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街景对比抗日战场老照片

腾讯新闻
7年前  
1945年8月15日正午,日本天皇向全国广播《停战诏书》,宣布接受《波茨坦公告》所规定的各项条件。在经过了八年艰苦卓绝的抗战后,日本投降,人类历史上漫长而血腥的第二次世界大战终于画上了句点。历史是最好的教科书,也是最好的清醒剂。腾讯地图将抗日老照片与现代街景融合,带你一窥古今,置身战场。
七七事变 卢沟桥
1937年7月初,田代皖一郎突发心脏病,宋哲元长期请假离职,双方军队华北最高长官都缺席。然而战争却因一个看似“意外”的原因突然打响。7月7日晚11时,日军称新兵志村菊次郎失踪,要求进城搜查,遭到中国守军严词拒绝,遂向中方驻地鸣枪泄愤,7月8日清晨5时,双方真正交火,全面抗战拉开帷幕。(点击查看卢沟桥街景
北京 宛平城
卢沟桥事变爆发,日军突然向中国军队发起进攻,顷刻间,宛平城外枪炮声大作。驻守宛平城的国名革命军第29军,毅然出兵,城内居民齐心协力,军民同心抗敌。一位战士在宛平城上还击日寇,子弹破空而来,击穿了他的头盔,钻进头颅,头盔顺势滑落城下。铁盔被保存了下来,因为它听见了卢沟桥醒狮的怒吼。 (点击查看宛平城街景
北京 正阳门
全面抗战刚刚打响,日本侵略者便枪指京兆之地,国民革命军二十九军浴血抵抗,副军长佟麟阁、第132师师长赵登禹壮烈殉国。7月28日夜,军长宋哲元率部撤离北平。29日,北平沦陷,日军进入北平正阳门。距七七事变三个星期,北平便开始了接下来长达八年的敌占生涯。 (点击查看正阳门街景
保定 白洋淀
这里曾活跃着一支英雄的雁翎队,他们利用沟河交错的有利地形,在芦苇荡中,神出鬼没地打击侵略者。1939年初秋,为截击敌人的运输汽艇,雁翎队员潜入白洋淀的水路要道,两旁芦苇密布,他们隐藏了船只,跃进水里,耐心观察。不久运输艇靠近了,突然一声哨响,队员们如神兵天降,轻松缴获了鬼子的补给。(点击查看白洋淀街景
上海 外白渡桥
八一三事变,淞沪抗战打响,上海沦陷,日军通过设立铁丝网和哨兵,以拦截外白渡桥的交通。当时苏州河划分了两个世界,北岸充满恐惧与死亡。而南岸一派歌舞升平。两岸的联系仅靠一座外白渡桥,这俨然是一条生命之桥。直到1941年12月8日,日军偷袭珍珠港,顺势占领上海公共租界中区,外白渡桥的哨所才被撤销。(点击查看外白渡桥街景
南京 总统府
上海失陷后,日军直逼国民党首都南京。1937年12月国民政府统治中心南京沦陷,日军占领总统府升起了日本国旗,开启了惨无人道的暴虐行为,震惊中外的南京大屠杀整整持续了6周,直到1938年2月秩序才开始好转。“南京大屠杀并不存在,一切都是正常的战争伤亡。”这是多年来日本右翼分子对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暴行的辩解之词。 (点击查看总统府街景
重庆 解放碑
抗日时期为木质结构,高七丈七尺(纪念七七抗日战争爆发),是当时的“精神堡垒”,后被日本飞机炸毁。抗日胜利后,在原址重新修建了“抗战胜利纪功碑”, 1949年改名为“人民解放纪念碑”,由刘伯承题字。以前夜深的时候经常有挑着担担面的小贩来,到这里摆一碗,纪念那些死在外面的抗战川军,现在的繁华与昔日成鲜明对比。 (点击查看解放碑街景
哈尔滨 七三一部队
在制造918事变不久,就在哈尔滨市南郊二十公里的平房秘密建立了细菌研究中心--731部队。731部队是细菌研究和人体试验的秘密代称。1945年日本战败后,731部队溃逃前自行炸毁了全部建筑,销毁了所有罪证。败逃时还不忘继续残害中国人民,他们将染有鼠疫菌的老鼠放出,致使1946年平房地区发生了鼠疫,大批当地居民死于这场灾难中。图中为侵华日军七三一部队细菌研究骨干。 (点击查看侵华日军第七三一部队遗址街景
东北烈士纪念馆
1931年,日本帝国主义制造了震惊中外的“九一八”事变,沈阳沦陷,不到半年,东北三省全部落入日军之手。从此,100多万平方公里的白山黑水,3000万的手足同胞,被日寇蹂躏与奴役达14年之久。旧时这里是伪哈尔滨警察厅,日军曾在此对烈士赵一曼实施老虎凳、灌辣椒水,电刑等。 (点击查看东北烈士纪念馆街景
北京 太和殿
1945年8月15日,侵华日军宣布无条件投降。华北战区正式的受降仪式在太和殿广场举行的。日军代表20多人俯首低眉从太和门左侧入场,走到受降台前,向孙连仲将军行礼。接着日方的代表根本博在投降书上签字并盖章,并将战刀放置在受降桌上,黯然从左门退场,顿时欢声雷动,震撼全城。(点击查看太和殿街景
分享好友
分享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