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现场丨姐弟离奇失踪 江西“最年轻寻子妈妈”跋涉3年苦苦寻觅

北京青年报官网
2月前   北青网官方账号
江西吉安凤凰镇曾根兰的女儿和儿子在3年前神秘失踪,杳无音讯,成为她心头一个难解之谜。
6月23日,接受北京青年报记者采访时,曾根兰刚从外地参加寻子活动之后返回家中。
这些年,只要有机会,她就会踏上寻找之路,“直到寻回的那一天为止。”曾根兰介绍,此前当地警方连续两次发布悬赏通告,但一直没有孩子们的确切消息。
姐弟俩一同失踪 到底去了哪儿?
曾根兰和丈夫生育了两个孩子,一女一子。对这个并不富裕的农村家庭来说,如果一直这样下去,将是一个幸福的四口之家。
转折发生于2019年4月7日下午,曾根兰照常到镇上的工厂里上班,这一天是清明节小长假的最后一天。曾女士的爱人童先生从外面忙完回到家里,孩子开始写作业。
“小孩子比较贪玩,5岁的弟弟要求7岁的姐姐早一点完成作业,希望能够多玩一会儿。”曾根兰事后了解,这个只有40余户人家的小村里安装有健身器材,距离他们家只有约100米远,村里的孩子经常去器材附近玩耍,“下午4点20分从家里出去,大约一小时20分钟后,孩子爸爸出去寻找,两个人就不见了踪影。”
两个孩子一个叫童芸婧,另一个叫童仁谦,和奶奶一起出门。当时奶奶带着两个篮子,准备到山上爬毛(爬毛,方言,寻找烧火用的干柴)。三人并非同一个方向。
童先生询问村里和姐弟俩一起玩耍的孩子,得知他们曾到老奶奶(童先生的奶奶)家里找一些八宝粥之类吃喝的东西,姐弟俩喝了一罐,另一罐送给一起玩的孩子了。吃完东西,姐弟俩准备再次返回老奶奶家里找吃的,就再也没有回来。
村里本来人口较少,壮劳力大多在外打工,童先生询问有没有可疑的陌生人或者青年人在附近出现,只问到村里的另一村民,但并无证据证明与孩子失踪一事相关。
于是,报警之后,能够帮忙的亲朋好友也都来一起参与寻找。接到消息的曾根兰也立即从厂子里请假返回,加入寻找的队伍。大家在老奶奶家不远的地方找到一个八宝粥罐,并无其他收获。
住的地方紧邻着马路,但是村里当时没有安装监控。水塘、沟渠、深井……水少的地方干脆抽干,水多的地方则求助救援队等帮着打捞,忙碌了很长时间,两个孩子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再也没有消息。
警方曾各自悬赏5万元寻找
“两个孩子性格都比较内向,不擅长与陌生人接触。我不知道是谁带走了他们,有没有人像我一样去疼爱,会不会缺衣少穿?”曾根兰说,夜里睡不着觉的时候,她脑子里会不住地盘旋这些疑问。
孩子就这样就不见了,曾根兰和丈夫的人生轰然崩塌。从此之后,两个人除一起张贴寻人启事外,大部分时间里,曾根兰尝试外出或者借助网络寻找孩子,丈夫则用打工积攒的钱提供路费和后勤支援。
记者注意到,和国内大部分寻子家长寻找了10年以上不同,2019年丢失孩子的曾根兰,今年刚刚30岁,她被宝贝回家网寻亲志愿者称为“最年轻的寻子妈妈”。
采血入库后,没有经验的曾根兰就联系杜小华等多次被媒体报道的寻子家长,学习经验,并分享各地的寻亲、打拐信息,一起参加活动。
接受记者采访时,她刚刚从一个寻亲活动中回到家里。
在寻亲期间,曾根兰时常会遇到骗钱的人,自称在一个地方见到了孩子,要求交钱之后才能告知线索,夫妻俩的一部分钱就这样被骗走了。慢慢地,曾根兰也学到了一个经验,只要没有见到孩子的面和提供确切线索,那就不能先将钱交给陌生人。这样一来,上当受骗的次数才逐渐减少。
网络的发达,带动了自媒体的兴起。曾根兰也学着拿起手机,直播寻亲故事,只要有人提供线索,她都会一一核实。大多数时候,曾根兰的直播间观看人数只有两位数,但她还是坚持播下去。只要有一线希望,就要坚持做下去,也许,下一刻,就能得到孩子的消息了呢。
据了解,针对两姐弟失踪一事,吉安警方曾经两次发布悬赏通告,希望知情者提供线索。其中,吉安县公安局2019年5月底发布的消息称,2019年4月7日16时至17时许,江西吉安县凤凰镇九龙村委会江背自然村两姐弟童芸婧(女,7岁)、童仁谦(男,5岁)在本村附近走失。
童芸婧走失时头扎马尾辫,身穿白底蓝色花纹棉毛衣。童仁谦走失时身穿白色长袖棉长衫,头部及面部各有三道、一道陈旧性疤痕,臀部有拇指大小青色圆形胎记。
警方当时表示,经多方组织搜寻,两名失踪儿童仍无下落。特向社会公开征集相关线索,对直接找到失踪人员或提供有价值线索的,公安机关将分别奖励5万元。
文/北京青年报记者 董振杰
编辑/张彬
分享好友
分享好友
打开腾讯新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