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美女出差被拐,22年后儿子帮她逃回

霹雳炮
3月前  
这是一篇旧文,今天发出来也有意义!
22年,对于一个女人来说,是无价的。她可以有一段浪漫的爱情,有一个体贴的丈夫和幸福的家。但对如今43岁的冯慧来说,她最青春靓丽的22年,是噩梦、痛苦和黑暗。
1988年的3月,21岁的冯慧在出差的路上,遭遇了人贩子,被拐卖到山东郓城县潘渡镇曾屯村邢庄,一个只有30户人家的偏僻村庄。这些年来,冯慧多次逃跑,但都被抓了回去,等待她的是一顿毒打。
今年1月,冯慧在大儿子的帮助下,终于逃离束缚多年的噩梦,回到杭州。当她看到白发苍苍的父母时,冯慧哭着说自己是个罪人,害父母伤心了22年。
好心美丽女孩出差时被拐骗
1988年,冯慧21岁。高中毕业后她工作了4年。因为是家中的小女儿,父母特别疼爱。
冯慧很单纯,整天笑眯眯的,加上性格和善,很讨人喜欢。
可就是这样一个善良的美丽女孩,却被善良“拖累”了。1988年,冯慧被外借到华东优生协会,3月被派往郑州和洛阳送文件。
在郑州火车站,冯慧碰到了一位外表忠厚老实的大妈。
大妈脚边放着10几包行李,一番交谈后,大妈满脸愁容,说自己在外面批发了点东西,想回家做小生意,可没办法一个人带这么多行李上火车,希望冯慧能够帮帮忙。
善良的冯慧于是答应了大妈的请求。她提上行李,跟着大妈上了前往菏泽的火车。
到达菏泽后,冯慧很快就被一群男人控制。而此时的大妈,也露出了真面目。他们将冯慧暴打一顿,然后运往山东郓城的李集乡,那里有个地下市场,专门买卖被拐妇女。
在这个地下市场里,郓城县潘渡镇曾屯村的一个男人以2400元的价格,买下了冯慧。在那个只有30户人家的小村子里,冯慧是第四个被拐卖到那里的妇女,在她之后,陆续还有村民在李集乡的地下市场买到了老婆。
冯慧哀求过买他的男人,也寻求过他人的帮助。但终究无果。
22年在噩梦中度过
冯慧长达22年的噩梦就这样开始了。
每天,冯慧不仅要干农活,还要做家务。家里没有灯,冯慧只能就着煤油灯,在黑暗中干活。几年下来,她的眼睛受损严重。繁重的农活,还使冯慧的双手变得黑瘦粗糙。
冯慧逃过好几次,可那里穷乡僻壤,村里人一旦发现她不见了,就会全村出动,堵住唯一的大路,检查每一辆过路的车子。
一次次逃跑,一次次被抓回去,冯慧都会挨打,好几次腿都差点打断了。
在一次逃跑中,冯慧看到一个在田里干活的男子,把一个逃出来的温州女孩,像小鸡一样挟在肋下,挨家挨户问,谁家要老婆。
“吓得我不敢跑也不敢回去,躲在棉花地里整整一夜。可结果,全村人出动一起搜棉花地,最后还是被抓住了。”说到这些,冯慧不停地颤抖。
后来,冯慧怀孕了,生下了两个儿子。20多年来,她努力干活挣钱,就是想让两个孩子上学,有朝一日能帮她回到杭州。
幸好两个儿子懂事,他们知道母亲的遭遇。
去年,大儿子考上了大学,是村里第一个大学生。他去济南念大学后,一直在找机会来杭州寻亲。
为找女儿母亲一夜白头
就在冯慧遭遇苦难的同时,远在杭州的家人也一样活在痛苦和自责中。
冯慧的家人是在她失踪两天后,才从单位赶来的同事口中得知冯慧不见了。那之后,全家就开始了漫漫寻找路。
冯慧的母亲王阿姨年轻时头发乌黑,自从冯慧失踪后,她几乎一夜白发。父亲冯大伯,多年在杭州、郑州两地奔波打听,只要听到哪里有人长得像冯慧,就跑到哪里。
冯慧的弟弟和两个姐姐,也一趟趟跑公安局寻找帮助。
“我们也去过山东郓城。那时一个上海的女研究生也被拐骗到那里,后来被救了出来。那地方离慧慧就30多里路。可我们一直找不到慧慧,他们把她藏起来了。”
王阿姨一直很自责,为什么不早点教育孩子,社会也有黑暗面。为什么要让年轻的女儿,独自出门打工。
22个春节,王阿姨都没开心过,因为这个家,一直没能团圆。
冯大伯每当烧到冯慧喜欢吃的菜肴时,就会想,自己的小女儿吃的好不好,穿的暖不暖,是否还活着。
儿子在杭打12345替母求救
眼看冯慧失踪后,第23个春节即将来临。今年1月20日下午,一个意外的电话,彻底改变了冯家人的生活。冯慧的弟媳告诉记者,当天全家人都外出了,只有她一个人在家,接到了一个电话。
“当天下午3点,杭州市公安局打来一个电话,说有个20岁的男孩在找家人,自称是冯慧的儿子。”冯慧弟媳说,“警方把男孩的电话给了我,让我决定要不要跟他联系。”
弟媳说,当时心都快跳出来了,可又无法确定这个男孩的身份。于是,她打电话给那个男孩,对方告诉她,他妈妈当初被卖到了山东,现在在天津打工。
“他说,这几年妈妈吃了很多苦,要我们一定要救救她。我追问他冯慧的事,他只说妈妈太苦了,他不想再提。”冯慧弟媳。
弟媳从男孩那里要到了冯慧的电话,立刻打了过去。“她问我家人现在都好不好,我一听她说家人名字,就知道肯定是她了。”
得知消息,全家人都赶了回来,并把身在杭州的冯慧儿子接回了家,商量如何营救冯慧。
头一次见到杭州的亲人,男孩哭了。“他说,自己已在杭州找了6天,由于20多年前的地址早已搬迁,他始终没找到我们。本来车票都买好了,抱着最后一丝希望,他打了12345市长热线,公安局出面才找到我们。”冯慧弟媳说。
20多年第一次碰面是通过QQ视频
冯慧儿子说,父亲在天津打工,为防止妈妈逃跑,他把妈妈带在身边。
怀着激动和紧张,全家人联系了冯慧。冯慧趁身边的男人熟睡后,跑到网吧。
20多年第一次碰面是通过QQ视频。
家人联系了北京的一个亲戚,赶去天津接冯慧和她的小儿子。
冯慧在北京住了一晚,第二天就坐上了开往杭州的火车。
“23日早上,火车到杭州城站,全家人都去火车站接她。”冯慧弟弟冯建中说,见到姐姐的第一眼,一家人抱头痛哭。
回到家后的冯慧,只是一声不吭地坐在角落里,家人见了,在一旁忍不住抹泪。
几天过去了,冯慧开始主动跟家人说话。为了让她更好地静养,两位老人带着冯慧和她的小儿子,回到了绍兴老家。
昨天下午,冯慧正和父母一起包喜糖。“我女儿回来了,是好事。我买糖庆祝。我们包好后,要给所有认识的人。我要告诉他们,我女儿回来了。”王阿姨眼睛红了。
冯慧说,回家看到父母苍老的样子,她觉得自己就像一个罪人,害得老人受苦多年。
冯慧说,大儿子邢东海在来杭州前,曾打电话给爸爸,要求他放了妈妈,结果被拒绝了。
“东海说,‘那我们现在开始不是亲人,是仇人’。结果那男人说,‘我们不是仇人,是敌人’。”在大儿子挂断电话后,男人连夜排队买了回山东的车票,就在临出发前几个小时,冯慧逃了出来。
回到家后还面临很多难题
如今,冯慧虽已回家,但摆在全家人面前的,还有很残酷的现实。
1988年冯慧失踪后,在家人、单位遍寻不到她下落的情况下,1992年,当时冯慧所在单位——浙江省第三建筑公司对其作出了自动离职的处理决定,并将文件发给公安局、劳动服务公司和冯慧家人。
现在,这名失踪了20多年的职工突然出现,单位坚持冯慧已经离职,跟单位没有关系。
昨天,联系了冯慧单位的人事科,对方表示,对冯慧的离职决定是1992年下的,当时就解除了劳动关系,如今即使冯慧回来,公司也没有义务要对她补偿。
对此,冯慧的家人表示不满,“她当初是因公出差才被拐卖的,而且这几年人身自由受限,根本回不来,单位应该要负一定的责任。”冯建中说。
此外,冯慧的身份也遭遇了尴尬。
冯慧的身份证是2007年山东郓城县公安局办理的,上面的名字已改为“冯会”,出身年月也从1967年5月改到了1968年6月,住址是:山东郓城县潘渡镇曾屯行政村曾屯村194号。这是她男人帮她办理的。
如今,冯慧虽已回家,但她在杭州没有工作和身份,前路迷茫,“这20年,我把回家当成生命的全部,现在根本不知道要怎么走下去。”
律师建议公安侦查是关键
冯慧20多年前因公出差被拐卖,20年后回到故乡,单位是否应该作出相应补偿或安置呢?咨询了六和律师事务所的冯建祥律师。
冯律师表示,因为目前没有相关证据显示,冯慧这20多年是因为被拐卖而无法回到杭州,所以单位不会贸然接受对她的补偿或安置。
冯律师建议,冯慧和家人应尽快找警方立案侦查,同时在调查事实的基础上,请警方出具相关证明,表明她当初是被拐卖的,才有可能与单位协商解决。
分享好友
分享好友
打开腾讯新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