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牛王朝》1:乔丹夸下海口却乐极生悲 罚球失手季后赛命悬一线

腾讯体育
04-20 13:44
视频:【正片】乔丹纪录片《最后之舞》第1集 球队不和公牛王朝面临分崩离析,时长约49分56秒
编者按:记录迈克尔-乔丹与芝加哥公牛队 1997-98 赛季的十集纪录片《最后之舞》正在腾讯体育上映。由腾讯体育高级编辑潘谨勤所著一书《公牛王朝》也已同步开启线上连载。
1989年5月7日,芝加哥公牛球员与教练组陆续走出克利夫兰万丽酒店,一辆大巴正等待他们,准备将他们送往里奇菲尔德体育馆。
布拉德·塞勒斯,身高2米13的公牛队替补大前锋,走向大巴时,停下来,环顾四周。“我在克利夫兰东区长大,年少时我曾梦想自己成为克利夫兰骑士队的球员,”霍勒斯说,“有很多亲人、朋友来看我的比赛,他们都是我的支持者,但在这一天,他们都希望我输。”
他所代表的公牛队,几个小时后将与骑士队进行一场“赢或者回家”的决斗——在首轮5场3胜制的赛制中,公牛与骑士前四场打成2比2平。
但塞勒斯并不是这场比赛,乃至这个系列赛的主角,很多年后,他回忆起这场比赛,微笑着说:“也许除了我的家人朋友,没有人记得我来自克利夫兰。如果我不为芝加哥打球,如果这只是一场普通比赛,或许还有记者会询问我是否愿意回家打球,但那一刻,所有人的焦点都在一个人身上——迈克尔·乔丹,那家伙就像自带了镁光灯,只要他出现,就会吸引所有眼球。”
他停了停,努力回忆那一天的发生的一切,他说:“好吧,我承认,就算是我的家人朋友,关注我的兴趣,也远远小于迈克尔·乔丹。”
在这轮系列赛之前,乔丹保持着季后赛场均得分纪录,35.9分。
1984年6月19日,公牛队用探花签选中来自北卡罗莱纳大学、身高1米98的得分后卫迈克尔·乔丹,当时的总经理罗德·索恩没有将希望放在1984年选秀中,休斯敦火箭用状元签摘下阿基姆·奥拉朱旺之后,他们还在谈论交易选秀权,争取在1985年选乔治城大学的超级中锋帕特里克·尤因。
公牛并不信任他们的选秀能力,或者说,运气。1979年,公牛与新奥尔良爵士(后搬迁到犹他)并列东西分区倒数第一,按照当时的选秀规则,两支球队通过猜硬币的方式决定状元签归属,公牛输掉了。当然,爵士也没有成为最终的赢家,他们早早将选秀权交易给了洛杉矶湖人——1979年,湖人选择了“魔术师”埃尔文·约翰逊。
公牛用榜眼签选中的戴夫·格林伍德,职业生涯场均只有10.2分、7.9个篮板,从未入选全明星。
在1984年之前的9个赛季,公牛有7个赛季无缘季后赛,但他们选中的球员,除了1978年的雷吉·西厄斯,再也没有人进入全明星,就在1983-84赛季中途,公牛交易西厄斯,宣布重建失败,以及,另一次重建开始。
在1989年5月7日之前,芝加哥人经常会问自己一个问题:公牛的重建成功了吗?
乔丹加盟的5个赛季,公牛从未缺席季后赛,包括1984-85赛季,乔丹因伤缺席了64场球,他们仍然以30胜52负的糟糕战绩,挤上季后赛的末班车。但他们从1984年开始连续三个赛季首轮季后赛出局,1987-88赛季,他们凭借主场优势3比2险胜骑士,进入第二轮,但随后1比4被活塞轻松赶回了家。
芝加哥人不得不面对一个现实,1989年与骑士的第五场之前,拥有乔丹的公牛队,季后赛战绩是可怜的7胜17负。
1985年4月20日,公牛与波士顿凯尔特人的季后赛第二场,乔丹在波士顿花园球馆41投22中,轰下了63分,拉里·伯德,凯尔特人历史上最好的小前锋,告诉每一个记者:“今天上帝打扮成迈克尔·乔丹的样子出场了。”
但,比赛的结局是另一种形式。
这场耗时长达3小时5分钟的双加时比赛,乔丹总共只休息了5分钟,在场上打了53分钟,第二个加时两度将比分追平,但最后的胜利者是凯尔特人,135比131,季后赛的总比分是2比0。两天后,凯尔特人在芝加哥122比104大胜,以3比0的总比分横扫公牛,乔丹,抢下10个篮板的同时,送出9次助攻,险些拿到三双,但他18投8中,只得到19分。
那场63分的奇迹,就像是乔丹前五个赛季的缩影,不管他做出怎样的努力,公牛队都只有一个结局,输球。
1988年1月25日,乔丹的第303三场比赛,他拿到了自己职业生涯的第10000分。威尔特·张伯伦之外,乔丹是用了最少比赛场次拿到10000分的球员。在那场客场与费城76人的比赛中,乔丹轰下33分,但公牛队输了12分。
《纽约时报》用近乎刻薄的语气形容公牛,“一个沉醉于数据的输家”。
公牛球员逐一走进大巴,乔丹,旁若无人地走向最后一排,那是象征着球队老大的位置,非他莫属。
大巴车开动了,没有人说话,每个人,包括主教练道格·科林斯。后来科林斯承认,其实在季后赛开始之前,他没有想到比赛会被拖入第五场——并不是他认为公牛有实力在四场比赛中就解决骑士,而是他觉得公牛也许早早就会被淘汰。
“我当时有一种感觉,这支球队的很多球员在第五场之前,已经对前四场的比赛结果满意了,”科林斯说,“他们并没有考虑赢下第五场,在他们看来,能够避免被克利夫兰骑士队横扫,已经是一个了不起的成就了。”
就连科林斯本人也是如此,“也许迈克尔能帮我们赢下一到两场,但就实力而言,我不认为我们有足够的实力击败那支骑士队”。
前一个赛季,公牛在首轮季后赛3比2淘汰骑士,但那个赛季的骑士正处于磨合期,常规赛只拿到了42胜40负,以东部第六的身份进入季后赛。即便如此,手握主场优势的公牛也只是惊险地凭借主场优势才以3比2险胜,他们赢下的3场球,全在主场。
就在1988年夏天,包括《芝加哥论坛报》在内的媒体,都认为骑士队拥有一个璀璨的未来。
他们的球员年龄结构堪称完美,中锋布拉德·多赫蒂,乔丹的北卡大学校友,23岁;前锋拉里·南斯,29岁;得分后卫罗恩·哈珀,25岁;组织后卫马克·普莱斯,24岁。更重要的是,在1988-89赛季的常规赛,骑士与公牛在常规赛打了6场比赛,6比0横扫公牛。
“魔术师”埃尔文·约翰逊曾公开告诉媒体,“克利夫兰骑士将会是九十年代最出色的球队”。
与一年前相比,公牛与骑士的形势完全逆转——整个赛季,公牛47胜35负排名东部第六;而骑士57胜25负,与湖人并列联盟第二,只是因为当时东西部加起来只有四个分区,而分区头名自动霸占前两位的位置,与常规赛冠军底特律活塞都处于东部中区的骑士,无奈只能排在东部第三。
克利夫兰人是乐于看到这个结果的,他们渴望复仇,而且有些球员还隐藏了点小心思,比如哈珀,他就希望能给乔丹一点颜色看看,“我知道他是一个疯狂的得分手,但我当时就是想看到他输球”。
哈珀并不孤独,大部分人,尤其是媒体,都愿意看到公牛输球。
让乔丹有些疯狂的是,芝加哥当地记者,被认为是公牛球员的天然同盟者,也在报纸上预测公牛将会被0比3横扫。他们更相信数据——最后11场比赛,公牛输掉了9场,其中最后一场被视为季后赛预言,但已经锁定东部第三席位,并且在前5次对决中都赢了公牛的骑士队,决定放一回水,普莱斯、南斯与多尔蒂全部休战,而让芝加哥人绝望的是,公牛居然在主场以84比90输给了骑士,在那场糟糕的比赛中,乔丹和他的队友们听到了主场球迷的嘘声。
还有更残酷的现实,公牛队的三名首发,得分后卫克拉格·霍奇斯跟腱拉伤;大前锋霍兰斯·格兰特左肘拉伤;小前锋斯科蒂·皮蓬右肩肌腱炎,都还处于伤病恢复期,可以上场但不可能百分百发挥。
最乐观的公牛队拥趸也认为,他们的目标不是进入季后赛第二轮,而是避免被横扫。
只有乔丹是一个例外。
4月23日,公牛在常规赛收官战输给骑士,乔丹23投11中拿到29分,在更衣室中他暴跳如雷,冲着队友高喊:“你们听着,如果我们再这样打下去,那么我们必将被横扫。”为了激发队友的斗志,他在赛前的训练中公然告诉媒体,“我们将3比1击败骑士”。
这的确刺激到了他的队友,塞勒斯建议他的队友们全部穿黑色篮球鞋,改变球队厄运。科林斯在赛前也给球员们出了一份考题,里面全是关于骑士队进攻的选择题。
运气也偏向了他们,首场季后赛,主场作战的骑士队遭受当头一棒,普莱斯因为腹股沟拉伤不能上场。乔丹21投11中拿到31分的同时,送出11次助攻,而皮蓬,顶着右肩的伤势砍下22分,其中13分来自第三节。95比88,公牛客场赢下了第一场球。
赛后,皮蓬情绪高昂,这位1987年加盟公牛、身高2米03的小前锋,在他的第二个赛季成为球队首发,肩负沉重压力。他提高音调,宣泄般地冲着记者大喊:“每个人都觉得他们会横扫我们,但我们证明你们错了!”
相比之下,乔丹要淡定得多,他说:“现在我们完全没压力了,压力全部转向他们了。”
骑士的实力不容小觑,普莱斯及时复出,尽管在第二战他18投5中只得到15分、4次助攻,但给队友带来极大鼓舞。哈珀,全场19投12中轰下31分、11个篮板与4次助攻,而乔丹22投10中,只拿到30分、5个篮板与10次助攻。
但乔丹有理由相信,他与公牛能在主场结束这个系列赛。
“迈克尔认为我们完全有实力3比1击败骑士,”皮蓬说,“尽管我们都没有他那么乐观,但我们还是选择相信他,没人想再去克利夫兰。这个系列赛对每个人都很艰难,我们只想早点结束。”
就像乔丹写好的剧本,第三场,公牛队在第一节就奠定胜局,35比20赢了骑士15分,乔丹最终34投18中轰下44分,而前一场与他针锋相对的哈珀,12投6中只拿到14分,公牛最终101比94拿下了第三场。“我知道你们都不敢相信,但我说到做到,”乔丹说,“我们会3比1拿下这个系列赛。”
乐极生悲,剧本偷偷被改变了。
面临出局危机的骑士,彻底摆脱包袱,他们在攻防两端寸步不让。两支球队都没法拉开比分,直到第四节还剩9秒,公牛有一锤定音的机会,98比97领先,而乔丹获得了两次罚球的机会。那个赛季的常规赛,乔丹的罚球命中率达到85.0%,与骑士的前三场比赛,乔丹27罚24中,命中率达到88.9%。
但他偏偏罚丢了最关键的一球,99比97,公牛只领先2分。
多赫蒂,1982-84赛季与乔丹在北卡是队友,有传闻称他冲着乔丹低声说了几句垃圾话才导致后者罚球不中。“我是一个能一边向你微笑,一边骂你妈妈的人,”多赫蒂说,“当时我的确和他说了很多垃圾话,不过他一点都没在意。我很肯定说了他罚不中,但我多么希望他在其他时候也投不进球。”
乔丹没有成为英雄,这个荣誉属于多赫蒂,他在第四节最后时刻造犯规,获得两次罚球,然后,他稳稳地将球罚进,比赛被拖入加时。
其实,加时赛中公牛仍然有取胜的希望,还剩12秒时,他们仅落后2分,但握有球权,糟糕的是,中锋比尔·卡特莱特出现致命失误,几乎是手把手将球送到多赫蒂手中。比赛就此宣告终结,105比108,公牛队在主场输球,总比分被扳成2比2。
乔丹拿到了50分,但赛后没有人提到这个令人吃惊的分数,而只是谈论他的那一次罚球。
赛后,乔丹在更衣室呆了很长时间才出来接受采访,闷闷不乐,表情甚至有些沮丧,没有记者不识趣询问“3比1击败骑士”这个问题,但他们忍不住问乔丹,“你觉得比尔·卡特莱特应该背负输球的责任吗?”
整个赛季,乔丹都对卡特莱特有着莫名的敌意。1988年夏天,公牛队总经理杰里·克劳斯没有与乔丹沟通,一意孤行,用查尔斯·奥克利从尼克斯换来了卡特莱特。奥克利是乔丹的好友,甚至被外界认为是乔丹在场上的保护神,一旦对方试图用恶意犯规打乱乔丹的节奏,奥克利就会用肘子回敬他们。
毫无疑问,尽管有2米16,但有伤病前科且作风偏软卡特莱特不可能做到这一点。而且,卡特莱特的失误一直是个问题,一旦后卫传球力度稍大,他就有可能接不住球。
乔丹为此大发雷霆,但他没办法中止交易,只能迁怒卡特莱特,不停地在训练中“欺负”他,还在媒体面前嘲讽这位当时已经30岁的老将。
但这一次记者没有摸准乔丹的脉络。“不,我不责怪比尔,”乔丹说,“我不责怪任何人,除了我自己。”
他沉默了一段时间,似乎还在思考为什么关键时刻会罚丢球。
不过,乔丹仍然是乔丹,他很快抬起了头,口气也变得相对轻松起来,他说:“没人会认为我们能在克利夫兰击败骑士,现在,我们又一次以弱者的身份去克利夫兰,就好像季后赛的第一场。”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