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牛王朝》13:伤病+内讧+告密+争权!三连冠公牛阴云笼罩

腾讯体育
05-03 11:58
视频:《最后之舞》第5&6集预告:当乔丹真的好?过度曝光乔丹蜗居酒店房间,时长约3分36秒
编者按:记录迈克尔-乔丹与芝加哥公牛队 1997-98 赛季的十集纪录片《最后之舞》正在腾讯体育上映。由腾讯体育高级编辑潘谨勤所著一书《公牛王朝》也已同步开启线上连载。
1993年10月6日,数以百计的记者,从美国各地,从伦敦,从日本,飞到了芝加哥市郊的鹿原(Deerfield)——公牛队的训练中心。
迈克尔·乔丹的退役新闻发布会马上就要召开了。
没人相信这是真的,只有30岁的乔丹,会在1993-94赛季开始前一个月宣布离开NBA。10月5日,乔丹退役的消息通过电台、电视传遍整个世界,很多人最开始以为这只是一个玩笑,但渐渐地,他们笑不过出来,从各方面得到的消息都很一致——乔丹确定在6日正式宣布退役。
斯科特·皮蓬,乔丹的亲密战友,5日这一天还在家中观看芝加哥白袜队的电视转播,接到来自记者的电话,他完全不敢相信,“等等,我要先联系一下迈克尔”。
十分钟后,记者再给他打电话,皮蓬的声音变得低沉。
“我不敢相信我的耳朵,”皮蓬说,“迈克尔承认了,‘这是真的,我要离开了’。”他告诉记者自己尽了全力去说服乔丹,但都被一句冷冰冰的“没门”挡住了。“我的眼泪止不住流了出来,”皮蓬说,“我感觉我的心都被挖走了。”
乔丹告诉皮蓬:“我已经到了必须离开的时候,”一天后,他将同样的说给全世界听。
新闻发布会现场有些狭窄,因为要挤出更多的空间给记者,主席台只能坐六个人。大卫·斯特恩,联盟总裁,提前到场,坐在最左边;过了一会儿,胡安妮塔·范诺伊,乔丹的妻子,也来到现场,坐在斯特恩的边上。几分钟后,乔丹、公牛老板杰里·雷恩斯多夫、总经理杰里·克劳斯与主教练菲尔·杰克逊一块儿来到新闻发布会,乔丹坐在妻子的旁边,雷恩斯多夫在乔丹的右侧,克劳斯一脸不爽地坐在最右侧,杰克逊则呆在老板与总经理的中间。
雷因斯多夫客串了一回主持人,与克劳斯比起来,他显得淡定从容多了。
刚出现在媒体面前,乔丹还努力带着笑容,尤其是坐下来之后,他还想朝雷因斯多夫开个玩笑,但最终还是忍住了。他说:“我已经到达巅峰。就像我经常说的那样,人们都知道我失去了对比赛以及证明自己的动力,我应该离去了。”
他停下来,看了看周边的记者,然后,他低下头,说:“我只是在等待一个合适的离去时机,我想看看随着赛季的接近,我的心是否还会为之悸动,但我的欲望……已经不在这儿了。”
已经退役的“魔术师”埃尔文·约翰逊,此时在NBC电视台担任解说,他与乔丹经常通电话,在直播中,魔术师说:“迈克尔太累了,作为一个运动员,我能感觉到他从心灵到身体都处于极度疲惫的状态,尤其是过去的一年。”
1992年10月8日,公牛举办赛季前的“媒体日”,按照规定,所有球员都会出现在现场。
但乔丹没有出现。他在夏天就曾经告诉媒体,“我太累了”,并且希望能不参加球队赛季前的训练营,还想缺席季前赛。因为在1992年夏天,他没有休息,而是去巴塞罗纳征战奥运会了。1988年,美国男篮在汉城奥运会半决赛不敌苏联,丢掉奥运会冠军。这让美国人开始清醒,有大学球员组成的业余队已经不足以征服全世界了。
从1990年开始,美国篮协就说服国际篮联,允许NBA球员打奥运会,然后,从1991年开始选择球员,乔丹与皮蓬都在12人名单中。于是,1992年夏天对乔丹与皮蓬而言,就像一次漫长的马戏团巡游,他们向全世界展现了NBA最好球员的风采,同时也失去了休息时间。
事实上,整支1992年奥运会梦一队的成员,都非常疲惫。乔丹在1992年总决赛直接对位的克莱德·德雷克斯勒,同样参加了1992年奥运会,在赛季前做了膝盖小手术,正大光明地缺席赛季前的训练。
克劳斯不希望看到乔丹与皮蓬缺席“媒体日”,他说:“我们希望他能出现在这儿。”乔丹并不在意克劳斯的话,但有些人在乎。
比如霍勒斯·格兰特。
1987年,格兰特与皮蓬一起进入联盟,作为乔丹的队友,他们时常会挑战这位已经拿到MVP的超级巨星。
“我们刚到芝加哥,他从未对我们有过信心,也不给我们打关键球的机会,”格兰特说,“这对一支球队没有任何好处。”
最早,格兰特对乔丹的“挑衅”,只是为皮蓬出头,但从1989年菲尔·杰克逊上任之后,皮蓬已经逐渐被乔丹折服,并甘心居于乔丹的阴影之下,格兰特成为队中惟一执着地反抗乔丹的球员。连续两年在季后赛输给活塞,格兰特有一次与乔丹在更衣室里对骂。
“你只关心你的得分,所有人都知道这一点,”格兰特冲着乔丹大喊,“除了你自己,你什么都不关心。”
乔丹用更大的声音吼了回去:“你这个蠢货,你搞砸了多少次进攻,以为我们不知道吗?你甚至蠢到连战术都记不住。我们早应该把你交易掉。”
为了取悦乔丹,总经理克劳斯考虑交易格兰特,但当时能符合公牛标准的只有还在奥兰多魔术队打球的雷吉·西厄斯。克劳斯询问乔丹:“如果我们用霍勒斯·格兰特去换雷吉·西厄斯,你觉得怎么样?”
乔丹反问:“谁?雷吉·西厄斯?不,我讨厌他的打法,他太自私了。”
但乔丹或许讨厌的不只是西厄斯的自私,《芝加哥论坛报》记者萨姆·史密斯透露,乔丹否决这笔交易的原因之一,“在乔丹与妻子胡安妮塔·范诺伊认识之前,雷吉·西厄斯曾经与她约会”。
不管出于什么理由,这次交易最终搁浅,而在1990-91赛季夺冠之后,乔丹就再也没有向克劳斯要求交易球队中的任何球员了。
格兰特并没有因此收敛他对乔丹的不满,他对自己有足够的信心。
身高2米08,体重97.5公斤,格兰特并不是联盟中常见的肉盾型内线,他经常被乔丹拿来与查尔斯·奥克利做比较,奥克利是乔丹的好友,1985年被公牛选中,两次位居NBA篮板球榜的第二位,公牛在1988年交易奥克利让乔丹雷霆大怒,而克劳斯给出的解释就是,“霍勒斯可以顶替奥克利”。
乔丹的反应令格兰特感到羞辱,“霍勒斯?他打架都不如我呢”。
1990-91赛季东部首轮季后赛,公牛横扫奥克利所在的纽约尼克斯,但格兰特在与奥克利的对抗中被后者一肘打到眼睛。为了能继续上场,芝加哥眼科医生大卫·奥尔特给他专门配置一幅护目镜,“如果没有护目镜,他可能会看不清楚篮下”。
这让格兰特多了一个“眼镜蛇”的绰号,但令他愤怒的是,乔丹并没有在赛后加入谴责奥克利的行列。“我认为我们站在同一条壕沟,每个人都应该支持他的队友,我希望迈克尔也明白这一点,”格兰特说。
乔丹置之不理,这让格兰特对乔丹的怨恨又增加了几分。
矛盾在1992-93赛季前开始爆发。迫于克劳斯的压力,乔丹与皮蓬没有缺席公牛队在1992-93赛季前的训练营。不过,菲尔·杰克逊考虑到他们夏天没有休息,决定给乔丹、皮蓬一些优待,他们可以不参加一些过于激烈的训练,以及,不需要每天两练,只需要一次练习。
格兰特对此极为愤懑,他说:“我们是一支球队,任何人都不应该享有特权”。
他忘记了一个现实,过去的6个赛季,乔丹每个赛季都要打超过3000分钟,4个赛季是全联盟出场时间最多的球员。而且,格兰特也不知道,1992年夏天参加巴塞罗纳奥运会后,无论生理还是心理,乔丹都已经达到一个临界点。助教约翰尼·巴赫对此极为担心,还曾劝说杰克逊干脆让乔丹休息一周。
杰克逊决定采取冷处理的方式,这彻底激怒格兰特。在一次训练中,格兰特突然一脚将球踢到场边,扬长而去。尽管后来他接受杰克逊的调解与劝慰,回到球场向他的队友道歉,并得到原谅,但裂痕已经产生。
乔丹也无意弥补裂痕,因为他们的矛盾是原则问题,谁也不会退让。“霍勒斯·格兰特所需要的,例如领导地位,菲尔不可能给他,而我也不允许”。
作为乔丹与格兰特之间的桥梁,皮蓬选择沉默,这让菲尔·杰克逊有些无奈,从1987年加盟公牛,杰克逊就一直努力培养皮蓬的领袖气质,收效甚微。“斯科蒂在很多时候隐形了,”杰克逊说,“他本来应该发挥更大的效应。”
公牛在前两个赛季好不容易形成的团结气氛,已经消除。在格兰特的带动下,每个球员都会找相熟的记者透露一些更衣室的内幕。从1992-93赛季开始,关于公牛的隐秘新闻越来越多。克劳斯对此异常愤怒,但他根本找不到罪魁祸首,他找任何一个球员谈话,第二天报纸上都会出现原话,现场也被描写的活灵活现。
克劳斯找到杰克逊与乔丹,希望他们出面阻止球员与外界接触,但都没有得到回应——“我感觉到一切已经不可能改变了,”乔丹说。
他决定用更悲壮的方式破局。11月,公牛迎来一波6连客,11月20日,公牛118比120加时不敌洛杉矶湖人,乔丹打了47分钟,轰下54分的同时、还拿到13个篮板与7次助攻;11月22日,公牛128比111大胜菲尼克斯太阳,乔丹砍下40分,再度送出7次助攻;11月24日,公牛101比92击败金州勇士,乔丹得到49分、7次助攻。
他仿佛又回到了夺冠前单打独斗的岁月,事实证明他的疯狂并不能挽救球队。
11月28日,公牛回到东部,乔丹遭遇职业生涯最耻辱的一场失利,72比115,公牛在纽约大溃败,前三节就输给尼克斯27分,第四节已经成为垃圾时间,乔丹依然留在场上,即便他也没法将分差缩小到20分以内。“我是特地向菲尔要求打第四节的,”面对记者的疑惑,乔丹面无表情,“就算是输球,我也想战到最后一刻。”
所有人都能看到公牛的虚弱无力,与前一个赛季不同,试图三连冠的公牛遭到对手强有力的狙击,迈阿密的《太阳哨兵报》记者艾拉·温德曼在1992-93赛季曾在芝加哥待了一段时间,他发觉这支球队与他想像中有些不同。“每场比赛他们都必须全力以赴,”温德曼说,“任何一个对手都会以击败他们为荣。”
温德曼特地谈到12月19日的那场比赛,公牛主场输给费城76人队,“克莱伦斯·韦瑟斯庞那场比赛拿到21分,他就好像夺冠那么兴奋,要知道当时费城人都不相信76人能进入季后赛”。
常规赛结束,公牛只拿到57胜25负,比前一个赛季多输了10场球,东部位列第二,比尼克斯少赢了3场球。
从数据上来看,公牛与前两个赛季也有了一定程度上的退步,他们场均得到112.9分,比1990-91赛季少了1.7分,比1991-92赛季少了2.6分,而他们场均丢了106.1分,比前两个赛季都要高。
运行了5个赛季的“三角进攻”,也有些停滞,而这并不是乔丹的问题。
B.J.阿姆斯特朗的名字浮出水面。
阿姆斯特朗,这位1989年被公牛第18位选中的组织后卫,身高1米88,打了三个赛季替补之后,在1992-93赛季如愿以偿成为首发,并场均拿到12.3分,三分球命中率达到45.3%。不过,阿姆斯特朗从来不是杰克逊预期中的首发控卫,“B.J.有很强的冲击能力,但我们(首发)更需要一个组织型的控卫”。
克劳斯曾对阿姆斯特朗另眼相看,选中他后,立刻与他签了一份5年总价值为250万美金的合同,并承诺未来他有希望成为首发。
杰克逊并不愿意兑现克劳斯许下的承诺。
1991-92赛季,阿姆斯特朗的上场时间达到22.9分钟,与首发组织后卫约翰·帕克森的24.6分钟相差无几,而他场均9.9分、3.2次助攻,高于帕克森的7.0分、3.1次助攻。在不同场合,阿姆斯特朗都透露自己想成为首发的念头,与帕克森的关系也有些糟糕。长了一张娃娃脸的阿姆斯特朗,行事也有些孩子气,经常口无遮拦。
乔丹力挺帕克森,他说:“B.J.在进攻端侵略性更强一些,比一般的组织后卫更擅长突破,和他一块儿上场,我感觉自己更像一个组织者,他突破时,我必须随时做好回防的准备;而他持球时,我又要去与他做挡拆。这与帕克森一块儿上场的感觉不同,他是那种控制型的球员。”
相比年轻的阿姆斯特朗口无遮拦,帕克森更成熟也更愿意为球队牺牲,“B.J.做得很好,他是我们全队最好的三分球手,总能投进空位球,”帕克森说。他主动找杰克逊表态愿意打替补,但杰克逊拒绝。
助教巴赫能明显感觉到杰克逊对阿姆斯特朗的态度有些复杂,一方面,他给阿姆斯特朗足够的发挥空间,将之视为替补席上最好的球员;另一方面,杰克逊又对阿姆斯特朗的首发要求很不满意。“菲尔是那种不想改变首发的教练,”巴赫说,“他强烈反对因为伤病彻底剥夺一个球员的首发位置。”
其实,杰克逊让数据更好的阿姆斯特朗打替补,也是为了能在球队建立一种信念——一支总冠军级别的球队,每个人都必须做出牺牲。阿姆斯特朗自信心极强,认为他有实力打首发,这没有问题,但他不断地向媒体抱怨,就是自私的表现。杰克逊告诉巴赫,“我决不允许我的首发阵容中出现一个自私的球员”。
但在1992-93赛季之前,杰克逊不得不屈服于现实。
帕克森的膝盖已经不能让他长时间待在球场上了,在做完关节镜手术后,他迟迟不能恢复。赛季初的训练营中,杰克逊详细询问队医帕克森的状态,队医给出的回答非常冷酷,“作为职业球员,他已经不能撑太久了”。
“约翰没法再担任首发,我们只有B.J.一个选择,”巴赫说。
在阿姆斯特朗首发的这个赛季,公牛的首发得分有了保障,但替补实力大幅度下滑,得分最高的是替补内线斯科特·威廉姆斯,场均只有5.9分、3.7个篮板。板凳实力不足,也是公牛在1992-93赛季常规赛战绩下滑的一个原因。
而且,阿姆斯特朗的防守能力与态度也遭到质疑。巴赫说:“约翰仍然是我们阵容中比他更好的防守球员,B.J.惟一能令人信赖的就是他还年轻,体能充沛,而这些是约翰已经失去的了。不过,我们必须得确认一点,B.J.是否愿意在防守端证明点东西。”
公牛打完了三年来最艰难的常规赛,乔丹,在这个赛季中拿到他职业生涯第二高的64分,有四场比赛得分超过50,场均拿到32.6分,近三个赛季以来最高,但他丢掉常规赛MVP——查尔斯·巴克利抢走了这个荣誉,他率领菲尼克斯太阳取得62胜20负,在领取MVP奖杯时,巴克利骄傲地说:“我每个赛季都能打出这样的水准,这并不意味着我的时代来了,我的时代一直都在。”
他又挑衅乔丹与公牛队:“我很希望能与芝加哥公牛碰面,我得证明MVP含金量十足。”
让所有人意外的是,进入季后赛的公牛队,像换了支球队般,突然回到正轨。“这是总冠军的基因,”“禅师”杰克逊的话多了几分玄机,“我们在最关键的时刻醒来。”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