比赛。
90比86,公牛4比2击败爵士,第五次捧起总冠军奖杯!
夺冠后的庆祝典礼中,科尔谈到了最后一投,一向幽默的他,开始拿乔丹与皮蓬开涮。
“我们叫了暂停,菲尔对迈克尔说,‘我想让你来投最后一球’。迈克尔的回答是这样的,‘菲尔,这种时候我总是感觉不好,我们再想想其他办法?’斯科蒂在边上说,‘菲尔,迈克尔在他的广告里说过,他曾经26次被要求最后一投,都没投进,为什么我不把球给史蒂夫呢?’于是我想,‘好吧,我要再一次背锅了’。”
此时,镜头转向坐在一边的乔丹与皮蓬,他们摇头晃脑、哈哈大笑。
一切看起来和谐而又美好。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