挖人靠“竞拍”!这个行业正上演“抢人”大战,硕士毕业年薪40万

每日经济新闻
一个月前   每日经济新闻官方账号
这两年,芯片相关专业毕业生人手至少6-8个offer。“985、211高校的硕士生,40万左右的年薪绝对是很轻易可以拿得到的。”
每经记者:陈鹏丽 舒冬妮 范芊芊
一场芯片行业的人才争夺战正热烈上演。
陈一今年硕士毕业,但早在去年秋招之时,他就拿到了8份芯片企业offer,最高年薪开到了50万元,最低年薪也有30万元,同时附有股票期权。在其他行业,股票期权对于一个应届毕业生来说,或是遥不可及的待遇。
权威数据显示,当前芯片行业的人才缺口超过20万人。[1]
而一家知名人才解决方案公司发布的《2022人才趋势报告》指出,2022年跳槽薪酬涨幅榜上,芯片行业薪水涨幅居首位,超过了50%。
拿到了8份offer的陈一,在同学里还不算突出,他的有些同学甚至手握10多份offer。
据教育部统计,2022年全国各类高校毕业生首次突破1000万人,与此同时,受疫情和国际形势影响,就业市场用人需求下降。但陈一们不仅丝毫未受整体就业形势的影响,还很“吃香”,因为他是芯片相关专业的毕业生。

企业间“竞拍式”抢人

陈一的8份offer来自五个城市,这些芯片企业齐齐向陈一递出橄榄枝。
为了抢人,芯片企业使出浑身解数。一家知名电子科技有限公司人力资源部门负责人王女士,工作一年比一年忙。
在她印象中,2020年以来,芯片企业之间的抢人异常激烈。尤其2021年,行业内卷到从5月份就开始了“秋招” 。各大网站及媒体的招聘广告投放、内部推荐等各种方法都用尽。“各家公司开出的薪资待遇一个比一个高。”说起2021年的秋招大战,王女士打开了话匣子。
图片来源:受访者供图
2022年,行业抢人仍在持续。脉脉品牌市场中心总经理柳志卿表示,2022年以来,脉脉app关于芯片跳槽的话题量不断上升,和去年相比提高了20%,无论是发帖还是参与度,都越发活跃,WAU(周活跃用户数)比去年增长50%。
王女士表示,应届毕业生的拒签率直接反映人才争夺的激烈程度。这两年,芯片相关专业毕业生人手至少6-8个offer。“真的是不惜成本抢人,这也使得行业内卷很严重。薪酬越开越高,企业成本超负荷。”
在众多选择中,陈一最终去了长沙的一家上市公司,在他看来,“平台比较重要”。
“985、211高校的硕士生,40万左右的年薪绝对是很轻易可以拿得到的。”知名人才服务有限公司资深猎头Grace在接受每经记者采访时表示。对于猎头而言,应届毕业生并不是他们瞄准的“候选人”。他们接触的更多是有数年经验的工程师。
“3年工作经验的,年薪50万元~70万元;5年左右的,年薪可达70万元以上,能力强的甚至到100万元;工作经验到8年左右的候选人,基本上年薪都要到100万了,没有的话他是不会动的。” Grace对芯片行业的工程师待遇了如指掌。
Grace提到,芯片行业的薪酬上涨主要是通过人员跳槽来推动和体现。因此,这个行业甚至出现了新老员工工资倒挂的“怪象”。“在这家公司待的时间较长的人,他可能还没有新人的薪水高。实在太缺人了,公司如果开不到与市场平级的薪水,是没办法从外部吸入新鲜‘血液’的。”
不过当老员工工资被倒挂时,他们又很容易被挖。Grace遇到的一名“候选人”就是这样。薪资被倒挂的他,在接到另一家企业欲以双倍工资挖他的消息时,很快向公司提出了辞职。他的公司在他提出辞职后,二话不说给他加薪100%,薪水加到与挖人单位提供的一致。候选人开始犹豫,挖人单位坐不住了,再提出在双倍薪资基础上再加薪10%。“真的就像竞拍一样。”Grace感叹道。
芯片封装厂内景 图片来源:受访者供图
E课网创始人赖琳晖告诉每经记者,由于缺人,芯片企业的用人门槛在降低。比如,某家芯片设计公司由于招不到他想要的人,只能退而求次招了一批非芯片专业的人。然后请他们公司做带薪的岗前培训。“培训这几个月,员工没有产出,公司还要正常付工资。对用人公司来说,成本是非常高的。说实话是被逼得没有办法。本来是想去菜市场买鱼,菜市场没鱼了,就变成要自己挖个池塘养鱼了。”
据赖琳晖介绍,E课网近年业务量增长很快。2021年,E课网深度培养并协助他们找到工作的学员有2000多人,“这里面,在校学生和在职转行的比例是1:1。在职转行学员只要好好学习,就业问题不太大。”
赖琳晖称,IC设计人才招聘可分为五个层次,Level 1是985高校集成电路专业的28所示范性微电子学院人才,Level 5是985/211理工科专业未掌握IC设计技能的人才。“我毕业那会,十几年前,国内芯片企业较少,Level 1的人就已经能满足企业需求。现在,行业缺人,芯片企业的招人门槛放宽到Level 4。E课网在做的事情就是把Level 3~5的人才培养后,使其素质向Level 1~2靠近,同时把其他专业不对口的学生培养成level3~4的人。”
图片来源:受访者供图
2021年,李林作出了他职业生涯上的重要决定。逮住时机,他从国企职员成功“半路”转行到半导体行业,目前在一家外企芯片厂做芯片测试。他回忆应聘过程称,他所在的企业本来只招研究生,而他是本科生,且本科专业是与芯片不太相关的电气专业。这导致他的简历投了许久,企业才决定给他一个面试机会。
这也侧面看出,芯片企业的用人门槛的确是不断下降。

初创公司是薪酬主“推手”

深圳一家公司西安分公司技术负责人王得利,还在不断面试求职者组建团队。他们公司成立于2011年,是pre-IPO企业,旗下显示触控芯片出货量累计达1亿颗。西安中心是去年成立的,原本计划两年要招100人。
王得利 图片来源:受访者供图
目前为止,王得利还没完成招人目标。“我们作为头部企业,对手也会从我们这里挖人。”他告诉记者,从行业的员工薪酬来看,公司内部很卷,公司与公司之间也很卷。“企业有了资金的支持,一些企业,为了下一代产品开发,哪怕牺牲当前利润也要把人挖过来。”
王得利说,芯片行业是各个层次、各个环节都缺人。芯谋研究分析师张亚也告诉每经记者,芯片行业基本上从大企业到小企业,从技术人员到普工,都缺人。
缺人的原因,在于人才供求关系严重失衡。根据中国半导体行业协会统计,去年集成电路各环节销售收入继续增长,芯片制造规模增速达24.1%,在三业中增长最快;其次设计业增速为19.6%,封测业增速为10.1%。2021年,芯片设计业规模首次突破4000亿元。制造业规模也第一次超过3000亿元。[2]
据Grace观察,“年轻人基础薪资比较低,去年上涨幅度可达到100%-150%;而比较资深的人,薪资基数高,上涨幅度可能在30%-50%。”她表示,行业的薪酬上涨并不是靠企业自主普遍上调员工薪酬拉动,而是通过人员跳槽来体现。
王得利也提到,芯片行业中层次人才跳动非常夸张。“他们甚至半年一跳、一年一跳。”相对于资深工程师或核心技术人员,具有数年经验的中层次人才最容易被挖走。“资深工程师大多数挖不动,因为他们的薪酬动则上百万,然后还有期权。挖中层是最划算的,50万或80万(年薪),再加期权,然后再带个小项目,他们就可以(被)挖走了。”
对此,赖琳晖也有体会。“现在这个行业,人才在一家公司待的时间长度明显降低非常多。以前一个工程师在一家公司呆三年以上是非常正常的。但现在半年跳、三个月跳都觉得很正常了。”
Grace在接受采访过程中也提到,从抢手情况来看,3-8年的工程师最受欢迎。半导体行业是一个人才成长缓慢的行业,一两年经验的工程师独立做项目的概率较小,三年以上工作经验的工程师独立性更强。
赖琳晖认为,半导体行业的工资其实是被大量的初创网红公司炒起来的。“对它们来说,它们背负了很多压力。拿到很多融资,一年之内一定要把团队建立起来,这时挖人的成本是可以接受的。传统的成熟公司其实是被迫接招。招同一个人,原来只花20万,现在要花40万,没办法。”
一家芯片企业的资深工程师罗舟也持有相同观点。他认为,行业高薪,主要是因为创业公司之间互相挖人。初创企业工资本身就高,而“初创公司之间的人员流动发生了,你再挖一次,就相当于第三次挖同一个人。这个被挖者的薪酬可能就会高些。” 经历过半导体行业起落周期的罗舟,对行业薪酬飞涨直言“心态上没有太多变化。”在他看来,当前芯片行业有点急躁,一些公司追求短平快,一年半年就要出货,这促使他们不惜成本挖人。
2021年,我国芯片半导体行业的投融资总金额达到了3876亿元,远超2020年全年的1098亿元。[3]国产替代热潮下,新的主体不断涌现。来自中国半导体行业协会的数据显示,去年芯片设计企业数量达到2810家,同比增长了26.7%。不过,这2800多家企业中,人数少于100人的小微企业高达2351家。[4]

人才供给短期无法改变

“缺人肯定是缺人的,芯片行业缺人的集中爆发是在2020年左右。核心原因就是行业公司数量急剧上升,而供给端,这几年没有太大的变化。这个行业的缺人问题,短期内也没办法改变。” 赖琳晖向每经记者表示。
权威数据显示,2020年我国直接从事集成电路产业的人员约54.1万人,同比增长5.7%。但根据全行业人才需求预测,到2023年仍存在超20万人的缺口。[1]需要注意的是,20万是直接缺口,其他如技术普工、上游材料和设备领域的缺口还未在统计范畴。
2020年,我国集成电路相关毕业生规模在21万人左右,但仅有13.77%的学生在毕业后选择从事集成电路相关工作。[1]
Grace在半导体行业摸爬滚打了很多年。在从事猎头工作之前,她从2000年起一直在一家芯片企业做HR。她对国内芯片行业的人才缺口有较深的记忆,她告诉记者,2007年前后,国内一般的芯片公司已经较难招到好学校的毕业生,因为这些学生都去了国际大厂。后来,互联网兴起,半导体行业的人才被互联网行业大幅分流。“那个时候,互联网对我们冲击非常大。我记得很清楚,我那会去学校巡讲校招,我们半导体行业的薪水跟互联网行业开出来的薪水真的没办法比,刚毕业就能差一倍左右。” Grace说。
张亚也告诉记者,集成电路行业一直有不少校企合作、产学研结合,但互联网时代太猛,他们给的薪资也高,芯片行业抢不过。
2018年之后,半导体行业的薪酬慢慢追赶,同时,互联网逐渐饱和。
为解决人才供应的问题,国家也有努力。2015年7月,教育部等6部门公布了首批9所建设示范性微电子学院的高校名单以及17所支持筹备建设示范性微电子学院的高校名单。[5]
今年2月,教育部公布的《2021年度普通高等学校本科专业备案和审批结果》显示,2021年有26所高校新增备案的集成电路设计与集成系统专业。在这之前,国内芯片相关专业在高校都属于二级学科。
成都一家射频芯片设计企业相关负责人张勇告诉记者,集成电路专业的毕业生更适合做工程工艺、封装。“所以,一般我们要跟流片厂、封装厂对接,从他们那边招人。高校集成电路刚出来的人,其实不太适合来我们这个企业。”“因为他来了也做不了任何事情,他没有在产线上待过,也不知道产线上这些东西的构成。”
记者了解到,集成电路毕业生在进入企业工作前,一般都需要经过岗前培训。
上文提到的王女士也透露,公司将应届生招进去后,会有成熟的员工作为导师一对一带教六个月。通过试用期留下的新人,在未来一年半,将继续有导师带领进行实操性工作。也就是说,企业对应届毕业生手把手教学需两年。
有经验的工程师带新人 图片来源:受访者供图
王得利表示,芯片行业现在基本上要求设计人员必须是985、211高校。“因为他们的逻辑比较强,沟通交流起来不会出太多问题。芯片涉及模拟、数字、后端、封装、测试,任何一个环节都有太多知识融合在一起。只要某一点出错,整个芯片就出错。芯片各个环节都需要保证,一旦出现一些逻辑错误,造成的资金损失可能是几千万甚至上亿。”
这也是部分芯片企业不敢用应届生的原因。
张勇说,应届毕业生更愿意去大厂,而且大厂愿意要他们。因为大厂体系成熟,他们也缺“螺丝钉”。他认为,毕业生到大厂可以得到更好的历练。

人才热背后:是个公司就要做芯片?

从国企转行做芯片测试的李林,入职后的第一件事也是接受系列培训。培训2~3个月后,李林进入工作状态。“先简单上手,你想真正入门的话,可能至少要花两年左右时间沉淀。”
像李林这样被吸引转行到半导体的人不在少数。“行业薪资上涨,对于行业发展是利大于弊。因为这样能吸引到足够多优秀的人进来,一个行业的发展,没有人才是发展不起来的。” 赖琳晖说。
应届生方面,每年5月,腾讯等一批互联网大厂会进行秋招提前批招聘。去年,一批芯片企业也跟进开展秋招提前批,其背后目的正是为了揽收互联网大厂流出的人才。
脉脉招聘市场总监、脉脉人才智库业务负责人王侠君告诉记者,从行业来说,近年来,互联网、IT系统集成、智能硬件等行业均有大量人才流出到集成电路行业。
在罗舟看来,现阶段的半导体产业和互联网产业刚开始时有点像,不同的是,当前中国芯片的发展模式是以加工为主。“有点类似深圳模式,做组装。”IP一直是国内半导体行业的短板。
“国内芯片企业,光注册的,去年大概两三千家。但事实上在做芯片的(公司)有13000多家。是个公司就要做芯片,因为有补贴。其实挺奇怪,这些公司的盈利模式到底是什么?” 罗舟认为,当前的芯片行业泡沫大了一些,“现在(这个行业)倒不是在解决卡脖子的问题,而是做替代性的产品。就是想办法用更便宜的价格替代掉别人。”
张亚对此也有提及。他告诉记者,芯片行业,一些企业在做低端重复性工作。企业一些人出来创业,也是做与原公司类似的东西,抢原来公司的订单。“对行业发展其实不好。”
罗舟提到,随着新增一级学科的高校人才补齐,他预计芯片行业的薪水届时会有一定下降。“再过两年,一些芯片公司会被洗牌倒闭。这些创业公司的人就要以很便宜的价格去找工作,甚至找不到工作。”
王得利则认为,中国的消费市场足够大,芯片行业会一直往前发展,缺人将是常态,因为“永远有新的机会,永远需要新的人去做这个事情。”
不少企业及行业人士告诉记者,芯片行业其实更缺的是高端人才。赖琳晖提到,缺人也分层次,初级人才最容易补,通过高校供应和培训可以满足,高端人才缺位才是问题的关键。王得利也告诉记者,对于他们公司而言,更缺的是高端人才。
“我们现在缺的是顶尖的研发人员,其他的不缺。”张勇也这样向记者直言。
(应采访者要求,文中陈一、罗舟、李林、张勇均为化名)
记者手记 | 产业蓬勃发展,人才培养需加快
浩浩荡荡的芯片行业抢人大战还在持续。
应届生尝到了第一份工作年薪就超30万的甜头,行业资深工程师迎来了跳槽的最佳时机。而对于芯片企业而言,用人成本正在不断攀升,初创企业尤其饱受困扰。
将时间线往前拉,此番景象仿佛回到了互联网行业最火热的时期。
但不同的是,互联网企业的成长速度相对较快,而一颗芯片需要历经设计、验证、流片、制造、封装、测试等多个环节,从设计到批量出货少则两年,多则更长,无论是流片还是半导体设备的费用,对于初创企业而言,已经是一笔不小的负担。
不过,人才供需不平衡,也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国内芯片行业的蓬勃发展及需求端的爆发,越来越多的国内创业者选择入局,助力不同类型芯片及相关设备、原材料等实现自给自足。未来,在汽车电子等高景气度行业的带动下,产业或将持续高涨,供给端需要进一步加大力度培养相关行业人才。
参考资料 References
[1]《中国集成电路产业人才发展报告(2020-2021年版》。中国电子信息产业发展研究院联合中国半导体行业协会等单位编制
[2] 2021年中国集成电路产业运行情况。中国半导体行业协会
[3] 芯片行业一季度融资数量激增 科技巨头加速入场拼资源抢人才。第一财经
[4] 魏少军:2021年中国集成电路喜中有忧,要保持旺盛的斗志和清醒的头脑。半导体投资联盟
[5] 关于支持有关高校建设示范性微电子学院的通知。教育部、国家发展改革委、科技部、工业和信息化部、财政部、国家外专局
记者 |陈鹏丽 舒冬妮 范芊芊
编辑 |易启江
视觉 |帅灵茜
视频编辑 |朱星运
排版 |易启江
分享好友
分享好友
更多精彩内容进入 [科技频道]
打开腾讯新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