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牛王朝》12:击落“滑翔机”再度加冕 飞人剑指三连冠

腾讯体育
05-02 07:52
视频:《最后之舞》第5&6集预告:19岁科比与乔丹初相遇,时长约1分31秒
编者按:记录迈克尔-乔丹与芝加哥公牛队 1997-98 赛季的十集纪录片《最后之舞》正在腾讯体育上映。由腾讯体育高级编辑潘谨勤所著一书《公牛王朝》也已同步开启线上连载。
1991年11月5日,公牛主场以110比108不敌金州勇士,他们在下半场被勇士队打出一波20比2的得分高潮,前三场比赛1胜2负。这场比赛暴露了公牛所有的问题,教练失去理智,菲尔·杰克逊与裁判争论非法防守的问题,言辞过激,被驱逐出场;乔丹轰下40分,但在关键时刻隐形;皮蓬用了22次投篮才得到26分,而约翰·帕克森,打了17分钟扭伤左脚踝不得不离场。除了乔丹、皮蓬与替补B.J.阿姆斯特朗,公牛没有其他球员拿到两位数得分。
乔丹在媒体面前没有怪罪他的队友,他说:“这是很宝贵的经验,我想我们在第三节还打得不错,但随后我们失去理智,彻底崩溃。”
但在更衣室,乔丹怒斥他的队友毫无斗志,除了去医院照X光的帕克森,每个人都听到了他的咆哮。格兰特试图反驳,刚抬头还没说话,就被乔丹凶狠的眼神逼退,又低下头。当杰克逊推开门进来,乔丹放低了声音,他用冷冰冰的语气说:“如果你们不想赢球,可以离开。”
没有一个人动弹,所有人都低着头。
从这一场开始,公牛打出了一波14连胜。
杰克逊说:“团队中必须有一个人踹其他人的屁股,让他们不断前进,迈克尔就扮演这样的角色。”
乔丹有挥之不去的疲惫感。
约翰尼·巴赫,公牛队助教,试图劝慰他,在一次训练之后找他谈心:“迈克尔,别担心,他们知道该怎么做。”
乔丹凝视着巴赫,过了一会儿,他说:“真的吗?”
然后,没有等待巴赫的答案,乔丹转身离去。
很多人嫉妒乔丹,包括公牛球员,萨姆·史密斯曾透露,有好几位公牛球员向他抱怨,“迈克尔抢走了所有的关注”。尤其在1991年夺冠后,乔丹的声誉又上了一个档次,人们谈论的地位,从追赶魔术师、拉里·伯德,到是否已经超越,成为现役乃至历史第一人了。
大批的赞助商赶来芝加哥,试图与乔丹签约。伯恩斯体育公司的主管诺瓦·兰克特里说:“迈克尔·乔丹已经成了一个标志,这是一个特殊现象。以前从未发生过,我相信以后也不会出现。”
相比之下,皮蓬、格兰特们也得到一点赞助机会,比如皮蓬在球鞋赞助商那儿每年可以拿到几十万美金,而格兰特也得到了之前没有的赞助合同,但与乔丹相比完全不是一个等级。“我们一起拿到了总冠军,但我们并不能一起享受荣耀,”一位公牛球员私下向记者诉苦。
他们并没有想到总冠军只是乔丹登上巅峰的最后一道门槛,或者说,他们并不想知道真相,只是简单地想搞平均主义。不患寡而患不均,就是公牛更衣室的真实写照。
在这个问题上,乔丹非常尴尬,他无法驳斥队友的虚荣心,也不可能与他们分享商业收入,他只能沉默,等待他们清醒过来。
皮蓬是第一个清醒的公牛球员。
在外界看来,皮蓬的影响力与他的水准完全无法匹配。“斯科特·皮蓬生活在迈克尔·乔丹的压力之下,”解说员比尔·沃顿说,他是前NBA全明星,1977年总决赛MVP。在沃顿看来,皮蓬不只是公牛队的二号球员,还是联盟最好的球员之一。“斯科蒂·皮蓬或许是这个联盟第二好的球员,除了乔丹,谁比他更好,谁还能像他那样全能?卡尔·马龙?也许是,也许不是,”沃顿说。
偶尔皮蓬能与乔丹拥有同样的地位,比如一块儿上GQ杂志,一块儿上《体育画报》的封面,但他的名字总会带上一个前缀,“迈克尔·乔丹的搭档”。“为什么人们不在迈克尔的名字前面加上‘斯科蒂·皮蓬的搭档’呢?”皮蓬有一次与杰克逊开玩笑说。
杰克逊沉默了一会儿:“斯科蒂,你不应该想那么多。”
1992年,皮蓬第二次入选全明星,与两年前不同,他是首发小前锋。“毋庸置疑,他是联盟最好的小前锋,”克劳斯说,“很多人已经觉得现在的他已经完美了,他可以得分、防守,有助攻也有盖帽,但这就是最好的他吗?不。他还只是一个未成品。”
当皮蓬也逐渐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他开始理解乔丹,以及,从更深层次懂得乔丹的努力有多可贵。“听着,哥们,迈克尔已经是这个联盟最好的球员,但他从来没有缺席过任何一次训练,”皮蓬说,“你能想像吗?一个MVP与刚进联盟的小伙子那样拼命。”
渐渐的,他和乔丹的关系有些亲密了,甚至超过了他与格兰特的关系。在他的影响下,更衣室中的气氛再一次变得温和起来。“斯科蒂是一个出色的领袖,”乔丹说,“他不是我这个类型的领袖,但有一点是一样的,我们都可以为了胜利做出任何牺牲。”
乔丹依然用他的方式来率领球队,除了在训练场“教育”每一个队友,以及输球之后一一点出每个队友的错误,他还是球场上最拼命的人。“每场比赛,每个动作,乔丹都将之视为人生中的最后一次,”当时还是洛杉矶快船后卫的道格·里弗斯说。
回到正轨的公牛队,展现了卫冕冠军的实力,1992年4月19日,公牛在常规赛最后一场比赛中103比85大胜底特律活塞队,拿到了他们在这个赛季的第67场胜利。与前一个赛季相比,他们多赢了6场球。
1992年5月18日,NBA公布1991-92赛季常规赛MVP人选,迈克尔·乔丹,拿到96张第一选票中的80张,第三次成为NBA的常规赛MVP。
与MVP交相辉映的是,在刚刚结束的东部半决赛中,乔丹几乎以一己之力,最后时刻将公牛拖上岸,4比3,他们在第七场击败纽约尼克斯,晋级东部决赛。
首轮季后赛横扫迈阿密热火后,公牛并没有将尼克斯放在心上,常规赛他们四次相遇,公牛4比0轻松击溃尼克斯。而且,常规赛战绩,双方也不在一个层面,公牛67胜15负,尼克斯只有51胜31负。尼克斯在季后赛首轮跌跌撞撞,直到5月3日,尼克斯才在主场以94比87击败活塞,拿下第五场,3比2淘汰底特律活塞。此时,公牛已经歇了三天。
一位来自洛杉矶的记者观看了公牛在5月4日的训练,他有些惊讶,因为每个人都不在乎他们的对手是谁。“如果是活塞?不,我们的对手是尼克斯,当然是活塞也没有任何区别,”霍勒斯·格兰特说,他做了一个往下挥的手势,“我们都会碾碎他们。”
但他们遭遇当头一棒,首场比赛,只歇了两天、被认为体能出现危机的尼克斯,居然在客场以94比89险胜休息了近一个星期的公牛。
乔丹嗅到了一丝危机,他在更衣室中直言不讳:“他们(尼克斯)让我想起了另一支球队,都喜欢利用身体,富有侵略性。”他所说的另一支球队,正是尼克斯击败的、与公牛在前几个赛季纠缠不清的活塞。乔丹又一次地咆哮,让他的队友清醒过来:“我们以为这将是又一次轻松的横扫,现在我们听到警钟声了。”
皮蓬跟上了乔丹的脚步,他说:“纽约尼克斯想做第二支底特律活塞队,他们完全复制了活塞的防守,这其实与他们的风格不符。”在他的印象中,尼克斯从来不是一支坚韧不拔的球队,一旦比分紧咬,他们就会崩盘。皮蓬带着点迷惑语气说:“纽约人真的可以打出这样的防守吗?”
可以,因为他们的教练换了,前湖人主帅帕特·莱利,在他解说1991年公牛与洛杉矶湖人的总决赛时,已经与尼克斯签约,成为这支球队新的教练。他用了一个赛季重新打造球队的防守体系,给他们灌输斗勇斗狠的精神,从根本上改变了这支球队。
当东部决赛打到第六场,乔丹与他的公牛发现他们有麻烦了,在纽约,他们未能击败尼克斯晋级,而是眼睁睁看着总比分变成3比3,不得不面对抢七大战。
“现在,我们将自己逼到了‘保卫主场’的境地,”乔丹说,“这是一个非常及时的‘早醒闹铃’。”
他与皮蓬打出了整个系列赛中最好的一场球——乔丹轰下42分,其中29分来自上半场,而皮蓬则拿到17分、11个篮板与11次助攻的三双,110比81,公牛在抢七大战中彻底撕碎尼克斯。赛后,乔丹的脸色并不好看,他说:“如果我们不能从这个系列赛中学到点什么,那么我们还有可能输球。”
第二天,领取MVP奖杯的乔丹又恢复平静。“这样的系列赛没什么不好,”乔丹说,“我们少了一点休息的时间,但这对职业球员来说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从这轮系列赛中重新找到了自己的位置。”
与尼克斯的七场大战,加上乔丹的训斥,他的那些桀骜不逊的队友开始回到现实。格兰特说:“我不会再预测下一轮的胜负,决不。我们刚刚打完一个艰难的系列赛,而这不是我们所期待的。”
找回自我的格兰特与皮蓬在东部决赛中更好地帮助了乔丹,他们的对手,正是1989年季后赛乔丹绝杀的克利夫兰骑士,与东部半决赛相仿的是,前五战公牛3比2领先,然后前往客场打第六场。不同的是,这一次公牛不想将比赛拖入第七场。
不是乔丹,而是格兰特与皮蓬改变了比赛的走向。前者轰下了20分、9个篮板,而后者拿到29分、12个篮板、5次助攻、4次抢断与4次盖帽。“我们证明自己并不是迈克尔的累赘,”格兰特说,“迈克尔很好,他是我们的领袖,但我们也能帮助球队赢球。”
又到了冲击总决赛的时刻了,他们的对手是波特兰开拓者队。
1992年6月3日,芝加哥体育馆。
总决赛第一战开始前,公牛与开拓者的球员准备热身,乔丹站在场边,他远远地望了一眼,“滑翔机”克莱德·德雷克斯勒,站在球场的另一边。在6月3日之前,全美体育媒体为“德雷克斯勒vs乔丹”这个话题疯狂,他们采访教练、球员、专栏作家以及球迷,询问谁才是最好的球员。
1983年,身高2米01的得分后卫德雷克斯勒从休斯敦大学提前进入NBA,首轮第14位被开拓者选中,他打球优雅、进攻技术娴熟,弹跳出众,并很快被视为开拓者的未来支柱。1984年,开拓者没有用榜眼签选乔丹,就是因为他们已经有德雷克斯勒了。
1991-92赛季,德雷克斯勒场均拿到25.0分、6.6个篮板、6.7次助攻,进入他职业生涯的巅峰期,开拓者在他的率领下拿到57胜25负,成为西部冠军。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德雷克斯勒也是MVP的有力竞争者,96张第一选票中,有80张给了乔丹,12张给了德雷克斯勒。
这是乔丹第一次在季后赛中遇到同位置中,可以与他相提并论的球员,在这之前,不管是骑士队的罗恩·哈珀还是活塞队的乔·杜马斯,都没有像德雷克斯勒般达到全明星首发的高度。
那么,乔丹与德雷克斯勒到底谁更好呢?
德雷克斯勒拒绝回答这个问题,他说:“我们不需要分出高低,比赛并不是单挑。”
乔丹说:“我当然是最好的,每个人都想做第一,这有什么问题吗?”
德雷克斯勒与乔丹的不同气质,折射进了两人所在的球队。
开拓者的小前锋杰罗姆·科尔西带着嫉妒的口气谈到了公牛,“骄傲、自以为是”,但他又说:“如果我拿到了一个总冠军,而且常规赛赢了67场球,我也会不可一世”。相比之下,开拓者相当低调,他们甚至都不怎么说垃圾话,尤其是德雷克斯勒,当乔丹在他的面前投入三分,他居然还会为乔丹喝彩,“好球”。
“克莱德是我见过最谦和的球员,”乔丹说。
他甚至都有些不忍心“欺负”德雷克斯勒,就在总决赛之前,人们比较他们时,各项数据乔丹都领先,唯有三分是一个意外,德雷克斯勒在1991-92赛季扔进了114个三分球,命中率达到33.7%,而乔丹只投进27个三分球,命中率是可怜的27.0%。
德雷克斯勒后来承认,“我们预定的防守就是将他推出三分线外”。
理想很丰满,现实太骨感——如开拓者所愿,乔丹在上半场不得不更多地在三分线外投篮,但令他们绝望的是,乔丹在三分线外9投6中,追平NBA总决赛半场投进三分的纪录。而且,他投中三分球后,面对开拓者替补球员克利福德·罗宾逊耸肩后退,这一幕在各大电视台不断播放。
乔丹全场轰下39分,有35分来自上半场,他在下半场没有投入更多的精力,因为公牛队早早领先,开拓者已经提前高举白旗。“迈克尔一个人就摧垮了整支开拓者队,”皮蓬说,“他打出了完美表现,我们都不知道这个家伙能投进那么多三分,他还有很多秘密没有被挖掘出来,这种感觉非常棒。”
122比89,公牛击败开拓者,总决赛1比0领先。
两天之后,同样在芝加哥体育馆,球迷的欢呼消失了。
6月5日的芝加哥体育馆,总决赛第二战已经结束,数百名球迷迟迟不愿意离去,他们有些呆滞地盯着大屏幕,104比115,公牛输了。两天前他们赢了开拓者33分,现在,他们主场被开拓者拖入加时,并且最终输了11分。
第四节还剩4分36秒,公牛92比82领先10分,德雷克斯勒难得地表现出愤怒,与裁判喋喋不休,但没有任何效果,他吃到第六次犯规,离场。在38分钟内,他拿到26分、7个篮板与8次助攻。
如果公牛队落后10分,乔丹被罚下,他们能赢球吗?“我不知道,当时我们并没有‘比赛赢定了’的感觉,”皮蓬说,“但我们的确放松了。毕竟他们能给我们造成最大威胁的球员已经被罚下了。”
还剩3秒,双方已经打成97平,乔丹拥有准绝杀的机会,但他在14英尺(4.3米)的跳投没有中,比赛被拖入加时。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错失领先10分优势的公牛,在加时赛中力尽而竭,7比18,公牛最终104比115被开拓者击败,总比分变成1比1。
这一战,开拓者五名首发全部上双,特里·波特拿到开拓者队内第二高的24分,而替补丹尼·安吉轰下17分。安吉是公牛队的老熟人,1981年进入NBA的他,前7个多赛季都在波士顿凯尔特人度过,近距离见证了公牛的崛起,同时,他曾随同凯尔特人拿到总冠军,很清楚一支卫冕球队的缺陷。“他们会急于求成,依赖过去的成功经验,对于突发情况,他们反而失去应对的能力,”安吉说。
波特兰当地媒体,甚至使用了“迈克尔的斗篷滑落了”这样的标题,令人惊讶的是,乔丹没有反驳。
乔丹此役轰下39分的同时,还拿到5个篮板、10次助攻,从数据上而言无可挑剔,但正是他在德雷克斯勒被罚下后与裁判发生争执,吃到技术犯规,让开拓者将分差缩小到7分,给了他们希望。“我们在最后的四分钟失去对比赛的控制,”乔丹说。
如果说东部半决赛让公牛球员更新了对季后赛的认识,那么总决赛第二场的失利,让他们开始更深层次的反省。
1990-91赛季,公牛通往总冠军的道路非常平坦,他们打出15胜2负的战绩,这让他们调低了对总决赛残酷本质的认知程度,尤其总决赛第一场血洗开拓者,更让公牛球员变得自以为是。1比1后,他们重新审视自我,更衣室中,没有人责怪乔丹的技术犯规以及本应该投中的准绝杀——按照乔丹的说法,“通常我10个能投中7、8个”,乔丹也没有谴责他的队友不够出色,皮蓬19投6中,而替补加起来只拿到13分。他们沉默了很长一段时间,努力消化这场失利。
到了最后,乔丹站起来,他说:“好了,让我们重新开始。”
所有人如释重负,似乎解开了枷锁,皮蓬说:“我们又找到冲击而不是保卫总冠军的感觉了。”
公牛没有像1990-91赛季那样,客场夺冠,他们带着3比2的比分回到芝加哥。
事实上,在1比1之后,有些媒体与球迷甚至担心公牛会在客场连输三场——在1991-92赛季的总决赛之前,开拓者还没有在季后赛输掉一个主场,他们的主教练里克·阿德尔曼有些矜持地说:“三连胜很难,但篮球比赛发生什么都是可能的。”
话音刚落,公牛就在客场先声夺人,94比84击败开拓者,总比分2比1领先。
不过,阿德尔曼能两次率队进入总决赛,也非浪得虚名。1989-90赛季,他执教开拓者的第一个完整赛季,就带着他们冲进总决赛,不幸的是,他们碰到的是力压公牛的底特律活塞,1比4败下阵来。
面对公牛,阿德尔曼使出了一个当时极其罕见的小个阵容——外线摆出三后卫,1米91的后卫特里·波特、1米93的丹尼·安吉、2米01的德雷克斯勒;而在内线,他重用的2米01的小前锋杰罗姆·科尔西与2米08的前锋克利福德·罗宾逊。
这套阵容在速度上占据优势,打了公牛一个措手不及,93比88,开拓者将总比分扳成2比2。
但一切到此为止,因为皮蓬站出来了。
整个1991-92赛季的季后赛,皮蓬的发挥不如前一个赛季那么抢眼,尤其是东部半决赛打尼克斯,皮蓬场均只有16.0分,有失水准,一直是外界批评的对象。但在第五战,乔丹轰下46分也没有掩盖皮蓬的光彩,他拿到了24分、11个篮板与9次助攻的准三双。
开拓者队的内线巴克·威廉姆斯极为沮丧,尽管系列赛还没有结束,但他意识到他们已经无缘总冠军了,他说:“他们在48分钟内都能打出完美的篮球比赛,没人可以阻拦他们。”
威廉姆斯说出了开拓者的心声,他们2比3落后,但最后两场球都在公牛主场,韧劲不足的波特兰人,其实是抱着尽人事知天命的态度去芝加哥。“克莱德·德雷克斯勒毫不沮丧,他在MVP评选中是第二,如果最终的成绩也是亚军,他看起来并非不能接受,”《巴尔的摩太阳报》记者梅丽莎·艾萨克森说。
1992年6月14日,NBA总裁大卫·斯特恩提前来到芝加哥体育馆,准备为公牛队加冕。
谁也没有想到,放下包袱的开拓者队,战斗力让所有人大吃一惊——他们第二节一度领先15分,公牛在一波16比7的得分高潮后才见分差缩小,但到了第三节,公牛再次失去准星,79比64,公牛在第四节开始前,又一次落后15分。
杰克逊脸色铁青,整个芝加哥体育馆鸦雀无声,人们焦虑地盯着球场,等待奇迹发生。
皮蓬,而不是迈克尔·乔丹,成了救世主。第四节杰克逊让皮蓬带着四名替补上场,这一招出人意料,开拓者完全没有应对招数,只用了三分钟,分差就缩小到3分。突然之间,芝加哥体育馆好像复活了,球迷又开始呐喊起来。
杰克逊冲着坐在板凳上的乔丹点点他,后者心领神会,再一次回到球场。
然后,比赛又属于乔丹了,连续两次抢断,连得4分,公牛队反超比分,并且将优势延续到了比赛结束——97比93,公牛4比2击败开拓者,成功卫冕总冠军!
乔丹再一次当选总决赛MVP,但他没有捧着总冠军奖杯哭泣。
对他而言,这两个总冠军的意义并不相同。成功卫冕,甚至比第一年夺冠更艰难,压力更大。乔丹说:“这个赛季对我以及球队来说都是不可思议的,我们遭遇了太多困难,一路走来磕磕巴巴,但今天我们站到巅峰。”
他又说:“去年,我们夺取总冠军更多的是为了芝加哥,为了我们的球迷。现在……说起来可能有些自私,但我想,这个冠军是送给我自己和我的队友。”
皮蓬站在他的身边,与前一个赛季相比,他多了几分从容,总决赛第六战,他拿到26分、5个篮板、4次助攻。第二次拿到总冠军,皮蓬的回答也多了点明星味,他说:“我听到了太多对我的质疑,但我的队友都站在我这一边,我必须感谢他们对我的帮助,这种感觉很甜蜜。”
夺冠、成功卫冕,然后呢?
三连冠的概念,在总决赛结束两天之后的庆功游行中被提出来了。
1966年,波士顿凯尔特人拿到总冠军,赢得八连冠,在那之后,再也没有球队三连冠。其实,就算是两连冠,也被认为难如登天,28年来只有凯尔特人、湖人与活塞做到。
1987年,湖人夺冠之后,主教练帕特·莱利公开宣布,“我们保证(guarantee)成功卫冕”,结果接下来1987-88赛季被“魔术师”约翰逊领衔的湖人球员认为苦不堪言,1988年,莱利实现他的诺言,湖人两连冠,等到新闻发布会上,当记者询问莱利,湖人是否会追求三连冠,魔术师赶紧冲上前去,捂住莱利的嘴,将他拖走,“我们不想再重复那么艰难的一个赛季了”。
于是,湖人没能三连冠。
公牛不同,尽管没有人承诺,但每个球员都在憧憬三连冠,组织后卫约翰·帕克森说:“去年此时,我曾说过如果能再次夺冠会有多美妙……我们在1991年拿到了第一个冠军,1992年拿到了第二个——也许1993年,我们能拿到第三个。”
替补中锋威尔·普度说:“第一次夺冠是水到渠成,第二次夺冠成就丰功伟绩,第三次会怎样?我有点不敢想,但感觉肯定非常、非常甜蜜。”
乔丹没有说话,他只是面对芝加哥球迷,伸出了三个手指。
没有比这更霸气的答复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