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件事情,成都做得很不厚道!

乱弹天下
一个月前  
5月24日,看到一则消息,心里很不是滋味。
上海疫情实现“社会面清零”,疫情已经接近尾声,5月16日起,上海开始分阶段有序放开社会活动,加开铁路、航班数量,不少民众通过铁路、机场离沪返乡。
场景特殊,对求学上海的学生而言,今年的暑假也来得非常早,上海各高校陆续开始放假。“憋屈”了近两个月的学子们总算可以回归青春的本色,自由呼吸、自由翱翔,因此巴不得早日离开上海这给他们带来特殊人生经历的“是非之地”。回家,与亲人团聚自然成了这群心智和情感都还不够成熟的青年们的首选。
中国交通全球领先,这是我们一直的宣传和认知。但此情此景,回家却让学生们很犯难。曾经一度销声匿迹的“黄牛党”再次出现,原本的一票难求变得更加难求。买票难,但这还并不是最难的。
生活是最好的老师。为了避免出现被动“挨打”的局面,学生们在出发前都查阅了自己目的地的隔离政策。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
于是一些四川的学生到成都前选择了去合肥和郑州等地先隔离。学生们舍近求远、选择折腾的原因很简单:成都隔离收费!
原来成都对自沪到蓉人员采取的是“7+7”隔离,即7天集中隔离、7天居家隔离,如果没有居家隔离条件的,那就是14天集中隔离——学生也享受这一“普适待遇”。关键是隔离酒店每天住宿费高达500元左右,每天伙食费用也在80-100元之间!这对学生来讲是一笔巨大的开支,对一些为孩子一年万把块钱学费都犯愁的家庭来讲也是巨大的负担!
因此,一些学生被迫选择了“曲线回家”,先到将学生视为“特殊人群”、对学生隔离免费的郑州或合肥隔离,隔离结束后再借道成都回家。笔者也曾是异地求学的莘莘学子之一,想想要是自己当年遇到这种情况,也是只有选择曲线回家,不是节约,而是家里确实没钱,更不忍心让家里为这笔巨款操心。因此,看到这则消息,笔者鼻子酸了。虽然祖籍四川,对成都的好感顷刻大为降低。
天府之国,人杰地灵,对自己的学子何以如此冷漠?更何况明明有两三百一晚的宾馆酒店,何以非要将隔离地选择在500元一晚的酒店?难道是靠隔离创收?这中间是否又有猫腻存在?
笔者不禁想起了前几天看到的一则报道,大致意思是说最近针对上海返乡的河南人有什么特殊照顾,于是一位在上海就业且户口也迁到上海的河南人弱弱地在河南官方APP“郑在办”留言询问“我是土生土长的河南郑州人(身份证号码可以证明),是否可以享受到这项政策”?
“郑在办”迅速回复:
“迁走的是户口,不变的是乡情!你当然可以!”
多么温暖的话语!
对大学毕业生来讲,“毕业即失业”是不得不面对的残酷现实。尤其在疫情当下,就业更是艰难。据官方媒体报道,今年将有1076万大学生需要就业!
中国人民大学中国就业研究所联合智联招聘发布的《2022年一季度高校毕业生就业市场景气报告》显示:今年一季度,高校毕业生招聘需求人数同比下降8%,而求职申请人数同比上升75%。
智联招聘近日发布的《2022大学生就业力调研报告》也显示:截至4月中旬,2022届有求职计划的应届毕业生中,仅46.7%获得工作邀约,数据低于2021年。
而且2022届毕业生主动降低就业期待,平均签约月薪为6507元,较2021年的7395元下降约12%;签约月薪达10000元及以上的占比10.7%,较去年减少约8.5%。
下图是凤凰网就本文话题做的一个调研(截止时间:5月25日11时50分)
青年学生是国家的“未来”、青年强则中国强,在“鼓励他们考研”“鼓励他们‘灵活就业’”的套路下我们是否可以对他们多一些基本的关照?
恰恰就在昨天下午,笔者在重庆观音桥两岸咖啡见了一位高中同学(我们都祖籍四川、重庆上大学后留在重庆并娶妻生子、安家落户),他感叹:
“那时还是年少无知,按照现在看来,当初我们都应该选择去成都上大学,留在成都。”
笔者当时无语,即便我知道他是针对生活舒适度而言。不过仅仅过去一天,我会认为我们选择重庆是正确的,重庆比成都更有温度和热度。
分享好友
分享好友
打开腾讯新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