兴业证券:美国2万亿财政刺激来了,影响几何?

兴业证券
03-26 21:38
美国时间2020年3月25日(周三)晚,美国参议院以96:0全票通过规模总计高达2万亿美元的新一轮财政刺激计划,本周五提交众议院投票后经由总统签字即将生效,对此我们解读如下:
美国大规模财政刺激计划出台,财政对冲加码。美国时间3月25日晚,美国参议院正式通过规模总计高达2万亿美元的新一轮财政刺激计划。从具体内容来看,此次财政刺激组合主要涉及企业、居民、地方政府、特定行业等多领域补助,具体包括:5000亿美元企业贷款基金、3490亿美元小企业援助、1500亿美元州政府及地方政府补助、1300亿美元医院补助、失业救助金每周增加600美元等。
美国财政缘何也“祭出大杀器”?——其背后是美国中小企业及居民部门收入的下滑压力。在美联储3月23日动用“超级火箭筒”直接向信用市场提供流动性之后,我们在点评中指出,其仍然难以解决的问题是美国企业及居民的收入问题
居民:小时工资制就业+资产依赖股价,工资及财产性收入双缩水。美国就业结构中,小时工资制雇员占比约50%,而受疫情影响较大的休闲娱乐与住宿、零售等行业中,小时工资占比超过60%。疫情下企业停产停工,将直接冲击美国居民的工资性收入并推升失业率——近期美国首次申请失业金人数已明显跳升(详见《美国全力“抗疫”:美股的下跌结束了吗?》)。而次贷危机后,居民资产对金融价格依赖上升,美股下跌冲击下,美国居民财产性收入也缩水,居民资产负债表恶化风险抬升。
企业:杠杆高且集中在中小企业,企业流动性及盈利压力双上升。疫情将直接冲击需求进而影响企业利润。而次贷危机以来,美国企业部门杠杆率快速上升,且中小企业是企业部门加杠杆的主力,其负债率已超过2000年IT泡沫崩溃前的高点——这意味着中小企业脆弱性将更高。此外,前期美股调整已经引发信用债市场流动性紧张,这进一步推升了信用市场违约风险。(详见《本轮美国金融危机的起因、现状与展望》)。
当前疫情以及金融市场波动对美国企业、居民收入层面的影响,是使得美国财政政策不得不出大规模刺激补贴计划的主要原因。
美国财政“大刺激”之后,美国政府债务率、赤字率可能都将逼近甚至超过二战时的水平。参考彭博当前对于美国2020年名义GDP增速的一致预期在3%左右,如果假设2万亿的财政刺激完全由美国新增政府债务来支撑,那么美国政府债务率将上升至119%。而历史上来看,美国政府债务率的最高点在1946年(也就是二战后)的118.9%。从赤字来看,如果假设2020年财政收入不变(在当前的疫情影响下这一假设是偏乐观的),刺激计划全部在2020年支出中体现,那么2020年联邦政府赤字率可能也将达到13.9%。而2009年奥巴马推出8000亿美元财政刺激计划之后,当年政府赤字率为9.8%。
后续需关注这部分财政刺激的成本由谁承担的问题。短期来看,这部分财政资金可能大概率由美联储的无限量QE承接。但本质上,只要债务存在其后续的偿还压力或者利息支付压力依然由以后的全体民众承担。因此中长期来看,由谁承担,将是后续需要关注的问题。
从美国国内来看,或增加关于增税政策争论的风险。从美国国内来看,过去几年美国的大规模减税虽然延长了美国经济的复苏,但也引发国内的一些不满。尤其是有观点认为,减税政策使得美国大企业以及企业家(富人)更为受益,因此加剧了贫富差距,因此包括拜登在内开始支持向富人征税(参见《紧急公共卫生事件冲击,会助力民主党挑战特朗普吗?》)。而本轮美国财政大刺激,可能意味着关于税收政策逆转的争论可能会大幅增加。
从对外政策来看,“祸水东引”的风险上升。在本轮美国经济、金融动荡中,美联储、美国财政先后动用了史无前例的刺激政策。而如果美国国内无法消化这部分刺激的成本,其将一部分成本向外转嫁的风险将上升。同时,如果本轮美国政府动用“超级火箭筒”却未“救活”经济,这也将意味着美国政府可能正在以更快的速度透支其信用。在此背景下,美国是否会动用其他非经济层面的手段来巩固其信用或者化解国内矛盾,也存在不确定性。从这两个角度来看,需关注后续“祸水东引”的风险。
风险提示:国内外经济、政策形势超预期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