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牛王朝》5:坏小子军团成拦路恶虎 “乔丹法则”如何让飞人吃瘪?

腾讯体育
04-24 12:53
视频:乔丹纪录片《最后之舞》3&4集预告片,时长约32秒
编者按:记录迈克尔-乔丹与芝加哥公牛队 1997-98 赛季的十集纪录片《最后之舞》正在腾讯体育上映。由腾讯体育高级编辑潘谨勤所著一书《公牛王朝》也已同步开启线上连载。
迈克尔·乔丹,以及整支芝加哥公牛队,面对底特律活塞都带着发自内心的仇恨。
他们之间最开始只有私人恩怨,乔丹与活塞核心、组织后卫伊赛亚·托马斯水火不容。1984-85赛季,乔丹的新秀赛季,他入选全明星,但那次在印第安纳举办的全明星大赛中,首发出场的乔丹只有9次投篮,命中2球,得到可怜的7分。
全明星赛期间,有流言称托马斯与好友“魔术师”约翰逊试图冷落他,而托马斯更是威胁东部全明星的队友们不要给乔丹传球。“一开始迈克尔并不相信这一切是真的,”乔丹的经纪人大卫·法尔克说,“他认为那些都是无稽之谈。”
回到芝加哥,乔丹与法尔克一块儿重新看了一遍全明星赛的录像,他们的脸色越来越差。突然之间,乔丹勃然大怒,“砰”一拳砸在桌子上。“迈克尔明白伊赛亚·托马斯真的做了,”法尔克说,“他在全明星大赛中被排挤了,这是无法接受的。”
乔丹与托马斯之间的矛盾,源自利益,1981年,身高1米85、司职组织后卫的托马斯在首轮第二位被活塞选中,新秀赛季就入选全明星,成为赞助商的宠儿。三年后,乔丹进入联盟,从个人形象到竞技能力,乔丹都更吸引球迷,也得到了赞助商的青睐,风向偏转,一向斤斤计较的托马斯将乔丹视为眼中钉。
与乔丹有私人恩怨的不只是托马斯。比尔·兰比尔,活塞队白人中锋,被视为NBA史上动作最脏的球员,在不同场合都表达了对乔丹的不满。如果说托马斯对乔丹的仇恨是名利之争,兰比尔对乔丹的羡慕,则更像是底层对精英的羡慕嫉妒恨。“迈克尔·乔丹是你们(媒体)吹捧出来的英雄,”兰比尔说,“不管他拿多少分,我们击败了他们,但最后人们谈论的仍然是乔丹。”
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中期,活塞有了“坏小子军团”的绰号,最开始兰比尔是排斥这一称呼的,“我们都是球员,谁也不比谁干净多少,为什么我们会被贴上坏人的标签?”没人同意他的言论,到了最后,兰比尔甚至有些破罐子破摔,恶意犯规越来越多。被媒体、球迷追捧的乔丹,自然也成了他最痛恨的对手之一。
兰比尔对乔丹粗暴犯规
不过,在很长一段时间,活塞并没有将乔丹以及他的公牛队视为他们的天敌,尽管托马斯也是芝加哥人,但他经常轻蔑地形容乔丹是“芝加哥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谈到公牛队,活塞习以为常的口吻是“等他们在季后赛与我们碰面了再谈吧”。
这种骄傲来自内心,当公牛还在为突破季后赛首轮努力,活塞已经打入东部决赛,而在1987-88赛季,拥有乔丹之后的公牛首次打进东部半决赛,而活塞已经打进总决赛,被视为东部最有统治力的球队,已经超过了拉里·伯德、凯文·麦克海尔领衔的波士顿凯尔特人。
公牛后卫约翰·帕克森承认,很长一段时间,他们是仰视活塞。“活塞当时已经被确认是联盟最好的球队之一,正常来说,我们都希望自己能成为焦点,成为人们谈论的对象,但没人关心我们,也没人愿意谈论我们,”帕克森说,“每个人都喜欢讨论类似凯尔特人vs湖人、湖人vs活塞或者活塞vs凯尔特人,他们才是宿敌,才是NBA的焦点。”
尽管公牛拥有乔丹,但从球队的角度,他们与活塞是两个级别。
活塞大前锋里克·马洪说:“在我们视他们为宿敌之前,他们已经将我们当成宿敌很长一段时间了。但在1988-89赛季之前,他们从未进入我们的警戒名单。对我们来说,我们的对手只是湖人——或许更早还有凯尔特人。每时每刻,我们的脑海中都会想如何击败湖人。击败公牛?这不是我们谈论的话题。”
让公牛比较愤怒的是,活塞喜欢“撩”公牛,他们会不断地喷垃圾话打击芝加哥人,尤其是兰比尔。“从我们开始进入争冠时代开始,对我来说东部最大的障碍就是凯尔特人,我们压根儿就没将公牛放在眼里,”兰比尔说,“不过,击败公牛很有乐子。芝加哥人自以为是一支出色的球队,但每次我们都能让他们闭嘴。”
兰比尔也承认乔丹非常出色,但他与他的队友都相信,即便再伟大,乔丹也不可能一个人击败活塞。“其实我们都清楚迈克尔·乔丹是一个伟大的球员,而且他的时代迟早会来临的,但我们仍然享受击败他们的感觉,非常享受,”兰比尔说。
1987年3月4日,公牛客场挑战活塞,通过加时125比120击败底特律人,乔丹,39投22中,轰下61分。“没有任何一个球员是真的不能阻挡的,”乔丹说,“但在这个晚上,我感觉自己差不多已经是了。”他甚至告诉萨姆·史密斯,“哥们,我一个人也能击败底特律活塞”。
毫无疑问,这加深了活塞对乔丹的嫉恨。托马斯说:“这是一场伟大的比赛,他们投中很多关键球,所以他们赢了而我们输了,但这并不是世界末日。”
托马斯没有单独提到乔丹的名字,他又说:“我们输给了一支伟大的球队,但这只是暂时的。”
查克·戴利,活塞队主教练,决定针对乔丹使用一套新的防守体系,也就是后来被人们熟知的“乔丹法则”。
时任活塞主帅查克-戴利
“乔丹法则”大致可以归为两类,一类是严防乔丹,期间使用大量的夹击以及拖、拉、拽、推等攻击性极强的动作阻扰乔丹;另一类则是尽可能地限制乔丹的队友,让乔丹无限制地陷入单打之中。
这期间活塞利用了大量的擦边球,因为当时NBA禁止非法防守,即现在的区域防守,活塞经常会提前预判乔丹的攻击路线,然后随时采用双人乃至三人夹击,即便他们无法阻止乔丹突破,他们也会用犯规来阻止乔丹上篮得分。
这迅速阻止了乔丹以及公牛的步伐。
1988-89赛季之前,除了1985-86赛季乔丹因伤只与活塞打了一场,三个赛季,乔丹一共与活塞碰面13次,公牛以7胜5负稍占上风,但在1987-88赛季,算上季后赛,双方交手11次,公牛3胜8负;而到了1988-89赛季,双方交手12次,公牛是可怜的2胜10负。
就在这12场比赛中,乔丹只有2次拿到40+,有4场比赛的得分低于24分。
公牛后卫约翰·帕克森后来意识到他们的失误,在活塞队的野蛮防守面前,“我们并没有强硬的回击”,而是将希望寄托于裁判,总是不停地索要罚球,而这往往遭到拒绝。每次输给活塞之后,公牛球员,最早还包括乔丹在内,都要抱怨活塞的防守有着太多犯规动作,裁判没有给他们足够多的尊重。
这让活塞球员心里更爽了,兰比尔说:“每次碰到我们,他们只能像个小孩那样哭泣、埋怨。随便翻开一份报纸,你都能看到他们觉得自己非常委屈,这让我们看起来更像坏人了。”
当时外界将防住乔丹的功劳归于乔·杜马斯,作为活塞的外线防守大闸,杜马斯曾四次入选最佳第一防守阵容。但杜马斯承认,他一个人完全无法限制乔丹。“没有人能防住迈克尔·乔丹,无论是我还是其他人,”杜马斯说,“但我们比其他人更早了解这一点,那就是这并不是我与乔丹之间的战斗,而是活塞与公牛的交锋。”
戴利曾经隐晦地谈过,之所以活塞的防守策略能够奏效,“迈克尔·乔丹并不信任他的队友,他习惯将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而不是依靠其他人”。
乔丹后来承认戴利没有说错,他有极强的信心以一己之力干掉活塞,他说:“我并不认为一个人可以击败一支球队,但我只有拿到更多分数才能击败活塞,我选择得分,这是我的使命。”1989年5月7日的“The Shot”增加了乔丹的信心。
1988-89赛季的东部半决赛,乔丹率队以4比2击败了纽约尼克斯,东部决赛,他们与活塞相遇了。前一个赛季,他们在东部半决赛中1比4不敌活塞,乔丹场均只拿到27.4分、4.6次助攻,惟一赢下的第二场,乔丹轰下36分,但只有1次助攻。
公牛主教练菲尔·杰克逊说:“迈克尔相信他能击败活塞队,偶尔的胜利坚定了他的信心。”
东部决赛之前,美联社一位记者询问乔丹,“你对击败活塞有信心吗?”
“当然,我们会成为胜利者。”
“但公牛在常规赛对活塞的战绩是0比6……”
乔丹粗暴地打断记者的问话,他轻蔑地说:“克利夫兰骑士在常规赛也赢了我们6场,但现在呢?”
5月21日,东部决赛第一战在底特律奥本山宫殿举行,赛前几乎所有媒体的预测都认为活塞将夺走这场胜利,但最后的胜利者是公牛。乔丹虽然29投10中,命中率只有34.8%,但他拿到全场最高的32分,公牛94比88击败活塞,拔得头筹。
这场胜利让乔丹的自信心膨胀到了一个新的高度。
“我来这儿可不是随时准备倒下,然后让他们来解决我们的,”乔丹说,“从比赛一开始我们就掌控大局,无论何时,你只要捏住对手的软肋,你就能赢得胜利。”这场胜利,甚至让乔丹想起了首轮季后赛与骑士的系列赛,都是常规赛遭对手横扫,没有主场优势且不被外界看好,但都在客场先下一城。
乔丹露出微笑,他说:“我现在的感觉好极了。”
但底特律人的感觉非常不好,首发大前锋里克·马洪怒视记者,咆哮了起来:“我一点也不喜欢输球,一会儿我就会回家揍我的狗。”
突然,马洪笑了,他说:“但我没有养狗。”
赢球让乔丹忽视了一点,公牛在上半场一度领先24分,但最终他们只赢了6分。托马斯与杜马斯这对活塞后场搭档,加起来34投8中,完全没有处于正常状态,而在防守端,活塞仍然保持了极高的水准。这意味着他们的失利只是一个意外,而不是乔丹一个人的功劳。
令人遗憾的是,胜利冲昏了公牛当时主教练道格·科林斯的头脑,又或者他认为有了这场胜利已经足够收场了,他说:“今晚是一个大惊喜,真的,我没想到我的球员能制造这样的奇迹。迈克尔·乔丹是奇迹的创造者,给我们开了一个好头。”
科林斯与他的球员陷入狂欢,恶果立刻凸显,他们在第二场91比100不敌活塞,托马斯恢复正常,27投12中轰下全场最高的33分,乔丹则在活塞严密的防守下只出手20次,投中9球,拿到27分。整场比赛,公牛没有在三分线外投中一个球。
乔丹和托马斯
当总比分变成1比1后,公牛队从主教练科林斯到球员,都陷入恐慌,甚至回到主场也提不起兴趣,萨姆·史密斯形容当时公牛的更衣室“死一般的寂静”。只有一个人例外,乔丹,仍然相信他能率领球队赢下这个系列赛。“迈克尔看上去像一座冰雕,没有人能走近他的身边,”史密斯说。
乔丹决定凭借一己之力再让公牛拿到一场胜利,而他也的确做到了。
1989年5月27日,芝加哥体育馆,乔丹投篮26次,还有15个罚球,拿到了46分,这是他自1988年4月3日以来面对活塞拿到的最高分数,其中包括还剩最后3秒投中的制胜球。公牛99比97击败活塞,将总比分改写为2比1。
不过,活塞无法接受这场失利,并不是因为乔丹拿到46分,而是还剩9秒,双方打平时,裁判比尔·奥克斯吹罚活塞中锋兰比尔进攻犯规,彻底改变比赛走向。赛后,甚至有记者追问乔丹,“你怎么评价‘偷’了一场胜利?”
乔丹的感觉遭透了,他说:“你用‘偷了一场胜利’来形容这场比赛,好吧,你说的对。我们只是从他们那儿偷了一场胜利。”
查克·戴利,铁青着脸:“我们的确被偷走了一场胜利。”
他决定在接下来的三场比赛不再让公牛偷走任何一场胜利,托马斯、杜马斯以及兰比尔都向媒体承诺,“我们决不会再让迈克尔·乔丹打得如此轻松”。底特律人做到了,乔丹在接下来三场比赛分别拿到23、18、32分,公牛三连败。
戴利说:“我们已经形成一种观念,迈克尔·乔丹是不可能依靠一个人击败我们的,在他们拥有球队观念之前,他们不可能在我们这儿拿到一个系列赛的胜利。”
5月31日的第五战,在乔丹与队友的心中插了一根刺。
乔丹打了46分钟,只有8次投篮,仅拿到18分;
克雷格·霍奇斯成为公牛队出手次数最高的球员,12次,拿到全队最高的19分;
过去三场没有上场的布拉德·塞勒斯,打了22分钟,投篮次数比乔丹还多一次。
科林斯的解释苍白无力:“我不知道为什么总会有这么愚蠢的言论,迈克尔轰下46分,人们说他不愿意与队友分享球权,现在他投篮8次,你们又说他成为历史上最昂贵的诱饵。这公平吗?”
乔丹此时已经与科林斯貌合神离,双方没有站在同一条壕沟,乔丹反问记者:“他们对我双人夹击、甚至三人、四人夹击,我们其他球员将球投进了吗?”
记者们摇头。
“很好,那我们击败他们了吗?”
记者们再次摇头。
“这就是全部的真相,”乔丹说,“无所谓公平不公平,我们输了。”
在接下来的第六场,乔丹投篮26次,是公牛其他四名首发球员的总和,轰下32分,但仍然没有帮助公牛力挽狂澜,他们以94比103再次输给活塞,在2胜1负之后三连败,2比4出局。
“乔丹法则”再一次名扬四海,有些蹊跷的是,活塞球员从不承认有这条法则的存在。里克·马洪带着讽刺的口气说:“我们只是给媒体提供了一个话题,其实是一个玩笑。查克(戴利)教练扔出了一个子虚乌有的秘密计划,然后每个人都相信了,针对我们的战略写了一些不知所谓的故事。当我们在报纸上看到这些故事,伊赛亚(托马斯)告诉我们,公牛球员被迷惑了,我们提前打败了他们。”
而活塞的老牌训练师阿布德诺也嘲讽公牛队中招了,他说:“乔丹法则?我们在谈论一则谣言吗?查克·戴利扔出了一些完全不存在的‘真相’,这或许是篮球历史上最伟大的谎言。”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