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孕妈妈”多地分店关门:成都店疑跑路,已被列经营异常名录

澎湃新闻
一个月前   澎湃新闻官方账号
距离预产期还有三个月,缴了定金的月子中心却已经跑路了。
近日,成都王女士向澎湃新闻投诉称,今年4月,为备孕,她选择了成都“好孕妈妈”月子中心的“五星A 26天 12800元”月子套餐,并缴纳了6000多元定金。约一个月后,听闻“好孕妈妈”成都店疑似跑路的消息,王女士顾不上孕期疲惫,立即向店方申请退款,时至今日没有任何进展。
好孕妈妈成都公司“人去楼空”,大门紧锁。 受访对象供图
据王女士统计,和她一样“退款失败”正在维权的孕妈、宝妈,共计150多人次。
此外,也有“好孕妈妈”月嫂向澎湃新闻反映,自己遭遇公司“欠薪”,多达数万元。
天眼查显示,“好孕妈妈”为国内知名月子中心品牌,为北京象网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京象网公司”)所有,创始人系肖哲文。此次被质疑跑路的好孕妈妈成都店由成都好孕妈妈教育咨询有限公司(以下称“好孕妈妈成都公司”)运营,该公司2018年成立,北京象网公司为其唯一股东,肖哲文担任法定代表人。
澎湃新闻注意到,不仅在成都,“好孕妈妈”今年以来在多个城市的门店均遭受“疑似跑路”质疑,被投诉办公场所“突然人去楼空”、服务爽约、退款难、拖欠工资等问题。
5月以来,北京象网公司被法院列为限制高消费企业,其法定代表人肖哲文也被法院发布了4次“限制消费令”。5月16日,因“通过登记的住所或者经营场所无法联系”,成都市锦江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将“好孕妈妈成都公司”列入经营异常名录。
5月20日,锦江区市场监督管理局一名工作人员表示,该局已知晓“好孕妈妈异常停业”事件,但“无法找到涉事企业来协商处置”,目前相关部门正在处理。
好孕妈妈成都公司被多人起诉,获法院立案。
“好孕妈妈”成都店疑一夜之间跑路,月嫂也不知情
“好孕妈妈”成都公司注册地在锦江区东大街牛王庙段100号1栋1单元20层。月嫂邓女士称,5月14日早上,她在公司宿舍发现一名中层干部正联系搬家公司,对方称“因结婚需要搬走”。“这事过于突然,也没见和其他人沟通,我意识到不太对劲,马上就决定去公司看一下。”邓女士称,她前往公司办公地点后,发现大门紧闭,办公室内电脑也被“一夜搬空”。
这时她才明白过来,在大量员工工资及消费者欠款尚未结清的情况下,“公司跑路了”。等她再回到宿舍,住在这里的公司中层干部也已“消失”。“我跟其他月嫂在群里反映,大家都很惊慌,赶到了公司看情况。”邓女士说。
澎湃新闻获得的多段视频、照片材料也显示,该公司早在5月14日就已人去楼空,其大门上还上了锁。
据邓女士讲,2020年5月,她经过多番考试后加入了“好孕妈妈”成都公司,成为了一名月嫂。“最初一年多时间里,工资非常稳定,但从去年11月开始,出现了拖欠情况,其他月嫂也是一样。”邓女士称,彼时公司解释是说“有些困难”,需要大家一起共同度过,并提出分期支付工资。对此,邓女士以家中有人生病为由拒绝了这一方案。尽管如此,从今年3月开始,公司就再也没有向她支付工资。“不仅我们月嫂工资拖欠,包括销售人员在内的工资也一拖再拖。”邓女士称,自己的工资大概每月8500元,截至目前一共被拖欠了2万元左右的工资。
此外,邓女士为“升星”而向公司缴纳的“学费”,也有可能打了水漂。据澎湃新闻了解,“好孕妈妈”月嫂薪资多少与星级挂钩。“如果你要升星级,那边会要求你交学费学完对应的课程,学的东西越多,升星越快。”邓大姐称,此前考虑到薪资问题,她打算将自己的星级从“明星”升级到“首席”,这样可以拿到11000元薪酬。在公司引导下,她购买了价值11800元的升级课程,进一步学习小儿推拿和早教,但没想到,课程还没有学完,“月子中心却可能倒闭了”。
“好孕妈妈”成都公司一名内部人士告诉澎湃新闻,5月10日,公司部分员工在得知全国多地“好孕妈妈”集体爆发闭店潮之后,曾向成都公司高层了解相关情况,“当时我们很关注这方面,13号的时候想对这个情况做了一个深入了解,有位负责人说如果我们这个店无法运营的话,会有一些安排,但是13号没有说要闭店”。
5月14日晚,“好孕妈妈”成都公司召开了全体员工大会,自称“成都区负责人”的邵某某现身称,将根据成都门店的情况,对公司品牌进行一些更换,争取门店正常经营。
“他想让我们知道当前的情况非常严峻,也通知我们要正常工作,没有其他的迹象,员工听完是比较失落的。”一名参会者回忆。
“原本想安心坐个月子,现在看来是坐不好了”
月子中心突然关门,受此影响更大的是,已在该店购买服务的“孕妈”们。
王女士告诉澎湃新闻,其宝宝预产期在今年8月,考虑到提前预定可以“选好的月嫂”,因此在4月份实地考察后,她便选择了“好孕妈妈”成都店“五星A 26天 12800元”的月子套餐,并缴纳了6000元定金,为生产做准备。
但不到一个月,王女士便“听到了一些不好的消息”。“有孕妈说,‘好孕妈妈’其他城市门店出现了资金链断缺的情况,有的甚至关门了。”王女士为此向“好孕妈妈”成都店销售求证,对方回复,“放心吧,没问题,现在每个城市还在正常经营,成都(店)没有影响。”
5月14日,得知“好孕妈妈”成都店疑似跑路的消息后,王女士立即向店方申请退款。对接她的销售人员表示,因此前是使用小程序“好孕妈妈母婴护理平台”支付的,现在退款也只能通过该平台。不过,时间已过去一周,这笔钱仍然没有到账,未有任何进展。
“原本想的是请月嫂可以安心坐个月子,现在看来,这个月子估计坐不好了。”王女士表示,维权群里有一位5月10日生产的“宝妈”,“月嫂上户还没几天,听说公司可能跑路了,也没心情干了,剩下产妇和新生儿,自己跑了”。
“好孕妈妈”成都店另一名客户李女士告诉澎湃新闻,自己临近生产,倘若婴儿出生,而相关问题还得不到妥善解决,自己坐月子将会面临无人照顾的窘境。“当初选择月子中心就是为了省心,没想到心没有省,还要挺着马上出生的孩子去要钱,孩子出来了也不知道谁来照顾。”李女士表示。
多地“好孕妈妈”均遇危机,创始人被“限制消费”
据维权的“孕妈”及月嫂们统计,目前成都地区面临退款失败的消费者有150多人,涉及金额有200多万元,此外还有近300名月嫂数月工资未发,涉及金额也有近300万元。
多名消费者向澎湃新闻证实,在相关协议上,自己缴纳的定金等费用收款方显示为好孕妈妈成都公司,但收款银行账户名不仅有该公司,还有其“母公司”北京象网公司。
“好孕妈妈”成都公司另一位月嫂高大姐告诉澎湃新闻,5月16日,自称“好孕妈妈成都区负责人”的邵某某曾现身协调并现场承诺,“就是卖掉房子、股份,也要还你们的工资”。但在5月18日双方再次谈判时,邵某某却改口提出两个方案,一是公司月嫂和员工继续接单工作,客户支付的钱款作为拖欠工资的补发,二是双方走法律途径。
多名孕妈、月嫂介绍,近段时间,不少维权者多次联系“好孕妈妈”成都公司相关负责人询问解决方案,相关政府部门也介入处理,但进展缓慢。5月19日,锦江区锦官驿街街道办事处向大家表示,他们已经联系了“好孕妈妈”北京总部所在地警方协同参与事件后续处置。
澎湃新闻注意到,“好孕妈妈”成都公司已在5月16日被成都市锦江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列入经营异常名录,原因是“通过登记的住所或者经营场所无法联系”。
5月20日,成都市锦江区市场监督管理局一名工作人员称,目前市场监管部门也无法找到涉事企业来协商处置,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及公安部门已介入处理。
目前,该公司已被多名消费者起诉,并获法院立案,最近一起开庭时间为5月底。
5月20日,澎湃新闻多次拨打“好孕妈妈”成都公司、北京象网公司注册所留电话采访,未获回应。
澎湃新闻记者注意到,作为国内知名月子中心品牌,今年以来,“好孕妈妈”的日子并不好过。除了成都,该品牌在其他多个城市也被怀疑“跑路”,被消费者及月嫂投诉拖欠退款、工资。
据青岛媒体《信网》5月11日报道,有市民在“好孕妈妈”青岛门店预约的月嫂无法按期上户,无奈之下提出了退款,但钱还没到账,两家青岛门店却相继关闭,该市民联系到北京总部,得到的解决方案却是“分10期退款”,原因是“公司没有那么多额度给所有人一次性打款”。
另据福建电视台近日报道,早在2022年3月,薛先生就向“好孕妈妈”福州店申请退款,按照合同,退款应该在15个工作日内完成,但直至5月5日,薛先生还没收到钱,联系对方工作人员也未获回复,待其到门店地址查看,方才得知该处“已是人去楼空”。
早在2022年2月,北京象网公司曾回应多地门店“跑路”传闻,称“好孕妈妈”正面临前所未有的挑战和困难,从2021年底起关停了3个经营未达预期的城市以及部分城市育儿保姆的业务;公司将履行现有合同,安排专职团队负责现有客户,保证服务不受影响。
显然,这一承诺打了折扣。天眼查信息显示,半个月前,“好孕妈妈”所属的北京象网公司被法院列为限制高消费企业,其法定代表人肖哲文也被法院发布了4次“限制消费令”。同时,今年以来,肖哲文担任法定代表人的多地分公司,也因“未按时履行法律义务”而被法院强制执行。同时,包括“好孕妈妈”成都公司在内,肖哲文担任法定代表人的十余家地方“好孕妈妈”公司,均因“通过登记的住所或者经营场所无法联系”而被市场监管部门列入经营异常名录。
分享好友
分享好友
打开腾讯新闻,阅读全文