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直击|万达电影未尽的业绩爬坡与艰难2022年

观点新媒体
2月前   观点地产新媒体官方账号
观点网2021年以来,受全国多地疫情散发影响,线下餐饮、零售、影视等消费受到较大的冲击。
也是在过去这一年,万达电影接连关闭低效亏损影城、探索轻资产、涉猎相声及剧本杀、推出自有卖品“万茶”……这家企业正试图找回节奏。
前不久,万达电影披露2021年全年业绩,期内实现营业收入124.9亿元,同比增加98.4%,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由此前的亏损66.68亿元增长至盈利1.06亿,成功扭亏为盈。
不可否认,这是一份可圈可点的成绩单。
5月25日下午举行的业绩说明会上,万达电影管理层亦表示,过去一年,公司票房市场份额及核心竞争能力得到明显提升。
不过,2022年开年以来,疫情反复,影院暂停营业、大量电影撤档、票房冷淡,国内电影市场重新回到了低谷期。
从万达电影一季报数据来看,期内实现票房19.4亿元(不含服务费),同比下降14.3%;营收同比减少16%至34.61亿元;净利润大幅减少91.42%,仅剩4498.87万元。
2022年的开局略显艰难,在此情况下,万达电影如何降本增效?如何保证利润增长?均成为市场关注的重点。
来时路
这是近三年时间以来,万达电影交出的最好成绩单。
从年报数据看,万达电影实现营业收入124.9亿元,同比增加98.4%;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06亿,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1277.28万元;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29.81亿元,同比增长518.31%。
对于业绩的增长,该公司在财报中提到,2021年,公司重塑经营理念,转变工作思路,坚持内容为王,积极创新经营,加强各业务板块整合,不断提高非票房收入,经营业绩实现扭亏为盈。
“公司在疫情影响下,仍致力于生产经营采取各种措施,提高公司主营业务收入票房市场份额,2021年全年公司票房市场份额为15.3%,2022年第一季度公司票房市场份额达到16%,创历史最好水平,公司票房市场份额及核心竞争能力得到明显提升。”董事长、总裁曾茂军在会上如是说道。
细看万达电影过去一年的各项业务收入,其中观影收入70.75亿元,同比增长123.14%,依旧是业绩贡献主力军,占总收入比重达到56.64%。
期内,该公司实现商品、餐饮销售收入15.03亿元,较2020年增长122.33%,占总收入的12.03%;广告收入10.55亿元,增长76.18%。
同时,该公司分别实现电影制作发行、电视剧制作发行、游戏发行相关收入分别为9.65亿元、6.72亿元及4.44亿元,而其他业务收入7.77亿元,同比增长124.15%。
各项业务均呈现一定增幅,以至于在财报发出后不久,兴业证券、华泰证券、东北证券等多家机构纷纷对万达电影授予增持、买入评级。
不过,在这份亮眼数据背后,市场依旧对万达电影有所隐忧。
其一,万达电影未能达成此前的对赌协议。
据了解,2018年万达电影重组万达影视,彼时王建林和万达集团曾经承诺万达影视在2018年度、2019年度、2020年度及2021年度承诺净利润数分别不低于7.63亿元、8.88亿元、10.69亿元、12.74亿元,4年累计承诺近40亿。
随后,万达电影仅在2018年顺利完成业绩目标,2019年、2020年均未完成。
在这种情况下,王健林选择顺延一年,即绕过以2021年和2022年实现业绩10.69亿元、12.74亿元为主,总对赌金额不变的情况下为自己多争取了一年的时间。
不过,尽管2021年万达电影成功扭亏为盈,但依旧未能完成业绩对赌目标。
业绩说明会上,万达电影董事、副总裁、董事会秘书王会武表示,新冠疫情对尚处于业绩对赌期的万达影视正常生产经营带来严重影响,致使万达影视未能完成重组业绩承诺。
“按照重组相关协议约定,公司将履行补偿义务,以一元价格回购注销相应补偿股份。”曾茂军亦如是表示。
其二,在新冠疫情冲击下,不少影院开业遭到延期,与此同时,大量中小影院在运营商陷入困境,影视行业加速进入“大鱼吃小鱼”的阶段。
观点新媒体了解到,2020年6月,万达院线正式开放“特许经营权”,全面开放加盟业务。
此举开启了万达电影“加盟业务”的跨越之路,这也意味着,万达电影在原有自建影院之外,加上轻资产管理输出,降低成本的同时,扩大了经营版图。
数据显示,2021年新开业自营影院61家,关停9家,意向签约影院约200家,新开业45家。截至2021年末,万达旗下共拥有IMAX银幕385块、杜比影院46家以及万达高端品牌PRIME影院133家。
“2021年以来,公司适当降低了影院发展数量,注重优质影院发展,同时采取轻资产发展的模式,扩大公司票房市场份额和竞争能力。”业绩说明会上,万达电影管理层如是表示。
此外,万达电影2022年计划自建影院40-50家,自建影院数量较去年有所减少,发展轻资产影院50-70家。
对此,曾茂军表示,未来将通过轻重并举的发展策略提高市场份额。
新建影院方面,除万达广场影院之外,对于非万影院公司会减量提质,加强和一二线城市核心区域的重点开发商合作,重点拓展公司高端品牌寰映影院;加速落地轻资产项目,提高整体抗风险能力,持续提升市场份额,从而进一步提升行业影响力。
在新建影院的同时也会进行动态调整,评估关停低效影院,提高整体资产质量和盈利能力。
梦归处
“我进入一个行业就一个目标,要么做中国第一,要么做世界第一。”
王健林向来野心勃勃,对商管也是这样,对电影也是这样,在过往的规划当中,电影业是他剑指全球的文化利器。
为了实现电影梦,过去那些年,万达先后收购了美国第二大院线AMC、澳洲第二大院线Hoyts、欧洲第一大院线欧典,以及美国传奇影业、美国电影制作公司DCP等海外巨头。
不过,2020年新冠疫情突如其来,海外院线的收入急剧下滑,王健林无奈退出美国第二大院线AMC。
单单靠出售海外院线,并不能解开万达电影的问题;疫情还在反复,这家企业依旧面临难题。为了守护王健林的电影梦,过去两年,万达电影接连寻求多种方式积极自救。
“疫情压力下,公司通过降本和增效两个维度提升公司盈利能力。”曾茂军介绍称,面对疫情反复的不确定性,万达电影坚坚持“降本增效、多维创收”,推进各项应对措施,开源节流。
降本方面,院线端万达电影接连推进多项工作,其中包括持续推进影院及设备租金、物业费减免;通过提前预测票房加强排班管控,降低人工成本;关闭部分低效亏损影城,降低亏损;加快推进轻资产模式影院发展,减少现金流支出,降低公司风险。
有数据显示,2021年,万达电影获减免租金约1亿元,关停9家影院。
至于影视端,曾茂军则表示,公司一直持续不断加强影片成本管控,公司的电影投资严格按照绿灯委员会投票机制决定,从立项到剧本审核、预算、制作换节成本控制、宣发成本控制等多个换节控制影片各类成本。
“对于主投主控影片,公司会派驻财务人员现场管控,有效控制影片成本;同时建立了成本数据库,以过往影片成本费用为依据,总结各类电影电视剧制作的成本区间,形成新项目的参照标准及依据。”
增效方面,该公司则通过大数据系统,提升人工效率,不断挖掘票房收入和非票房收入的可能性。
最新消息提到,5月23日,万达电影官方宣布将与中影股份联合发起“万达电影点播影院”项目。6月起,万达电影每个月将设置一个主题点播影展,针对不同主题选择四部影片在全国万达影城放映。
这种点播影院意味着拿过去票房成绩不错的影片进行重映,这在电影市场“片荒”的当下,也是一种不错的选择。
另外,2021年,万达电影不断在非票房业务方面进行拓展。
其一,实景娱乐方面,据了解,侏罗纪世界电影特展加速落地,先后在成都、广州、上海开业,其中广州站入选“广州市研学精品路线”。
其二,创新业务方面,该公司不断探索影院新业态和新场景延伸,已在北京、上海、成都、重庆多地影城举办相声、脱口秀、亲子舞台剧、剧本杀等不同类型的演出及活动。
“剧本杀、相声、脱口秀等是公司积极探索和开展的创新业务,过去两年公司主要在部分影院进行试点和尝试。”
对于这类创新业务,曾茂军表示,未来公司会逐步扩大规模,形成规模效应,增加收益,2022年,万达电影会继续拓展“万影寻踪剧本杀”、“光影剧本杀”、“哈罗剧本杀”等,预计开业100家左右门店。
事实上,相声、脱口秀、剧本杀等是当下年轻人较为流行的新兴活动,万达电影瞄准这一类型,不仅能够提高影院闲置场地利用效率,更能实现消费转化,拓宽影院多元收入。
“疫情后公司非票房收入比例提升明显,市场份额稳步提升,从疫情前平均年13.5%提升至疫情后的15.5%。”
分享好友
分享好友
更多精彩内容进入 [娱乐频道]
打开腾讯新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