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读】他们来自“非洲的朝鲜” 足球却成逃亡通道

腾讯体育
2017-03-08 22:07
视频:令人震惊的时刻!一厄立特里亚男子在行李箱中被发现,时长约28秒
撰文 张成
概述:厄立特里亚,是世界上最不发达的国家之一。根据国家法律规定,人民被限制出境。因此,加入运动队,变身为体育从业者出国比赛,成为了厄立特里亚人民“逃亡”的最便捷方式。客场挑战卢旺达的比赛,成为了很多人眼中的机会,不过在球员身后,却有一双监视的眼睛。
厄立特里亚国家队
11月14日的基加利,黑云压城,似乎一场暴雨就要来临。而在和平竞技场外,球场工作人员和卢旺达足协官员却都在翘首期盼,希望自己的对手厄立特里亚队能够突然出现在他们的视线中。
这座球场即将举行2014世界杯非洲区预选赛第一轮卢旺达与厄立特里亚的次回合比赛,而在2天前的首回合比赛中,厄立特里亚主场1-1战平了卢旺达。虽然只是一场平局,但这也是厄立特里亚历史上的第一粒世界杯赛事的入球。
当年的埃塞俄比亚也有很多来自厄立特里亚的队员
绰号“红海男孩”的厄立特里亚国家队目前排在世界第205位,不过他们的确曾经在非洲有过辉煌的成绩。1962年的非洲杯上,当时还未分裂的埃塞俄比亚男足夺得了最终的冠军,而这支球队大部分球员都是来自厄立特里亚。
自由在革命后反成奢望
在1993年实现独立之后,厄立特里亚虽然结束了数十年战争带来的生灵涂炭,但是生活水平却并没有提升,甚至是处处受限。这里被称作“信息黑洞”,新闻自由度排在世界末端。政府甚至强制人民终身为国家工作,简称为“国服”。
因此,厄立特里亚的人民总希望能够找寻到一些机会,逃离这个国家。但是被限制出境这一个严苛的国家法规,又让大多数人断了念想。
伦敦奥运会上厄立特里亚的棋手和三个队友申请了庇护
所以,运动员这时候成为了最大的受益者。因为他们有着更大的可能性,出国进行比赛。伦敦奥运会期间,作为开幕式上的厄立特里亚旗手韦恩·吉布莱斯拉斯和他的三个队友,就在英国申请了庇护。而在此之前的2009年东非杯足球赛上,则出现了最著名的12人“蒸发”事件。
逃到澳大利亚的球员
那是2009年的12月9日,东非杯四分之一足球赛后的翌日,0-4不敌津巴布韦的厄立特里亚男足突然发现队中的12名球员人间蒸发一样的失踪了。经过核实,他们是向肯尼亚难民联盟申请了避难,并藏在了难民营中没有随队回国。并在联合国高级难民署的帮助下,前往了澳大利亚生活。
自从那场比赛之后,厄立特里亚足协规定,禁止球队离境参加任何客场赛事,不论是友谊赛或正规比赛。而2014世界杯非洲区预选赛第一轮客战卢旺达的比赛,则有可能是“蒸发”事件后,厄立特里亚第一次出征客场。
和平竞技场的灯光逐渐变暗,工作人员和足协官员还在雨中等待着客队的到来,他们已经做好随时关闭场馆并通知取消比赛的决定。晚上9点,厄立特里亚的球员终于出现了,这时距离比赛开始只有18个小时了。由于埃塞俄比亚拒绝他们过境,厄立特里亚只能绕道苏丹来到基加利,因此球队花费了更长的时间。
德里克特教练
尼盖什-德克里特从2002年就开始在这支球队中任职,他也经历了2009年的蒸发事件,那次比赛后只有他和教练团队坐上了归程的飞机。“当年我们的关系很好,没有与一个球员发生过冲突,但我觉得他们的离开是幼稚的选择。”
据联合国难民署的统计,厄立特里亚在2010年每个月将会有2000人逃离出境。所以此番再次出国比赛,德克里特身上的压力要比以往更重一些。毕竟场外的因素远比最终的赛果重要的多,避免重蹈覆辙成为首要任务。
除了德克里特之外,球队中还有一个人无时不刻的“监视”着所有球员的动态。那就是卡塞-厄姆巴耶,厄立特里亚足协的副主席,而他另外一个身份则是从独立战争中退伍的士兵。
不论是厄姆巴耶的谈吐外形,都和足球工作者这一身份相差甚远,更像是一名随时拿起枪跑到前线打仗的斗士。他带着一个独眼眼罩,因为他在一次夺取港口的战役中失去了右眼,身材不高却有着军人的英气,光头造型更让他增添了几分凶狠的形象。
“我们(因为09年事件)失去了一支队伍,感谢青训又让更多的球员加入进来,但是有些事情必须要注意,我不知道是什么造成的(叛逃),但我相信这里面肯定有阴谋!”厄姆巴耶在球场接受采访时谈到了有关于球员借出国比赛叛逃的问题,“我坚信是在国外的敌对势力,他们怂恿球员离开国家。”
由此可见,他来到这里的工作非常简单,就是盯紧所有球员的动向。
即便已经是深夜时分,但是为了第二天的比赛,厄立特里亚的球员们还是在厄姆巴耶和德克里特的带领下做着一些“热身”,穿着东拼西凑的混装队服在草坪上散步。似乎是忌惮于厄姆巴耶,没有任何球员进行交谈。在这样沉寂的15分钟之后,踩场训练结束。
队员时刻都受到监视
比赛日伴随着球场外的数百名武装警察如期而至,在厄立特里亚的更衣室中主教练德克里特并没有出现在自己的球员面前,而是厄姆巴耶取而代之做着最后的部署和动员,与每一名球员击掌来提升球队的士气。
比赛开始后,厄立特里亚毫无意外的处于下风,本就实力不如对手,再加上长途跋涉后的疲劳,德克里特的球队,或者说厄姆巴耶的球队从比赛一开始就败下阵来。即便当比分变为0-3之后,厄立特里亚的球员也毫无欲望,慢悠悠的跑动,似乎自己领先一样的进行到脚传球。他们根本无心恋战,似乎有着其他的想法。
比赛结束他们只能回到这样的生活
最终比分定格在3-1,两回合比赛结束后,卢旺达以4-2击败了厄立特里亚成功进入第二轮预选赛。厄立特里亚的球员并没有任何沮丧的表情,他们平静的接受了被淘汰出局的现实。
翌日早晨,一辆大巴停在了厄立特里亚下榻的酒店,将要接上全队奔赴机场赶回国内。厄姆巴耶和德克里特早早的站在大门口,一边看表一边盯着酒店大门,焦急的等待着每一个球员的出现。
1,2,3…16,17,18!
“好,全队到齐!”德克里特兴奋的说到,并最后一个走上大巴。18名球员,球队工作人员,德克里特以及厄姆巴耶都准时的坐上了返程的飞机,一个不落。关上登机门的那一霎那,这才是属于厄立特里亚的客场比赛的终场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