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牛王朝》11:功勋中锋续约旧事 总经理欲抓泄密内鬼

腾讯体育
05-01 11:07
视频:乔丹纪录片《最后之舞》第五六集预告 科比出镜引无限遐思,时长约28秒
1991年8月26日,芝加哥公牛在首次夺冠两个半月后,与已经度过34岁生日的中锋比尔·卡特莱特续约三年。
这是一份迟来的续约合同,6月17日,夺冠5天后,公牛与斯科蒂·皮蓬提前续约到1997-98赛季;7月12日,夺冠一个月后,公牛与约翰·帕克森续约,但卡特莱特多等了一个半月。就在等待的日子里,卡特莱特与公牛闹得很不愉快。
就在总决赛期间,克劳斯谈到帕克森与卡特莱特在夏天会成为自由球员时,信誓旦旦,“我们会与他们续约”。但他们与帕克森的谈判,用克劳斯的话来说,“简单、迅速”,与卡特莱特的经纪人鲍勃·伍尔夫却始终拉锯。
一度,卡特莱特向媒体抱怨,“也许我不会回来了”。
在整个1990-91赛季,卡特莱特就多次主动示好,希望能与公牛续约,“杰里知道留在公牛是我的第一选择”,但克劳斯的回应并不强烈。他顾忌的不只是卡特莱特的身体,还有迈克尔·乔丹的态度。
“乔丹不喜欢卡特莱特”,在芝加哥根本就不是秘密。
1988年6月27日,乔丹正在大西洋城观看麦克·泰森与米切尔·斯平克斯这两位新老拳王的最后一次交锋,突然有记者过来问他:“你对交易有什么想法?”
乔丹非常惊讶:“什么交易?”
当他听到公牛送走查尔斯·奥克利,从纽约尼克斯换来卡特莱特,整个人都呆住了。
奥克利是克劳斯担任公牛总经理后选中的第一位首轮球员,身高2米03,体重达到204公斤,厚实有力。从1986年开始,奥克利连续两年都位列篮板球榜单第二位。更重要的是,奥克利是乔丹最喜欢的球员,也是后者在球场上的保护神——如果谁对乔丹使阴招,下一个回合,奥克利就会让他尝尝铁肘的滋味。
但乔丹没有办法阻止这笔交易,即便已经是NBA的得分王,并且刚刚拿到常规赛MVP,他也不能取代克劳斯。回到球队的乔丹,只能将怒火喷洒在卡特莱特的身上。
其实,年龄相差6岁的乔丹与卡特莱特,从来就不是一个类型的球员。1988年已经31岁的卡特莱特,是当时NBA的老派球员,与当时25岁的乔丹,价值观完全不符。乔丹外露、情绪化且高调,卡特莱特内敛、冷静而低调,甚至有些孤僻,但卡特莱特在刚被交易到公牛时,还抱着一丝希望,“我会帮助迈克尔·乔丹与公牛队取得更好的成绩”。
只是,他与乔丹的第一次见面,就品尝到了后者满满的恶意。
乔丹对卡特莱特有着先天的不信任,用双关语嘲讽卡特莱特是“病例单”(比尔在英文中也是账单的意思)。尽管1987-88赛季,卡特莱特打满82场,但他只有4场首发,而在前三个赛季,他加起来缺席186场球。与奥克利相比,身高2米16的卡特莱特作风偏软,完全没有可能保护乔丹。
在训练中,乔丹会故意传一些力量更大、速度更快的球给反应稍有些迟钝的卡特莱特,导致后者接不到球。“他让我多了很多无谓失误,”乔丹告诉记者,而且经常会提高音量,确认能让在更衣室的卡特莱特听见。到了比赛的时候,只要卡特莱特失误,乔丹就会转向公牛的教练席,耸肩、摊手,“我还能做什么呢?”
乔丹喜欢在更衣室中嘲讽卡特莱特,用夸张的动作来模仿后者的投篮以及脚步移动,队友们轰然大笑,而卡特莱特也只能涨红了脸,紧紧地盯着地面,“你们太不成熟了”。
这些还可以视为乔丹的“恶作剧”,但接下来乔丹的要求更过分了,1988-89赛季,公牛开局不利,乔丹直接找到总经理克劳斯,要求交易。“我需要帮助,”乔丹对克劳斯说。
克劳斯委婉地拒绝,他解释了公牛的薪金空间有限,但乔丹既不理解也不关心,只认为克劳斯偏爱卡特莱特,于是他变本加厉地仇视卡特莱特,并且将队友也拉进来。1988-89赛季,第四节最后时刻,公牛队场上的5人经常是乔丹、卡特莱特、萨姆·文森特、霍勒斯·格兰特与皮蓬。乔丹告诉卡特莱特之外的三个人,最后的4分钟不允许给卡特莱特传球,他说:“如果你们给他传球,就再也不会从我的手中拿到球了。”
皮蓬、格兰特与文森特不得不照做。
赛季结束后,卡特莱特走向乔丹,“我想和你谈谈”。
乔丹答应了。
卡特莱特说:“你与其他人说了我很多事情,我不想再听到了。”
乔丹注视着他,没有说话。
卡特莱特说:“如果我再听到你告诉其他人不准给我传球,我就会废了你。”
但真正解决问题的,不是卡特莱特的威胁,而是菲尔·杰克逊的劝导。
1989年担任公牛主帅的杰克逊,对卡特莱特有着极大的好感。在杰克逊看来,卡特莱特是一个伟大的球员,只是受困于膝伤而无法打出预期的表现。不过,面对伤病,卡特莱特的态度让杰克逊动容。“每次我问他,是否需要休息,他都会说他很好,”杰克逊说,“他总是说他随时待命,我甚至不能让他缺席一场训练。他和我说,他必须为比赛做好一切准备。”
每一个公牛球员,包括乔丹,都能看出膝伤对卡特莱特的影响,球队坐大巴前往球馆,只要路上消耗时间稍长,卡特莱特的脸色就会很难看——他的膝盖根本不能弯曲太久。让每一个人动容的是,卡特莱特从不抱怨,他甚至提都不提自己的膝盖。
事实上,乔丹针对卡特莱特的一系列行为,遭到队友诟病,包括格兰特在内的好几位球员,私下都是卡特莱特的支持者。只是,他们无法像杰克逊那样,真正解决问题。
杰克逊很清楚,要想让乔丹接纳卡特莱特并不容易,首先他必须要打消乔丹的偏见。通过细致的观察,杰克逊发现乔丹传球给卡特莱特总是失误的原因。“你的传球太快,让他反应不过来,”杰克逊说,“但如果你的传球方向冲着他的鼻子,他就能接到球。”
杰克逊建议乔丹每次传球瞄准卡特莱特的脸,“失误的几率就会大大降低”。
乔丹在比赛中按杰克逊所说的尝试着传了好几个球,效果果然不错。这让他对卡特莱特的嘲讽少了很多。
接下来,杰克逊就是在更衣室里不断渲染卡特莱特的职业精神,并且让他与乔丹分享公牛队长的职务。从1989-90赛季开始,乔丹对卡特莱特的态度大为改观。接受采访时,乔丹告诉《芝加哥论坛报》的记者萨姆·史密斯,“他是一条硬汉,从不抱怨,这让我们学到了很多”。
不过,乔丹依然抱着一个观点,“如果我们想更进一步,必须做出一点改变”。
于是,1991年,公牛夺冠之后,克劳斯在与卡特莱特谈及合同的时候,不得不考虑到乔丹的想法——他真的想留下卡特莱特吗?
1990-91赛季,卡特莱特在常规赛打了79场,场均拿到9.6分、6.2个篮板,而在季后赛中,他场均拿到9.5、4.7个篮板。毫无疑问,33岁的卡特莱特正在走下坡路,但公牛无法在自由球员市场上找到比他更好的中锋,而且,杰克逊对他的好感,以及乔丹保持沉默的态度,也让克劳斯明白卡特莱特已经获得全队信任了。
与卡特莱特的续约谈判期间,密尔沃基雄鹿队也给卡特莱特提供了一份合同,但他拒绝了。“我还想再拿几个总冠军,”卡特莱特说。
他的这句话,说到乔丹的心坎儿上了。
与卡特莱特正式续约后,克劳斯对新赛季的公牛队充满信心,他说:“我们现在终于把整个夺冠阵容带回来了,希望比尔能在公牛结束他的职业生涯,而且,他告别的时候,手上不止一枚总冠军戒指。”
卡特莱特的问题解决了,但新的问题又在酝酿、发酵。
1991-92赛季前,公牛看似已经可以提前宣告胜利了——整个东部,底特律活塞已经不足为虑,波士顿凯尔特人日暮西山;放眼整个联盟,“魔术师”约翰逊宣告因为携带艾滋病病毒而不得不退役,湖人暂且告别夺冠舞台。
但一支冠军球队的问题永远出在内部,尤其对一支试图成功卫冕的球队而言。
从1947年到1990年,只有三支球队卫冕成功,波士顿凯尔特人、洛杉矶湖人与底特律活塞,有很多球队,如密尔沃基雄鹿、纽约尼克斯、华盛顿子弹(后改名为华盛顿奇才)、费城76人队,都在夺冠之后的第二个赛季遭遇各种问题。
拥有迈克尔·乔丹的芝加哥公牛队能成为NBA第四支成功卫冕的球队吗?当这样的问题抛给菲尔·杰克逊,他意味深长地说:“一切都取决于我们自己。”
重新回到球馆的公牛球员,与前一个赛季有了不同——他们已经是卫冕冠军,整个夏天都媒体、球迷的吹捧中度过,这让他们的信心逐渐增加,乃至膨胀。“我们整个训练营的气氛完全不一样了,”皮蓬说。
有好的一方面,公牛球员都认为他们必须在常规赛表现的更好,“形成更好的化学反应”;也有令人担忧的一面,皮蓬承认,“有些人,或许还包括我,目中无人,我们以为不会有人对我们造成冲击了。”
新问题很快就出现了。
杰克逊与《芝加哥论坛报》记者萨姆·史密斯的私交突然遭到质疑,因为史密斯在1991年夏天出版了一本书:《乔丹法则》,以传记的形式讲述了公牛的夺冠历程。这其中涉及了大量公牛的内幕信息,包括乔丹与卡特莱特的矛盾,用出版商的话来形容,“还原了脱离神坛的迈克尔·乔丹与他的芝加哥公牛队”。
有些对此无所谓,比如杰克逊,他在书中的形象是正面的,而且他并不认为外界的评论能干扰球队的正常运作。
有些人虽然对此非常恼火,但能接受,比如主角乔丹,他不回答任何与《乔丹法则》有关的问题,并斥之为“垃圾”,但仍然接受史密斯的采访;
有些人对此愤怒且试图封杀史密斯,比如克劳斯。杰克逊有一次正在备战,克劳斯把他请进办公室,告诉他找出了《乔丹法则》中对他的描述有一百多次错误,并试图一一念给他听,并加之反驳。
杰克逊有些无奈地说:“杰里,这事儿很快就会过去的。”
克劳斯非常不高兴:“不,我要找到泄露秘密的那个人。”
其实克劳斯很清楚,杰克逊也是泄密者之一,因为正是他的允许,史密斯才能随意进入更衣室,并且与乔丹、皮蓬都有良好的私交。但在拿到1991年总冠军之后,杰克逊羽翼丰满,克劳斯已经不能承受解雇他的代价了。
在之后的一段时间内,克劳斯不断询问球员与教练,导致更衣室内人心惶惶。有一次皮蓬与格兰特开玩笑说:“霍勒斯,今天发生的一切我要告诉萨姆。”
克劳斯在一边听到,立刻怒吼:“闭嘴。”
幸运的是,克劳斯对球队的“骚扰”没有进一步发酵,因为乔丹。
当克劳斯试图找出那个“背叛”他的人,包括杰克逊在内的大部分球员、教练都只能听之任之,但乔丹能制止他歇斯底里的发作。一次赛前的准备会中,克劳斯阴沉着脸走进办公室,乔丹站了出来,“礼貌而又坚决”地将他赶出门外。
与他在场上轰下30、40分一样,这同样为他赢得队友的信任。“迈克尔在一定程度上保护了我们,”约翰·帕克森说。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