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牛王朝》14:老兵三分奠定三连冠王朝 乔丹丧父激流勇退

腾讯体育
05-04 12:33
视频:《季后赛经典瞬间Top50》-NO.46 帕克森冷箭绝杀成就公牛三连冠,时长约2分35秒
其实更早之前,公牛已经进入状态。
也许只是巧合,一个小概率事件发生,这让很多芝加哥人觉得他们仍然备受篮球上帝的眷顾。4月14日,距离常规赛结束只有11天,公牛主场迎战迈阿密热火,当时可口可乐公司以“扔进后场三分,赢百万美元”的噱头,搞了一个活动,在20场比赛中邀请观众在后场罚球线投篮,只要将球扔进篮圈,就能领走一百万美金。
这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但这一天芝加哥体育场的一名球迷创造了奇迹,他在第三节的暂停时扔进了三分球。乔丹走上前去与他拥抱,祝贺他获得成功。只有格兰特酸溜溜地说:“我用了三年才赚到一百万美金,他只用了五秒钟。”
唐·卡尔霍恩,就是这位幸运的球迷,他希望能将自己的好运传递给公牛,他说:“我预支了一辈子的运气,接下来我希望公牛也能像我一样疯狂。”
公牛119比92大胜热火,比赢球更为重要的是,乔丹之外的球员表现出色,格兰特拿到20分,而一向被诟病的公牛替补,加起来轰下49分。
当时热火的主教练凯文·朗格利警告季后赛将与公牛碰面的球队:“媒体每天都在渲染芝加哥公牛出现多少问题,却忽视了他们拿到两个总冠军,这是一支经验丰富且能自我调整的球队。我相信他们仍然能拿到总冠军。”
有些人并不相信,包括亚特兰大老鹰主教练鲍勃·韦斯,他的球队将在首轮与公牛碰面,当记者赛前询问他对这个系列赛的看法,韦斯承认他的球队不可能爆冷,但仍然希望做点什么,他说:“击败卫冕冠军?这很难;我们会被横扫?不!”
但季后赛第一场,公牛114比90击败老鹰,用一场24分的大胜宣告王者归来。多米尼克·威尔金斯有些苦涩地说:“从常规赛的表现来看,我们不可能给他们制造麻烦——我们只赢了36场,而他们赢了57场,但我们真的希望能赢下一场球。”
公牛从老鹰那儿拿到了他们的过去——依赖威尔金斯的老鹰队就像当初依赖乔丹的公牛队一样。杰克逊说:“我们的对策很简单,让多米尼克·威尔金斯赢得一切,然后我们击败老鹰。”
当然,威尔金斯与乔丹也有着本质区别,处于“一人球队”时期的乔丹,年轻而又活力,而与公牛在季后赛碰面的威尔金斯已经33岁,他们之间并不能划上等号。三场比赛,他场均拿到30.0分,但乔丹拿到更高的34.3分,并率队横扫老鹰。
东部半决赛,公牛又一次遇见克利夫兰骑士,但这支曾与公牛相提并论的东部劲旅,无论从实力、经验上来说,都与公牛不可同日而语。4比0,公牛继首轮横扫老鹰之后,又横扫骑士。5月17日,公牛与骑士的第四场球,乔丹再度投进绝杀球。但这记被芝加哥人成为“最后一投续集(The Shot II)”的绝杀,并没有让很多人兴奋,包括乔丹在内。
“只是一场胜利而已,”乔丹说。
值得一提的是,骑士在这个赛季签下了前纽约尼克斯后卫、自称为“乔丹终结者”的杰拉德·威尔金斯,系列赛之前,骑士主教练兰尼·威尔肯斯还给球员打气,“我们会终结乔丹”。最终这被证明是一个笑话,乔丹以49%的命中率轰下30.1分。
其实,骑士队之所以被横扫,有很大原因是他们仍然固执地认为公牛是“一人球队”,威尔肯斯谈到皮蓬、格兰特们不屑一顾,最终他为自己的失策买单——乔丹之外,皮蓬在这个系列赛场均拿到18.3分,格兰特得到12.3分,而阿姆斯特朗则拿到10.0分。
“我们每个人都能得分,”阿姆斯特朗说,“如果有人还觉得阻止迈克尔就能拦住我们的脚步,这也太幼稚了。”
就在这个赛季,NBA有一个非常奇特的现象,球迷与媒体对待公牛的态度完全不同。芝加哥体育馆的售票处只要一开门,就会涌进大量的球迷,很多还会跑到客场观看公牛的比赛,一张场边票最高售价达到数万美金,仍然有人哄抢。媒体则始终对公牛有着不信任的感觉,常规赛就经常指摘他们的态度,季后赛仍然如此。
或许是记者们潜意识里不想看到三连冠,不希望看到联盟变成公牛一家独大,著名篮球记者杰尔·郎曼说:“我觉得我们对芝加哥公牛太苛刻,事实上他们在常规赛表现虽然不完美,但仍然是最好的球队之一。”
公牛在前两轮都横扫对手,与他们会师东部决赛的球队,纽约尼克斯,首轮3比1击败印第安纳步行者,半决赛4比1赢了夏洛特黄蜂,从比赛过程来看,尚且不如公牛干脆利落,但在预测他们之间的胜负时,包括《体育画报》在内的大部分媒体,都选择尼克斯晋级。
原因很简单,尼克斯拥有主场优势。一年前,公牛在东部半决赛中4比3险胜尼克斯,主场优势起了很大作用。
事实正在证明媒体的观点——尼克斯在前两个主场都拿下胜利,公牛0比2落后。前两个赛季,公牛从未处于0比2落后的窘境,更糟糕的是,从乔丹进入公牛之后,季后赛中,他从未在0比2的情况下翻盘过。帕特·莱利,尼克斯主教练,将整个系列赛的胜利视为囊中之物,志得意满地说:“我们在常规赛的一切努力,就是为了主场优势。”
公牛的三连冠,真的只是一场梦?
乔丹的形象正遭受毁灭性的打击,输掉东部决赛第二场,媒体报道他在5月25日,也就是第二场比赛前一天夜里去了大西洋赌城,呆到凌晨两点,输了5000美金。他用了将近十年时间构造的完美形象正在崩塌,媒体挖出各种内幕,将他形容成一个赌徒。乔丹在输掉比赛后与记者发生争执,他承认自己去了大西洋赌城,然后威胁所有记者,“你们再别想从我这儿得到任何东西了”,就此扬长而去。
从5月26日,乔丹开始抵制媒体,除了新闻发布会,他不再接受任何私下的采访,而且他还鼓动他的队友站在他这一边。
“如果芝加哥公牛输掉东部决赛,如果迈克尔·乔丹不能帮助他的球队获胜,他会迅速坠入深渊,”《巴尔的摩太阳报》记者艾伦·戈尔茨坦说,“这是一个很残酷的现实,迈克尔被包装成了一个完美的人,一旦他不再完美,他就将被摧毁。”
但乔丹与他的公牛队拒绝被摧毁。
5月29日,东部决赛第三场,回到芝加哥的公牛球员上紧发条,从比赛一开始就掌控局面,上演了一场击溃战。前一场被驱逐出场的皮蓬,拿到全场最高的29分;乔丹虽然18投3中,但他博得17个罚球,只罚丢了一个,拿到22分。公牛103比83大胜尼克斯,总比分1比2。
赛后,他只与NBC记者简短地说了一句,“当我找不到手感,我就冲到篮下获得罚球”。皮蓬,同样也拒绝了媒体的采访,他说:“迈克尔抵制你们,我也一样。”
大部分媒体并没有谴责皮蓬,仍然将火力喷向乔丹,“他在更衣室实行独裁主义,每个人都惧怕他”。
惧怕他的不只是队友,还有对手。
5月31日,东部决赛第四场,乔丹30投18中,轰下54分。尼克斯球员被彻底打趴下了。后卫道格·里弗斯说:“你完全被他的打法震住了,比这更糟糕的是,他并不是故意的。”公牛以105比95再下一城,总比分改写为2比2。
莱利隐隐觉得有些不妙,他说:“迈克尔·乔丹有在任何一场比赛拿到50分的能力,这一点我们都知道。”
他将希望寄托在了主场。
两天后,比赛回到纽约,尼克斯希望能拿下第五场,这意味他们即便在客场输掉第六场,仍然有机会回到主场抢七,晋级的希望极大。纽约人有足够的信心在主场赢下这场球,因为在此之前,算上常规赛与季后赛,他们在麦迪逊广场花园已经27连胜。
莱利说:“我们再也不能将比赛变成迈克尔·乔丹的个人秀了。”
如他所言,东部决赛第五场没有变成乔丹的个人秀——尽管乔丹拿到29分、10个篮板与14次助攻的三双数据,但他24投11中,命中率没有过半,皮蓬也得到28分、11个篮板,公牛五名首发得分全部上双。而最后决出胜负的时刻,就像整场比赛的写照,“乔丹与他的队友合力击败尼克斯”。
当比赛还剩28.8秒,尼克斯仅以94比95落后1分,却持有球权,身高2米08的前锋查尔斯·史密斯在还剩10秒时直冲篮下,遭到霍勒斯·格兰特的封盖;史密斯将球抢到,还没来得及出手,球被乔丹打掉,但他再一次抢到了球,仍然执着于投篮,又遭到皮蓬两次封盖——一次进攻,史密斯遭到四次封盖,机会一再错过,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格兰特将球抢走,传给乔丹,后者一记长传,交到B.J.阿姆斯特朗的手中,上篮!压哨!97比94,0比2落后的公牛,在第五场将比分变成了3比2。
乔丹无视联盟对他的警告,继续不与媒体说话。无奈之下,皮蓬成了他的官方发言人。“迈克尔很职业,一旦他发现没法投进球,他就会将所有精力都投入到防守中,将球传给我们,”皮蓬说,“这就是我们为什么能反超比分的原因。”
媒体与球迷都相信,公牛在主场拿下第六场已经不成问题,惟一的疑问是,公牛淘汰尼克斯之后,乔丹会继续抵制媒体吗?
6月4日,公牛主场96比88击败尼克斯,0比2之后,连扳4局,乔丹24投8中,拿到25分、9次助攻。整个系列赛,乔丹虽然在第四场砍下54分,但整体命中率不高,只有40%。相比之下,皮蓬场均拿到22.5分、6.7个篮板,命中率达到51.0%。
芝加哥公牛,已经不再是乔丹一个人的球队了。
乔丹很安静,整场比赛,他只在一次进攻时遭到里弗斯犯规,才冲他怒吼了几句,但里弗斯转身离开后,乔丹又恢复冷静。比赛结束,拿到东部冠军、晋级总决赛的公牛球员疯狂庆祝,乔丹却郁郁寡欢,没有与队友闹到一块儿。卡特莱特说:“迈克尔承担了很大压力。”
再一次,乔丹没有接受记者的采访,但媒体也似乎对此并不介意,反而扭头转向皮蓬。
其实媒体对皮蓬的批评也没有停歇,换个角度而言,这更像是对他的认可,人们渴望他能达到乔丹的层次,至少不当看客,很长一段时间,有些刻薄的记者甚至给皮蓬起了一个“旁观者”的绰号。东部决赛之后,人们对皮蓬的态度陡然转变,而与之前相比,皮蓬的言论也多了点儿霸气。
“那些所谓的批评太可笑了,”皮蓬说,“我什么时候摆脱‘旁观者’的名头?让我想想,我拿了两个总冠军了,那么,两年前,我才刚刚摆脱这个名头呢。”
他拒绝回答有关乔丹的任何问题,他说:“迈克尔不想说话,那就不说话。”
芝加哥公牛的第三次总决赛,对手变成了菲尼克斯太阳——领军人物正是抢走常规赛MVP的查尔斯·巴克利。
与东部决赛相同,公牛仍然没有主场优势,但赛制改变,东部决赛为2-2-1-1-1,而总决赛为2-3-2。
总决赛的前两场,公牛又是客场作战,但与打尼克斯不同的是,公牛在客场迎来开门红。
让人更意想不到的是,已经抵制媒体半个月的乔丹,突然站在记者面前,接受采访了。“我只是觉得不公平,你们将我当成罪犯,”乔丹说,“赌博犯法吗?打牌犯法吗?既然都不违法,为什么我不能赌博?是的,我喜欢赌博,但这只是个人爱好,我没有伤害任何人。”
就在这场比赛之前,有好几位记者猜测,乔丹拒绝采访是因为他可能会退役,但乔丹否认了这个说法,他说:“我不会因为媒体的评价而退役,如果有一天我想离开球场,只是因为我不能继续打球了,因为我再也无法享受挑战了。”
当记者再次提到赌博的问题,乔丹生硬地打断了他们的话:“不,我再也不回答这个问题了。”
于是,另一个尖刻的问题出现了:“为什么你今天突然接受采访了?”
乔丹笑了,但这笑容有些阴冷,他说:“我只是突然想说话了。”
其实,他更多地是受到来自联盟与赞助商的双重压力,大卫·斯特恩,NBA总裁,单独给他打了电话,劝说他不要在与媒体对抗,并且建议他至少接受NBC电视台的采访,因为NBC电视台与NBA签下了6亿美金的转播合同。赞助商则希望乔丹挽回形象,“与媒体的对抗只会让你失去球迷”。
菲尔·杰克逊在他的自传中描述了1993年的总决赛,他并不在意乔丹与巴克利的对决,“查尔斯·巴克利并不让人担心,我们很熟悉他的技术风格了”,他更在意的是太阳队组织后卫凯文·约翰逊,以及他们的前锋丹·马尔利,“他们能投三分,而且能组织进攻”。
巴克利始终将1993年的总决赛当成一个人的战斗,但在公牛球员、教练组看来,他从未成为公牛真正的对手。“坦白讲,当我们跨过尼克斯之后,我们已经知道总冠军的归属了,”公牛中锋比尔·卡特莱特说,“我无意冒犯菲尼克斯太阳,但尼克斯给我们的压力更大。”
不过,常规赛拿到62胜的太阳,仍然在芝加哥给公牛制造了麻烦,他们分别赢下了第三场与第五场,正如杰克逊所说,约翰逊、马尔利的威胁更大——第三场,太阳129比121击败公牛,约翰逊得到25分、7个篮板球、9次助攻,马尔利则在三分线外8投6中拿到28分;第五场,太阳108比98赢了公牛10分,约翰逊得到25分、8次助攻,马尔利虽然只拿到11分,但抢下全场最高的12个篮板球。
前五场战罢,3比2,公牛队领先,接下来,他们将前往菲尼克斯。
这让太阳看到了一丝希望,他们在季后赛中不止一次地反败为胜——首轮打湖人,0比2之后连胜3局;西部决赛,太阳被超音速逼到抢七,但抢七大战,巴克利轰下惊人的44分、24个篮板,菲尼克斯人有理由相信他们能连拿两个主场。
乔丹显然不是这么想的。
飞往菲尼克斯的飞机上,乔丹提前叼了一根大雪茄出现在队友与教练面前:“各位好,让我们去菲尼克斯打爆他们吧。”
杰克逊、皮蓬对视了一眼,没有说话。飞机上的每一个人都清楚这场胜利对乔丹有多重要——总冠军,以及三连冠。“迈克尔希望能把他与其他超级巨星距离拉开,”替补前锋斯科特·威廉姆斯说,“三连冠就是他历史地位的最后一块拼板。”
但6月20日的总决赛第六场,也没有乔丹想得那么简单。
尽管前三节,公牛一直保持领先优势,他们以87比79领先8分进入第四节,突然之间,公牛所有球员都失去手感,在第四节的前6分09秒,公牛都没能得分。乔丹用罚球为公牛打破得分荒,但此时太阳队已经反超比分,在还剩2分23秒时,太阳98比94领先4分。
胜利的天平,看似已经开始向菲尼克斯人倾斜了。
太阳并没有抓住这绝佳的机会,在公牛的防守下,他们同样也开始陷入得分荒。杰克逊说:“我们手感冰凉,好在这并没有影响到我们的防守。”
还剩38.1秒,乔丹抢下后场篮板,一条龙突破到前场,将球扣进,分差缩小到2分。这是乔丹在第四节拿到的第9分,而这也是公牛全队的分数。
马尔利,整个总决赛的三分线外投篮都让公牛心有余悸,在还剩14.1秒时,右侧三分线外出手,但投了一个空气球,球权回到公牛的手中。
杰克逊叫了一次暂停。他先开了一个玩笑:“你们不能再把球传给迈克尔了。”
所有人都惊呆了,然后他们意识过来这只是一个玩笑,气氛变得轻松起来。
杰克逊又问球员:“你们是想打加时,还是干脆扔一个三分?”
约翰·帕克森,尽管此时已经不是球队的首发,但关键时刻,杰克逊仍然派他上场。在其他人还在犹豫的时候,帕克森说:“我们呆在各自最擅长得分的位置,别想太多,该怎么投就怎么投。”
乔丹第一个点头,然后皮蓬、格兰特、卡特莱特都开始点头。
回到场上,球仍然交到乔丹的手中,他在后场就遭到夹击,只能迅速将球传给皮蓬。皮蓬运球到罚球线附近,太阳队中锋马克·韦斯特已经扑过来挡住了他继续突破的路线,于是皮蓬将球传给低位的格兰特,此时,原本防守帕克森的太阳后卫丹尼·安吉迅速过来补防,格兰特瞅准时机,直接将球送给了三分线外的帕克森。
没有任何犹豫,帕克森直接将球投了出去。
球进!
乔丹说:“当帕克森拿到了球,我知道一切都结束了。”
99比98,公牛击败太阳,总比分4比2,拿到了1992-93赛季的总冠军。三连冠!公牛成为NBA历史上第三支拿到三连冠的球队——前两支分别是波士顿凯尔特人队与湖人队,但湖人拿到三连冠时还是上世纪五十年代,当时他们还在明尼阿波利斯而不是洛杉矶。
皮蓬走进已经乱作一团的更衣室,似乎还不敢相信这一切,他用尽所有力气高喊:“告诉我真相——我们三连冠了吗?”
这场比赛的胜利,总决赛的胜利,以及整个季后赛的跌宕起伏,让公牛所有人都耗尽了精力。作为教练,杰克逊疲惫不堪,但他带着笑容说:“我不能想到更有戏剧性的结局了,在联盟呆了这么多年,我从未见过如此疯狂的总决赛。”
乔丹拿到了33分,他在总决赛前五场比赛的得分分别是31、42、44、55、41分,6场比赛,场均41.0分、8.5个篮板、6.3次助攻。
凯文·约翰逊,赛后在更衣室中久久没有说话,直到身边的记者已经等不及要离开了,他才瓮声瓮气地说:“我能说什么呢?迈克尔·乔丹是NBA历史上最伟大的球员。”
乔丹再一次拿到总决赛MVP,这也是他的第三个总决赛MVP,加上三连冠的光环,他彻底奠定了自己的历史地位。
“我的目标就是拿到三连冠,伊赛亚·托马斯没有做到这一点,魔术师约翰逊和拉里·伯德也没有做到这一点,”乔丹说,“我不能说自己比他们更好,我也从来不说自己是史上最好的球员,但这证明了我可以做到一些其他人做不到的事儿,这也是其他人永远也不能从我这儿剥夺的荣耀。”
乔丹在1993年2月17日刚刚度过他的30岁生日,这是NBA球员的黄金年龄,还可以在巅峰期维系很长一段时间,但他却忙于在不同场合谈到自己的历史地位,有些敏感的人,比如《芝加哥论坛报》记者萨姆·史密斯,隐约有了一个猜测,“迈克尔真的想退役了吗?”
没有人愿意当面询问乔丹,东部决赛期间,乔丹对媒体的抵制,也让口无遮拦的记者们感受到了压力,他们不想过多地得罪这位刚刚拿到三连冠的超级巨星,但流言始终没有消失。
7月22日,乔丹的父亲詹姆斯·乔丹突然失踪,令人惊讶的是,乔丹与他的家人没有报警,而只是私下寻访。詹姆斯·乔丹在东部决赛期间与儿子一块儿去了大西洋赌城,曾主动揽责,“是我带着迈克尔去的”。根据媒体的调查,老乔丹也是一位超级赌徒。
直到8月2日,老乔丹的汽车才被发现遗弃在费耶特维尔,8月3日,一位钓鱼爱好者在南卡罗莱纳一条小溪发现一具已经腐烂的尸体,死因是遭到枪击。8月12日,尸体确认为詹姆斯·乔丹。在这期间,乔丹与他的家人始终保持沉默,而只是委托一家保安公司与警方联系。
关于乔丹陷入赌博的传言,迅速与老乔丹之死联系在一起,尽管警方找出凶手——两位无所事事且有刑事案件前科的混混,但很多人都认为老乔丹的死没有那么简单。
这让乔丹心力交瘁,一方面,他对父亲的死内疚不已,“我不能保护我的家人”;另一方面,媒体的质疑正在摧毁他的形象。如果说,拿到三连冠时,乔丹决定退役还只是一个模糊的想法,在老乔丹去世后,这个想法变得越来越清晰。
于是,就有了10月6日的退役新闻发布会。
皮蓬也出现在了乔丹的新闻发布会现场,他身穿白色T恤,站在主席台的右侧,罕见地戴上一副墨镜遮住眼睛,全程一言不发。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