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牛王朝》2:篮球之神重书历史 经典一投如何拯救芝加哥?

腾讯体育
04-21 13:30
视频:【正片】乔丹纪录片《最后之舞》第2集 皮蓬拒绝比赛与球队彻底闹翻,时长约49分25秒
编者按:记录迈克尔-乔丹与芝加哥公牛队 1997-98 赛季的十集纪录片《最后之舞》正在腾讯体育上映。由腾讯体育高级编辑潘谨勤所著一书《公牛王朝》也已同步开启线上连载。
大巴车正匀速开往里奇菲尔德体育馆,车内很安静,没有人说话。
格兰特想说个笑话缓和一下气氛,但他看了看身边的队友,明智地闭上了嘴。
乔丹坐在最后一排,没有被这平静甚至有些压抑的气氛影响到,与两天前的郁闷不同,他嘴角露出了笑容,点起一根雪茄,欣欣然地站起来,居高临下,像泰坦巨人般俯视着车厢里的队友与教练,他说:“听好了,我们一定能赢下这场球。”
这场关乎公牛队生死的比赛,并没有吸引太多芝加哥媒体,大部分人认为他们肯定会被骑士淘汰,决定省下一笔交通费。只有《芝加哥论坛报》的萨姆·史密斯、《芝加哥太阳报》的莱西·班克斯与《每日先驱报》的肯特·麦克迪尔去了克利夫兰。
毫无例外,这三位记者在季后赛之前都表示公牛将会被骑士淘汰,白纸黑字,印在了报纸上。班克斯的预测是公牛将被骑士横扫,而麦克迪尔则认为公牛只能赢一场,1比3被淘汰。史密斯更倾向于公牛,“我觉得迈克尔·乔丹能赢两场”,所以他的预测是2比3,公牛将输掉第五场。
赛前,史密斯、班克斯与麦克迪尔一起站在记录台边上看球员投篮,突然,乔丹走了过来。
他先指着班克斯:“我们把你的预测干掉了。”
然后,他又指向麦克迪尔:“我们把你的预测也干掉了。”
然后,他转向史密斯,嘴角露出了一丝诡异的笑容:“今天,我们要把你的预测也干掉。”
这是史密斯熟悉的乔丹,他不像其他球员那样使劲甩掉包袱,而是刻意给自己增添额外的压力。这一点其实让他的队友相当不满,此前他公开声明公牛将3比1拿下这个系列赛时,公牛其他球员曾私底下表示不满,在骑士将总比分扳成2比2后,有些年轻队友甚至偷笑,他们很乐意看到乔丹烦恼。
但到了最后,这些年轻球员都被乔丹绑上同一辆战车,不管他们愿不愿意,都必须跟随乔丹一块儿去赢下比赛。
史密斯后来回忆起这一刻,他形容自己当时有些发懵,“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天啊,迈克尔要用他的表现狠狠抽我的脸了’。”
公牛队每一个人都穿上黑色鞋子,包括科林斯与球队管理层。
“我有一种感觉,当我们走向球场,所有人都团结在一起了,”卡特莱特说。尽管第四场比赛结束后,他没有听到来自乔丹的怒吼,但他很清楚,倘若输掉这场比赛,他会跌入地狱。卡特莱特说:“所有人都不相信我们能赢,如果我们真的如他们所愿,那么我们的士气将受到毁灭性的打击。”
但骑士就是想将公牛推入地狱。
兰尼·威尔肯斯,前NBA全明星控卫,1986年成为骑士主教练,也就是这一年的夏天,骑士还得到多赫蒂、普莱斯等年轻球员。“我预感到这将是一支出色的球队,”威尔肯斯说,“我们既有天赋又遵守纪律,可以想象未来十年,我们有机会拿到总冠军。”
但他同时发现公牛队是他们前进中的绊脚石。“他们拥有迈克尔·乔丹,这是一个原因,但并不是全部原因,”威尔肯斯说,“如果你仔细观察公牛,你会发现他们的年龄结构与我们非常相似。也就是说,如果我们要想进入总决赛,首先要将公牛摧垮。”
如果说1987-88赛季在季后赛首轮输给公牛,还是因为没有主场优势,那么到了1988-89赛季,威尔肯斯再也不愿意接受失败,“我们需要一场胜利,彻底压倒他们”。
他的球员与他抱有同样的想法。普莱斯说:“我们当时还没有得到足够多的尊重,尽管我们已经够好了。在更衣室里,我们有一个共同的想法,那就是我们已经为夺取总冠军在精神上做好了准备,只差最后一击,只要击败芝加哥公牛,我们就能腾飞。”
在20273名现场球迷的呐喊下,骑士队在一开始牢牢占据上风,他们在第一节以28比24领先,从比赛过程来看,他们游刃有余。公牛在赛前制定好的夹击多赫蒂制造对方失误的战术没有奏效,骑士的传球非常迅速,总能轻松找到空位的球员。
首节休息间隙,乔丹坐在板凳席上喋喋不休,他甚至向科林斯要求,改变自己的角色,不再组织而是加强得分。
科林斯摇头,拒绝了。
在整个1988-89赛季,乔丹都客串组织后卫,他在常规赛的场均助攻达到8.0次。
公牛队并不缺乏组织后卫,约翰·帕克森,来自圣母大学、身高1米88,得分能力强过组织,在1986-87赛季场均可以拿到11.7分、5.7次助攻,但帕克森被喜爱纯控卫的科林斯打入冷宫,“因为约翰不能串联球队”。科林斯认为乔丹打组织后卫会更出色,可以更好地发挥全队的进攻能力。
第五场之前,外界呼吁科林斯变阵,让乔丹安心得分,但科林斯否决这一建议。“我并不是不想浪费迈克尔的得分天赋,”科林斯说,“但我需要他在下半场,尤其是第四节拥有充沛的体能。”在他看来,乔丹之所以在第四场投失关键罚球,就是因为他体能出现危机。哪怕比分落后,科林斯相信只要下半场乔丹火力全开,公牛仍然可以拿到胜利。
乔丹渴望得分,但他必须遵从教练的指导,这让他在上半场显得极为焦躁。他不停地给队友传球,希望他们能将球投进,卡特莱特有一次没有接住他的传球,乔丹难耐心中怒火,冲他大吼:“给我认真点!抓紧我的传球!”
平心而论,乔丹的队友打得比他想像中要出色得多,尤其是卡特莱特,他在上半场7投6中,拿到了12分,这样的表现甚至压过了被誉为明日之星的多赫蒂。
机会出现了,下半场还剩四分多钟,骑士队领先8分,而且手握球权,这让他们似乎有些懈怠,乔丹突然冲出,抢断,并且来了一次快攻扣篮,打碎了骑士队将分差拉到两位数的梦想。“就在他扣篮的那一刻,我们好像找回了自我,”卡特莱特说。
上半场结束,公牛46比48只落后2分,这不是一个不能接受的数据,因为乔丹的攻击力还没有全部爆发,上半场他只有13次投篮,拿到14分。
中场休息,公牛队走回更衣室,科林斯猛然停下,他回头,望向球场,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容。
骑士队的更衣室气氛有些紧张,威尔肯斯警告他的球员:“如果你们想拿下这场胜利,你们必须打起百分百精神,迈克尔·乔丹会像老虎一样,随时准备撕裂你们。”他甚至有些担心,如果下半场一开始乔丹就率领公牛拉开比分,这对骑士会是一个毁灭性的打击。
骑士助教菲尔·哈伯德还记得,威尔肯斯当时显得很紧张,“这是不多见的,兰尼一向不动声色”。不过,哈伯德能理解威尔肯斯的心情,“如果乔丹上半场拿到30分,而我们仍然领先2分,这是一个更加合理的结局,但现在我们要担心乔丹在下半场拿到30分了”。
威尔肯斯的担心对错参半。
乔丹的确在下半场火力全开,没有人能阻止他,他轰下公牛在第三节前16分中的13分。但骑士队也顽强地顶住了压力,势头一度还偏向了骑士,格兰特、卡特莱特都早早陷入犯规危机,塞勒斯与戴夫·科尔辛替补上场,这增添了公牛队在防守端的压力。令人意外的是,来自克利夫兰的塞勒斯打得非常棒,他抢下进攻篮板,助攻克莱克·霍奇斯投中三分,又封盖了多赫蒂的上篮。
为了遏制乔丹与皮蓬,威尔肯斯在下半场甚至摆出了小个阵容,撤下身高2米11的约翰·威廉姆斯,用1米98的克莱格·埃卢打得分后卫,哈珀打小前锋。这样的阵容在防守端居然顶住压力,而且,埃卢成为奇兵,尤其在三分线外,他一共扔进了4个三分球,整场比赛,他轰下了24分。
埃卢缺席了第三场球,这也被认为是骑士输掉那场球的原因之一。
尽管只是替补,但埃卢在队内训练中扮演乔丹的角色与首发球员对抗,这足以证明他的实力。糟糕的是,就在第三场前的模拟对抗中,埃卢扭伤了脚。第四战,埃卢复出,6投0中,只依靠罚球拿到1分。这也让科林斯忽视他的存在,公牛队吃了大亏。
当比赛进行到最后的四分钟,现场球迷已经无法坐着看球了,他们全部站起来,忘情呐喊,希望能给球队带来帮助。
还剩最后1分13秒,皮蓬命中三分,公牛队97比95领先。
这是一个令全场球迷哑口无言的进球,但很快,他们又陷入狂欢。埃卢,手热得发烫,还以三分,还剩15.1秒,骑士队98比97反超比分。
球回到了乔丹的手中,南斯拼命地拦在他面前,但乔丹冷静地跳投,再一次将球送进篮圈,公牛又一次领先。
而且,只给骑士队留下6秒钟。
威尔肯斯叫了一次暂停。
没有人想到,骑士队执行最后一攻的是埃卢。
埃卢在中线附近发球,直接传给在罚球线附近的南斯,后者做出背身单打的姿势,埃卢如闪电般地插入篮下,南斯顺势将球扔过去,埃卢接球,犹如小羚羊般跃起,上篮,球进了!
100比99,骑士领先!里奇菲尔德体育馆沸腾了,20273名球迷兴奋得怒吼,呼唤着埃卢的名字。而在电视机前的公牛球迷,痛苦地低下了头,甚至有些脆弱的球迷开始落泪。
这是埃卢职业生涯最美妙的时刻。“我想,我这个从德克萨斯州卢博克走出来的无名小卒,就要上《体育画报》的封面了,”埃卢说,“我想,这是我一球成名的时刻。”
美中不足的是,埃卢的这次上篮实在太快了,他给公牛队留下了3秒钟。
威尔肯斯感觉到了不祥之兆,他后来回忆起这一刻,觉得他们留给公牛的时间太多了,他说:“我们的战术完美而且奏效了,但我们的进攻投篮太快了。”
科林斯条件反射式地叫了暂停,这是公牛最后一个暂停。
他茫然不知所措,但很快,他望向乔丹,冷静下来。
所有人都知道,公牛队的最后一投属于乔丹。
乔丹,已经拿到42分,与埃卢擦肩而过,走向板凳席,他对霍奇斯说:“我会投进的。”
他又看着科林斯,冷酷地说:“我必须拿到那个球。”
当科林斯正匆忙给他的球员画战术图,骑士队也在紧张讨论该如何防守乔丹最后一投。
威尔肯斯首先否决对乔丹犯规。“你不能让一位伟大的球员站在罚球线上,尤其是最后时刻,尤其你还只领先一分,除非他是一个根本不会投篮的球员,”威尔肯斯说,他根本不相信乔丹会在连续两场比赛的关键时刻都罚丢球,他的队员也不信。
乔丹也完全没有想过罚球,他说:“我们面临生或者死的时刻,让我去制造罚球?做梦!”
骑士队接下来有一个问题,他们是否要夹击乔丹?
自从威尔肯斯担任骑士队主教练以来,他们成为当时联盟中惟一没有夹击乔丹的球队。威尔肯斯有着老派教练的固执,他始终认为让乔丹一人得分,掐掉其他的得分点,他们依然能够赢球。但这一次,威尔肯斯面临巨大的压力,他相信一个球员是无法阻挡乔丹的。
此时,哈珀与威尔肯斯发生了一些争执。
哈珀主动请缨防守乔丹,1986年,哈珀首轮第8位被骑士队选中,包括当时《芝加哥论坛报》的记者史密斯在内,都认为哈珀是一个天赋与乔丹持平的明星,但到1988-89赛季,哈珀依然没有入选全明星,他渴望与乔丹来一次终极对决。
“我告诉威尔肯斯教练,让我来防乔丹,我能搞定他,”哈珀说。
威尔肯斯说不。
“我准备让你去看住霍勒斯·格兰特。”
哈珀快崩溃了:“格兰特需要我来防吗?”
但威尔肯斯坚持己见,他将目光投向了“英雄”埃卢。“我设计的战术是让埃卢去贴住乔丹,南斯过来夹防,这样可以彻底封锁乔丹的出手空间,”威尔肯斯说。
这意味着没人去防发球的公牛球员,但威尔肯斯管不了那么多了。“我们必须做出一个抉择,”威尔肯斯说。
怎么将球交到乔丹手中,正是科林斯最担忧的问题,因为他们没有暂停了,倘若不能及时将球发出,他们很有可能丧失最后一攻的机会,将胜利拱手让给骑士。
塞勒斯,因为他2米13的身高,被安排发边线球。“我有2米13,视野没有任何阻挡,”塞勒斯说。
他有一种别样的情绪,儿时,塞勒斯是一个疯狂的骑士队粉丝,只要骑士队的主场门票打折出售,他决不会错过。现在,他很有可能要亲手扼杀这支球队的未来,哪怕不是他来最后一击,他也将执行最后一传。“但我的心里还有一种感觉,也许我们要开启一个新时代了,”塞勒斯说。
让塞勒斯比较兴奋的是,没人在他面前挥舞着双手,“他们没有派任何人来遮挡我的视野”。站在狭窄的发球区,塞勒斯一眼就看到了乔丹。
南斯与埃卢都跟在乔丹的身边,他们死死贴住乔丹,但乔丹突然变向,摆脱南斯,而埃卢也被晃出了空间。这在赛后让威尔肯斯很不满,他认为因为皮蓬正从他的身边跑过,埃卢分心,不自然地向皮蓬的方向移动了一步,这给了乔丹空间。
塞勒斯及时将球传出,乔丹在右边线附近接到了界外球,然后,运了两次球后,乔丹来到罚球线附近——比埃卢更早一步。
威尔肯斯在场边脸涨得通红,他的所有谋划全部失败,他说:“我们本来希望埃卢能将乔丹挤得更远一点。”
在赛前的准备会上,骑士队也考虑到最后一投,按照他们的球探报告,“最后时刻,乔丹在罚球线附近偏右的位置,投篮命中率最高”,但他们偏偏在最后时刻,让乔丹到了他最熟悉的位置。
乔丹高高跃起,多赫蒂信誓旦旦地保证,“我看到他悬停在空中至少有一秒钟”。
埃卢扑了过来,但乔丹已经将球投出。
“我没有看到球进,但我从人群的反应判断出来了,”乔丹说,“一片寂静,那种感觉真的棒极了。”
球进了,篮球入筐的声音,与比赛时间结束的蜂鸣器声音同时响起。
乔丹,拿到了他本场比赛的44分;公牛队,101比100绝杀骑士队。
所有公牛球员,包括主教练科林斯都扑向乔丹,但他已经兴奋地来不及与队友拥抱,而是像野马般跑动了几步,然后,挥舞着手臂,高高跃起,就在这一刻,埃卢在他的身边痛苦倒地,这一幕成为未来几年乃至几十年的永恒。
这一投,从此在历史上有了专门的名称,“The Shot”。
没有人能预测到未来,但即便是那一刻,很多人也感觉到了,公牛与骑士走上了两条不同的道路。
乔丹说:“这一投,让我们在心理上实现了一个翻越,让人们相信我们有能力取得成功,让我们赢得了全芝加哥的信任。”
这一投是乔丹的成功,也是整个公牛队的成功。塞勒斯说:“那是迈克尔完成蜕变,彻底建立显赫声名的一投,那是他登堂入室的门槛,而那,也提升了整支球队。”公牛队闯入季后赛第二轮,并在乔丹职业生涯中第一次冲进东部决赛——他们在东部半决赛中4比2击败了纽约尼克斯,直到东部决赛才以2比4输给了最终拿到总冠军的底特律活塞。
公牛队的成功是对克利夫兰人的双倍打击,几个月后,他们交易哈珀,被魔术师誉为“90年代最伟大球队”的骑士,已经有了分崩离析的迹象。
几年后,哈珀成为乔丹的队友,他们经常会在一起谈到这个球。“如果他们没有交易你,谁知道现在骑士到底能有多出色呢?”乔丹说。
“如果他们没有交易我,现在我们至少有1到2个总冠军——从你这儿夺走的,”哈珀说。
但,没有如果。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